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82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禪真後史
作 者: [明]清溪道人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全书以天干分集,自甲集至辛集,共八集,每集一卷,共八卷,五十三回。明清溪道人编次,冲和居士评校。此书是《禅真逸史》的续作。
 
(全文)
目录
第一回 耿寡妇为子延师 瞿先生守身矢节
第二回 醉后兔儿追旧债 夜深硕士受飞菑
第三回 二真仙奇遇传方 裘五福巧言构衅
第四回 听谗言泼皮兴大讼 遇知己老穆诉衷情
第五回 裘教唆硬证报仇 陆夫人酬恩反目
第六回 商天理肆恶辱明医 秋杰士奋威诛剧贼
第七回 窥珠玉诸凶谋害 观梅雪二友和诗
第八回 舞大刀秋侨演武 拜花烛耿宪成亲
第九回 恋美色书生错配 贪厚赠老妪求婚
第十回 庆生辰妯娌分颜 怄闲气大家得病
第十一回 全孝义郁氏善言 看风水葛鹪诡计
第十二回 写议单败子卖坟山 假借宿秃囚探消息
第十三回 华如刚藏机破法 龚敬南看鹞消闲
第十四回 凌老道华秃死 奸养师母耿郎送地
第十五回 跃金鲤孝子葬亲 筑高坛真人发檄
第十六回 叶炼师回神复旨 张氏女妒孕生情
第十七回 问肚仙半夜有余 荐医士一字不识
第十八回 全伯通巧处生情 郁院君梦中显圣
第十九回 五彩落水全生定 媚姐思儿得受病
第二十回 瞿廷柏母子重逢 刘廉访弟兄莅任
第二十一回 好施小惠恒招祸 急为偷生反丧躯
第二十二回 叛狱贼市口遭刑 烧香客庙前斗宝
第二十三回 恶公子见财起意 老阇黎直口诉冤
第二十四回 存公道猴蟹归原 正法度主仆受责
第二十五回 木马驿剑侠谈心 蒙山洞苗酋作乱
第二十六回 众百姓鼓勇逐蛇 三洞主改邪归正
第二十七回 刘仁轨激蛮攻蛮 骨查腊用计中计
第二十八回 墨顶朱冲波救主 哈一喃出猎兴兵
第二十九回 崆峒岭二贤叙旧 龙门府四将攻城
第三十回 爱良马番将献谋 挂数珠猢狲念佛
第三十一回 黄鼠数枚神马伏 奇童三矢异僧亡
第三十二回 刘经略执旗督阵 瞿司理上表辞官
第三十三回 瞿二郎吞符却病 党氏女刺绣见妖
第三十四回 蓝面鬼扑捉党翼儿 大将军锤击滑道士
第三十五回 瞿氏子放雷逐怪 车云甫挺斧劈邪
第三十六回 摄魂和尚诉真情 觅利黄冠谋放债
第三十七回 厚赠侍儿为妾媵 议芟权恶谒相知
第三十八回 印常侍利口饰非 许侍郎庇奸获罪
第三十九回 众冤魂夜舞显灵 三异物宵征降祸
第四十回 散符疗疫阴功大 掘鼠开疑识见多
第四十一回 白马寺怀义嫉贤 大峡山羊雷仗义
第四十二回 卞心泉赂贵救亲 羊大郎肆凶拒捕
第四十三回 三戒铭心权避迹 一餐大嚼定交情
第四十四回 喽啰赠宝救冤民 孔目收金宽狱犯
第四十五回 二寨主停杯审事 四冤犯遇赦远奔
第四十六回 侠士戮奸伸大义 簿司移衅诈平民
第四十七回 谈积弊防御明心 试神臂二雄纳款
第四十八回 告病还乡期避世 割襟为聘结良缘
第四十九回 顾大郎为弟求医 颜氏女诉冤索命
第五十回 程员外聆音择婿 张别驾设计倾贤
第五十一回 南明山玩景遇饥民 西屏岭焚祠驱孽鳄
第五十二回 赴井泉弃名避世 隐岩壑敛迹修真
第五十三回 栖霞洞四道敌魔 毗离村七仙入圣
 
  糜公有言,佛为朝廷养济院,有功于国,则亦取其真,实际非必捐妻肉之累,饭藜茹藿,膜拜燃香,吟梵唱偈作净土津梁。乃俗子扬其波,儒流亦且导其澜,祈悟门于贝叶琅函,不复问拯世济民实事,翻阅参求间,一腔热心已消矣。暨出,寡建竖,投老林壑,又拾传灯余烬,与二三黄面髡相诘难,依皈拱卫,胥老稚投礼空王。
  噫!真在是乎?不知大根器人,何尝不从仙释中毂转?何尝不向仙释中归根?其间一段真功行,良善可庇,疲癃可起,奸逆可锄,魑魅可扫,慈悲肝胆侠烈心肠具备,不尽惨然眉低断努目态也。
  则煦煦谈矜恤者伪,而柔刚互运者真;拘拘明心性者伪,而晦蒙不蚀者真;汲汲事梵修者伪,而践履沉买者真。即如薛仙,身膺天,已入圣而脱凡,犹必再试之时艰,以补昔日罅漏,可识真之旨矣。然不指迷真之幻影,世且认贼作子,来金吾、党氏俱可身上金台;不指寻真之竟究,世且丧志望洋,秋侠士、耿郎胡得立地成佛?揉叛盗于忠良,祛下回分解。
  奸慝于禁近,《后史》皆所以补《逸史》未备,所为继之而起也。若夫清溪道人试提醒于前茅,已作南车之指;猛钳锤于后劲,允为暗室之灯。衷以屡注而逾热,识以久历而逾沉,奇以弥触而弥吐。禹鼎不足铭其怪,溟海不足方其灏;时花不足斗其艳,朝霞不足侔其鲜。人各具眼,应尽悸目挢舌相惊赏,毋饶不佞笔舌也。
  时崇侦己巳兰盆日翠娱阁主人题。
 
禅真后史源流
  真土真铅真汞,元神元气元精。三元合一药方成,个是全真上品。动静虚灵不昧,混全实道圆明。形神俱妙乐无生,直谓虚皇绝境。
  这一首词名【西江月】,乃一隐士与潘炼师讲道,作此赠之。大率修炼之术,离不的这个圈子。又闻《广成子真语》云:“有阴德者,径补仙宫。”故知修真成道者,不独在乎导引、胎息、烹鼎、吐纳之功,全重那一点灵台的良善,积德累仁,以成至道。就如那《禅真逸史》所记,一释三真,都归正果。
  林澹然在渤海王高欢麾下为将时,长刀大戟,杀人如麻,似与如来戒杀之训相悖。及后猛省回头,披缁削发,虽逃梁复魏,不免许多魔障,而内心不损,外行不回,终证菩提上果。
  门下如杜伏威、薛举、张善相三贤,除奸剔蠹,济世利民,年逾耳顺,弃位苦修,俱相继霞举,此亦一念真心,发为功行,极圆极满,乃能如是也。后来唐高祖武德年间,敕赠林澹然为通玄护法仁明灵圣大禅师,赠杜伏威为正一静教诚德普化真人,赠薛举为正一五显仁德普利真人,赠张善相为正一咸宁淳德普济真人。则修于寂者彰于显,自是本根上一脉精光,不可磨灭。
  “前史”已悉大意,而今复辑《后史》一书,与“前史”源流相接,不过是“禅真”二字。谨按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饥馑流离,盗贼蠭起,太宗皇帝听了李太史之言,令叶法师发檄祈请,极其诚恳,遂有真人降生阳世,征番灭寇,拯溺扶危,逐鬼荡魔,利民济物,只在三十年之间,做成了许多因果。只为着这个真人下界,提挈了几个道友同上天堂,又引出无数希奇古怪的事来。正是:
  欲修紫府清虚教,还本儒宗礼义心。
 
第一回 耿寡妇为子延师 瞿先生守身矢节
  诗曰:
  清商萧飒汉江秋,红紫枝头色正柔。
  坠叶逐流随月渡,残芳带雨倩风揉。
  莺簧漫拟鸟鹏调,蝶拍空传鸾凤俦。
  不是须眉异巾帼,伦常堕地仗谁收?
  话说隋末时,卢溪州辰溪县毗离村里有一秀士,姓瞿名天民,字子良,生得长须秀目,白脸丰颐,举止从容,天然风度。幼丧父,家业甚窘,娶妻郁氏,苦守清贫,朝耕暮读,以养其母元氏,年过三十,未有子嗣,忽一日,进城访友,谈及艰难一事。这友人姓刘名浣,与瞿天民幼同笔砚,最相契爱。当下留住吃了午饭,二人筹划资身之策,商议了半晌,无计可施。
  瞿天民正欲作别起身,忽听门外有人声唤,刘浣道:“仁兄且慢坐,待弟看是甚人,然后送兄。”瞿天民依允,坐于轩内,在窗眼里张时,只见刘浣揭起竹帘,迎进一个人入来。那人头戴尺余高一顶尖角扁巾,身穿一领淡青粗布道袍,足穿高跟深面蒲履,与刘浣礼罢,移过杌子并坐了,附耳低言。说了一会,袖中取出一个柬帖,递与刘浣。刘浣含笑接了,看罢,起身进轩内来秤银子。瞿天民问是何故,刘浣摇手道:“少刻便知。”
  一径出客座里,将银子送与那人。那人接了,千恩万谢,临出门时回头叮嘱道:“老哥千万话勿得个,千万话勿得个!”刘浣点头应允,那人欢喜作别而去。刘浣拍手笑将入来,瞿天民迎道:“那人却是兀谁,贤弟这等好笑?”刘浣道:“仁兄不知,这人姓边名荐,插号叫做笾箕。原籍海州人氏,腹内颇通文墨,在外设帐十余年了,只为着一桩毛病,往往馆事不终。今日此兄却又做出这睧儿来了。”瞿天民问:“那人有甚么毛病?”刘浣道:“这笾箕倒是个有趣的朋友,酒量好,棋画也好,说科打诨更好,钱财也不甚计较。奈何酷好的是这一着,每每为此事打脱了主顾。目今在敝邻耿寡妇家处馆。这耿氏家道富足,且是贤德,丈夫耿鼎早亡,只生一子,将及十岁,馆谷有二十余金,款待甚是殷懃,朝暮酒肴茶饭的齐整,自不必说。这小边看上了他家一个小厮,叫名锦簇,在馆中做伴读的。两个正在花园里行事,被他父亲撞见了,当面抢白了一顿,不容进馆。他如今在这里安身不稳,就欲起程回去,因无盘缠,将这张关约押弟五钱银子,岂不是一场好笑?”
  瞿天民道:“那厮既是无耻,贤弟不该将银子借他。况这纸关券,乃无用之物,要他何干?”刘浣道:“这银子专为仁兄而发。不然,怎生轻自与他,这柬帖儿更是有用处。”瞿天民不解其意,细问其故,刘浣道:“仁兄诉说寥落无措,小弟踌躇难决。适间小边失馆,其中似有一个好机会,故此不惜小费,收了关约,为兄一图,不识可乎?”瞿天民道:“深感贤弟盛雅,此馆得成,老母甘旨有望,煞强似耕种的清苦。只是一件,彼已长往,留此废约为质,惟恐无成,徒为画饼。”刘浣道:“边兄一时露丑,惶愧无地,故着忙要去。若迟延数日,则愧心渐解,必夤缘求恳,捱身入户矣。故小弟收约赉银,使彼死心塌地而去,为兄图馆,一也;耿寡妇之父濮员外与弟有一脉之亲,今日弟即亲去力荐,或者有几分成就之意,明日便见消息了。”瞿天民欢喜作谢,辞别而回。
  当下刘浣径往濮家来,恰值员外在侧厅内与一少年围棋。两下相见,礼毕,员外道:“久不相会,今日何事下顾?”刘浣道:“有一言求教,特此奉谒。”员外笑道:“足下请坐,待老朽完此残局请教何如?”刘浣道:“绝妙,晚辈正欲一观。”那少年道:“老伯已拜下风,不必终局。”员外道:“局上未分胜负,小子何得狂言!”两下互相笑谑。刘浣候二人棋毕,即将荐馆与瞿天民之意细细说知。员外道:“舍甥小馆已有一位姓边的朋友在彼,难以斡旋。”刘浣又将小边逐出情由说了,员外笑道:“斯文中做此道儿的极多,何足为异。边先生既已辞馆,老朽就与小女说,择日奉请令友便是。但不知瞿君举止抱负何如,不要蹈老边的旧辙才好。”刘浣道:“敝友才识不凡,立身诚实,断不似旧师的景态。”那少年道:“凡人家请师长,必须有才、有法、有守的方好。”濮员外道:“请问兄长,何为才、法、守也?”少年道:“凡为师长的,饱学不腐谓之真才,善教不套谓之得法,诚实不伪谓之有守。师长具此三德,子弟们方有教益。”刘浣道:“敝友瞿君,三德未必俱备,然真诚质朴,教法亦精,断不误却令甥功课。”濮员外道:“尊驾之友,决非妄诞者,老朽力言,管取馆事立就。”刘浣欢喜自回。次日,濮员外亲到耿家,见了女儿,备言刘浣荐馆之事,又说瞿先生恬静饱学,教法最精,兼且近便,不可错过。濮氏从了父亲之言,即写下关约,着苍头送到刘家。刘浣自令人通知瞿天民,不必细说。此时正值四月初旬,这耿寡妇是个节俭的女人,预先送了两个请帖,趁着立夏节日,顺便排下筵席,邀瞿先生进馆,濮员外、刘浣宾主三人,盘桓了一日。次日,依然令小厮锦簇伏侍小主耿宪读书。
  光阴荏苒,不觉又早月余。濮氏见儿子功课不缺,举止端详,与前大不相同,心下十分喜悦。家下人又言瞿先生温柔雅量,待人以礼,更兼善教不倦,甚堪敬重,故此濮氏管待倍加丰厚。忽一日晚上,濮氏吃罢晚膳,正欲脱衣寻睡,猛听得牀头戛戛之声,急执灯看时,却是一对蚕蛾,两尾相接,在那里交媾,四翅扇扑,故此声响。濮氏疑道:“此物从何而来?”掀起枕席瞧看,见一个破损空纸包儿。问儿子时,答道:“早上在花园内扑得的,故包了放于枕下作耍。”濮氏哏了一声,将蚕蛾掷于牀下,息灯睡了。闭眼一会,转辗思量,睡不安枕,翻来覆去,心绪如麻,长吁数声,披衣而起。此时天色曛热,纱窗半启,只见一轮月色,透入罗帏。濮氏轻身下牀,移步窗前,凭槛玩月,不觉欲火如焚,按捺不下,倚着围屏,立了一回,奈何情兴勃然,势不可遏。一霎时面赤舌干,腰酸足软,反觉立脚不住,急纵身环柱而走,如磨盘一般。团团旋绕有百十个转身,愈加遍身焦热,心痒难禁,口咬衫襟,凝眸伫想,恨不得天上坠下一个男子来耍乐一番。又想着家下有几个小厮,年俱长成,已知人事,寻觅一个消遣也好,只是坏了主仆之体,倘若事露,丑脸何以见人?呆思一会,猛然想起瞿师长青年美貌,笃实温雅,若谐片刻之欢,不枉人生一世,纵然做出事来,死而无怨。正是色胆如天大,只因睹物生情,拴不住心猿意马。
  当下侧耳听时,谯楼已打二鼓,回头看宪儿和侍女们皆已熟睡,忙移莲步,悄悄地开了房门,轻身下楼,踅出银房,黑暗里被胡牀绊了一跌,急跃起转过轩子,趁着月光,一步步捱出茶厅,早见是书房了。濮氏四顾寂然,伸出纤纤玉手,向前敲门。却说瞿天民正在睡梦中,被剥啄之声惊醒,心下疑道:“更阑人静,何人至此?”急抬头问道:“是谁?”门外应道:“是我。”却是一个妇人声音。再问时,依旧应声:“是我。”瞿天民惊诧道:“这声音分明是耿徒之母,夤夜至此,必有缘故。”原来濮氏与瞿生虽未觌面相见,然常出入中堂,呼奴唤婢,这声音却是厮熟的。当下瞿天民口中不说,心下思量:“夜深时分,嫠妇独自叩门,必有私意存焉。不开门,虑生嗔怪,坐馆不稳;若启门,倘以淫污之事相加,如何摆脱?”
  正暗想间,敲门之声愈急,外厢轻轻道:“瞿相公作速开门,奴有一至紧事相恳,伏乞见纳。”瞿天民听了濮氏娇娇滴滴的声音,不觉心动,暗算计道:“这是他来就我,非是我去求他,无伤天理,何害之有?不惟他妙年丽色,抑且财谷丰饶,私情一遂,余事可图。”
  即起身离牀,正待启门,忽抬头见天光明亮,又猛省道:“阿呀,头顶是甚么东西!咦,只因一念之差,险些儿堕了火坑矣!堂堂六尺之躯,顶天立地一个汉子,行此苟合之事,岂不自耻?此身一玷,百行俱亏,快不宜如此!”一霎时,念头端正,邪欲尽消,侧身而睡。又听得门外唧唧哝哝,推敲不已。瞿天民心生一计,哼哼地假作鼾声,睡着不理。濮氏低声叫唤,无人偢倸,又延捱了一会,不见动静,跌脚懊恨而回,径进房内,恰好宪儿醒来声唤,濮氏抚息他依然睡了。此时更觉欲动难禁,频咽津唾,两颊赤热,小腹内那一股邪火直冲出泥丸宫来,足有千余丈高,怎么遏得他下?自古道:妇人欲动而难静。耿寡妇被这魔头磨弄了半夜,无门发泄,恨的他咬定牙根,双手搂抱一条黑漆厅柱,两足交叉,直至小腹中卷了一回,豁刺地一声响,一块对象从牝门里脱将下来,就觉四肢风瘫,一身无主,忽然晕倒牀边,半晌方苏。又不敢惊动侍儿,只得勉强撑起,把一牀单布被将那脱下的物件取起包裹了,藏于僻处,又取草纸试抹了楼板,撇在净桶里,才摸到牀上,和衣眠倒,不觉沉沉睡去。直到次日辰牌时分方才醒来,觉得身子困倦,不能起牀,一连将息了数日,渐得平复。心下感激瞿先生好处,不然已为失节之人了;还喜得隔门厮唤,未审何人,事在狐疑,幸不露丑,暗中自恨自悔。忽一日早上,见房内无人,将门闭上,取出那脱下的对象来看,原来是一团血块。濮氏看了又看,心下暗忖道:“这一团血肉是妇人家色欲之根,若不天幸坠将下来,这祸孽何时断绝?”嗟叹了一会,将此物依旧包藏过了。
  自此以后,濮氏竟绝了经水,毫无情欲之念。后人看此,有偈为证:
  空彼欲想,斩去骚根。
  阿弥陀佛,救苦天尊。
  再说瞿天民自那夜闭户不纳,坐到天晓,自想道:“惭愧呀,也做了一个鲁男子。但是妇人家水性,见我拒而不理,必生嗔怒,不知这馆事如何?大抵事有定数,只索由他!”当下自猜自疑,又早过了数日,依然仆役们伏侍殷懃,茶饭上更加醲酽,心下放宽了。不觉又是季夏,因见天气炎热,暂且歇馆回家,并不将这事对母亲、妻子说知。在家过了月余,天色渐凉,仍然赴馆,一来师徒相得,二来情义优渥。在耿家处馆三年,这耿宪经史渐通,十分文雅,当年初冬,与一宦家结成亲事。不期岳翁写一帖子,差家僮接女婿明春到衙里读书。濮氏难于推辞,暂且应允。至散馆前一日,接父亲濮员外商议道:“如今新亲家请你外孙明年往他家下攻书,这事万分难却。但这瞿师长教宪儿何等用功!况且为人谦厚,在此三年,并无一言半语,怎好辞却?事在两难,如何区处?”这员外手拄拐杖,侧着头,不知答应甚话出来,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醉后兔儿追旧债 夜深硕士受飞菑
  诗曰:
  保全节操赖书生,愿托千金报尔恩。
  蠢隶漫辞招剧盗,俯思得失总无凭。
  话说濮员外因女儿商议外孙读书一事,当下复道:“新亲翁见招,理应迁就。瞿先生在此数年,尔家礼数却也不缺,便辞他谅亦无碍。”濮氏道:“爹爹讲的是。儿还有一件事体与爹爹酌议。当初你女婿在河南做客时,被一卢店户拖欠下绒缎银一千余两,将及十年光景,并无下落,只留下一张空券。数日前,有一船户来通消息,说这店家近来发迹,每思往彼取讨,奈无可托之人。今欲烦瞿师长带一苍头同到河南,清楚帐目,倘得银时,就将百十两谢他也不为过,不知爹爹尊意若何?”
  员外点头道:“好,好!这人可托,谅不误事。我也有些帐尾在彼,一发劳他顺便取之,一举两得也。”濮氏甚喜。当晚整下散馆酒席,濮员外、宪儿相陪。数杯之后,濮员外道:“舍孙赖老师培植,大有进益,理应久侍绛帏。奈何敝亲翁韦君赐翰相招,不得不往,明岁有违大教,心实歉然。”瞿天民道:“小生樗栎庸材,荷蒙不弃,在兹三载,叨扰多矣!令孙少年英伟,飞黄可待,既是令亲翁相迎,理应趋命。但小生无寸功而屡蒙厚贶,含愧不胜!”耿宪道:“先生待我如子,受教实多。母亲另欲从师,不知是何主意?岳丈处明岁是断然不去的。先生呵,你也怎忍弃我而去?”说罢,不觉泪垂双颊。瞿天民也扑簌簌流下泪来,劝慰道:“不是我无情相撇,奈是令岳接尔赴馆,万万不可却者,岂可因我负了你岳丈美意?幸我家下不远,时常来望你便了。”濮员外又将河南取帐情由,对瞿天民细说一番。瞿天民道:“感承老丈与令爱盛情,这是有益于小生,怎么不去?但未禀知老母,不敢轻诺。”濮员外道:“老夫人薪水之费,早晚自着人馈送,不必在心。小女说千金之托,因不得其人,故迟延十载。若得老师慨允一行,不惟亡婿感恩于九泉,而老夫亦沾余惠矣!”瞿天民再三逊谢。夜深撤席,濮员外也在书房内歇宿。次早,酒饭罢,送出修仪盒礼,着苍头挑了先行。瞿天民面谢了濮氏出门,濮员外领了外孙远送一程。濮员外道:“日昨所恳之言,万乞留神,灯夜后相约动身,切莫推故。”瞿天民应允,两下作别而去。
  不说濮员外二人回家,且说瞿天民赶着苍头,同出城外,到家中见了母亲、妻子,忙备酒饭款待苍头,写下谢帖,打发去了。晚间,瞿天民将耿宪定亲、明春到岳丈家读书并濮员外所说要他往河南取帐原由,一一对母亲说了。元氏道:“汝在他家三载,看待十分尽礼。耿郎既已另从师傅,明春汝又失馆,既有这条门路,甚是好事。取得帐目归来,谅他决不薄你,再来讲时,切莫推却。”瞿天民见母亲允了,心下暗喜。
  话不絮烦,转眼之间,又早冬去春来。上元佳节,瞿天民进城看灯,就便探望刘浣。刘浣整酒叙情,瞿天民又将前事说了,刘浣撺掇该行。酒罢,二人携手出街闲玩,正遇着耿宪行过,定要留二人到家下吃茶。瞿天民道:“天色将暮,不必茶了。去岁令外祖所谈河南一事,老母已允,尊堂处乞为转达。”
  耿宪别了自回,径对濮氏说知。濮氏即接父亲商议定了,一面整顿行囊,令人相邀瞿天民,预约定了起程吉日。至期,瞿天民别了妻母,径到耿家相会。濮员外交割了文券,拨一个家僮,名唤兔儿,向来原随亡主出外,一应帐目皆经他手,故此着他挑行李,陪伴同往。吃罢酒饭,濮员外等送出门外相别。
  此时正是二月初旬,天气晴和,百花开放。二人行至傍晚,投店安宿,次日五更动身,一路饥餐渴饮,夜住晓行,不一日已到河南蔡州府地界。二人进城,径到卢家来。卢店主问了来意,倒也欢喜,迎入客座酒饭,随即打扫一间净室,与二人安顿,早晚殷懃相待。忽一日,整备酒筵,逊瞿天民坐了客位,接亲友们数人相陪,酒至半酣,卢店主取一拜匣放于席上,对瞿天民道:“昔日令亲耿君赊缎匹一千余两与小店货卖,不期令亲弃世,小弟连年构讼,店本消乏,以致拖迟日久,未得奉还。近赖四方客长扶持,渐复旧业。今蒙大驾光顾,该当本利一并奉上,奈春初众客未齐,生计萧索。”指着匣子道:“只措办得本银六百两,外有些粗缎布匹杂货等项,共计一百余两,作为利息,伏乞笑纳。余欠本银四百两,另立券约,冬底奉偿,令亲处烦乞鼎言,感戴不尽。”说罢,取过天平拜匣,将银两对众兑明,一封封迭起,又唤伴当捧过布缎杂货,称估停当,一并当面交割。瞿天民叫过兔儿,令其检点收贮。
  兔儿踉踉跄跄,走向前来,瞅着眼道:“相公且慢着。当初敝主在日,和卢长者交契甚厚,往来最久,故将这若干缎匹托在宝店货卖。敝主亡后,已及十年,论来一本一利也该还我二千余两。今日只还这些,本不足,利又薄,教小人怎么回复主母?”卢店家笑道:“管家讲得有理,奈本店生意淡薄,一时抽拔不出,以致如此。所欠之银,只在岁底奉还,决不爽约,令主母处乞为方便。若说利息,不过表情而已,莫论厚薄方妙。”瞿天民道:“卢老丈是一纯厚长者,既已吩咐年毕见赐,今且遵命,待冬间再来趋领。”兔儿道:“我的爷老子,你讲的是太平话儿,官路做人情,谁不省的?我小人吃他家的饭,穿他家的衣,领了他家的严命,银子不足断不回乡!不然,早晚的熬煎怎了?这二千两银子,一文也少不下的!”瞿天民道:“你家主母最是贤德,我回家面言,管教你不受气便了。”兔儿道:“瞿先生,你回家见我主母,一言两语便自去了,终不然在我家过了生世?”瞿天民怒道:“这厮不痴不醉,为何这等胡谈,甚为可恼!”卢店官并众客一齐劝道:“耿管家面色似有几分酒意,一时唐突,不必介怀。”兔儿睁眼道:“吃你家的酒不成?不是夸嘴说,我小兔在家朝朝七夕,夜夜元宵,谁似在你尊府,不偢倸,撇人在冷房里坐。若不是小兔身旁有几文钱时,眼灼灼看你们呷酒。”卢店主笑道:“适才已备些薄酒在彼,少刻老夫亲自陪你吃三杯,不必着恼。”兔儿道:“咦,惊死人,希罕你家酒吃!不敢欺,小兔是酒里养命的,那一日不醉饱,老卢你不要忒煞欺人,鰟皮鱼儿也有三寸肚肠。瞿先生是落得做好人的,凡事还有小兔做一分主,老人家不要差了念头!”这话分明是要店家暗中买他的意思。此时合座亲客皆怒,一齐道:“不还银两,你待怎的?这蠢狗不过是富家一个奴才,却也恁地无状!”兔儿道:“是、是、是,我是奴才。但不曾卖与你家卢老官,你接这伙人来骂我,敢是设计赖我的银子?我小兔是不惧的。二千两白银,若少了一文也休想我出你家门去!”卢店主笑道:“要还也不难,明早讲话。”瞿天民气满胸膛,奈在客中不好发话,只得耐住了性子。众客焦躁,酒不尽欢,各各辞去。瞿天民谢了卢店主,回客房寻睡去了。
  当晚无话。次日早上,卢店主到亲戚处措置了四百两银子,下午依旧接了亲友,又邀下几家邻舍,坐下茶罢,对众将昔日欠耿家银两情由逐一告诉,又道:“昨日老朽备下小酌,先奉还耿宅本银六百两,余欠四百两,意欲岁毕找足。感此位瞿相公慨允不辞,不期耿管家发言发语,要本要利。众位高邻在此,我与耿家生意往来,又非私债,怎么算得利息?”说罢,取出银两与众人看了,道:“这是白银一千两,求老管家收去,即刻赐还文券,外要甚么利钱,一毫休想。不然,任你告理,宁可当官结断!”众邻舍一齐道:“我们做店户的拖欠客银,此是常例。要象这卢老丈肯还冷帐的,千中选一。老哥呀,你收了去的便宜。若到官时,连本也送了,休怪!”兔儿道:“凡事有瞿相公作主,我小人怎敢多言。”瞿天民冷笑道:“我是外人,怎敢做主?我瞿相公是落得做好人的,收与不收,请君裁处!”兔儿道:“咦,相公好点掇,小人醉中言语,你大家认起真来。”众人一齐大笑。卢店主道:“恁地讲时,我也不教你空过。”唤伴当取出昨日检过的粗缎布匹杂货来,又称出散碎银三十两,送为路费,两下欢喜,一边收下银两物件,一边接了文券。一面搬出肴馔,众人坐下饮酒,侧厅里另设一席,款待兔儿,大家尽欢而散。瞿天民为代濮员外取讨帐目,耽搁了十余日,方得起身。卢店主又赠礼物下程,亲送至郭外分别。
  二人行了两日路程,乃是永陵镇上。看看天色傍晚,寻一热闹客馆,兔儿歇下行李,伏侍瞿天民净了手脚,同在房中吃饭。兔儿道:“两日担子甚重,险些儿压死了人,明早雇一脚夫挑去方好。”瞿天民道:“正是,我也量这担子不轻,明日雇人送到白露河口,下船回去,岂不轻便?”兔儿欢喜道:“甚好,甚好。”说罢,熄灯安宿不题。
  且说卢店主有一邻人,姓秋名侨,排行第八,原是响马出身,最有义气。射得一手好箭,况兼武艺精通,智勇出众。少年时习成一行艺业,做了数千金家业。娶个浑家,极是贤惠,苦苦劝谏丈夫改恶从善。这秋侨一时回心,在城内租了房屋,开一生药铺。初时生意颇兴,只因他眼界宽大,看银子不在心上,终日里好酒好肉受用,更兼酷爱的是赌博,数年之间,囊橐消乏。正在愁烦之际,恰值卢店主邀他做眼,兑银子与耿家。他见了一千两雪白大锭银子,不觉昔日念头又起。当下一面吃酒,一面心下筹划这事,瞒着浑家,预先暗中约下旧时伙伴,只待瞿天民出门,便行动手。当夜瞿天民正在浓睡中,忽听得喊声大起,开眼看时,满室通红,数个大汉抢入房里来。瞿天民在黑暗中只提得一件下衣闪入牀下,这也是数不该绝,恰好牀下半堵泥壁原是破的,瞿天民即从破壁钻入去,乃是一间内室,即蹲在室内不动。这店主人是个聋子,不听得喊声,只瞧见门外一派亮光,疑是失火,忙奔出来看时,早被一棍打倒。这兔儿梦中惊醒,见火光烁亮,众大汉奔将入来,已知是盗,欲躲时,无处可避,也被一斧砍倒房中,银两货物等项尽被抢劫一空。
  此时各房客商,合家老小,各各惊惶躲闪,直待贼人去了许久,一个个聚集商议。瞿天民从内室大宽转捱出来,只见中门口店主人头颅中棍身死,客房内兔儿面中一斧,在那里挣命。瞿天民跌足嗟恨,众人皆惊骇叹息,店家老幼一齐嚎篊大哭,引动地方邻里都来看视,喧哄直到天明,这兔儿也气绝死了。齐往县中呈与,县官审了口词,随即佥牌,差人往店家检验尸伤,着落尸亲办棺收贮。一面呼唤一班缉捕公人,责了限状,差委分投四下缉访正盗。
  此事遍处传扬。这消息传入卢店主耳中,惊得这老儿目瞪口呆,急忙里骑马星夜奔到永陵镇来,见了瞿天民,凄惨不已。瞿天民道:“耿家兔儿已死,又拖累店老官身丧,行囊财物尽劫无存,我孤身狼狈,难以还乡,又负却舍亲之重托,怎么是好?”卢店主道:“风波贼盗,前生冤孽,命中注定,万不可逃。尊驾且请到寒舍权居,候本县老爷缉获这伙强徒,追赃正法。倘一时擒究不着时,老夫亦赠盘费,唤人送公回府,不必愁烦,以伤贵体。”瞿天民感谢不尽。卢店主又雇下一匹驴子,与瞿天民骑了,同取路复往蔡州城来。到了家下,日逐价殷懃相待,委曲宽慰。瞿天民在县前打探,催并县官责限缉捕人等。守候月余,并无踪迹,因与卢店主商议这事如何了落,卢店主道:“足下离家日久,不如暂且回乡。这里事务老夫一力承当,天幸倘获得贼时,所追赃物一一收留在此,以候尊驾来取。”瞿天民拜谢,打点起身。
  卢店主又赠盘缠衣被,欲着家僮相送,瞿天民辞道:“行囊不多,小生单身尽可去得,不必劳动尊使,即此告辞。”卢店主置酒饯行,两下分别。有诗为证:
  萍水相逢岐路人,几番赠别意何勤。
  阱中下石轻浮子,鉴此宁无反愧心?
  话说瞿天民别了卢店主出门,背驮包裹,手提雨伞,凄凄凉凉,独自一人趱路。行了数日,不觉已到鼎州地界,穿城而过,只听得一派锣鼓之声,喧阗振耳。近前看时,乃是城河内划龙舟作耍,心内忖道:“愁绪如麻,已忘时序。明午正值端阳佳节母亲寿日了,怎么是好?”带着烦恼行路,渐觉身疲力倦,举步难行,勉强捱出城外。又行了一里余路,忽见树林中有一古庙,即移步走入庙里,放下包裹、雨伞,在侧首石条上坐了半晌,静悄悄并无人迹往来。忽听得一派笛音从庙后而出,清亮爱人。但不知这吹笛者却是甚人,且看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