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66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夢花想
作 者: [清]樵云山人 編次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十六回 点宫秀暗添离恨
诗曰:
  一番风鹤一番惊,闺阁幽情自不禁。
  旧恨乍随流水逝,新愁又似白云深。
  鱼书寄去成空问,鸣信传来莫慰心。
  留得贞风付才子,兰房有日共调琴。
  却说雪夫人与如玉小姐、瑞云小姐,因听李半仙说了出使边庭的话,心上好生忧闷,只得叫家人出外打听,并往报房看报回话。家人去了一日才回,对夫人说道:“小的日间打听,又往报房查看,说出使边庭事果真。太老爷与柳老爷通已辞朝出塞去了,为此不能个归。闻说又是严府举荐出来,保奏上去的。不知又是何故?”夫人与二小姐听说,通惊得面如上色。雪夫人道:“这是哪里说起,我想塞外长驱,又况敌情难测,你爹爹年已迟暮,你丈夫亦系书生,如今深入虎口,岂能免不测之祸。”如玉小姐亦垂泪说道:“料此番一去,多凶少吉,况系严贼荐举,明明设阱陷人。只是我母女三人,为何薄命至此!”
  瑞云小姐心上亦甚忧疑,但见母亲与姐姐在那里悲切,不好更添愁恨,只得劝解道:“虽然如此,母亲与姐姐且免愁烦,看来李半仙的课果系如神,他说爹爹自身目下尚不能归,一定还有虚惊。这出使边庭的话,分明应验了。他说先有音信,子侄归来,且看后来消息何如。倘侥天幸,或得无事,也未可知。母亲还请放心。”雪夫人道:“课虽如此,只是叫我如何放心得下。”三人说话间,只见家人进来报道:“好了,好了!夫人小姐不须忧虑,老爷已有家书到了。”就把家书呈上。雪夫人道:“是谁寄来的?那寄书人曾留下么?”家人道:“是一位姓张的相公寄来,小人要留他,他忙忙地说道:‘我有事要紧到杭州,还要寄书到山阴新探花柳老爷家去’,因此,小人不曾留得。”夫人与二小姐连忙拆开书看,只见写道:
  愚夫雪霁谕道。贤妻玉贞:自我去后,赖吾祖宗福泽及皇天荫佑,宰保无事,更喜春闱一子一婿并登科第,尤出望外。不料乐极悲生,祸从福始。柳贤婿以力辞严府婚姻,遂致贾祸,及今与我并使边庭,尚不知身首何处。但我一身殉国,义不容辞。转思二女无归,决宜改嫁,字到当即遣媒另作良缘。不日朝廷采办宫女,仍恐旨急下,勿至临时后悔。料我二人国家事大,身家事小,归期难卜,先此预闻。
  雪夫人看毕,不免顿足道:“如此怎了,如此怎了!”二小姐看见,也不觉惊呆了半晌。仔细把书一看,雪小姐道:“母亲且不要慌,这书中的字,不是爹爹的手迹,况且又无年月印信,多分又是假的。”如玉小姐看了,也笑道:“看来又是奸人所为,若是真的,那寄书的人为何就去?”雪夫人道:“哪里就见得不是真的?”如玉小姐道:“字迹不真,又无年月印信,眼见是假。况退婚大事,爹爹与柳生何等交情,焉有他意未从,就写字归来而令别嫁者。”瑞云小姐道:“才说寄书人姓张,一定是昔日题假诗的张生耳。只是奸人作恶,为何种种至此!”雪夫人始初疑惑,被二小姐看出书中真伪、一篇慰说,便心宽了一半。但只愁出使边庭,心上终有许多忧虑。
  又过了数日,只听得家人说来,外面纷纷扬扬,要点采秀女之说,不知可真。忽一日,家人来报道:“夫人如何是好?外面点秀女之说,果系真了。”夫人道:“哪里见得就真?”家人道:“某处已在哪里议亲,某家已在哪里成婚,又闻某家略迟了些,已报了名字去了。不论大家小户,通甚惊惶。如今太老爷及柳老爷已北去了,小老爷又不见回来,并无一个实信,如今却怎生区处?”雪夫人道:“眼见为真,前日书虽是假的,这个却不是假的了,如何是好?”不免又有些媒婆听知雪府里有两位小姐:便一个来一个去,进来议亲。雪夫人虽立定主意,哪里回得绝她。
  一日里,有两个媒婆进来,一个姓花;一个姓李。一同见过了夫人,又见过了两位小姐。那两个媒婆便把二小姐上下仔细一看,便笑说道:“媒婆不知走过城中多少乡宦人家,见过了许多小姐,从没有似二位小姐这样标致的。果然好个千金小姐。”雪夫人道:“你两人又是哪家来的?”那花婆道:“媒婆是张员外家差来夫人处说亲的。”那李婆道:“媒婆不是别家,是本府有名的刘员外家,差来到夫人小姐处求亲的。”雪夫人道:“又是什么姓张姓刘的,你自说姓刘的是哪家?姓张的又是哪一家?”花婆道:“张员外是苏州有名的张十贯家。他只生得一子,人物又丰厚,家道又富饶,新在京师纳监归来。闻知雪老爷府中小姐的才貌,又见外边婚娶甚多,因此特差媒婆到夫人处恳求。”那李婆道:“我家刘员外家与张员外家系是至戚,就是有名的刘百万家。他家大相公,一同张相公在京师纳监回来。在京中也曾会过雪老爷,与雪老爷也是极相契的,因此便晓得府中有二位小姐。一到家,便要差媒婆来求亲。近日正值人家盛行婚娶,为此特来议亲。夫人,这是绝好的一头亲事,莫要错过。”雪夫人道:“但我家二位小姐,我老爷在家时已曾定过今科新探花柳老爷家的了。一等回来,便要成亲。”李媒婆道:“原来夫人还不知新探花的信么?新探花出使边庭,被北人拘留住了,也看上了新探花的才貌,北主竟招他做驸马去了。夫人还想他回来么?”
  雪夫人听了,惊呆了半晌,忙问道:“你哪里晓得?”李媒婆道:“就是昨日他们两位相公在京师回来的信哩!”花媒婆道:“闻说出使边庭,是雪老爷与柳老爷同去的,昨说雪老爷已放回,柳老爷招为驸马,是断断不能回来的了。”雪夫人道:“但不知此信可真否?”李媒婆道:“怎么不真?是他相公们昨日在那里亲口说的。媒婆偶尔听得,听他两位相公说来,却又一样。”花媒婆道:“正是说来一样,所以可信。”雪夫人听她两个婆子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像个真的了,便吓得面如土色,不免顿足道:“此信若真,便镜拆钗分,良缘割断了。”
  李媒婆道:“夫人且不要慌,有两位这样如花似玉的小姐,在媒婆身上,婚配那两位多才多貌的相公,夫人下半世正受用不尽哩。”花媒婆道:“只是如今朝廷要点秀女,婚娶只在早晚,断迟不得。”李媒婆道:“只朝廷要点秀女,婚娶只在早晚,断迟不得。”李媒婆道:“只等这里夫人与小姐允从了,我们就去回复了二员外,就好行聘了。”雪夫人道:“虽如此说,也还要等我家太老爷或小老爷回来,方好作主。”花媒婆道:“小老爷不知在几时回来?”李媒婆道:“夫人,点秀女是早晚间事,如何待得老爷回家!”雪夫人道:“这事终要待他回来作主。”媒婆见说不上,只得告辞,起身道:“既夫人主意未定,待媒婆明后日再来讨回音罢,只是夫人不要错过了好亲事。”说罢,花、李二婆子就出去了。
  雪夫人将二媒婆的说话说与二小姐得知,二小姐当媒婆说话的时节,已在内房听见。至此,正在那里掩泪对位。又听雪夫人一说,直惊呆了。如玉小姐道:“总是红颜薄命,数该如此,但忠臣不事二君,烈女岂更二夫!我心如石,断无转移。”瑞云小姐道:“宁可人负我,莫使我负人,生为柳生妻,死作柳家鬼。莫说媒婆来说亲,就是朝廷要点我去,也抛一死,做个贞节女,不愿为失节妇也。”雪夫人道:“三贞九烈固妇人有志的事,但恐目下朝廷要点秀女,不容人作主,如何是好?你爹爹既无实信,你弟弟又不回来,叫我一妇人怎生区处?”
  瑞云小姐含泪说道:“母亲你不必忧疑,孩儿闻十朋之妻,投江自尽,至今贞风千古,流芳百世,私心窃愿效之。”如玉小姐亦垂泪道:“小青有云:祝发空门,洗心浣虑,入宫有绿云之粉黛,谅无素顶之娥眉,窃愿长作废人,以了今生孽债。”雪夫人听见二小姐说到伤心,不免堕下泪来。二小姐亦潸然出涕。
  正在悲凄之际,只见家人报道:“夫人,不好了,不好了!不知何人,已将二小姐的名字报进府县去了。只在早晚,采办官要来点名查验了。”雪夫人道:“如此怎了,如此怎了!”二小姐听说,吓得面也失色,神飞魄散了,不觉呜鸣咽咽哭将起来。如玉小姐忙到房中,把青丝剪下,朝霞急来劝时,早已剪落。瑞云小姐哭了一场,忙寻自尽,要学钱玉莲投江的故事了。雪夫人见二小姐如此行径,心下十分烦恼,却又无可奈何。倒是朝霞说道:“夫人、小姐俱不要惊慌,乱了方寸,朝霞倒有一计在此。”雪夫人道:“有何妙计,你且说来。”朝霞道:“如今事在危急,我家小姐已把青丝剪落,扮作道装,料然没事。只是二小姐要寻自尽,心虽贞烈,如何使得?且夫人只生得这位小姐,胜似掌上珍珠,倘小姐一行此志,夫人何以为情?况有日玉镜重圆,未免鸳鸯先拆,小姐是断断死不得的。”瑞云小姐道:“死生固大,岂不痛心?只据今日看来,未免性命事小,失节事大,故宁抛一死,以谢柳生耳。”朝霞道:“小姐心虽贞烈,也不要把性命忒看轻了。谚云:‘千金之子,不死于盗贼。’为其身可爱也。小姐千金之躯,为何遂不惜死?朝霞蒙夫人小姐抚养成人,今小姐有难,朝霞岂敢爱身。朝霞情愿将身代小姐一行何如?”雪夫人道:“若得你如此好心,真可谓女中侠士,不意裙钗有此忠胆。”瑞云小姐道:“此余前世自作之孽,何忍连累及你。”
  正说间,忽见家人走进来道:“夫人,采办官即日要到了,如何是好?”朝霞道:“事急矣,快把小姐身上的衣服脱与朝霞穿了。小姐速速避去,只留我家小姐在此。他们见剃发出家,自然罢了。朝霞便认做了二小姐一行。”雪夫人见事势没法,只得叫瑞云小姐把身上衣服脱与朝霞穿了。朝霞穿起,宛然与瑞云小姐一般。正是:
  虽然不似千金体,也有娥眉一段娇。
  不一时,采办官到了。随照花名查验,点到如玉小姐,见已是一个剃发尼姑,忙叱道:“为何出家人也报了?”他连忙去了名字。点到瑞云小姐,朝霞走上前面,采办的内使把来仔细一看,喝采道:“好一个有造化的女子,明日自中上意!”众人就把朝霞扶上了轿,蜂拥而去。姑苏城里纷纷扬扬,到处只道是雪太守的女儿点去了。正是:
  无端风雨来相妒,吹落枝头桃李花。
  直待东君亲作主,这番春色许重嘉。
  不知朝霞去后,梅、雪二小姐的姻缘毕竟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七回 雪莲馨辞朝省母
  诗曰:
  双亲未老已成名,人世荣华莫与衡。
  有子果然诸事足,辞官原不为身轻。
  离愁顿减同花笑,欢喜相逢拟梦情。
  独有倦游人未至,空令二美计归程。
  却说二小姐闻了柳友梅出使边庭、招赘驸马之说,心下已自惊慌。忽遇朝廷又点宫女,被人竟把名字报进,急得没法,如玉小姐只得把头发剪下,扮作尼姑;瑞云小姐要投江死节,幸亏朝霞一个女使反有丈夫气骨,亲身代往,力救此难。这一日点去后,雪夫人与二小姐倒好生放心不下,只得叫家人去打听,看采办官几时起身,并看老爷回来的消息,家人去了不题。
  却说这报名的事,原是刘有美同着张良卿,在严相公门下时,闻知雪公与柳友梅出使边庭,中了他计,又闻朝廷不日往苏杭采办宫女,便道是天赐机缘。因此在京中商议,写了一封假书,二人给了假,星夜赶回苏州,把假书叫张良卿先送至雪夫人处,慌了她手脚,乱了她主意。然后又叫媒婆来,吩咐了她进去说亲,造出一段招附马没对证的事,来哄骗她。谁料雪夫人立定主意,要等雪公回来,二小姐又立志不肯再嫁。媒婆来回复了,心上又气又恼,又没法,只得暗暗把二小姐的名字报进府县,做个大家不得,行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计策。这一日,闻知雪小姐已点去,采办官要上京了。复细细打听,方晓得是一位小姐,一个小姐已落发为尼了。心上又好笑又反悔又可惜。没奈何只得往杭州,到家中看看,再作道理。张良卿与刘有美遂一同回杭州不题。
  且说雪夫人叫家人出去打听,家人去了一日方回来道:“禀知夫人,采办官明日就起身了,太老爷的消息,出使后尚未有报,闻说小老爷已告假还乡,就同苏州府理刑杨老爷一同出京的,今早府里人已去接了,也只在早晚就到。”雪夫人道:“若早到一日,这点宫妃一事也就易处,如今已是迟了,几坏了我二位小姐,空送了一个侠女。”
  正说间,忽报小老爷回来了。雪夫人听了,心上不胜欢喜,恰如拾着了活宝的一般。不多时,雪莲馨已进内堂,雪夫人忙来接着,便说道:“我儿你回来了么?”雪莲馨答道:“正是孩儿回来了。”随跪在地下拜了母亲四拜。又与如玉小姐、瑞云小姐相见过。雪莲馨把如玉小姐仔细一看,记得昔日绿云乌鬓,今变为道扮仙装,不胜惊讶。又见二姐姐对着雪莲馨俱垂首掩泪,心上一发疑惑,暗想道:“却是为何?”又见母亲看了二小姐掩泪,亦为出涕不语。雪莲馨道:“孩儿为家国多艰,久离膝下,有缺晨昏,望恕孩儿不孝之罪。”雪夫人道:“这也不消说了。”才要开口,不免又掉下泪来。
  雪莲馨忙问道:“今日母子重逢,至亲聚首,正宜欢喜,为何母亲面带忧容,二姐姐也愁眉不展,只是掩泪,却是何故?”雪夫人只得拭干了泪眼说道:“自你去后,家中不知受了多少惊惶。去岁闻你爹爹平安,心上稍宽。及到今春,报你与柳姐夫通中了,不胜可喜,感谢天地。哪晓得直到夏间,反无音信,我与你二姐姐又起了无限忧愁。谁料后来传说你爹爹与柳姐夫出使边庭,这一惊真是不小。但尚未知真假,直待你爹爹书到,方知此说是真。书中又说朝廷采办宫妃,二女决宜改嫁的事,这一日叫我母女三人通惊呆了。孩儿,朝廷虽采办宫妃,柳姐夫虽出使外域,你爹爹为何竞写起改嫁二字来?”
  雪莲馨惊问道:“母亲这是哪里说起,爹爹并无书来家,为何说起改嫁二字?”雪夫人道:“这家书到亏你一位姐姐识破,知是假的,方才放心。哪晓得日后点宫妃的事渐渐真了。”雪莲馨道:“点秀女是上意,果是真的。但二位姐姐系是出使大臣的妇女,人也不敢妄报。”雪夫人道:“可恨将名已报去,人已点去了。”雪莲馨道:“哪有此事?如今二位姐姐现在。”雪夫人道:“若不是这个义侠女,你二姐姐已自不在了。今二位姐姐虽在,你柳姐夫却已不在,叫你二位小姐虽生之日,犹死之年矣!叫你做娘的忧容何日得开,你二位姐姐的愁眉何日得展?”言至此,不觉又堕下泪来。
  雪莲馨道:“母亲你且免愁烦,爹爹与柳姐夫荣归有日。点秀女的事,今孩儿已归,料然没事。少开怀抱,以俟归期。”雪夫人道:“你姐夫出使边庭,北主已招为驸马,哪里还有归期?你大姐姐已矢志空门,二姐姐几置身鱼腹。纵使掬尽西江,洗不净愁肠万斛,叫我如何得开怀抱?”雪莲馨道:“原来如此。这招赘驸马之说,却又从何处说来?”雪夫人道:“也从前日点宫女时节与你姐姐说亲的传来,说他在京师晓得的。”雪莲馨道:“孩儿离京时曾打探爹爹消息,并不闻有此信。哪有此事!此总是奸人作恶,造捏百端,欲使人堕其诡计耳。”雪夫人道:“据你说来,此事又谁人造出?”雪莲馨道:“母亲可记得那日来说亲的是说哪一家?”雪夫人道:“我尚记那日是说姓张姓刘的两家。”雪莲馨道:“都分又是张良卿、刘有美二小人造此风波耳。他在京与严府到柳姐夫处说亲,今闻柳姐夫出使,又乘机构衅。前闻他二人也告假回来,必定是他两个。奸人心曲,真似羊肠。幸二位姐姐贞心,始终如一,伫看玉镜重圆,会见鸾钗复合。”
  雪夫人被儿子一篇安慰,一番分剖,方回啧作喜道:“若得如此,慎毋忘义女朝霞。”雪莲馨道:“朝霞又为什来?”雪夫人道:“朝霞已代吾女点进宫去了。”遂将点秀女朝霞身代之事,细细与雪莲馨说了。雪莲馨叹道:“不谓女流有此侠骨,是红裙中纪信矣。闻杨年兄与采办的内使在京曾有一面,想尚未起身,明日待孩儿同杨年兄去拜他。可把朝霞认为亲妹,他自然另眼相看,不敢待慢。且等爹爹与姐夫还朝,好动一疏,救她出宫就是。圣明闻此义侠之女,天恩自肯释放。
母亲与二位姐姐如今俱免忧愁。”雪夫人道:“如此甚好。叫日你可就同杨年兄往拜,想采办官即日进京矣。”雪莲馨道:叫日你可就同杨年兄往拜,想采办官即日进京矣。”雪莲馨道:“孩儿晓得。”母子二人说罢,如玉小姐与瑞云小姐听说柳友梅无事,亦放心归房不题。
  次早,雪莲馨便同杨连城拜过采办内使,就将朝霞认为亲妹。内使道:“既系令妹,就是奉使北庭雪公的令爱了。大臣之女,何人便尔轻报!但今已造名入册,系是上用的了。俟明日面圣奏明释放罢。”雪莲馨道:“得如此,足感内使大人恩造。”说罢,二人告辞出来。杨连城便打点上任,雪莲馨亦自归家,采办内使是日便起身进京。
  却说苏州点秀女,杭州的采办官也就到了,人心惶惑,盛行婚娶,也像杭州一般。李春花母女二人,在家急得手足无措,李半仙又出门进京去了,无计可施。然终是小户人家,倒好躲避。母女二人商量,倒往乡间母舅处,暂避过了罢,便连夜叫只小舟,锁着门避去。直待打听采办官进京了,方才回家,因此无事。正是:
  朝廷行一事,百姓便惊心。
  不是贞心女,花枝几被侵。
  毕竟柳友梅如何归来,与梅、雪二小姐又如何作合,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八回 柳友梅衣锦还乡
  诗曰:
  富贵还乡今古荣,锦衣花马坐春风。
  玉楼此日逢双美,金榜当年冠众雄。
  倾国佳人来月殿,千秋才子下蟾宫。
  男儿到此方为美,留得风流佳话中。
  却说柳友梅与雪公出使北庭,流光易过,日月如梭,不觉已近一年。早又腊尽春回,梅花吐玉,杨柳拖金之日了。雪莲馨告假在家,时常打听北庭的消息,要听得雪公与柳友梅去后的下落,却并无处可通音问,心上好生忧闷。但有雁字尺遥,欲寄鱼书水远。又恐惹起母亲与二姐姐的忧虑,只好挂在心头,不敢放在眉头。
  一日,正值园梅盛开,白花如雪,融成一片冰心,香气迷空,占尽二江春色。又见淡黄杨柳,好鸟初鸣,嫩绿池塘,晴光乍转,早又是初春天气。雪莲馨吩咐家人,备酒在后园望花亭,请老夫人与两位小姐一同赏花。不一时酒已齐备,雪夫人随同着如玉小姐、瑞云小姐来到后园看梅。果然梅花放玉,嫩柳摇金,暗香随万里之风,春色夺千花之秀,说不尽许多景致。雪莲馨接了母亲、姐姐一径到望花亭来。雪夫人上坐了,如玉小姐与瑞云小姐从旁,雪莲馨就在瑞云姐姐肩下坐下。
  四人坐罢,丫环们斟上酒来,雪夫人道:“今日我母子四人在此对花赏玩,不知你爹爹与姐夫驰驱塞外,跋涉风沙,何时能够衣锦还乡,聚首庭闱耳。”雪莲馨道:“母亲、姐姐且宽怀饮一杯。昨日,孩儿曾往报房打听,说北人河朔一事,和议已成,爹爹与姐夫荣归有日。”雪夫人喜道:“得如此,感谢天地。”
  雪莲馨便对二小姐道:“愚弟久困文墨,并无好句,二姐姐素精音律,多有佳吟。今日乘此良辰,名花在目,或诗或赋,敢求赐教一篇。”“愚姐自父亲去后,心中如醉,哪里还有兴咏诗?即使吟来,也是凄风苦雨,徒益人愁。今日花下题诗,固是文人韵事,然情之戒矣,心似摇旌,正是无可奈何,空叫好花落去。”因指瑞云小姐道:“除非贤妹,诗情胜似愚姐。”瑞云小姐道:“三春花柳,共嗟薄命之词;五里风烟,同咏断肠之句。每怀靡及,无日不思,恐当此愁闷无聊时,何得言小妹诗情胜似姐姐?”雪莲馨道:“士悲秋色,雅女怀春,人孰无情,谁能堪此。但今日梅花在目,料可相寻,柳色方新,不妨试问。二姐姐何必太谦!”如玉小姐道:“只愁无句寻梅,空怀如渴。”瑞云小姐道:“却又倩谁问柳,以遂幽情。”雪夫人道:“但今日对此梅花,不可一无佳咏,曷联吟一首,以记情况何如?”二小姐道:“既承慈命,当勉续貂。”随叫丫环取过文房四宝,即于花下联吟一首。雪夫人随展花笺,提笔写上:
  自将心事与梅花,
  写毕递与如玉小姐,如玉小姐接来一看,随举笔题下:
  无语凭花祗自差。
  题罢,传与瑞云小姐,瑞云小姐接来看了,也就提笔写上:
  几欲向花通一语,
  写完,就递与雪莲馨,雪莲馨一看,说道:“好诗,好诗!字字有意,句句含情。”便提起笔来,续成末句,写道:
  不知花意落谁家。
  母子四人,这一个构思白雪,那一个炼句阳春,满席上墨花乱坠,笔态横飞。
  正在对花吟咏之际,只见丫环从外边传进一本报来。雪莲馨道:“这两日没有报送,我正要看来。”揭开一看,只见一本叙功事:“原任杭州知府,今加兵部侍郎雪霁同新科探花、今入翰林学士柳素心,奉使边庭,讲议和好,不辱君命,还朝有功,着实授原职。又雪霁告病恳切,准着驰驿还乡,调理痊可,不时召用。又翰林院柳素心告假省亲,准告,俟经筵举行,进京召用。”又一本叙功事:“总兵竹凤阿,镇守有功,加升江南提督。”又一本封赠事:“故福建兵备梅颢,忠勤为国,加封太子太保,钦赐御祭一筵。”又一本释放宫女事:“掖庭女宠,请如唐太宗天宝年间,悉行释放。俱奉圣旨是。”雪莲馨看毕,便细细与夫人、小姐说知,举家欢喜。一霎时,把这些旧恨新愁尽尽为春风和气了。正是:
  否极泰方至,离多合始来。
  天机原自尔,人事岂能违。
  却说雪公与柳友梅出使边庭,因议河朔一事,和议不能就成,往来返复,直到一年方得议成。翁婿二人,还朝面君,就急急告假还乡。圣旨依奏,奉旨驰驿还乡。雪公实受了兵部侍郎的职;柳友梅实受了翰林院学士的职。一路上百官迎接,人夫轿马,冠盖仆从,好不兴头。不一月余,便到了苏州。雪莲馨接了,备酒接风。柳友梅因又在雪公处盘桓了数日,方回山阴省亲。
  杨夫人见儿子归来,不胜欢喜。柳友梅见过母亲,便把到京登第及出使边庭的事,细细说与母亲得知。杨氏夫人道:“我只道你在京听选,原来吾儿已成此段功名,可无愧你父亲的家声,并你母守节的志气矣。但抱琴归来,为何并不提起?”柳友梅道:“是孩儿恐惊坏了母亲,吩咐他如此说的。”杨氏夫人道:“原来如此。但你今日已金榜名标,正该洞房花烛,早结梅、雪姻缘,成就百年鸾凤。”柳友梅道:“孩儿心上也只有这一段姻缘未完耳。只是前日是竹风阿为媒,他今已升了江南提督,正好为我作媒。但尚未到任。还要待他几日。”杨氏夫人道:“这也不妨,待他几日。但自你出门后,又有一李半仙到我家来,他说曾受你大恩,你又曾许娶他的女儿,可有此事么?他已到京访你,我因你久无音信,也就托他访个消息,你曾遇见他么?”柳友梅道:“李半仙不曾遇见,这姻事同是有的。”便将昔日还金赎身之事,一一说了一遍。
  杨氏夫人道:“既如此,你也该践却前盟。”柳友梅道:“正是,我也要去访他。”才说罢,只见长班进来道:“禀老爷,外面有一相士求见。”柳友梅道:“请他进来。”柳友梅出来迎接,却原来就是李半仙,二人一见如故。李半仙道:“老大人德行如山,今果风云万里,学生荷蒙大恩未报万一,曷胜惶恐。”柳友梅道:“辱承厚谊,千里相寻,才与家慈谈及。今幸遥临,曷胜忻幸。”李半仙便把雪夫人昔日寄的家书递还柳友梅,道:“这是令岳雪老爷的家书。前日到京,不曾面致,今仍送还老大人。”柳友梅收好,便道:“既如此,姑苏家岳处,必曾相认过?”李半仙道:“到过几次。”柳友梅道:“正好与学生作媒,明日行聘,就烦尊驾走遭。”李半仙道:“当得效劳。”柳友梅道:“令爱姻事,俟梅雪二处行聘后,便好相求。”李半仙道:“小女蓬荜陋姿,改日当送到府中,永执箕帚耳。”二人说罢,柳友梅就留李半仙住下,当晚不题。
  到次日,刘有美与张良卿在家,闻知柳友梅做了翰林学士,衣锦还乡,好不荣耀。老着脸只得也来拜望,把昔日奉承严府的面孔,撮转来又奉承柳友梅了。柳友梅是个大量的,倒把从前丑态一概相忘,原以旧交优待。答拜后,就叫家人发两个名帖,一个去请张良卿相公,一个去请刘有美相公。就叫李半仙择了一个行聘吉日,治酒。就央李半仙做主媒,请刘有美与梅小姐为媒,张良卿与雪小姐为媒,备了两副盛礼,一时同送到苏州雪公家来。雪公受了,治酒管待众人,彼此欢喜无尽。但雪公这日,只不发回聘的礼,众人道:“却是为何?”李半仙便问道:“老大人回聘的礼,可乘吉日发去,为何只是不发?”雪公道:“有个缘故,老夫有一义女,名唤朝霞,老夫出使时节,为朝廷点宫妃一事,亲代小女点进宫中,老夫感其义侠,不忍忘本,意欲与柳贤婿同上一疏,救她出宫,三女同归,庶几恩尽义至。今闻皇上洪恩,释放宫女,前已着人到京领归。俟其归来,祈贤婿可再用一副聘礼,送到老夫处,老夫便将三副回聘的礼,一起发回,乞将此意转致柳贤婿。”李半仙道:“足见老大人仁尽义全,令人钦仰。”
  张、刘二生听了,方晓得前日点进宫的也还不是雪小姐,自悔从前之失。李半仙与众人随别了雪公回去,回复了柳友梅。柳友梅道:“原来又有这一段缘由。”随即另择一日,仍备一副盛礼,送到雪公家来。恰好朝霞已从京中领回。雪公受了,随发了回聘的礼,又治酒款待了众人回去。
  柳友梅过了几日,又择了一个大吉之期,要行亲迎之礼。柳友梅是年已二十多岁,一个簇新探花、钦授翰林学士,人物风流,才貌出众,人人羡慕。到姑苏来娶亲,柳友梅备着三只大船,三顶花轿,御赐红灯夹道,宫花、鼓乐满湖。舟至闾门,柳友梅骑着高头骏马,乌纱帽、皂朝靴、大红员领,翰林院执事两边排列。柳友梅亲自到桃花坞中亲迎,一路上火炮喧天,好不兴头热闹。梅、雪二小姐与朝霞金装玉裹,打扮得如天仙帝妃一般,拜辞了雪公、夫人,洒泪上轿。雪公排了兵部侍郎的执事,雪莲馨也排了翰林院的执事,俱穿了吉服送亲。杨连城闻知,也排着推官执事来送亲。恰好柳友梅成亲这日,竹凤阿升了江南提督,已到了任,这一日,穿了大红吉服,黄罗伞,盖了耀日盔,排了提督府的执事,也来送亲。李半仙与张良卿、刘有美三人都是吉服,骏马簪花挂红,两头赞礼,直到胥门下船归去。好不荣耀。
  到了山阴,山阴知县也来迎接。一路上了轿,到了柳探花府门首,下轿拥入中堂。柳友梅居中,三位新人左右分立,参拜天地家庙,礼毕,迎入洞房,外面倒是李半仙陪着众人饮酒。房里是四席酒,柳友梅与二小姐、朝霞同饮,花烛之下,柳友梅偷眼将二小姐一看,真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宛然湖上相逢的美人。又将朝霞一看,分明就是那日揭帘时的侍女,满心快畅。此时侍妾林立,不便交言,将无限欢喜通忍在肚中。只等众人散去,然后同归洞房。
  原来柳友梅后边新造的厅搂四间,左右相对,左边是梅小姐,右边是雪小姐,左边下面一间就做了朝霞的房,右边下面一间后日便好做春花的房。柳友梅与二小姐、朝霞同在洞房,诉说从前相慕之心,并湖上相逢、舟中题句及咏寻梅问柳一诗的事。尚疑似合欢亭梦里巫山,栖云庵夜来神女。这一夜亲身云雨之乐,比昔日梦中梅雪之缘,更自不同。真是少年才子佳人,你贪我爱,好不受用。正是:
  潇洒佳人,风流才子,天然吩咐成双。兰堂绮席,烛影耀辉煌。看红罗绣帐,宝妆篆、金鸭焚香。分明是笑,芙蓉浪里,对对浴鸳鸯。欢娱当此际,山盟海誓,地久天长,愿五男二女、七子成行。男作公卿宰相,女须嫁,君宰侯王。从兹去,荣华富贵,福禄寿无疆。
  右调《满庭芳》
  到了次日,柳友梅随请众人饮宴了两日。第三日晚又备酒在后堂,请老夫人见过礼。排下五桌酒,柳老夫人上坐了一桌,柳友梅、如玉小姐、瑞云小姐与朝霞各人依次各坐了一桌。二小姐取出向日柳友梅所咏的《春闺》、《春郊》四诗,及《寻梅》、《问柳》二首,同看了一遍。柳友梅也取出昔日二小姐和成的《寻梅》、《问柳》二诗,也同看了一遍。大家展玩一番,母子姑媳同饮合家欢,方各各归房。从此至相敬爱,百分和美。柳友梅因念李春花昔日之盟,随与二小姐说明,也到李半仙家娶来,做了第四位夫人。
  过了几时,柳友梅随同四位夫人上了祖墓,拜过了父亲柳继毅的坟,又到栖云庵把银一千两送与静如和尚,酬他昔日之情。静如就与柳友梅建造了一座关帝阁,了完旧愿。
  不隔几时,朝廷举经筵,钦召柳友梅进京。友梅就同二小姐到雪公家归宁了,然后同着梅如玉小姐顺便往金陵拜了岳父梅道宏的墓。恰好正值御祭,柳友梅又与梅公重建造了坟墓。料理了些家事,然后进京。住不上一二月,因记挂四位夫人,就讨差回来。柳友梅只愿与四位夫人吟诗做文,不愿做官。后一科就分房,后一科南京主试,收了许多门生。后直到詹事府正詹。因他无意做官,因此不曾拜相。雪公后日也不愿做官,遂挂冠林下。因慕山阴禹穴的胜景,也就移居到柳友梅处来。
  雪莲馨又与杨连城的妹子结为婚姻,亲上加亲,一发契谊。
  后来梅小姐生了两个儿子,雪小姐生了一个儿子,朝霞也生了一儿一女,李春花也生了一女一子,真是五男二女。因梅公无嗣,柳友梅即将如玉小姐次子承继梅公之后,又与竹凤阿结为姻眷。后五子俱登科第,夫妇五人受享人间三四十年风流之福,岂非千古佳话。
(全文终)
翻页 [1] [2] [3] [4] [5] [6]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