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73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比目魚
作 者: [清]李漁 撰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十一回 慕渔翁主仆聚乐 刘藐姑夫妻回生
  话说石公主仆二人,一个手持钓竿,一个手挽搬罾,皆有得鱼之想。石公将竿挑起,果得一尾大鱼,及至取来看,道:“原是一个鲈鱼!昔人思莼鲈而归隐,鲈鱼乃隐逸之兆,这等看来我和你一世安闲了。”渔童也将罾儿搬起,他老婆子上前看道:“鱼倒没有,罾起一个鳖来!”渔童道:“这网鱼之有无,是我夫妻的子嗣所关。今罾起一个鳖来,这采头欠好!”其妻李氏云:“这正是得子之兆,怎说不好呢”。渔童说:“怎见得?”李氏说:“天公老爷也知你无用,教导你,若要生儿,除非与此物一样。不然,我只靠你一个,如何生得儿子出来!”两个遂一笑而散。
  却说石公自从得了这鱼,心中不胜欢喜,对他夫人道:“从来第一流人,不但姓名不传,连别号也没有,所以书籍上面载无名氏者甚多。我如今只在慕字下面去上几画,改姓为莫,有人呼唤,只叫莫渔翁便了。夫人也要更改过,从今以后不得再唤夫人,只叫娘子罢。风儿顺了,叫渔童挂起帆来,待我烧壶酒儿,烹此鱼为肴,享用他一回。”叫道:“娘子我和你神仙两位,就从今日做起了。”及至行了二日,娘子道:“相公你看一路行来,山青水绿,鸟语花香,真好风景。”叫渔童:“问那岸上的人,这是甚么地方了?”渔童下船问了地名,回覆莫翁道:“这是严陵地方,去七里溪,只有十里之遥。”莫翁道:“这等说起来,严子陵的钓台就在前面,不如就在此处盖几间茅屋栖身罢。”遂拿了二十两银子,走到岸上,买了现成一所房子,坐北向南,北边是座大山,足东边紧靠大溪,只有西房两间,北房四间。莫翁道:“夫妻住在上房,渔童夫妻住在西房,编竹为墙,拥棘为门。”他四人遂将船上物件收拾下来,安置停当,仍将渔船牵在溪边柳树以上。不时的莫翁坐去钓鱼,又买了临溪间田数亩,一半为田,一半为园,钓鱼之暇,与渔童亲往耕种。
  及至过了几日,渔童清晨起来,对其妻道:“今日天气清明,你在家里暖着酒,我去溪边去下罾,等你暖热了的时,好叫我来吃。”说罢,遂带了全副的家伙,到了溪边树阴以下,将网收拾停当,下在水里。方要找个坐儿去坐,闻得他妻隔篱叫道:“酒热了,快来吃了去!”渔童遂跑将进来,饮了十数杯,说道:“这一会,想有了鱼了,我去收网罢。”及至到了溪边,将绳一拉,觉得有些沉重。心中想道:“必定有大鱼在网里!”用力一搬,仍然搬不动。叫道:“老婆子快来!”  他妻听见道:
  酒后兴儿正浓,闻呼不肯装聋。
  去到溪边作乐,画幅山水春宫。
  来到溪边说:“你为何叫我,莫非酒兴发作么?”渔童说:“你也太好事,夜间才做了这个营生,怎么又想这事呢?”他婆子说:“不是这事,你叫我做甚呢?”渔童道:“快来帮我起罾!”两个遂用力搬起。渔童道:“妙!妙!妙!罾着这个大鱼,竟有担把多重,和你抬上岸去,看是个甚么鱼。遂将网拉的近岸,两个抬到岸上。渔童看道:“原来一对比目鱼!”他老婆也低头一看,道:“噫!两个并在一处,正好作那件事哩!你看他头儿并摇,尾儿同摆,在我们面前,还要卖弄风流。幸而奴家不是好事的人,若是好事的人,见了他,不知怎么眼热哩!”渔童道:“不要多讲,这一种鱼,也是难得见面的。我和你把蓑衣盖了,你去请夫人,我去请老爷同出来看看。”两个遂进去,对莫翁夫妇说知此事。莫翁夫妇,就随了他二人来到溪边。渔童将蓑衣一揭,大惊道:“方才明明是一对比目鱼,怎么变做两个尸首?又是一男一女,搂在一处的,莫□怎么有这等奇事!快取热汤来,灌他一灌。”李氏跑到家里,取了些热汤来,与他两个一家灌了些下去。渔童低头看道:“好了,好了,眼睛都开了!”说话之间,楚玉、藐姑立起来道:“你们是甚么人?这是甚么所在?我两个跳在水里,为甚么又到岸上来?”莫翁听说:“你们两口是何等之人?为何死在一处,细细说来!”楚玉答道:“我们两口都是做戏的人,为半路逢奸,慈亲强逼,故至于此。”莫翁道:“这等说来,是一对义夫节妇了,可敬可敬!”莫娘子问道:“你两个既然先后赴水,就该死在两处,为甚的两副尊躯,合而为一?”这也罢了,方才罾起的时节,分明是两个大鱼,忽然半时间又变做人形,难道你夫妻两口,有神仙法术的么?”藐姑道:“我死的时节,未必等得着他,他死的时节,也未必寻得着我。不知为甚么缘故,忽然抱在一处,又不知为甚缘故,竟像这两个身子原在水中养大的一般,悠悠洋洋,绝无沉溺之苦。不知几时入网,几时上岸,到了此时竟似大梦初醒,连投水的光景,却在依稀恍惚之间,竟不像我们的实事了!”又对楚玉道:“这等看来,一定又是宴公的手段了,我们两个须要望空拜谢。”遂望空叩首而起道:“老翁二位请上,待愚夫妇拜谢活命之恩。”莫翁扶住道:“这番功劳,倒与老夫无涉,是小价夫妇罾着的。”楚玉道:“这等也要拜谢!”莫翁道:“取我的衣服与他二位换了,一面煮酒烹鱼,又当压惊,又当贺喜,未知尊意若何?”楚玉道:“活命之恩尚且感激不尽,怎么又好取扰。”莫翁道:“这有何妨,未知你二人曾完配否?”楚玉与藐姑想道:“若将水中的事情说出,不惟旁人不信,就我二人也觉荒唐无凭。”遂对莫翁道:“虽有此心还不曾完配。”莫翁道:“既然如此,待我拣个吉日,就在此处替你二位完婚,在茅舍暂住几时若何?”楚玉、藐姑遂到了莫翁家中,换了衣服,用了饮食。莫翁遂将自己的住室,夹开了两间,给他两个做了喜房,就于晚间给他成亲。这且不提。
  再说那庄村上,闻的此事,一班男女老幼无不来看。莫翁就将今晚成亲的事,也告诉了一遍。众人俱说:“我这去处,有这等奇事,凡我庄乡理宜送礼来贺。但乡间所事不便,不如各献所有罢。”莫翁道:“如此最好!”未知庄乡果拿何物来,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二回 贺婚姻四友劝酒 谐琴瑟二次合卺
  却说到了晚上,庄西头有一个五十四五岁的樵叟,中间有一个六十二岁的老农,比邻有一个四十余岁的老圃,各出所有道:“我们三个与新到的莫渔翁,结为山村四友,最相契厚。闻得他备了花烛,替谭生夫妇成亲,我们各带分资,前来贺喜。借此为名,好博一场大醉。来此已是,莫大哥在家么?”莫翁开门道:“正要奉邀三位,来得恰好。”众人道:“闻得你替谭生成亲,我们特来奉贺。”一人道:“小弟砍柴的人,谨具松柴一束,权当分资。”农夫道:“小弟是种田的人,没有别样,谨具薄酒一壶,权当分资。”圃夫道:“小弟是灌园的,谨具芹菜一束,正合野人献芹之意,权当贺礼。”莫翁道:“小弟做主人,怎么好扰列位,既然如此,只得收下了。”众人道:“成亲的事,定要热闹些才好。乡间没有吹手,不免把我们赛社的锣鼓拿来,大家敲将起来,也当得吹手过。只是这个傧相没有,不免将牧童叫来,问他能否?”樵夫辞了众人,去取锣鼓,兼叫牧童。
  转盼间,牧童合着锣,樵夫提着鼓,从外鸣锣击鼓而来。牧童道:“我是学过戏的,唱班赞礼之事,是我花面的本等,快请新郎出来!”莫翁对楚玉道:“这几位敝友,是我同村合住的人,特来相助。”楚玉道:“时辰尚早。”莫翁道:“趁着众人在此,完了好事罢。”莫娘子陪出藐姑来,道:“新人来了!”众人遂拥着谭郎与藐姑,同拜了四拜,谭生又谢了莫翁与众人。众人道:“谭郎娶得这样一个佳人,我们定要奉敬二人一杯。”楚玉道:“小弟尊命,贱室是不饮酒的。”牧童说:“我有一个法儿,不怕他不饮。”众人道:“甚么法呢?”牧童道:“每人奉敬一杯,他要不饮的时节,我们就将谭先生尽打,必等他饮了方才住手。料他没有不痛他的!你们说这个法儿好不好?”众人说:“妙极!”樵夫说:“我先奉敬一杯!”遂酌满满一杯酒儿,放在藐姑面前,藐姑笑而不饮。樵夫拉着楚玉的左手,道:“我不动手,令妇人是不吃的,待我打起你来!”遂在楚玉肩臂上,认真打了两拳。楚玉叫道:“疼的紧,娘子快吃了罢!”圃夫、农夫、牧童俱是如此,藐姑一连吃了数杯。莫翁道:“酒已够了,将新人送入洞房罢。”莫娘子与藐姑遂都进去了,楚玉与众人又同饮了一回。众人说:“天不早了,我们散罢,别落新人的埋怨。”遂各大笑而去!
  楚玉到了房内,见莫娘子与藐姑还在那里说话,莫娘子见楚玉来了,遂也抽身而去。楚玉将门闭了,向藐姑道:“今日之事,未知又是梦中否?”藐姑道:“今日较视从前,大不相同,想是不是梦中了。”两个遂解衣就寝,楚玉以手去摩他的那话,宛然豆蔻谨含,瓜未曾破。低声向藐姑道:“以此看来,乃知前日成亲之事,只是神交,并未形遇了。”说罢,遂将藐姑的金莲高擎,藐姑也就以手导其先路,这种情趣又在不言之表了。事毕睡去,直到次日红日高升,尚未醒来。渔童对他妻李氏道:“昨日搬起他来的时节,明明是对鱼,忽然变作两个人!倘然这一夜之内明明是两个人,仍然又变为一对鱼,这事就越发奇了。我是个男人,有些不便,你去到窗棂间,看他一看。”李氏遂到了窗户底下,用舌将窗纸润开,看了一回来道:“虽未变成鱼,如今却又是两首相并,两口相对,竟成了一对比目人了!”说罢,遂大笑了一回。
  楚玉与藐姑亦惊悸而起,到了莫翁屋内,感谢不尽。莫翁道:“我看你姿容秀美,气度轩昂,料不是寻常人物,何不乘此妙年,前去应举呢?”楚玉道:“我少年间,也曾悬梁刺股,其如丧敝囊空何。”莫翁道:“这等不难,老夫虽是钓鱼的人,倒还有些进益。除沽酒易粟之外,每日定有几个余钱,兄若肯回去应试,这些资斧都出在老夫身上。”楚玉道:“若是如此,是前恩未报,又蒙厚恩了!”莫翁道:“这也不妨,但自今已近期,不日就起程方好。”楚玉道:“事不宜迟,老公若肯帮助,小生今日就起程了。”莫翁道:“所关甚大,不便久留,我就给你将行李收拾停当,你与令夫人商量商量,好送你二位起身。”楚玉遂到屋里,与藐姑说知,又来到这边道:“二位恩人请上,待愚夫妇拜辞。”莫翁道:“不敢,俺们也有一拜。”四人遂各拜了四拜。莫翁道:“渔童挑了行李,送谭官人一程。”楚玉再三推辞道:“多蒙救命之恩,已经感激不浅,何敢又劳远送。”渔童道:“这个何妨。”遂挑起行李前行,楚玉夫妇相随,竟往京城而去。要知后事,再听下回分解。
 
第十三回 谭楚玉衣锦还乡 刘绛仙船头认女
  却说楚玉与藐姑到了京城,乡会两试,俱登高魁。只因有衔无职,所以将近一载,尚在京都。一日,楚玉笑容满面,得意而归。藐姑道:“想是相公恭喜了!不知你授何官职,选在甚么地方,何日起程,可与奴家同去否?”楚玉道:“叨授司李,选在汀洲,明日就要起程。我和你死在水中,尚且不肯相离,岂有上任为官,不带你同行之理么!”藐姑道:“我不为别的,要别上任的时节,同你去谢一谢恩人,不知可是顺路么?”楚玉道:“就使不是顺路,也要迂道而行。”藐姑道:“我和你这段姻缘,为做戏而起,以戏始之,还该以戏终之。此番去祭宴公,也该奏一本神戏。只怕乡村地面上,叫不出子弟来,却怎么处呢?况这十月初三日,又是宴公的诞日。此时已是九月,路途遥远,只是赶不及了。且到那边再作区处,或者晏公有灵,留住了戏子,等我们去还愿,也不可知。”楚玉道:“少不得差人去打前站,叫他先到那边料理还愿之事。再写一封喜信,寄与莫渔翁,使他预先知道也好。”遂写书吩咐院子,如此,如此。
  院子遂持书而往,早行夜宿,已到严陵地方。问着七里溪,敲莫翁的门道:“我是谭老爷家人,差来下书的。”莫翁开门道:“是那个谭老爷呢?”院子道:“是去年被难到此,蒙你相救的人。如今得中高科,选了汀州司李,不日从此经过,要来拜谢恩人,叫我来下书的。”莫翁道:“在下即姓莫,如此请里面坐下。”院子与莫翁叩头,起来道:“前途有事,不敢久留,即此告别了。”莫翁送了院子,回来对夫人道:“娘子,谭生的功名已到手了,赴任汀州,从此经过。先着人来下书,他随后就到了。”娘子说:“叫人可喜!他既然选在汀州,就是我们的田治了。你有心做个好人,索性该扶持他到底,把那边的土俗民情,衙门利弊,对他细说一番。叫他也做一个好官,岂不是件美事!”莫翁道:“如此就要露出行藏来了。”又想道:“也罢,我自有个道理。”遂作诗以见意。
  诗曰:
  自笑痴肠孰与同,助人成事不居功。
  一般也有沽名具,耻向名场作钓翁。
  这且不提。
  再说那楚玉夫妇,一路行来,已到严陵地界。楚玉在船上戏藐姑道:“前面山坡之上,有两个人影,只怕就是莫公夫妇,也未可知。”及至到了跟前,莫翁看见楚玉,早在船头站立。遂高声道:“那不是谭老爷么?”楚玉道:“那不是莫恩人么?”泊岸下船。莫翁道:“溪边路湿,不便行礼,请到荒居相见。”楚玉夫妇遂跟莫翁夫妇到了里面,望上就拜。莫翁扶住道:“高中巍科,两番大喜,都一齐拜贺了罢。”遂一同拜了四拜。又请渔童夫妇,谢了打捞之恩。楚玉道:“念小生初登仕籍,未有余钱,輶仪先致鄙意。图报尚容他日,取土宜过来。”莫翁道:“山居寒俭,不曾备得贺仪,怎么倒承厚贶!别无可敬,必在寒舍暂留一日,明日就不敢相强了。”楚玉叫院子取下行李,就在莫翁处过宿。次日,莫翁向娘子道:“昨日的事情,可做妥了?”娘子点头示意。楚玉道:“有言在先,小生略有寸进,与二位同享荣华。如今我们上任,要接你们去了,千万莫要推辞!”莫翁道:“多谢盛情,念我二人,是闲散惯了的人,这是断不敢领的。”楚玉道:“既是如此,我们再图后报。”遂辞别上船而去。
  却说那前站先到了埠镇上,问道:“这边可有戏么?”其一人道:“这晏公的诞日,原是十月初三,只因被大雨数日耽搁了,如今改在十一月初三,方才替他补祝。如今那些优人,都现在这里,名为玉笋班。不知尊客问他作甚么呢?”院子道:“我家老爷从此经过,有晏公愿戏一台,要来为戏。不知这玉笋班中的人物若何?”那人道:“这班从前一生一旦,都投水死了。现今做正生的就是当初做旦的母亲,叫做刘绛仙,是正旦改的。那做旦的妇人,是别处凑来的角色,如今生旦俱是女的了。”院子道:“不知今年庙中会首是谁?”那人道:“就是在下。”院子道:“原来如此。有一锭银子,烦尊贺拿去做定钱,说老爷明日就到,一到就要做的,这桩事在你尊贺身上。我如今赶上船去,回复老爷一声。”及至到了船上,对谭爷说知此事,楚玉喜道:“妙极,妙极!这一定又是晏公的手段了。”藐姑道:“只是一件,我母亲既在这边,如今一到就要请来相见了。难道相见之后,还好叫他做戏不成!”楚玉道:“我们到时且瞒着众人,不要出头露面,直等做完之后,说出情由,然后请他相见罢了。”藐姑道:“说得有理。既然如此,连祭奠晏公都不消上岸,只在舟中遥拜罢。”
  及至次日到了,见那戏台仍是搭在水里。楚玉即叫将船湾在台子西面。吩咐道:“对戏上说,不做全本,止演零出。开剧要做王十朋祭江,完了之后,再拿戏单来点。”院子遂吩咐下去。藐姑道:“怎么点这一出?”楚玉道:“如今正生是你令堂,你当初为做荆钗,方才投水。今日将荆钗试他,且看做到其间,可有伤感你的意思否?”说话之间,台上参神已毕,见绛仙扮王十朋上。唱道:
  一从科第凤鸾飞,被奸谋,有书空寄,毕萱堂无祸危。痛兰房,受岑寂,捱不过,凌逼身,沉在浪涛里!
  白:
  禀上母亲:“你是高年之人,受不得眼泪,请在后面少坐,等孩儿代祭罢。”斟酒向江道:“我那妻呵!你当初在此投江,我今日还在此祭奠,料想灵魂不远,只在依稀恍惚之间。丈夫在此奠酒,求你用一杯儿。
  唱:
  呀,早知道这般样拆散呵,谁待要赴春闱?便做腰金衣紫待何如!端的是,不如布衣倒不如布衣,则落得低声啼哭,自伤悲!
  唱罢,一面化纸,一面高叫道:“我那藐姑的儿呵!做娘的烧钱与你,你快来领了去。”遂号啕痛哭起来。台内高叫道:“祭的是钱玉莲,为甚么哭起藐姑来!”绛仙收泪道:“呀!睹物伤情,不觉想到亡儿身上,是我哭错了。”藐姑在船上,揭起帘子高叫道:“母亲起来,你孩儿并不曾死,如今现在这边。”绛仙立起,望船上一看道:“不好了!两个阴鬼都出现了。你们快来,我只得要回避了。”台内人一齐都出来,看了一看道:“活人见鬼,不是好事,大家散了罢!”船上院子高叫道:“你们不要乱动,船里坐的不是鬼,就是谭老爷夫人的原身。当初被人捞救,并不曾死,如今得中高魁,从此上任。你们不信,近前来看就是了。”台上道:“不信有这样奇事!叫人快搭扶手,待我们上岸去看。”及至到了船上,看道:“呀!果然是原身!不消惊怕了,一同出去相见。”绛仙、文卿见了道:“谭生、大姐,你们果然不曾死?竟戴了真纱帽,顶着真凤冠了!”藐姑道:“爹娘请坐,容孩儿拜谢养育之恩!”楚玉道:“养育之恩不消谢,那活命之恩到要谢谢的。”文卿与绛仙道:“惭愧,惭愧!”

  绛仙道:“我儿,你把那下水之后,被人捞救的事情,细细讲来。”藐姑道:“这些原委,须得一本戏文的工夫,才说得尽,少刻下船,和你细讲罢。只是一件,女婿做了官,你不便做戏了,快些散班,同我们一齐上任去罢。”文爷说:“去倒要去,只是这两副子脸没有放处!”众人道:“不妨,戏箱里面,现成鬼脸,每人带着一个,叫做牛头丈人,鬼脸丈母就是了!”楚玉道:“不要取笑,未知那钱万贯怎么样了呢?”众人道:“只因为你,把一分无数的家资,化了个干干净净,方免了死罪!如今充军出去了。”楚玉道:“这个是理当!”话犹未了,只见来接新官的衙役来报道:“禀老爷,不好了!地方上生出事来了。”毕竟所生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5]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