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80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白圭志
作 者: [清]崔象川 輯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五回 美玉张村冒庭瑞 菊英洞房识奸人
  话说王氏夫人接阅女儿书信,亦作书,令王中送与女儿,以安其心。自此,王中常常走动,到也安乐。
  一日,昆山自外来,手执题名录一本,对其妻郭氏曰:“可喜,侄儿庭瑞已中了第二名举人。”郭氏亦喜,惟菊英一旁流泪。郭氏大疑,密问之,菊英乃以吴江之由相告。
  郭氏喜曰:“今日为吾儿,他日是吾侄妇也。”遂与夫言。昆山闻言,喜不自胜。菊英却长嗟短叹。昆山因慰之曰:“此等佳事,何反不乐?”菊英曰:“他名登虎榜,何等荣耀。妾孤身寄迹,何等凄凉。既然得意功名,必将往京会试,妾之事岂不抛开一边。昔在吴江时,曾约定着人迎他,不料反复如此。他心中若不忘妾,定然与妾一样怀想,岂非妾负了他!他若因无人往接,必谓此事不妥,一旦别娶,倒怪不得他负了妾。似此安得不叹!”昆山曰:“小姐可写一信,付与舍侄,如何?”菊英曰:“无人可使。”昆山曰:“那墨店中,有一墨客归家,他与舍侄同邑。少不得我亦有信去,只在明日起身,可修书付他带去便了。”菊英转入房中,写了书信,交与昆山。昆山即送交墨客。
  墨客带了书信,望吉安而来。不一日,到了小梅村。适遇一秀士,年约十五六岁,在村前低头散步。遂揖问曰:“此间有一张庭瑞老爷否?”秀士曰:“即是家兄,足下何事问他?”墨客曰:“愚自湖南归,他令叔有信一封,是与令兄的。”秀士曰:“家兄少出,有信付我转交便了。”墨客遂从袖中取出一信,交与秀士,一揖而去。
  原来这秀士即美玉也。自从省中受辱后,十分苦恼,纳闷不过,所以出来闲散。适遇墨客送信,乃冒认收了。转入房中,私自拆开,将昆山家书,抛在一边,细看菊英之信。略曰:
  妾与君吴江订盟,誓谐鸾凤。今君名登虎榜,志在鳌头,吴江之约,想亦付之东流矣。妾虽远隔千里,而此心已留于君腹。妾父近知兹事,怒而不容,几逼妾至于死地。今则隐身张村,埋名昆宅。愿君早降,以决盟誓。倘不如意,祈赐绝音,妾当自尽,以明素志。书不尽言,静俟来命。
  美玉看毕,喜曰:“原来是吴江女子也,可惜那晚不曾遇我。但我才貌,不在庭瑞之下,何独不能得一美配乎!今观此意,见得此女,已今逃出在外,不如借此机会,假冒庭瑞名字,前往湖南一走。若得此女为婚,不枉平生之愿也。且庭瑞与我,年貌相当,庭瑞叔父,又不相识。此女在吴江,月光之下,哪里看得明白。纵然她认出我面貌,我才亦足以动之。”心中踌躇既定,乃与父亲说知,密带僮仆来安,同往湖南。
  在路半月,到了湖南,寻一公寓歇下。写了庭瑞名帖,令来安儿,同出南门,问到张村,询知昆宅。来安送上名帖,见一僮儿答曰:“老爷在书房去了,这里无人收帖。”来安又寻到书房,见一人端坐观书。来安料是昆山,遂跪下呈上帖子。昆山看了,是侄儿名帖,大喜,遂命请入。美玉连忙趋进,纳头便拜。昆山扶起,命坐于侧。昆山曰:“贤侄不远千里而来,足见月下之情矣。”美玉曰:“思慕叔父甚切,非关月下事也。若吴江订盟,实出意外。今小姐为我,几至死地,幸苍天不绝人愿,蒙叔父广恩收育,真乃再生之德也。”昆山曰:“济困扶危,义所当然,尔辈宜效之。今小姐寄居于此,内外不便。城内有公馆,是尔祖父所创。尔可暂寓些时候,我通个信息,与尔丈母,然后择日成亲,那时再来拜见婶娘。”美玉点头应诺。昆山遂命家奴,送美玉至公馆中歇下。昆山见侄儿才貌,十分喜爱,乃叹曰:“向闻其诗,乃天下之奇才。今见其人,果盖世之妙品,真吾兄之幸也。小姐爱之,可谓得其人矣。”
  正自语间,忽一人至,视之,乃巡抚家仆王中也。昆山曰:“尔来正好,小姐情人已经到了,尔可禀知夫人,以便择日完婚。”王中曰:“夫人着我来请金安,并问小姐消息。既有这个好音,我当即告夫人,转祈致意小姐便了。”言讫乃返。见了夫人,将此消息禀上。夫人大喜,乃暗赠金珠缎匹,令人送与小姐。便托昆山代为择日完婚。却又假作悲啼女儿之状,日凡几次。巡抚倒也伤心,奈追悔不及。
  正在书房纳闷,忽闻鼓声乱响。巡抚大惊,即时出堂。只见长沙知府慌慌乱乱禀曰:“今有云奎山贼匪干余人,在南门外,强劫民间。卑职闻报,登城视之,但见百姓纷纷乱窜。求大人作主,提兵擒贼,以除民害。”
  巡抚闻报,亲自会同总兵,带了兵马,出南门擒贼。才及数里,只见百姓,老幼不分,男女混杂,纷纷奔走。巡抚远远望见一女子,行走不动,暂近再视之,乃是女儿菊英也。遂命左右捕之,先以车载回衙。
  原来菊英小姐,因贼匪逼近,是以杂在众人中奔逃,当下为父亲看见,捕归内衙。重与母亲相见,悲喜交集。但又恐父亲见怒,正与母亲商量。
  忽锣声响亮,巡抚捕盗百余而归,即时立决,余贼多死于战场。公事毕,乃入内衙,夫人笑迎。巡抚曰:“尔女儿还魂,尔知道否?”夫人乃正色曰:“尔年已六十,只有此女,尔真欲其死耶?若非王中相救,焉有今日重逢!”巡抚曰:“我因一时之误,亦未尝不悔。今有女儿还尔,免得终日啼哭。”夫人笑曰:“今女儿已归,可择一才郎,以完尔我心愿。”巡抚曰:“他吴江自有情人,何必别择才郎。”夫人又曰:“倘吴江书生到此,肯相容否?”巡抚曰:“他若到时,完其孽缘而已,何所不容。”夫人乃曰:“实不相瞒,今女婿已到,现在公馆中。去年乡试,他中了第二名举人。似此英才,真不愧为我家女婿矣。既肯相容,便当请入衙内,与女儿毕婚才是。”巡抚曰:“听凭夫人便了。”于是商量既妥,乃取二月花朝日,与女儿成亲。夫人遂使王中往见女婿,约定日期,且暗赠与金宝。美玉大喜,乃重赏王中。中回到内衙,在夫人处,极力赞称女婿之貌。夫人大喜,菊英亦暗暗快活。
  到了那日,美玉身披红彩,头插金花。巡抚用自己轿马职事,着中军官至公馆中,迎接女婿入衙。时,文武官员,俱来作贺,送礼者纷纷不绝。美玉拱立内堂,听得三通鼓罢,八音齐鸣。婢女数人,簇拥小姐出堂,行交拜礼毕,送入洞房。将饮合卺,小姐偷眼看时,却不像庭瑞。
梅香在侧,附耳曰:“似非月下情人。”小姐着急,再看时,果然不是庭瑞,乃大惊失色。目视梅香,梅香会意,即来禀夫人。曰:“今日贵人,不是月下情郎,此必奸徒,冒其名者。”
  夫人闻言,急来见巡抚,曰:“此非真女婿,乃冒名奸徒,可快鞫问,休误了女儿终身。”巡抚笑曰:“这是甚么所在,纵有飞天之羽,亦不敢冒名到此。总是月下看得不真。”梅香插口曰:“全然不像。”巡抚笑曰:“你这贱人,也是一样肉眼。纵然不是,有此才貌,不愧为我女婿。”夫人闻言亦喜。
  却说小姐在房中,心慌意乱,又无处可发一言。欲待问他,又恐失体。梅香此时,又不在身边,急得汗流如雨。美玉在房中,见了小姐花容,却十分得意。忽有僮仆来请曰:“各衙门大人俱已到齐,现在厅上等候,请贵人就席。”美玉遂出厅上饮酒。
  时梅香走进房来,将巡抚、夫人之话,对小姐说了一遍。唬得菊英、脸红唇黑,眼闭口开。梅香大惊。恰母亲至房中,见女儿形状,慌忙问之。菊英曰:“儿蒙母亲养育成人,不料命多曲折。前在吴江与张郎订约,誓不改志,谁想有此一番牵连。到今日又遇奸人假冒而来,欲待说破,又恐坏我爹爹名色。欲待不说,吴江之盟何在?为今之计,有死而已。”夫人曰:“尔不必如此,我自有计。”乃密唤王中,附耳曰:“尔可如此如此。”王中受计而去。
  未几,入官厅跪禀美玉曰:“长沙知县查旱归,特来拜会,请贵人出堂。”美玉曰:“多官在此饮酒,不暇相见,叫他明日来罢。”
  王中乃出。须臾,又来禀曰:“长沙知府,自京都转,闻贵人喜事,特来贺喜,务乞一会。今在头门等候。”美玉曰:“可恶这两个官,早又不来。”遂起身对多官曰:“少刻就来奉陪。”乃独自一人,往外而去,王中相随,到了头门。问曰:“长沙府何在?”
  言未毕,忽背后一人,用锁链一抛,正锁在美玉颈上,向前便扯,背后数人,相推而走。
  美玉不知其故,忙问:“尔等何为,将我乱锁?”王中等更不答应。不一刻,到了县前。知县端坐堂上,差人将美玉,带到公案前。美玉怒曰:“大胆知县,尔识巡抚之婿否?”知县骂曰:“尔这奸徒,见了本县,还不跪下!”美玉端然不动。知县命左右,弃了他衣巾,推将跪下。
便问曰:“尔是何处奸徒,冒认巡抚女婿?从实招来。”美玉暗思:“此事无人知觉,就是小姐,也认我不出。此事却从哪里发作?”乃强辩曰:“我作巡抚女婿,来历甚大。尔谓我冒认,却有谁为证?”知县曰:“巡抚真女婿,现今在此,尔尚敢强辩?”美玉暗思:“庭瑞已进京,哪有甚对头?且我既入院衙,又与小姐交拜了,纵然知我是假,也只好将错就错。我只有巡抚作主,哪怕他甚么对头。”只是强辩。知县大怒,将签一抛,责打四十。美玉曰:“我名登虎榜,此地却打不得。”知县曰:“我打的是冒名奸徒,快打!”两旁皂隶,遂将美玉扯下便打。美玉虽然受刑,犹望巡抚来救,到底不招。知县拍案曰:“尔这奸徒,不用大刑,哪里肯招!”命左右即加之夹棍。美玉受刑不过,只得招出真情。
  却说美玉之仆来安,随美玉至巡抚衙中,正在西廊下饮酒,闻得宅门外喧哗之声。忙出看时,只听得有人言:“巡抚女婿,被长沙县拿去了,多官闻之,不解其故,各自弃席而散。”来安慌忙奔告巡抚。
  时巡抚正在后堂闲坐,闻得此事,大怒曰:“纵有天大事,也须禀我,何敢擅锁我婿。”即时出令箭一支,命旗牌官,往提长沙县。
  忽夫人自内出,曰:“尔又欲逼死我女儿耶?尔受当今。重任,为边疆大臣,尚欲为万民分忧。今自己女儿之事,尚不能辨其清浊,宁不畏人笑耶!今女儿誓守节于庭瑞,不失身于奸人。长沙县锁拿,实我所使也。”
  巡抚闻言,仰天叹曰:“何罪获于天,使我生此逆种,徒取军民谈笑耳!”正是:
  儿女多曲折,军民广笑谈。
  未知巡抚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六回 刘小姐唱和有意诗 张美玉招引无头祸
  话说杨巡抚,被夫人一席话,说得仰天长叹,因关自己女儿之事,恐知县鞫出情由,治其罪名,不便申详。只得取一纸条,书数字,令旗牌送至长沙县去。
  却说长沙县正欲将美玉收监,忽见旗牌到来,手中执一纸条,交上公案。知县看时,只见是一行草书,略曰:
  奸徒罪大,奈事关本院,从轻恕之。
  知县看毕,然后旗牌乃退。那美玉跪伏堂下,见了旗牌,只道巡抚,与他作主,不料未及片言遂去,正不知何故。知县曰:“尔这不法奸徒,本欲决尔死罪。今杨大人将尔饶恕,嗣后,务要痛改前非,休得自误了性命。”
  美玉叩头而退。因被夹棍伤了。只得以手就地,匍匐而出。到了头门,正遇僮仆来安、扶持而行。安曰:“仆自廊下饮酒,闻得相公被县差锁去,仆即慌忙告知巡抚,巡抚大怒。正欲令旗牌官来提知县,又被夫人阻住。却原来是小姐,认出相公的面貌来了,对夫人说知,故使人到县中,叫了差来的。”美玉闻言,仰天叹曰:“事有一定,不可强也。我复有何面目,再转公馆,可到前面东岳庙中暂歇。尔可去寓所,收拾铺盖,并将前日,老夫人私下送来的金宝缎匹俱捡拾,可即雇一快船俟候,便请一小轿来接我便了。”
  正言间,已到了东岳庙前,来安扶到大殿上坐下。来安即抽身至公馆,一一收拾,雇了船只,即请了小轿,到东岳庙来,接了美玉下船,即行开船。美玉心中闷闷不乐。来安曰:“虽然未得小姐,也得了许多金珠缎匹,算来不下千金,难道娶不得一个美貌佳人不成!”美玉曰:“我此番若不娶一才女,有何面目归家,不如将这些物件,带往苏州,求娶一佳人便了。”
  于是,主意既定,乃顺水而下,直抵苏州。租了公馆歇下,令人各处访求女子,务要才貌两全者。此话一出,各处有人说媒,但所说女子,亦皆平常,有才者未必有貌,有貌者未必有才。
一日,有王媒婆说桃花坞有一吕宅,其家有一女子,年十六岁,最善诗歌,十分美貌,只是要身价五百两方可。
  美玉闻言大喜,曰:“只要人才两美,何惜千金。”媒婆曰:“诚如是,老身明日相邀,同去看看,包管相公中意便了。”美玉允诺,媒婆辞去。明日复来,邀了美玉同往。
  到了桃花坞,只见家家门前,立着少年女子,穿红着绿,倚门而望。及到了吕宅,坐定,有一老儿送出茶来。茶罢,那媒婆抽身入内。过了许久,见几个老妇与媒婆,带着一个少年女子出来。那女子周身浓妆,却也有几分姿色。见了美玉,便以目送情。
  美玉暗想:“此女颜容虽可,却不像闺门女子,且试她才学如何。”遂曰:“昨闻王妈妈,盛称大才,善于诗歌,请将胸中锦绣,略吐一二,以广我见闻。”那女子更不推辞,遂以口歌手舞,其歌竟是曲文。美玉曰:“我非爱歌妓,所爱者文才也。”媒婆曰:“相公既见其一,必知其二。她读得书多,岂不能文。如若不信,当面见功便了。”美玉曰:“既能文,请以今日为题,乞作佳句。”女子曰:“妾自幼读诗,未曾见过这个题目,只是那题人影上,有一句曰:“今日归来雨又晴,可是真否?”媒婆插口曰:“相公,此女在苏州城中,算得有名,通今博古,无人可及。如今才貌俱见,果然好么?”美玉曰:“我要她作新诗,哪要她讲旧文。”言讫,遂欲起身。那媒婆扯住曰:“相公不要看高了眼色。我苏州也算得中华胜地,要取这样女子,却也难得,不要当面错过了。”
  美玉弄得不耐烦,乃曰:“女子我已中意,明日回话便了。”言讫,遂起身出了吕宅。走过几家,将欲转弯,忽有几个女子,拖拖扯扯,弄得美玉进去,遂将美玉迷缠。
  这一时高兴起来,把几个女子一看,摇头曰:“有好的唤来。”众答:“有。”须臾,只见方才吕宅那女子自后而来,见了美玉,抽身便走。众女叫曰:“吕桂姐,有客在此。”美玉笑曰:“适间已会过了。”正欲起身,忽有一人,衙役打扮,自外而来。见了美玉,便作色曰:“尔是何人,清天白日,来此何干?”美玉曰:“我在门首经过,被他们扯进来的。”那人指美玉曰:“你若是好人,总不到此地来,同我前去见官。”乃从腰间取出锁来,将美玉锁了出来。美玉倒也有口难分,只得说:“我是失路之人,入了她的圈套,求大哥见怜。”乃从身上取出白银几两,交与那人,曰:“这有几两银子,送与大哥茶费。”那人接过银子,开了锁,曰:“看银子分上,饶尔去罢。”
  美玉转到寓所,闷闷不乐。来安只道他看女子不中,哪知他有许多缘故,静坐公馆纳闷不过。
  一日,天气晴和,令来安带了文房四宝,出东郊游玩。时正暮春,傍花随柳,约走了十余里,见有一村庄,颇觉庶富,右边有一大厦,门口直书“刘府”二字,旁有一花园,十分美丽,园门大开。
  美玉与来安,同入内观花,但见奇花百种,尽皆开放,妙不可言。又有彩楼画阁,阁下有鱼池,池边立青石栏杆。忽见一美女,立于鱼池边观鱼,又有一婢,手执羽扇,倚栏侧立。那女子采一枝桃花,捻于手中,指东划西,笑容可掬。
  美玉潜于花丛中,仔细一看,果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忽有一兔儿,望花丛中潜入。那婢女拾一瓦片望丛中抛来,美玉将头一斜。那女子见有人在花丛中,便退入花帘中去了。
美玉立起身来,高声戏吟曰:
  姐手捻花枝,花枝与姐开。
  姐貌果羞花,花应落姐后。
  吟罢,那婢女曰:“小姐在此看花,尔是何人,亦敢擅入花园?”美玉正欲回言,忽闻帘内,低声唤春香。那婢女亦进帘中去了。美玉趣极,乃取笔向阁下粉壁上题一绝云:
  花园得趣兴将狂,先有嫦娥到画堂。
  春色满园堪其赏,何须帘内避张郎。
  吉水张美玉题
  写毕,念了一遍,自觉有趣。忽一人自外而入,叱之曰:“尔是何人,擅敢入此花园?可速出去。”弄得美玉,没兴而出。
  原来这刘府,乃是本朝军师,刘伯温之后。现有一告病官员刘元辉在家,向为云南布政。其子刘忠,年才十九岁,已钦点翰林学士,现为太子师。这花园内女子,即刘元辉之女秀英也。其父每为议婚,必使女考郎才,凡数十次,竟无可及者。无知少年,必使婢逐打,受辱者常多。
  是日,与婢春香,游于花园。见了美玉,便潜入珠帘内。觑见美玉,眉清目秀,丰姿可人,又闻其戏语,见其题诗,甚是惊爱。因仆正兴,将美玉叱出,乃移步至壁间,看其诗句。因想其情,欲和其韵,又恐他人知觉不雅。遂使婢以水洗去其诗,却自题一绝和之。写罢,又将美玉之诗,用纸抄了。再读之,愈觉有情。乃叹曰:“真奇才也。”又复想:“我这花园,牵长闭锁,此生纵然复来,又如何进得花园?这诗句题在此间,岂不明珠暗投了。”乃复使婢抹去,却携笔砚出围墙外来,将和诗写在墙外,自转绣房去了。
  再说美玉,被正兴叱出,心中念念,想着池边美人。于路询知,其家是世宦,现有刘元辉老爷在家。当时转到寓所,明日又要复往。其仆来安谏曰:“此等地方,一之已甚,岂可再乎?”
美玉曰:“非尔所知也。这样人家,有这样女子,其胸中必有才学。我已题诗在园中,料此女必怜而和之。昨日虽被他遂出,此乃无知小人,何必介意。我此番复去,或见了他家老爷,及池边美人,我便以才学动之。”于是,美玉复游于东郊。到了刘庄,日已近午。走到花园门口,只见园门紧闭。美玉乃绕墙散步,只见墙上有诗一首。其诗曰:
  诗家常念谪仙狂,谁觉仙风到草堂。
  惟有芳桃能自艳,斋心静俟看花郎。
  帘中女题
  美玉看罢大喜,曰:“此非池边美人,和我这韵耶?”乃取笔挥一词云:
  一睹仙容魂散,满腔心事谁知。
  东瞻西盼竞差迟,装聋作哑如痴。
  写毕,自语曰:“今观此诗,足见其才与意也。不料,我美玉也有这个奇遇。”又曰:“庭瑞,庭瑞,尔月下才女,未必胜我池边美人矣。”正自乐处,只见天上,阴云密布,雷电疾作。来安曰:“雨来了,可回去罢。”美玉亦忙转身,于路且思且走,不觉风雨骤至,又无处可避,淋得遍身透湿,不题。
  却说秀英小姐,自和诗之后,寤寐皆想着看花书生。又不知他题诗后,曾复来否。正寻思间,见书房壁上,挂有一副书生衣巾。遂生计曰:“以才怜才,情所难舍,何区区守此俗规。”遂将衣巾,假扮男装,手执小扇,由耳门而出,往城中访美玉。临出门时,暗嘱春香勿语。
  却说刘元辉偶自散步,来到围墙外。忽见墙上有诗数行,看了大怒。又见有词,笔迹不同。
乃归问其妻景氏夫人曰:“汝女与谁有私耶?”夫人曰:“是何言也?”乃将墙外之诗告之。夫人不解,乃问婢女春香,春香诈推不知。夫人骂曰:“使尔伏侍小姐,理宜侍坐随行,敢推不知么?我且问尔,小姐何在?”春香亦推不知。夫人怒,乃以鞭挞之。春香受挞不过,乃直言花园始末,并及男装访美玉之事。夫人急得面如土色,元辉乃至秀英书房中,搜出美玉诗句。乃大怒曰:“我家世代簪缨,岂容此辱女,坏我家声。”
  遂正衣冠,打轿直抵吴县。使仆投帖入内。吴县即行出迎,至后堂坐下。元辉乃将游园之事,以及美玉题诗之故言之。又言:“美玉拐诱女儿,男装私奔,求县主作主,欲除灭女儿。”于是县主即发火签,差人捉拿美玉。元辉乃使仆正兴,同往捉拿。正兴领命,与公差合在一处,向各处寻捕去讫。
  元辉乃辞归,心中闷闷不乐。夫人私问随仆,乃知无辉欲除女儿。遂使人知会正兴,要卖个眼色,不许捉拿女儿。正兴得了这个消息,又恐违了老爷之命。思索间,只见一书生,挨身而过,视之,即小姐秀英也。因思老爷、夫人,亲不过自己骨肉,无非一时之气。不如卖个人情,免得他日埋怨。回顾公差尚远,乃扯住小姐,低声曰:“老爷大怒,已告知县主,着公差捉拿题诗人与小姐了。可速避眼前之风。”秀英闻言,遂望南而逃,不题。
  却说美玉自从见了墙外诗句,如获至珍。正想情不了,乃出门外闲散,又欲往东郊探望,寻思无计可以进身。忽见前日花园叱骂的家人,带着公差而来,见了美玉便锁。正是:
  方思刘府无由入,谁觉公差有意来。
  未知美玉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回 朱子刘忠得梦 城隍庙张宏杀身
  却说美玉,被公差锁了,扯起便走。美玉正不知何故,乃骂曰:“尔这狗才,只怕拿错了人。我是江右张相公,尔拿我哪里去?”公差更不答应,只扯他走。不一时,已到县前。
  公差入内投到,知县即升堂。左右将美玉带上,跪于地下。知县曰:“我看尔学问不凡,算得当时文人,正当专心科第,何得在此闲游。刘府花园,岂尔散步之所,况敢于小姐跟前,卖弄笔墨,更且拐诱小姐,罪在必诛。我今怜尔,青年秀士,不忍加刑。尔可将小姐,暗自放出,尔便速还江右,无得在此久留。”美玉叩头曰:“此事甚冤。学生偶步东郊,误入花园,题诗之事实有。若小姐踪迹,学生实出不知。且刘府官宦人家,闺门甚紧,学生有甚法术,能拐诱小姐?求父台作主。”知县怒曰:“我怜尔,尔尚不知。尔与小姐,两下有意,且尔二人之诗,现在此间,尚敢朦胧推托么?她乃闺中小姐,从不出闺门,今日因何不见?只道尔是个好人,却原来是个奸匪。可速招来,免受刑法。”美玉曰:“冤枉难招。”
  知县大怒,遂杖二十。亦不招,乃加之夹棍。美玉受刑不过,只得含糊招曰:“小姐是我拐了,已先往江右去了。”知县乃将美玉收监,然后,使刘仆正兴,往江右大路追回小姐。连追两日,不见踪迹,只得自己转身。
  却说美玉之仆来安,因美玉被吴县锁去,忙到县前打听,方知其由。奈又在内堂审问,不得进去。未及片时,遂将美玉收监。来安在监中会了一面,即行转到公馆,将所有物件,尽行封锁。乃出白银百两,交付房东,托其代送监饭。自己却收拾铺盖,星夜回吉水。不尚半月已到。见了张宏,具言美玉招祸之由。
  张宏闻言,乃大哭曰:“吾年已半百,只有此点骨血,倘遭不测,奈何?”遂多带金银,与仆中常,同搭船往苏州而下,不题。
  却说刘元辉之子刘忠在家,青年学博,议论有方,帝甚爱之。四月初,遂钦点为福建巡抚。忠谢恩出朝,即时收拾起身,望福建进发。由水路而上,不一日,船至南康,遂湾于朱子内歇宿。忠夜膳毕,步出船头,但见冷风习习,略有星光。须臾入舱,乃伏几而卧。
  忽报福建王到,忠整衣出迎。王入船舱,忠纳头下拜。王命侍人扶起,赐坐于侧。忠偷眼看王,但见王相貌魁梧,俨然可畏。
  王以手绰乌须,微笑曰:“足下青年科第,今则远任边疆,真乃世之豪杰也。”忠曰:“臣下学识未充,妄窃科甲。今蒙圣恩,使为福建巡抚,因一时失计,妄授此重任,诸凡事务,乞大王指示。”王曰:“少年学博,兹为封疆大臣,正堪展胸中之英才,而老夫亦得仗足下明威。”忠曰:“大王‘谦尊而光,《易》道昭矣。请问驾自福建及此,将欲何往?”王曰:“奉帝命为福建王,尚未到任,亦将起程。”乃从袖中取出一白圭,付刘忠曰:“此即为政之道,足下不可轻之。”忠拜受,王乃起身辞出,忠拜送去讫。忽然醒来,乃南柯一梦。
  时已三更,忠甚奇之。回顾袖中,果有白圭一块,长尺许,上有刻文,横列三字曰:衡才编。读其略曰:
  余姓张名博,衡才即号也。世居吉水。今上三十八年,秋九月,丙寅日,与族弟张宏自苏州返,舟宿内。宏起狼心,以药绝我命。凡三年,困守冥中。上帝以忠厚见怜,敕为星子城隍。又三年,升南康城隍。今升福建城隍矣。凡十有五年,含冤未伸。今宏数已终,明日辰刻,将泛失舵之舟,旋泊江心。祈即获之,以消余恨。
  刘忠看毕,十分惊奇,乃曰:“既有如此奇冤,敢不为之分断。”是夜竟不能寐,乃秉烛独坐。天色微明,南康城中文武官员,皆来问安。
  忠谓南康府曰:“今辰刻有失舵之船过此,敢烦贵府为我捉拿。”南康府领命,即使数鱼船,泛于江心,以待失舵之船。忽见一大船,从上流而来,被一阵旋风,将船吹到星子石上,把那舵打得粉碎。船既无舵,便被风吹转。这些鱼船,一齐摇到那船边,不由分说,便将那船,推进朱子来。南康知府回复刘忠。忠曰:“再烦贵府,将那船上人,一概拿下。近有一紧事,欲借贵府公案结断。”知府领命,即将那船上十余人,尽行拿下。便使三班六房,往迎刘忠。
  忠乃带了白圭,打道进城。知府接进堂上,刘忠即升堂,知府陪坐于侧。那一船人,面面相觑,竟不解何为。左右将诸人带上,跪于阶下。忠厉声曰:“张宏,你知罪否?”一人应曰:“无罪。”忠曰:“可将应无罪者带上,余皆起去。”众人闻言,各自去了,惟一人伏地不起。忠闻其由,乃张宏之仆中常也。于是,将应无罪者带上,跪近案前。忠问曰:“尔是张宏么?”答曰:“是。”忠曰:“汝何以至此?”答曰:“特往苏州,路过此间。”忠曰:“尔可将平生所为,从直招来。”宏曰:“小人世居吉安,贸易为生,别无所为。”忠曰:“尔同里有一张博否?”宏答曰:“已去世多年。”忠曰:“尔见他死否?”问到此处,宏乃失色,勉强应曰:“如何不见。他即死在朱子内。”忠曰:“尔如何知道?”宏曰:“有个缘故。小人与他同船,自苏州归,不断船到此间,霎时无病而死。”忠曰:“今有人告尔,药死张博。尔可从直招来,免受刑罚。”宏心中自亏,口中却强,乃曰:“告我者是谁?”忠怒曰:“天眼昭昭,岂容尔谋财害命耶!尔要对证,虽临死之日,可以得见。不用刑法,料尔不招。”遂将案上筒签,抛下地来。左右将宏推下。其仆中常跪上,愿以身替责。忠怒命将中常逐出。这张宏受责仗满,犹不肯招。
  刘忠谓南康府曰:“昨梦神赐白圭,可以为证。”遂从袖中,取出白圭,与知府看。却命左右用大刑。知府看了白圭,谓宏曰:“事已显然,何得强辩,自取刑苦。”时左右已将夹棍,夹在张宏脚上,只未收紧。宏曰:“虽死亦不屈招。”忠命收紧夹棍,亦不招。再收三分,宏大叫求宽,愿招。忠曰:“尔且招了再宽。”宏受刑不过,只得将药死之由,一一招上。忠命放开夹棍,即行锁入囚车。忠遂用朱笔写判语云:
  审得张宏,于今上三十八年,与张博自苏州归。船湾朱子内,宏起不良之心,因谋张博之财,遂害张博之命。张博含冤,十有五年矣。其正直之气,感于天地,故天命之为神,得降白圭授忠,以鸣宏恶。今神像现在闽疆,忠当戮宏于神前,以谢神嘱。
  这判语晓谕,张挂府前。时南康城中,人人皆来观看,无不切齿骂宏。惟其仆中常见了判语,十分惊恐。
  且说刘忠即刻下船,命将囚车带下,到了船上,即命开船。中常却不顾生死,跳上船来,向囚车跪泣。
  宏在囚车内泣嘱之曰:“我已如此,必不能复生。尔可打听吾儿消息,倘有不测,我尽绝矣。今惟尔平素忠厚,必不负我心。到家时,惟善事主母,别无他嘱。”中常泣曰:“主人不必忧心,仆愿以身代难。”遂跪向刘忠面前曰:“主人有罪,小人愿以身替,虽万死不辞。倘老爷不易我主人,我亦不能独生,便请先死于台下,决不眼见我主人受罪。”忠慰之曰:“适间尔跳上船来,本欲重责,因怜尔是个义仆,故不忍见罪。尔主人谋财害命,罪在必诛,尔如何替得。尔欲自死于此,岂不负了尔主人,托尔后话,倒反为不美,不如去罢。”
  中常只是叩头哭泣。忠命左右,将他推上岸来,却自开船,望福建进发,不题。
  这中常只得归家,将此事报知主母。主母闻知夫被囚,子被监,忧闷成疾,几日遂死。中常只得安葬毕,复往苏州,打听美玉消息,不题。
  却说刘忠到了福建,上任毕,乃往各庙行香。及至城隍庙,礼毕,仰看神像,大惊。因指谓从人曰:“此城隍,即我梦中所见者。”回顾庙貌维新,十分华丽。当下回衙。
  明日,乃用一猪架,将张宏脱去衣裳,缚于架上,使二人扛抬,亲自送至城隍庙来。时阖署文武,俱在庙中伺候。刘忠到了殿上,坐于东旁,将张宏正中放落。忠问宏曰:“尔识此神否?”宏仰头一看,更不答话,但见七孔流血,滴于地下。忠命割其两耳,宏大叫,如杀猪状。又命割其两股,剜其舌根,然后捣其首级,以木器盛之,献于香案前。左右以鸡、鱼伴之,是为三牲。刘忠乃起身,与多官一齐行礼。祭毕,命将宏尸弃于河中。各自回衙。忠将此事,修本进京,并将白圭解献,不题。
  却说吴县知县,将美玉收监后,总捕小姐不着。正要提美玉审问,忽见禁子慌忙来报,说监内重犯张美玉,今早身故。知县闻报,惊曰:“小姐未获,该犯已死,如之奈何?”遂使人告刘元辉。
  却说刘元辉,正在家中纳闷,忽有京报至,报其子刘忠,点了福建巡抚,于是心中大喜。忽又有知县使人,来说美玉之事。元辉曰:“此等奸徒,恨其死不早也。我那辱女,听其自去便了。”使人将此话,回复知县,遂将此事按下。
  却说张宏之仆中常,来到苏州时,美玉已死多时了。中常只得觅寻美玉尸身,用好棺木盛了,搬回家中。时家中奴婢四散,财帛一空,只有僮仆来安,独守家中。中常伤感不已,遂葬美玉。葬毕,有自福建来者,询知张宏之故,只得请僧追修,凡四十九日。即毕,乃将其家庄田,均分与张姓贫户。遂与来安,同隐巫山寺为僧,后皆化身成佛。此是后话。
  且说秀英小姐,逃出南门,进退无路。又恐家人看见,只得随路奔逃。因思美玉,才貌世所罕有,况且有意于我,岂非天缘!不如先往江右待他,未尝不可。但是,现今着差捉拿,倘一旦拿获,倒也皂白难分。正思虑问,又自解曰:“然以张生之才,亦不至于殃及其身。”于是,主意既定,遂决意往江右。且喜手上,有金镯一对,足为路费。恰遇一回头轿子,往九江的。秀英乃以银两,雇了此轿,坐到九江。算还了轿资,遂去轿而行。
  未及数里,脚已疼痛。欲再请轿,又无处去请。正无可奈何,只得在亭子上,打坐片时。忽有二人,亦来亭上歇息。秀英乃起身问曰:“兄等是哪里人氏?因何到此?”那人曰:“我等是湖南人氏,乃同胞兄弟也,姓危名德,弟名云,俱在巡抚衙门走动。今奉差往苏州,公干回来的。请问相公,尊居何处?”秀英随口答曰:“我乃吉水人也。”德曰:“相公声音,似苏州人氏。”秀英又随口答曰:“我自幼随父,在苏州读书,所以声音相似。”德曰:“请问高姓?”秀英诈曰:“姓张。”云问曰:“贵县有一张庭瑞老爷,想必与相公相识。”秀英曰:“尔问他则甚?”云曰:“此人与我相善,故问之耳。”秀英乃微笑。德曰:“莫非就是相公?”秀英笑曰:“既然相善,何反不识?尔问我何事?”德曰:“向闻相公高中,今何不在京会试?”秀英诈曰:“适从京都转身。今日船到此间,被风浪所害,幸得小船相救,几乎性命不保矣。今孤身在此,将欲起岸返舍。”二人齐声曰:“我有一船,往湖南去的,到得芦溪。今阻风在此,相公何不顺便,搭我船去。”秀英闻言大喜,正合往张生家路途,乃曰:“既承二位相爱,足感盛情矣。”
  于是,遂与危德兄弟下船。时南风已息,即行开船,望上流进发。危德兄弟,讹以秀英为庭瑞,在船十分敬重,乃空一床好铺盖与秀英睡,兄弟却作一床。于是,说说笑笑,德曰:“相公还记得,吴城河下杨小姐么?”秀英不解,乃曰:“我不知甚杨小姐。”云曰:“相公好负心也。小姐自从那晚与相公,和诗订约后,转到衙中,时时切念相公,只望禀明大人,以成好事。不料大人见怒,将小姐遂下古井。幸得王大爷救出,避难山中。后又有山贼,劫入村中。小姐奔难,又被大人看见,以车载回。却又有一船缘故,左右与相公说了罢。”正是:
  自己忧思大,别人故事多。
  未知说甚缘故,且看下回分解。
 
第八回 说新文绝断刘园约 讲道德掩倒吴江盟
  话说危云谓秀英曰:“还有一段缘故,左右与相公说了罢。”秀英曰:“愿闻。”云曰:“正月间,有一人,不知何处奸徒,冒了相公名字,到我大人衙中,前来就亲。相公在吴江,与我小姐唱和的诗句,他竟一概知道。我们大人,原不识相公尊容,竟被那奸徒冒认了。成亲之时,在洞房中,被我小姐识出面貌,使婢禀知夫人。夫人大怒,即着长沙县,锁拿奸徒审问。正要定他死罪,奈我大人不忍,遂令知县将他放了。可怜我大人、夫人与小姐,为着相公一人,作了几多故事。相公却将此事,抛开一边,安然自图功名,好负心也。”秀英闻得此话,引动自己情由,不觉浑然泪下。德曰:“相公不必伤心,我大人将欲使人造府,请相公就亲。因恐相公进京去了,故未请耳。今幸相遇于此,敢请相公同往湖南,早成好事。”
  秀英闻言暗思:“那吴江小姐所遇的张生,莫非是花园的张生?但此等人物,不可多得,必是他无疑矣。”乃诈应曰:“我自京转,必须回家告知,然后方可应召。”危德应诺,自此更加敬重。
  坐间,但见秀英面带忧容,危德曰:“相公在此寂寞,待我说个新文,与相公解闷。”
秀英曰:“愿闻。”德曰:“苏州城外东郊,有一刘元辉老爷的小姐与婢女,在花园内看花。有一书生,与相公同姓,因寻春入他花园。见了那小姐,就写诗一首。那小姐却将他诗句抹去,又在围墙外,写诗和他。次日,那小姐就不见了。刘老爷见了墙外诗句,便大怒,就将此事,报到吴县。即拿书生到案,问那书生,拐带小姐,哪里去了。把他强打屈招,收监未几日,遂死在监中。那小姐竟无处寻踪。这事奇也不奇?”
  秀英闻得此话,大惊失色,只得勉强应答。自思:“张生既死,我复何往?但已至此,无家可归。不如乘此二人机会,往湖南一走。且那小姐,是有才之人,又与我同病,必然相怜,或者可以安身,亦未可知。”
  主意既定。不一日,船已到了鹿江,秀英乃假意与危德兄弟作别。德曰:“相公欲回府,当着舍弟,相送到府上,打住两天,原与相公来此。我便在此等候,同往湖南便了。”秀英曰:“既承相邀,就此同往湖南便了。我当存封书信回家。”乃假意上岸,片时即下船来。危德兄弟大喜,遂开船望芦溪,一路而来。
  及到湖南,危德先上岸,见了杨巡抚,交了公文,乃禀曰:“小人奉差,到苏州转身,在九江遇着大老爷女婿,在京会试回来,小人敬请他到此。今现在船上,专候示下。”巡抚闻言大喜,重赏危德兄弟。乃入内将此话,与夫人说知,夫人大喜。时梅香在侧,闻知此事,忙报知小姐。
  时菊英小姐,正在观书,听得这个消息,乃喜曰:“天不负我志也。”乃嘱梅香曰:“尔认得张郎,可往观之。”梅香领命而去。
  却说杨巡抚,一面使危德兄弟及家丁,用衙轿迎接女婿到衙门,大开暖阁,接进内衙。巡抚与夫人,起身相迎。秀英却从容下轿,行礼间,飘然可爱。礼毕,请坐于东旁。秀英欠身曰:“小生寒窗中,久慕老大人盛德,今得晤明威,实三生有幸也。”巡抚曰:“老夫幼而无学,:壮而无述,今则老之将至耳。蒙圣恩谬付边疆重任,赖国运安宁,得以自乐。然才实不称职,如足下青年学富,真乃后生可畏,今幸远临敝衙,得以点我迷津,此老夫之大幸也。”秀英曰:“小生碌碌庸才,但愿朝夕蒙训,大人无自谦也。”巡抚曰:“老夫年已六旬,苦无子息,孤生一娇女,年已十六,愿配足下为婚,未审尊意如何?”秀英暗思:“只要见了他小姐,自有主意,权且应之。”乃曰:“既蒙大人谬举,谨当如命。只恐穷乡下儒,有辱小姐耳。”
  正话问,内已设席。遂请秀英饮酒,巡抚亲自相陪。席间高谈阔论,对答如流,巡抚甚奇之。饮罢,命仆送秀英,至书房中歇下。
  却说梅香,领了小姐之命,来到厢房,觑见秀英面貌,不是庭瑞,闻其声音亦不是。乃入告小姐曰:“此生又不是庭瑞,但其貌,不在庭瑞之下。今老爷令人,送到书房去了。小姐何不假扮男装,去一试,便知明白,免得再如前番之事。”菊英大喜,换了男子衣巾,往书房而来。
先使梅香通报曰:“少爷相候。”
  秀英闻报,暗思:“适间巡抚,自言无子,又有甚么少爷?此必小姐假扮男装,来试我也。”乃出迎接入内。礼毕,分宾主坐,梅香立于菊英旁边。秀英指之曰:“盛介请便,容申一言。”菊英满面通红,以目视梅香,梅香乃退。秀英曰:“蒙令尊翁,以令妹下配于愚,愚已允从。适退入书房,有人言令妹,旧在吴江,夤夜与人联诗订约。后为令尊知觉,欲以家法治之。令妹奔避村中,又因贼难奔逃,为令尊捕转。不期又有奸人,冒庭瑞前来就亲,竟中其计,直到洞房,方为令妹察出,将奸人着县治罪。此事果有之乎?”
  菊英见他不是庭瑞,正欲盘问。不料秀英反说出这段情由。只得答曰:“有之。”秀英曰:“诚如是,令妹宁无愧乎?”菊英曰:“舍妹自幼读书,诗才殊绝于人,当时尽称为才女。旧在吴江,偶观风月,适闻庭瑞高吟。因其诗词清新,知其为当世奇才也。才逢才,能不留题于光风霁月之下乎?是故,舍妹亦和其诗。二才景同而诗合,是以才怜才,而有以约也。以诗而发乎性情,岂凡夫俗子,所能识哉!家君过于刚烈,实一时之怒也。幸天不绝人愿,故舍妹得以旋归。奸人妄冒之由,亦家君失认之过也。舍妹察出奸冒,尚不至于失身。由此观之,舍妹不徒为才女,可谓烈女中之奇女也,复何愧焉?”秀英乃笑曰:“吾闻有才者必有德,有德者必有行。令妹既读诗书,自负才名,必尊习孔孟之训,守朱程之规。且教养婚配,事由父母,礼义廉耻,修自身心。家庭有堂室之别,男女有内外之分,此数者,虽穷乡下邑、凡夫俗子,所共知也。令妹乃宦家子女,圣门贤才,自当守正恶邪,谨静深闺,方为有用之学也。乃因一诗而动心;不以男女分别,自负一点之微才;见人以为知己,闻人以为至交。遂不顾礼义廉耻,竞以终身自约。不思上有父母,任意施为,虽凡夫俗子,未必如是。兄乃以才名加之,则古今之才,尽成不美之名耳。令尊翁侃侃刚直,岂能容此。兄又以尊翁为过,是兄之大不孝也。夫为烈女者,身虽女子,志胜男儿,谨言慎行,以节为主。令妹既自失于庭瑞,又违命于父母,遇奸人而不早察,事临时而后变。面种种事端,岂烈女之规模也。堂上交拜,万民皆知。洞房合卺,三楚相闻。兄反以为未失身,岂必欲共枕同衾,方为失身者乎?兄以烈女归之,烈女中未尝有如是之事也。越之西子,善毁者,不能闭其美;齐之子姜,善美者,不能掩其丑。事已如是,岂舌辩所能掩乎?”这一席话,说得菊英,满面羞极,无言可对,更不好问他姓名,遂欲起身。
  秀英一把扯住,曰:“令尊翁以令妹许我,我与庭瑞如何?”菊英曰:“家父只道尔是庭瑞,尔既非庭瑞,何得冒名至此?”秀英曰:“庭瑞已死,兄尚不知耶?”菊英闻言大惊,曰:“尔何以知其死?”秀英曰:“我在苏州,闻得庭瑞,在东郊刘府花园内,与一小姐和诗。后为刘老爷知觉,即行告到吴县。知县将庭瑞收监,未几日死在狱中。此事贵署公差,危德兄弟尽知。”菊英听了这个消息,受惊不小,急欲问危德虚实,又起身告辞。
  秀英又扯住间曰:“与兄谈论半天,未曾请教高姓大名。”菊英曰:“我乃杨巡抚之子,尔尚不知耶?”秀英曰:“适间令尊翁,自言无子,然则令尊翁谎我耶?”菊英受逼不过,大叫一声,昏绝于地。正是:
  气似涌泉关不住,语如利剑实难吞。
  未知菊英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