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66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夢花想
作 者: [清]樵云山人 編次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四回 梅兵宪难途托娇女
  诗曰:
  缓急人生所不无,全凭亲友力相扶。
  陈雪友谊几知己,婴杵芳名为托孤。
  仗义终须仗义起,奸谗到底伏谗辜。
  是非岂独天张主,人事其间不可诬。
  话说如玉小姐与雪夫人、瑞云小姐别后,随着梅兵备回船梅小姐接住,梅公道:“日间汝舅舅邀我到昭庆寺赏梅,不料未及终席,人报提学院到,你舅舅只得又去接他。甚矣,乌纱之苦、皂隶之俗哉!”言未毕,雪太守也到,梅公接进船,即命小姐拜见过。坐毕,雪太守道:“早间失陪,多有获罪。前日学院发牌,先考绍兴,不期今日就到敝郡,固此小弟惟恐失迎,只得去接他。况李念台与小弟虽然也是年家,为人甚是古执,既在宦途,不得不如此。姊丈托在至戚,当相谅耳!”梅公道:“说哪里话,你我既系至亲,当脱略虚文,以真情相告。那李念台点了浙直学院,原与小弟同出京。我也曾面嘱他,越地人文极盛,幸为小弟择一佳婿。今既到此,他必不失信。兄若进见时,尚与我致意。”雪太守道:“领教,领教!只是目下还有一事,小弟方才回衙,见塘报甚是紧急,说闽中一路,山寇猖獗,劫了库,杀了知府,近日又沿及两广,人心惶惑。吾想吾兄此行正当汛地,且有甥女年幼,路途遥远,盗贼窃发,如何去得!”
  梅公听了,抚髀加叹道:“闽寇作乱,小弟离京时已闻此信。小弟只为权臣当道,朝政日非,因此讨这个外差出来,访一佳婿,以完小女终身,就是小弟晚年也得半子相依,不忧无靠。不料佳婿未逢,风波顿作,这也是我命运使然。《诗》不云乎:‘岂不怀归?畏此简书。’今已王命在躬,是有进无退了。”如玉小姐在傍听见,惊得面如土色,半晌地不言不语,不觉掉下泪来说道:“此事怎了?”雪太守道:“我兄是一定要去的。只是甥女,恐去个得,莫若留到小弟衙斋,暂住几时,俟平静日,送到任所何如?”梅公闻言,说道:“吾兄之言,正合愚意。但只是小女,自令姐去后,无一刻不在膝下。小弟此番出山,也只为择婿而行,谁料婿尚未得,女又相离。今者闽越山川,道途险厄,天涯父女,至戚睽违,心虽铁石,宁不悲乎!虽承老舅厚谊,见领小女,但小弟此去,多凶少吉,尚不知父女相见何期!”言至此,不觉扑簌簌之掉下几点泪来。如玉小姐与朝霞从旁听见,亦不觉潸然泪下。如玉小姐道:“爹爹暮年,且是文士,当此贼寇猖獗之际,爹爹深入虎口,恐祸生叵测。据孩儿看来,爹爹何不急上疏告病还乡,或者圣明怜念,另遣人去,也未可知。”梅公叹道:“我岂不知?但我为严氏弄权,讨差出外,这些有见识的,也就纷纷告退,眼见得朝廷已无人。当此天步艰难之际,内有权臣,外养巨寇。若不早除外患,必致遗害腹心。况此间贼寇,名虽为寇,原系良民,总为饥寒逼迫,贼类相扳,以至于此。我若此去,当抚则抚,当剿则剿,誓必扫清巢穴,以报国家。我已备员兵选,奉命出京,又复不去,这分明临难退缩了。不惟负罪名教,且为严党所笑矣!如何使得?”如玉小姐道:“爹爹所言,俱为臣大义,非儿女所知。只是爹爹此去,水土异乡,乏人侍奉,倘病窃发,暮年难堪,叫孩儿放心不下。”雪太守道:“父女离别,自难为情,然事已至此,已无可奈何。姊丈既以甥女见托,甥女即吾女儿也,当择一佳婿报命。还有一话,弟倒忘了,前日姊丈见教的诗题,极有趣味,弟未及和,已发到学里去了。吾想越中大郡,定有美才,不日文宗考试,自拔一二佳士,或者良缘有在,得一佳婿,也未可知。甥女是个闺阁英流,合配个文章魁首。”梅公闻言,便改容拭泪道:“闻兄之言,顿开茅塞,若肯为小弟择一佳婿,小弟虽死异域,亦含笑矣!”因看着如玉小姐道:“我明日送你到舅舅衙中,不必说是舅舅,只以父女称呼,便好为你寻亲。”如玉小姐道:“孩儿既蒙嫡亲舅舅收管,就如母亲在得一般,料然安妥。只望爹爹尽心王事,以靖群丑,则侍奉有日。万勿以孩儿为念。”梅公道:“你既有托,我已心安,我闽中此去,七尺之躯悉听于天矣。今夜尚图相聚,明日便一片征帆、千里关山耳。且将酒来,我与舅舅痛饮几杯,以叙别情。”正是:
  江洲衫袖千年泪,易水衣冠万古愁。
  莫道英雄不下泪,英雄有泪只偷流。
  左右斟上酒,二人共饮了一回,不觉更深。雪太守径道回府。梅公吩咐小姐道:“你今夜收拾停当,明日好到舅舅府中去。”小姐听了,不敢违拗,即忙打点。
  次早,梅公叫两乘轿,一乘坐小姐,一乘自坐,亲送到雪太守府里来。雪太守已着人伺候,接进后衙。梅公就叫如玉小姐拜了雪太守四拜,随即与雪太守也是四拜,说道:“骨肉之情,千金之托,俱在于此。”雪太守道:“姊丈但请放心,小弟决不辱命。”如玉小姐心下兴咽,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掩泪而已。雪太守即令治饭。梅公道:“小弟倒不敢领了,一则凭限要紧,一则已唯午时解维,停不得了。”雪太守道:“暂奏一杯,聊作渭城三唱,以壮行色。”叫左右斟上酒来。雪太守恭上,梅公接了酒道:“今日与吾兄、小女一别,未知何日相逢!”雪太守道:“吉人自有天相,不日扫清小蠢,便可荣升,不须忧虑。”一连饮了三杯,梅公也回敬一杯,就要起身。如玉小姐含泪拜别,梅公亦泣然泪下,只得吞声而别。正是:
  世上万般苦楚事,无非死别与生离。
  雪太守与梅公,直送出钱塘门方别。正是:
  人事无端复云雨,天心有意合姻缘。
  待看雨散云收后,一段良缘降自天。
  未知后来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第五回 栖云庵步月访佳人
  诗曰:
  世间何事最难禁?才色相逢意便深。
  在昔文王歌窈窕,至今司马露琴心。
  千秋佳话非虚业,百载良缘实素襟。
  拙鸠空有争巢力,哪得鸳鸯度绣针。
  话说柳友梅自那日游湖遇见二美人之后,心下十分想慕,甚至废寝忘食。到了次日,先打发抱琴回去,自己只托为考试进城,就与竹凤阿、杨连城作别。刘有美亦自托有事别去不题。只有柳友梅心上想着二位美人,一径往杭城中来,各处物色,并无下落,只得回身转出城来。行了数里,不觉日色渐西,那向西的日色最易落去。复行了数里,到了一个旷野所在,柳友梅此时心上已走得个不耐烦,但远远望见一个小庵,中间树林阴翳,竹影交加,虽然小小结构,却也幽雅可爱。柳友诲寻访了一日,不免神思困倦,巴不能到个所在歇息,遂一径到小庵来。那小庵门前抱着一带疏篱,曲曲折析,鲜花细草,点缀路径。到得庵门,门栽着数株杉树,排列着三四块文石。柳友梅便于石上小憩。只见庵门上边额着“栖云庵”三字,中间走出一个老僧,近前把柳友梅仔细一看,惊问道:“相公莫非柳月仙么?”柳友梅惊起,忙问道:“老师何得就知小生姓名?”老僧道:“老僧昨夜偶得一梦,梦见本庵伽蓝菩萨吩咐道:‘明日有柳月仙到此,他有姻缘事问你,你须牢待他。’今日老僧因此等了一日,并无一人,直到这时候才遇见相公,故尔动问。”柳友梅一发惊讶,暗想道:“此僧素不相识,晓得我的姓氏,已就奇了,为何把小生的心事都说出来?我正要寻访二美人的下落,何不就问他一声。”因上前作揖道:“老师必是得道高僧,弟子迷途,乞师指示!”那老僧道:“不敢,不敢,且请到里面坐。”
  柳友梅随着老僧,就一步步到正殿。殿上塑的是一尊白衣大士。柳友梅拜过,老僧就延至方丈,施礼毕,分宾主坐下。待过茶,那老僧问道;“请问相公尊居何处?因什到此?”柳友梅道:“小生山阴人氏,先京兆就是柳继毅,昨同敝友游湖,偶尔到此。”老僧道:“原来就是柳太爷的公子,失敬了!数年前小僧在京时,也曾蒙令先尊护法,是极信善的,不意就亡过了,可叹,可叹!”柳友梅道:“敢问老师大号?”老僧道:“衲号静如。”柳友梅道:“敢问老师与小生素未相识,缘何便知小生姓名,且独见肺腑隐情?”老僧道:生素未相识,缘何便知小生姓名,且独见肺腑隐情?”老僧道:“小庵伽蓝最是灵应,老僧因梦中吩咐,故尔详察到此。老僧哪里得知?”柳友梅道:“原来如此。”静如就吩咐道人收拾晚斋。柳友梅又问道:“宝刹这样清洁,必定是一方香火了,但不知还是古刹,还是新建?”静如道:“小庵叫做栖云庵,也不是古迹,也不是一方香火,乃是本府雪太守捐俸建造的,已造了四五个年头。”柳友梅道:“雪太爷为何造于此处?”老僧道:“太爷只因无子,与他夫人极信心奉佛,为此建造这一所正殿,供奉白衣观音,要求子嗣。连买田地也费了一二千金。”柳友梅道:“如今雪太爷有子么?”静如道:“儿子终有一个,他未生子时,已先生下一位小姐。”柳友梅道:“莫说生一位小姐,便生十位小姐,也比不得一个儿子。”静如道:“柳相公,不是这般说。若是雪太爷这位小姐,便是十个儿子,也比不得。”柳友梅道“却是为何?”静如道:“这位小姐生得有沉鱼落雁之容,闭花羞月之貌,自不必说;就是些描鸾刺绣,样样精工,也不为稀罕;最妙是古今书史,无所不通,做出来的诗词歌赋,直欲压倒古人。就是雪太爷的诗文,也还要她删改。柳相公,你道世上人家有如此一个儿子么?”柳友梅听见说出许多美处,不觉身脉酥荡,神魂都把捉不定起来,暗想道:“据老僧说来,刘有美之言验矣!”忙问道:“这位小姐曾字人否?”静如道:“哪里就有人字?”柳友梅道:“他父亲现任黄堂,怕没有富贵人家门当户对的,为何尚未字人?”静如道:“若论富贵,这就容易了。雪太爷却不论富贵,只要人物风流,才学出众。”柳友梅道:“这个也还容易。”静如道:“还有一个难题目,雪老爷意思原欲就于任上择婿,但是来议亲的,或诗,或赋,要做一篇,直等雪太爷与小姐中意,方才肯许。偏有那小姐的眼睛又高,遍杭城秀士做来诗文,再无一个中意,所以耽搁至今,一十七岁了,尚未字人。闻得近日雪太爷又出什么新巧诗题,叫人吟咏,想也是为择婿的意思。”柳友梅道:“原来如此。”心下却暗喜,这段姻缘却就在这里明白。又想道:“只是所闻又如所见,眼见的是两位,耳闻的又只是一个,又不见,有些疑惑。只是一个美人有了消息,那一位美人不愁无下落矣。”
  不一时,道人排上晚斋,二人吃了。不觉月已昏黄,静如道:“相公今日行路辛苦,只怕要安寝了。”便拿了灯,送到一个洁静房里,又烧一炉好香,泡一壶苦茶,放在案上,只看柳友梅睡了方才别去。
  柳友梅听了这一片话,想起那湖上遇见的两个美人,与静如所说的小姐,不胜欢喜,只管思量,便翻来覆去,哪里睡得着?只得依旧的穿了衣服起来,推窗一看,只见月色当空,皎洁如同白昼,遂步出庵门前闲步。一束月色甚佳,一来心有所思,不觉沿着一带疏篱月影,便出庵门。离有一箭多远,忽听得有人笑话。柳友梅仔细一望,却是人家一所花园,园内桃李芳菲,便信步走进去。走到亭子边,往里面一张,只见有两个人,一边吃酒,一边做诗。柳友梅便立住脚,躲在窗外听他。听见一个穿黄的说道:“下面这个险韵,亏你押。”那个穿绿的道:“下面的还不打紧,只上面这几个字,哪一个不是险韵?费了心了,除了我老张,再有哪个押得来?”穿黄的说:“果然押得妙!越地才子不得不推老兄。再做完了这结句,那女婿便稳稳地做得成了。”穿绿的便低着头想,了又想,哼了又哼,直哼唧了半晌,忽大叫道:“有了,有了!妙得紧,妙得紧!”忙忙拿笔写在纸上,递与穿黄的看。穿黄的看了,便拍掌道:“妙,妙!真个字字学老杜,不独韵押得稳当,且有许多景致。兄之高才捷足,弟所深服者也!”穿绿的道:“小弟诗已成,佳人七八到手,兄难道就甘心罢了?”穿黄的道:“小弟往日诗兴颇高,今夜被兄压倒,再做不出。且吃几杯酒,睡一觉,索性养养精神,却苦吟一首,与兄争衡。”穿绿的道:“兄既要吃酒,待小弟再把此诗吟咏一遍,与兄听了下酒如何?”穿黄的道:“有理,有理!”穿绿的遂高吟道:
  雨落阶前水满溪,绿绳牵出野牛西。
  风大吹开杨柳絮,片片飞来好似鸡。
  穿黄的也不待吟完,便乱叫道:“妙得甚!妙得甚!且贺一杯再吟。”遂斟一杯递与穿绿的。穿绿的欢喜不过,接了酒一饮而干,又续吟道:
  烟迷隐隐山弗见,波起皱皱湖不齐。
  画也难描昔日景,船中歌曲像莺啼。
  穿绿的吟罢,穿黄的称羡不已,赞道:“后面两联一发好得紧!”
  柳友梅在窗外听了,忍不住失声笑将起来。二人听见,忙赶出窗外来,见了柳友梅,便问道:“你是何人,却躲在此处笑我们?”柳友梅道:“学生偶尔看月到此,因闻佳句清妙,不觉手舞足蹈,失声唐突,多得罪了!”二人看见柳友梅一表人物,说话又凑趣,穿黄的道:“兄原来是知音有趣的朋友。”穿绿的道:“既是个妙人,便同坐一坐何如?”便一把手扯了柳友梅同到亭子中来。柳友梅道:“小弟怎好相扰?”穿绿的道:“四海皆兄弟,何妨!”遂让柳友梅坐了,叫小的们斟上酒,因问道:“兄尊姓大号?”柳友梅道:了,叫小的们斟上酒,因问道:“兄尊姓大号?”柳友梅道:“小弟贱姓柳,表字月仙。敢问二位长兄高姓大号?”穿黄的道:“小弟姓李,贱号个君子之君、文章之文。”因指着穿绿的说道:“此兄姓张,尊号是良卿,乃是敝地第一个财主兼才子者也。这个花园便是良卿兄读书的所在。”柳友梅道:“如此失敬了。”张良卿道:“月仙兄这样好耳,隔着窗便都听见了!咏便咏个《春郊》,只是有些难处。”柳友梅道:“有什难处?”张良卿道:“最难是首尾限韵,小弟费尽心力,方得成篇。”柳友梅道:“谁人出的诗题,要兄如此费心?”张良卿道:“若不是个妙人儿,小弟焉肯费心!”柳友梅道:“既承二兄相爱,何不一发见教!”李君文道:“这个话儿有趣,容易说不得,兄要说时,可吃三大杯,便说与兄听。”张良卿道:“有理,有理!”遂叫斟上酒。柳友梅道:“小弟量浅,吃不得许多。”李君文道:“要听这趣话儿,只得勉强吃。”柳不得许多。”李君文道:“要听这趣话儿,只得勉强吃。”柳友梅当真吃了。张良卿道:“柳兄妙人,说与听罢。这诗题是敝府太尊的一位小姐出的。那位小姐生得赛西施,胜王嫱,十分美貌,有誓不嫁俗子,只要嫁个才子,诗词歌赋敌得她过,方才肯嫁。太尊因将这难题目难人,若是做得来的,便把这小姐嫁他,招他为婿。因此小弟与老李拼命苦吟。小弟幸和得一首,这婚姻便有几分想头。柳兄你道好么?”柳友梅听了,明知就是静如所言,却不说破,只说道:“原来如此。敢求原韵一观。”张良卿道:“兄要看时,须也做一首请教请教。”柳友梅道:“弟虽不才,若见诗题,也杜撰几句请正。”
  张良卿在拜箧中取出原韵,递与柳友梅。柳友梅看了,分明是湖上吟咏的二题,假意道:“果然是难题目,好险韵,好险韵!”张良卿道:“既已看了,必求做诗。”柳友梅道:“班门弄斧,只恐贻笑大方。”李君文道:“我看柳兄如此人物,诗才必妙,莫太谦了!”遂将笔砚移到柳友梅面前。柳友梅不好推逊,只得提起笔抻抻墨,就吟诗一首云:
  《春闺》
  雨后轻寒半野溪,绿机懒织日衔西。
  风帘静卷雕梁燕,片月催残茅店鸡。
  烟锁天涯情共远,波深春水思难齐。
  画眉人去归何月,船阻关河猿夜啼。
  柳友梅写完了,递与二人道:“勉强应教,二兄休得见笑!”二人看了柳友梅笔不停书,文不加点,信手做完,甚是惊讶,拿来念了两遍,虽不深知其意,念来却十分顺口,不像自己七扭八拗,因称赞道:“原来柳兄也是一个才子,可敬,可敬!”柳友梅道:“小弟俚言献丑,怎如张兄字字珠玉!”张良卿道:“柳兄不要太谦,小弟是从来不肯轻易赞人的。这首诗果然和得敏捷而快,合式而妙。”柳友梅道:“张兄佳作已领教过,李兄妙句还要求教。”李君文道:“小弟今日诗兴不发,只待明日,见过小姐的真诗方做哩。”柳友梅道:“原来李兄这等有心,但小姐的真诗如何便得一见?”李君文道:“兄要见小姐的真诗,也不难,只是她两个题目,兄只做一首,恐怕还打不动小姐。兄索性把这《春郊》的诗一发做了,小弟明日便把小姐的真诗与兄看。”柳友梅道:“李兄不要失言。”张良卿道:“李兄是至诚君子,小弟可以保得,只要兄做得出第二首。”柳友梅此时已有几分酒兴,又一心思量看见那小姐的真诗,便不禁诗思勃勃。提起笔来,又展开一幅花笺,任意挥洒,不消半刻,早又和成一首《春郊》诗,递与二人。二人看了,都吓呆了,口中不言,心下道:“这才是真正才子!”细展开一看,只见上写道:
  《春郊》
  雨过春色媚前溪,丝柳牵情系浪西。
  风阵穿花惊梦县,片云衔日促鸣鸡。
  烟光凝紫连山迥,波影浮红耀水齐。
  画意诗情题不到,船楼鼓吹听莺啼。
  二人读完了,便一齐拍案道:“好诗,好诗!真做得妙!”柳友梅道:“醉后狂愚,何足挂齿。那小姐的真诗,还要求二兄见赐一看。”李君文道:“这个自然,明日觅来一定与兄看。就是倒不曾请教得,吾兄不像这里人,贵乡何处,因什到此,今寓在何处?”柳友梅道:“小弟就是山阴县人,昨到城中访一朋友,出城天色已晚,今借寓在前面栖云庵,偶因步月得遇二兄。”张良卿道:“原来贵县就是山阴,原是同省。今年乡试还做得同年着哩。”柳友梅道:“不惟同省,益且同学,小弟倒忝在钱塘学中。”张、李二人道:“原来兄贵庠倒进在这里,我说兄必竟是个在庠朋友,若是不曾进过的,哪有这等高才捷作?兄既寓在栖云庵,一发妙了,明日奉拜,就可见小姐的真诗了。”三人一心都想着小姐,只管小姐长、小姐短,不觉厌烦。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有兴,复移酒到月下来吃,直吃得大家酩酊,方才起身。张、李二生送出园门,柳友梅临别时,又嘱咐道:“明日之约,千万不要忘了!”二人笑道:“记得,记得!”
  三人别了,此时已有三更时候,月色转西,柳友梅仍照旧路回到庵中去睡,心下想道:“我道佳人难遇,必须寻遍天下,不期就在杭郡访着,可谓三生有幸。”又想道:“访便访了一个佳人的消息,只是那一位美人,不知又在何处?倘若一般俱不能成美,成个虚相思,却也奈何!”既又想道:“既有了消息,便蹈汤赴火也要图成,难道做个望梅止渴罢了么?”左思右想,真个亿万声长吁短叹,几千遍倒枕捶床,直捱到数更才朦胧睡去。正是:
  才人爱色色贪才,才色相连思不开。
  必竟才郎怀美色,果然美色惜真才。
  未知柳友梅毕竟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 合欢亭入梦逢巫女
  诗曰:
  淡云疏雨恣高唐,一种幽情入梦中。
  漫说黄粱清俗士,试看蝴蝶化周郎。
  红楼粉面原虚幻,翠阁蛾眉半醉乡。
  莫向春风沉意乐,离迷魂断楚襄王。
  却说柳友梅只为心上想着那二美人,左思右想了一回,不免神思困倦。才朦胧睡去,忽走到一座花园,四周花木,一带槿篱环抱着曲池,流水潆绕着石径。斜桥半中间高高的起一座亭子,那亭子靠着一块太湖石。太湖石畔,罩着一大株绿萼梅,玲珑曲折,香气纷披。柳友梅飘飘然随着池畔曲栏,一径从石路上湾湾地走过板桥。只见那些牡丹亭、芍药栏、大香棚、蔷薇架、木樨轩,周围绕着那座亭子,亭子上梅花如雪,香气连云。柳友梅徘徊不忍别去。正是:
  似随残雾似随潮,花岸依然旧板桥。
  竹径朱扉风半启,纸窗梅影月空摇。
  红余珊枕钗寒禺,绿暗东墙韵冷箫。
  梦里只疑身是阮,阶前妒杀翠云条。
  柳友梅到得亭子边,心上恍恍惚惚,就于那亭子下面小石磴上坐憩片时。只见亭子上写着“合欢亭”三字,两行挂着一对联,就是柳友梅自己的诗句:“吟成白雪心如素,梦到梅花香也清。”柳友梅看见吟罢,心下想道:“原来这里却有人写着我得意的诗句,只可惜那样一个仙源,恨无仙子过耳。”心下才这般想,但听得半空中一派仙乐,声音嘹亮。柳友梅侧耳听来,但听得:
  悠扬逸响,分明皎月度琴声;宛转清音,一似冷月飘笛韵。幽情欲动处,乍疑司马遇文君;曲韵听来时,还拟张生押崖女。新声送入高唐梦,化作巫山一片云。
  柳友梅方才听罢,抬头仰望,只见几个青衣拥着两个仙女,乘云冉冉而下。一个身穿着缟素衣裳,驾着一朵红云;一个身穿着淡绿色衣,手执碧玉如意,俱从半空中堕将下来。柳友梅此时,心下又惊又喜,不免仔细定睛一看,心下尚依稀仿佛记得像那船上相逢的二美人,暗喜道:“吾柳友梅不知何缘,与二美人便在这里相逢。”遂上前问道:“敢问仙姬,降临何处,因什到此?”那白衣的女子道:“妾乃瑞云洞六花仙子是也。”那绿衣的女子道:“妾乃碧玉洞五花仙于是也。与郎君共有姻缘之份,故尔到此。”白衣女子道:“且待妾开却洞门与仙郎欢会。”说罢,将长袖从石壁上一拂,只见石壁内就现出两扇朱扉,内中雕栏画槛,瑶草奇花,迥非人境。那白衣女子道:“仙郎请进。”柳友梅听得,喜出望外,便笑脸相迎,二女子亦携手相邀,同入洞中。怎见得洞房的好处?但见:
  绣帘飘动,锦帐高张。排列的味味珍羞,尽是琼浆玉液;端供着煌煌炬烛,赛过火树银花。香焚兰麝,暗消宋玉之魂;衾抱鸳鸯,深锁襄王之梦。酥胸微露处,笑看西子玉床横;醉眼俏传时,娇扌曼杨妃春睡起。正是未曾身到巫山峡,雨意云情已恣浓。
  柳友梅随着二女子到得洞中,已觉神魂飞荡,又见洞房无限好景,真令满心欢畅,乐意无穷,回说道:“不知小生何缘,过蒙仙姬错爱至此?”二女子道:“郎君乃天上仙姿,妾等亦非人间陋质,与郎君共有良缘,今幸相逢,共酬夙愿耳。”柳友梅道:“只恐凡夫污质,有沾仙体。”那二女子道:“此系天缘,不须过逊。”话毕,二女子就亲施玉手,捧着两杯酒,递与柳友梅。柳友梅接在手,便觉异香扑鼻,珍味沁心,与寻常世上的酒味大不相同,才饮下喉,便陶然欲醉起来。友梅饮罢,横着醉眼,看那二女子。那二女子果然丰姿绝世,骨态鲜妍,一个个露出万种的风情、千般的韵致,反来引诱柳友梅。柳友梅见了,不觉魂飞魄舞,身体都把捉不定,便倒入二女子怀中。那二女子便扶起柳友梅同归罗帐,共入鸳衾。大家解衣宽带,遂成云雨之欢。但见:
  罗衫乍褪,露出雪白酥胸;云鬓半偏,斜溜娇波俏眼。唇含豆蔻,时飘韩椽之香;带绾丁香,宜解陈王之癿。柳眉颦,柳腰摆,禁不起雨骤云驰;花心动,花蕊开,按不住蜂狂蝶浪。粉臂横施,嫩松松抱着半湾雪藕;花香暗窃,娇滴滴轻移三寸金莲。三美同床,枕席上好逑两女了;双娥合衾,被窝中春锁二乔。欢情浓畅处,自不知梦境襄王;乐意到深时,胜过了阳台神女。正是:
  幻梦如真,情痴似梦。
  柳友梅先搂定绿衣女子,与她交欢。只见那女子颜色如花、肌肤似雪。柳友梅搂定,香肩团成一片,但觉枕席之间,别有一种异香似兰非兰、似蕙非蕙,像在那女子心窝里直透出皮肤中来的。柳友梅与她贴体交欢,闻嗅此香,便遍身酥麻起来,笑问道:“仙姬遍体异香,不知从何处得来?几令小生魂杀?”那女子微笑道:“仙郎贪采花香,如纵蝶寻花,恣蜂锁蕊,使妾万种难当,满身香气亦被君沾染去矣。”柳友梅便轻轻地扑开花蕊,深深地探取花心。只见那女子花心微动,便娇声宛转,俏眼朦胧,露出许多春态。柳友梅不觉魂消。虽则春情如醉,尚留后军以图别阵。
  回顾那白衣女子,娇羞满眼,春意酥慵,似眠非眠、似醉非醉的光景,却也像杨妃春睡的在那里了。柳友梅见了,不觉雨意转浓,云情复起,便再整旗枪决战,捧着那女子道:“仙容倾国倾城,能不魂消心死!”白衣女子道:“仙郎风流情态,动荡人心,阳和透体,遍骨酥麻,叫奴一腔春思亦都被君泄尽。”说罢,将女子分开玉股,耸起金莲,觉花心微动,即凑上前来。柳友梅极力地奉承,温存地摩弄,但觉舌吐丁香,胸堆玉蕊,已不知消魂何地,却又露滴牡丹心了。
  云雨既毕,那柳友梅尚舍不得二女子,二女子也舍不得柳友梅,便一个捧着柳友梅的前心,一个捧着柳友梅的后背,把友梅拥在中间。柳友梅觉得粉香腻玉,贴体熨肌,便浑身逋泰,透骨酥麻,如在隋炀帝任意车中,不知风流快活为何如矣。
  正在欢乐之际,忽听得晓钟敲响,惊得一身冷汗,觉来乃是南柯一梦。但闻数声清磬,又见半窗残月,那二美人不知向何处去了。此时已是五更时候,静如老和尚起来做早功课了,柳友梅所以被他惊醒。醒便醒了,柳友梅心下想道:“这二女子分明是我在湖上相逢的美人,今夜忽然梦见起来,这姻缘或者有些意思么?”又想到那合欢亭之乐,尚恋恋念念,舍不得二女子。意欲入梦再寻,哪晓得天色已明。此时要起来,又舍不得好梦,要睡又睡不去,只得心神恍惚,如醉如痴,拥着被呆呆地坐在床上想那二美人,倒忘了昨夜花园月下之约了。正是:
  楚峡云娇宋玉愁,月明溪净映银钩。
  襄王定是思前梦,拟抱霞衾上玉楼。
  却说静如老僧做完了早功课,就走到柳友梅房中来问道:“柳相公昨夜安寝么?”友梅道:“昨日偶得一梦,正要待师详察。”静如道:“梦见什么来?”柳友梅道:“昨夜梦见起到一座花园,四围花柳,满屋梅香,小生在彼游玩,只见半空中一派仙乐,降下两个仙女。一个身穿缟素,驾着一朵红云,口称‘六花仙子’,一个身挂绿衣,手执着碧玉如意,口称‘五花仙子’,从空而下。我与她饮酒交欢,正在兴浓之际,却被钟声惊觉,不知主何吉凶?”静如暗点点头笑道:“柳相公这姻缘事有些意思了。”柳友梅忙问道:“却是为何?愿详其说。”静如道:“柳相公,你是读书人,最聪明的,岂不知六花是雪,五花为梅?这分明梅雪争春的意思了。柳相公的姻缘,想不在梅边定雪边矣。”柳友梅恍然大悟道:“闻师之言,如梦方觉,如醉方醒,既已良缘有在,我柳友梅便蹈汤赴火,亦所不辞!只恐好事多磨,良缘难遂耳。”静如道:“柳相公,所不辞!只恐好事多磨,良缘难遂耳。”静如道:“柳相公,你不须忧虑!本庵伽蓝菩萨签诀最验,可把婚姻事往问一问,便知端的了。”柳友梅道:“正该如此。”随即梳洗过,走到神前拜了四拜,通诚乡贯、姓名、年月、心事,将签筒摇上几摇,不一时求着一签,上写道:
  五十功名心已灰,哪知富贵逼人来。
  绣帏双结鸳鸯带,叶落霜飞寒色开。
  柳友梅看见,惊叹道:“神明之言,却与老师所详有些暗合,但不知应在何时?”静如道:“据此签看,本当应在秋冬之际,这姻缘两重不须说了,但必要余榜题名,然后洞房花烛哩。”柳友梅道:“若到此日,当重修庙宇,再整金身。”静如道:“这个自然,到后日应验了,方信老僧不是诳语。”柳友梅拜谢过,便欲别去。静如道:“岂有此理,且请用过早膳去。”柳友梅只得坐下吃过饭,然后别去,寻那张、李二生,再看雪小姐的真诗。正是:
  朝云深锁梨花梦,夜月空闲绿绮心。
  不向幽闺寻女秀,世间何处觅知音。

  毕竟柳友梅与二小姐如何作合,且听后来分解。 

翻页 [1] [2] [3] [4] [5] [6]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