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58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人間樂
作 者: [清]天花藏主人 著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十回 白茫茫水溢蓝桥 昏邓邓鱼沉雁杳
  词曰:
  说是还非,思念终无已。急睹再来谁毁,怨恨何时得止。龙蛇字迹,定然还可推详。连夜风雷变换,感怀宁不悲伤。 调寄《清平乐》
  话说许绣虎,在粉壁下不见和诗,胸中(万千)愁苦。忽有人在背后问他,原来这人是居行简。因当日素琴看见许绣虎看诗狂喜,回报小姐。小姐深悔不曾虑及,恐有人看破不雅。遂商量使人讨了知府的告示,着寺僧粉饰过了。事虽做得稳当,然心中只觉得情怀难遣,摆脱不下。一日夜间与素琴商议道:“我想(这)许生当日只不过路途一面,遂尔寻访至此。我一时见他这两首诗,不禁情之所钟,不能掩抑,只得寓言酬和。如今(细细)想来,我一个闺秀女子,(忘了本来面目,)而与不识面男子倡和,甚觉愧心。今喜灭迹,谅少人知,我心始安矣!”素琴道:“小姐之论固云是矣。只是(方才)小姐所言,情之所钟与彼酬和,(既酬和矣,)今又灭其迹,使他问息无由,寻求何据?日日昏昏懵懂,在于乌有之乡(东摸西索),则又令人可怜。”小姐听了,低首半晌,(只得)勉强说道:“这种机关又非你我所知,只合听之而已。他果必欲访求,(他是个有心之人,)我已留名落款,谅能会意。”素琴道:“我今想来,小姐害人不浅矣!”小姐道:“我有何事害人?”素琴道:“当日许生与小姐路遇,认小姐是男子,只合留名落款,亦以男子之名,使他在男子寻访。况且小姐是秀才,只该写学中名字,他还容易寻求。如今(合诗中又许以婚好,落款又)写的是小姐的闺名,却叫他何处寻求?小姐(深藏闺中不出,他要寻求,我恐皓首琼年,终不得见。先前小姐见诗,)倒有意怜他爱他,又慕他少年,(恐他少年癫狂无度,束其身心。我恐将来)反使他颠颠倒倒,糊糊涂涂结疑团而不解,置身在无可奈何之天?先前小姐欲使检束其身心,而心身反觉飘忽,岂不将小姐一段怜他爱他之念,竟做了害他之意了。”小姐听了,呆想道:“这怎么处?不如等老爷回家,将此事说知,着人访他。”素琴道:“(老爷今在数百里之外,)他今在穷愁逆旅之中,感怀甚切,憔悴甚易,怎么等得老爷回来?”小姐想了半晌,笑道:“我今仍改男装,着人招致一见,但恐有涉嫌疑,如之奈何?”素琴道:“小姐若肯仍旧男装相见,何有嫌疑?”
  小姐道:“且到明日再作商量。”说罢,各自安寝。到了次早,恰好居行简回家,夫人同小姐接见,闲谈了半晌。夫人问道:“老爷离家许久,阅人多矣,不知可有一属意之人,完得你我的心事否?”居行简见问,(只皱了双眉,)摇头道:“我此番出门(繁街陋巷,)到处经心,俱是(些)泛常之子。即有一二入目者,(及至)托人去访,又已有了亲事,故此终无一有。”夫人道:“老爷既不曾有遇,我到访得一人,只等老爷回来商议。”居行简问道:“夫人访的是什么人?”夫人道:“也不是我访的,倒是女儿(自家)访(寻)的。”遂将当日偶遇,今又题诗相和的事,细细说知。居行简问道:“他的诗可曾抄录来否?”夫人道:“已曾抄录。”因着素琴到小姐房中取来,不一时取到。居行简先看了许生原唱,不胜心喜。后看女儿和诗,点头说道:“此子之才,已见一斑,此子之貌,我虽未见,然孩儿和诗中,已露微词,可为好逑矣!我今只须着人请来,与他面订婚姻,也算完妳、我的一件大事。说罢,看着小姐,只俯首不语。居行简说道:“孩儿自幼男装,襟怀旷逸,为何今乃默然?”小姐道:“(只为孩儿愉悦双亲,腼颜不以为耻。今又)为女儿终身之事,(以至两大人)日夜经心,未尝少懈,孩儿岂敢言私。只因孩儿被父母视作男儿,无有拘束。不期与许生遭遇,认孩儿是男子,有欲愿结金兰,访寻至此,题诗在壁,为孩儿所见。孩儿一时失检,忘其本来,和了两首,又不合留名,已为深愧,幸尔去迹。不意母亲不能隐讳,在父亲前悉为露达,使(不肖女)抱惭无地!”居行简笑道:“行而持正,有合于礼,亦事之常,孩儿何必如此?我今正欲以游戏而行正礼,才是文人所为。只不知此生寓在何处?我欲使其来家,观其人品方妙。”
  (此时)小姐(渐有喜色,)道:“大约此生所去不远。孩儿料他必常在素壁之下低回摹拟,而不去者有之。若不低回摹拟,是无足取,只索置之。但孩儿细想,向来男儿入泮,人只知庭前玉树,未闻有闺阁藏娇。倘或要请相见,还是有子应之,有女应之?”居行简又笑道:“向来有子,只得以有子应之。如欲请见,孩儿亦不妨以男装见之。只恐异日花烛之下,使他疑男却是疑女,却非到也是一段佳话。”说罢,夫人与小姐齐笑不止。正是:
  话成趣处方成话,事到真奇始是奇。
  若出寻常还泛泛,村夫遇妇一般儿。
  居行简遂带一个小童,跟随出门到法界寺来,不去惊动寺僧。(只闲行)缓步半晌。忽(见)有(个僧人引着)一个少年入寺,遂闪在一旁。却见这位少年对着粉壁凄凄楚楚,知是许生。遂立在他背后,问道:“郎君有何隐衷难于对人,而效此面壁?诚恐面壁九年,终无一得,何不向在下明言,或有见闻,亦可指示?(这)许绣虎对着粉壁,气苦得无可奈何。忽听见背后有人问他,(欲待不答,却听见问得有因)只得回转身来一看。却见这人面丰貌秀,神聚气清,知是一位先辈。连忙(深深)一拱,道:“晚生实有苦怀,不可对人言者。只索向此墙壁增悲添恨耳!何敢在先生之前琐亵,惟存愁恨而已。”(此时)居行简见他人品果然比玉还润,(已是)暗暗欢喜。遂故意问道:“郎君莫非爱此新壁,欲写愁肠,恨有禁约,不能抒意么?”许绣虎道:“晚生先前已有题感,深喜有人属和,难求属和之人。正欲在此诗壁之下,寝食以候。不意府尊禁止涂秽,若使原诗并存,希图和诗之友常来,或得一见。谁料被寺僧一例粉饰重新,以致晚生茫然若失,何处寻求?所以在此愁苦。”居行简道:“郎君在此留题,却为何事?”许绣虎道:“是访友不遇而题。”居行简道:“(寻师访友,亦儒事之常。)郎君访此友,必是交情笃厚的人了?”许绣虎道:“若是交情笃厚,何必访求?”居行简道:“既非交情笃厚,必是(一位)声名远播的了?”许绣虎道:“若有声名,只消到此登堂可见,又何必东寻西觅,(绝无影响。)”居行简道:“这等说来,必是与郎君(诗文来往,)神交契合的了?”许绣虎(摇首)道:“(若有诗文,也还可寻。只这)神交契合(四字),却被先生猜着的了。当日晚生因路过吴门,偶遇一位不识姓名的少年,青青子衿宛若子都。因思这少年擅此美貌,必有奇才。又思朋友乃五伦之一,或者堪作吾师,吾则以师事之。堪作吾友,吾则以友奉之。故来寻访。不意寻访无门,只得题诗壁上,以明怀感。不意题诗之后,竟有属和之人。(得一属合,又是少年,已是喜出望外。)细玩诗中之意,又令人疑虑万千,梦魂颠倒。若说是个少年,只该订知己之交情,为何言及婚好?以致晚生难猜难想。(了不可问。)正欲摹其腕迹,口炙芳甘,孰知有此禁示,使寺僧粉饰,以绝我想。使晚生在此吊影徘徊,追求无策,几欲触死壁间,以谢知己。不意先生垂问,不得不以实相告也!”居行简笑道:“原来郎君是个情种。只不知这和诗的少年是哪里人氏?(若是此处人,也还易访。)”许绣虎道:“当日途遇,原不曾问。问及旁人,说是松江秀才。就是和诗后,也说是云间。”居行简道:“这个不难,(老夫虽然倦于世物,这)松江秀才,老夫也(还)识(熟)有半。郎君不必自苦,今日老夫有些事体,明日屈过舍间,为郎君于秀才中寻访,何如?”许绣虎(听了)大喜,正欲言谢,不期这老者将手一拱,带了小童竟出寺(大门)而去。许绣虎心中欢喜,(因)暗想(道:“难得此老有些婆心,)替我去(寻)访,真幸中之大幸也!忽又一想,不胜跌足道:“我许绣虎聪明自负,怎又这等懵懂!与他说了这半日,怎么不曾问他姓名、住处。他今替我寻访,明日又从何处寻他?”欲要赶去问明,怎奈此老(者在前面),几个转弯,不知去向,又无人可问。急得没法,皱着双眉复身走入寺内,(来寻彗静)。却见几个寺僧俱穿着得齐齐整整,(同着彗静)走来,问道:“相公方才同着居老爷说话,如今老爷哪里去了?”许绣虎道:“同我说话的是一位老人家,已去远了,并没有什么居老爷来。”
  众僧道:“这位老人家就是居老爷。怎么相公不认得?”许绣虎道:“(你们僧家叫人老爷,也是常事,何足为奇?)我实不认他是什么老爷。”彗静道:“(相公到此不久,怎认得他。)他是我松江府(第一)有名的乡宦,又是本寺的护法,曾做过鸿胪寺少卿。今日寺中各房有事,不曾着人在山门外伺候。适才有人看见,忙来报我,我赶来迎接,他又去了。只不知他几时到此的?”许绣虎听明,(方欢喜道:“我因心事忧愁,无暇问得他的姓名,正在追悔。也疑他是个有道长者,原来出过仕的,自然交游甚广,不误我事。”说罢与寺僧别过。路中与慧静细细说知,道:“我明早要去拜他。”)慧静道:“(我到各房问信,俱说不知,却)喜得相公今日遇他,他只消着人到学中一问,就晓得题诗之人了。”(许绣虎欢欢喜喜,回到庵中。晓得居行简是做过鸿胪寺少卿的,越发不敢轻忽。)到了次日,许绣虎(遂即恭恭敬敬,取了一个大红柬帖,写了一个年家眷小侄的帖子,吩咐小芳跟随,(觉得尚早,只得停了一会,方才出门,一径)到了居家门首。小芳将帖子投到门上,管门的接了名帖,进去半晌,(笑嘻嘻)出来说道:“家老爷晓得相公今日必来相访,要在家等候。不期来了一位过客,船在河下立等相会,万不能辞,只得清早出门回拜去了。临行吩咐道,若是许相公到此,必要留请进厅宽坐一时,回来相见,相公可请进厅宽坐。”(许绣虎道:“小子拜谒长者,礼当谨候。”)说罢,那仆人就引许绣虎走入大门来,即有两个老仆开了中门,引着许绣虎到厅上客位坐下。(就有)小童送过茶来。许绣虎饮毕,坐了半晌,(茶过三杯,旁边一个)小童笑嘻嘻说道:“老爷临行吩咐道,许相公到此,倘若会客来迟,厅上不便久坐,(况且许相公与老爷有年家世谊,就如子侄一般,不妨)请进书室略候片时。如若许相公不能久坐,或别有他事,不妨请回,改日再来相见也可使得。许绣虎(听了。欢欢喜喜的说)道:“得蒙老爷推念世谊,待以子侄,何敢言外。况且)我有事干渎你家老爷,必要面见指明,万不能缓,岂可以老爷公出,而竟回去之理!既命书室相候,敢不敬从?小童(听了,)遂在前引走,不多时走入书室中来。许绣虎走入书室,但见(书室中牙笺玉轴,古玩充盈,)图书琳琅满目,足堪赏玩。忽抬头一眼看去,不觉吃了一惊。只因这一惊,有分教:
  终日糊涂,到底不明不白;
  连宵细思,难推谁是谁非。
  不知后事果是如何相见,再看下回分解。
 
第十一回 至诚心登堂晋谒 暗有意且寓陈蕃
  词曰:
  心中愁苦万千般,有个人儿远窃看。为君寻访契金兰,且自从宽。来到画堂机巧,稽录写无端。恳求明告得心安,闻说多欢。 调寄《画堂春》
  话说许绣虎走入书室,看见摆设(果是十分)精洁,因想道:“他乃年高出过仕的人,料想无书可读。即有书,何得有闲工夫在此翻阅?怎么这室中竟像日日有人在此吟咏的一般?”又想道:“岂无子侄以继书香?若看这外貌,亦可想见其人必非纨绔俗物,是个钻研穷究有意诗文的了。”(一时不便翻看书籍,只)看此古玩,复又抬头看些名人诗画,(也还不算新奇,)逐幅看去,(及)看到一幅,(内中有几行字体,却写得墨酣笔舞,大有可观,遂走近一步,)不觉吃了一惊道:“为何将我题壁二诗俱抄录在此,岂非奇事?”及再看去,连那两首和诗,也写得清清楚楚一字无遗。暗暗惊喜道:“我只道此诗被涂抹,不得再见,不意于此室复睹,真侥幸也!但我想这诗题于寺壁,他人见之殊属泛常,无所可取。若不拾芥相投,何劳记忆,且又抄录?真乃使人不解?”忽又想道:“我当日自恨,不曾在和诗之下朝夕相守,寝食不离,今得见诗,深遂我愿矣。只是我与此老素不识面,只不过昨日偶遇,肯为我访寻题和诗之人,故我来求于他,他同我寻访足矣。至于访寻不着,他亦无可奈何。终不然赖在他身上要人(不成)。若我到无可奈何之时,不得不辞别而去,未知他肯留我在书室,朝夕与此诗相守乎?”一时想到此际,不觉先前喜颜变作愁颜。不顾有小童在侧,竟跌脚捶胸起来。又呆立了半晌,再细细一看,忽又大喜道:“你看这笔迹,却与掌珠(如同一手,纤毫)无二,难道就是他写的不成?若果是他,此乃意外之奇逢,必要问明诗中之意。只是不知这掌珠是主人的什么人?可肯与我识面否?若得在此与他朝吟夕咏,以成契合,吾心快矣!”一时又想得欢欢喜喜地道:“我今诗已见矣,笔迹又无疑矣,只消主人来家,一问了然。只是这主人,是个齿德兼优、位尊名重的人,说话间决不可骤然遽急才是道理。”一时想来想去,绝无半点候久欲回之意。小童近前说道:“(不期)家老爷耽搁未回,致相公等久。家主母因知相公来得早,备有几种果品,相公若不弃嫌,请坐一吃。”许绣虎大喜道:“我已安心愿等,怎敢蒙主母赐惠,(心有不安)!”却见那边桌上,已摆得端端正正,遂走来坐下,小童奉过茶来。许绣虎觉得茶味清香,又见果品精致,竟欣欣自吃。因见窗外园亭花卉俱栽得疏疏落落,甚觉可爱。因(转念)想道:“这般看来,必定是个文人朝夕在此,嘲风弄月,抒写幽怀之所。不然,焉能结构得这般幽雅?如今虽未见其人,而其人之品已窥八九。”正想不了,忽有人(传入,报)说道:“(家)老爷已回,晓得相公在此,就出来相见。”许绣虎听了,(连忙)起身立侯。只见居行简履声橐橐走入,(满脸笑容的)说道:“昨日偶尔相期,不意贤契认真过访。又适他出,不及迎接,老夫获罪多矣!”许绣虎忙打一恭道:“(年)小侄昨在寺中,(有眼不识泰山,又为)愁肠百结,无暇动问,幸得寺僧说明,方知(居)老年伯。匆忙弗辨,获罪诚多。幸不督责,包容实广。今得趋府仰瞻仪表,敢请老年伯台坐,容年小侄拜见。”遂将家世述知。
  居行简大喜道:“原来是茂林之子,近是之侄,老夫(然亦不)敢妄僭,(只是)长揖才是。”许绣虎再三固请,居行简只得立着受了两拜,连忙扶住同揖,揖毕逊坐。许绣虎将椅移侧坐定。茶毕,居行简说道:“老夫居官日久,以致桑梓世谊疏略。近蒙许归丘壑,只不过以待余年,绝不干涉世务久矣。令叔在京,时常接见。不意令尊已作故人,(却喜今日得见贤侄,喜出望外)。”许绣虎道:“年小侄自幼凉薄,以致严慈俱背,家世凌夷,只博得一领素衫。然亦素恃笔腕,目无王侯,往往与世俗为忤。(自甘踽踽凉凉,以安其分而已。不意)近日家叔有字,必要小侄进京,义不敢辞,故尔就道。不意前过吴门,遇友之事,昨已言明,今不复赘。倘能践言,同访得遇友人,感恩不尽。”居行简道:“贫者士(君子)之常,所喜贤侄青年秀美,自是金马玉堂,何须忧虑?只不知贤侄妙龄几何,谅已受室了,(又何苦远涉风霜,心怀内顾,甚为不取。)”许绣虎道:“小侄行年十九,(尚然纸帐梅花,)室家尚未有定。”居行简听了,暗暗欢喜。因问道:“这是什么缘故?还是聘娶无力,还是以待成名?”许绣虎道:“聘娶固然无力,一缕可结;成名虽属虚悬,视若囊物,又何患焉?所患者……”说此,欲言而止。
  居行简听了,大笑道:“这就是了。贤侄具此才美,亦必得才美之女,以乐兼葭,理固然也。”说罢,家人来请入席。许绣虎起身告辞。居行简道:“只不过籍薄莱疏肴以谢失迎之罪,或有未尽之谈,不妨倾吐,以便寻访何如?”许绣虎(正虑不能细问,得他留饮,喜出望外),遂不推辞,因而入席对饮。饮至中间,居行简试问些古往疑难,以及诗文好尚。许绣虎随问随答,无不曲当精通,会合旨趣。居行简心中甚喜,不住举杯相劝。此时许绣虎欲待不饮,又恐不能久坐。若是多饮,又恐不宜。只得半辞半饮,说道:“小侄蒙老年伯赐饮醇醪,岂独醉酒。请问老年伯有几位世兄自然英俊,谅非小侄比。何不赐令一见,以遂夙怀?” 居行简微笑道:“不瞒贤侄,我因素性孤洁,又缘宦情心冷,不曾虑及后嗣,自甘失矣。到了五十上下,方才膝下有人,岂有多得?”许绣虎道:“原来只有一位世兄,青春几何?谅已成名(飞黄)久矣?”居行简道:“算来贤侄长我儿两岁,今年十七。虽未读书,却喜窥其堂奥,已赖文宗收为桃李。近日游学未归,归时自当令见。”许绣虎道:“小侄初入书斋,只觉文光焕彩,炫人心目,必是世弟朝夕在此翻阅?”居行简道:“小儿赋质柔弱,且为拙荆过惜,不肯使他在此寒窗勤读。此乃妇见之偏,使我亦不能切责。”(许绣虎道:“世弟天资,何必加工。”)说罢,又饮半晌。许绣虎忍不住又问道:“世弟既是出外,此室固是台空,不知近日曾有人先我而至否?”居行简笑道:“此室虽无重器,却近老夫卧榻,外人岂易至此。今日贤侄若无玉润之温,为予鉴赏,何由至此?”许绣虎忙又问道:“既无外人,则小侄题寺壁之诗与属和之句,何以抄录在此(室中,岂不奇事)?”居行简道:“小儿才虽謭薄,亦颇酷好诗词,凡有感触,随手涂鸦。若遇清新俊逸的诗词,(或)有一句一字可以入目,必要经心。老夫时常戒饬他道:吟成数行诗,费尽心中血。何不移此以求上达?谁知他的意中竟有不然,故此拙荆不容他在此吟哦(拈弄),正谓此也!只不知他几时见这四诗,就录出在此。”许绣虎道:“小侄为寻知已,不惮胼胝之劳。忽有和者,又不啻寝食俱忘。(又)一旦被人(伐檀)削迹,几不欲生。深悔见诗不曾坐卧其下以作护持为恨。忽得老年伯慨许寻求,虽未寻求,于心少慰。今见此诗录于老年伯书室中,有若相逢好友,宁不坐卧于斯护持相对?但我今想来,昨日小侄得遇老年伯,实出无心。世弟抄录四诗,亦皆无意。此中大有天缘。只可恨小侄未具诚心,不能即晤世弟一面。若晤世弟,必问明此和诗,出自何人?(即未知人),又何所见而抄录?倘能于此深求细察,必有见闻矣!奈何恰不相值,复增惆怅也!”说罢,神色黯然。居行简见了大笑道:“贤侄不必如此,且饮杯中,慢作寻求之策。”遂使人斟过酒来。许绣虎道:“小侄此时肠为愁填,点滴不能进矣!惟望老年伯指明一线,庶有生机,不然死矣!”居行简(沉吟了半晌,方说)道:“昨日因见贤侄情怀苦楚,暂时宽慰之言,怎么认真要我访寻?况且我己久谢世缘,从何寻觅?这等看来,转是我多事了。”许绣虎见他推辞,只是(低头)恳请指示访寻。居行简又笑道:“我今推辞,贤侄又要赖死。若是应承,却又难觅其人。(事出两难)。我今细细筹度,贤侄在此,(果乃)相逢者,尽是他乡之客,实难访寻。且安寓僧房,寂寞无一可(商共)语之人。我想这室中,虽不足以寓高贤,然亦可下陈蕃之榻。如不嫌弃,暂尔居停,以俟小儿回来,或者别有商量,不知贤侄之意何如?”许绣虎听了,直喜得心花俱开。忙谢道:“年小侄见此和诗,实是不敢骤然而去。不意老年伯能鉴苦怀,收作入幕之宾,(以继坐卧之志,)以俟将来消息,真乃(天地)父母不过是矣!”居行简见他应允,(一时彼此开怀,遂)又说说笑笑,两人酒到即饮。正是:
  愁来半盏真难咽,喜到千杯亦不辞。
  却是糊涂浑不解,暗藏哑谜费猜思。
  两人饮毕,居行简吩咐家人到庵中去取行李。又吩咐于书室偏房收拾卧榻,遂携了许绣虎向花间散步。原来这些延引款待,俱是与掌珠商议停当,以游戏中试看许绣虎果是情真意切,好招为婿。许绣虎哪里晓得!到了傍晚,居行简辞入内去,与夫人、小姐细细说知,道:“许生不但才学渊源,风流蕴藉,而一种态度安徐,不独可爱,抑且可敬。如今招致来家,虽是收其放心,我恐终要奔驰。他方才求我同访,我不应承,竟有不欲生之意。此等情切,叫我一时不能措词,只得慰他,且俟小儿回来商议访寻,他才肯安心在此。我(今笑他,)这个哑谜实是难猜,他还认定有人可访。若日后终无其人,岂不放心复萌?”夫人道:“何不说明就理,使我孩儿早遂于飞,(也可免我心内悬悬也。”居行简道:“说明固好。只是向来孩儿,外人只知是个公子,怎好一旦箫鼓钟声,明明嫁娶,甚有不便。”掌珠听了,(笑)说道:“他(今)既要与孩儿□□□□□□□□□□□□□□□□□□(相见,孩儿不妨与他相见。相见过,六轡在手,控驭)自如。又何愁奔逸之野马也!”居行简摇首道:“这怎么使得?”掌珠(小姐又)笑道:“他当日与孩儿路遇是个男子,今日仍以男子相见,必无男女嫌疑。即使时常接见,论文终日,又何碍于礼!若到后来,必须如此这般计较而行,有何不可?”居行筒听了,哈哈大笑道:“孩儿灵心机巧,真可谓愈出愈奇,到也是一番佳话。”遂又细细商议与许绣虎相见。
  只不知相见有何话说,(可能识出些破绽否,)
  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二回 帘控金钩天女素妆微露影 闲斋寂静书生憔悴染儒毫
  词曰:
  青青无意桃红柳,欲寻好句。动花树影那人儿,惊避又还回顾。无可奈何难去,又添思慕。镇日双眉作锁攒,援笔吐愁如诉。 调寄《玉连环》
  话说许绣虎在书室中,(虽然书籍满架,哪里有心去看。)终日痴痴迷迷看着抄录和诗。一日夜间,有个小童送(入灯来,不一时又送)上一壶好茶。许绣虎见这小童生得清秀,因问道:“你家老爷只生一位公子?如何舍得使他游学在外,这是什么缘故?”小童道:“我家公子年虽幼,生性却与人不同,我尝听见他对人说道,‘读书只求明理,理有所得,不若旷观以寻益友。’故此公子自做秀才之后,只借游学为名,实是访求益友。”许绣虎听了,惊惊喜喜,忙问道:“如今你家公子结识了多少朋友了?”小童道:“相公怎么看得结识朋友这等容易?”许绣虎道:“出门相遇,无非朋友,有什不容易?”小童道:“原来相公是个滥交不择的人。我家公子要结识的朋友,必(是友直、友谅、友多闻的益友,再者)要与他诗文堪敌,年貌相仿,方肯与他订交,誓同生死。不然,不与他结识。”许绣虎道:“若这般说来,真不容易。只不知你□□□□□□□□□□(公子可曾结识得几个么?难道不曾有人?)”小童道:“实是没有。”许绣虎笑(了一笑)道:“(我初到此,只为愁肠充塞,笔花未吐。)你今看我的年貌,可入得你公子的眼么?”小童笑道:“若据我看来,虽不知相公文才深浅,若以年貌取之,只怕公子见了,也还留意三分。”许绣虎正要再问,不期里面有人呼唤,小童连忙走入。(正是:
  曲曲弯弯无尽期,机关暗逗哪能知。
  听来虽是糊涂语,引得人心平属迷。)
  原来这个小童,就是素琴假装来夸说公子,好使许绣虎在此安心。许绣虎见他去了,只得默坐了一会。小芳来催安寝。寝便寝了,一时那得睡着。因想道:“若据小童之言,我想这公子勿论有才无才,而胸怀磊落,超越过人,如此又难得。他父亲以顺其性,倒也难得。”忽又想道:“他今比我尚小两年,胸中怎得如此操守?行择友的事。倘或(一旦沦入匪类,不求益友,反交损友,方才说的益友;倘或是友便辟、友善谀、友佞的这一类的人,)也不可知?(毕竟还是他父母溺爱,莫知其苗之硕,得以外务。毕非君子之朋,是与小人之朋为朋也)”
  想了半晌,(遂假寝)欲睡,不(期再也)睡(不着)。因又想道:“方才小童说他读书只求明理。若果能明理,则理无所不明。自然目无王侯,等闲世俗岂能入他之眼。我今想来,我为访友费了无限苦心,终无一见。他去访友,不知又作何状?我今虽不敢自夸,大约还在益友之内,必非(小人)损友之列。怎得寄个信与他,使他早归一见,以定生平。如若彼此意气不投,我还去寻我的好友。我今有个主意,明日在年伯面前,想慕世弟如饥如渴,使人催回,有何不可!”想罢睡熟。到了次日,居行简出来。许绣虎道:“小侄蒙老年伯收入乐笼,愧无参益,何不招致世弟与小侄(同班,得能定省,)互相切磋,以图上进,(以尽子侄之仪),不识老年伯肯从否?”居行简道:“昨日与老荆商量,游子在外,为父母者心中无不牵挂。况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友贤事仁何须外求,正欲着人接回,使小儿与贤侄彼此切磋,鼓励上达。今聆贤侄之言,不期而合也!”许绣虎听了暗暗欢喜,只得谦逊了几句。自此在书室中,看书消遣,安心守候居公子来家。(正是:
  时来花信连朝发,不到时来花不开。
  若欲看花须耐性,好花应历岁寒来。)
  一日看书困倦,(步入园亭,)忽听得风声竹韵,好鸟鸣枝。遂步入竹林赏玩,看见一条幽径,俱用小小白石铺砌得成文锦,湾湾绕绕令人可爱。就随着湾湾曲径,绕着花街,走过了竹林,不觉别一洞天,更是幽雅。怎见得?但见:
  娇花(常欲)笑,春色(会)撩人。双双孔雀起舞,两两鸳鸯交情。(最喜满眼芳草,宜随蝶过墙西。)左榭右台,看不尽园中美景;东墙西房,隔绝了内外行人。兰香馥郁,俱从风里袭人衣;帘控金钩,偏向眼中留画影。
  许绣虎到处玩赏,说道:“我在此半月,总无心绪,只道竹林止矣。怎知竹林之后,又有如此妙境。今日若不走来,岂不辜负!忖想此处收拾布置,大有才思,只是我年伯已老,何得有此细心?又焉能在此时常玩赏,岂不虚设?”又想道:“可惜我世弟,负了虚名,出外浪游,何不在家乐此园亭,以供吟咏足矣!”因低头自忖,却见苍苔印履鲜鲜,往来却是几步金莲小鞋痕迹。因暗想道:“世弟料未授室,多应老伯母常来。你看扬花飞絮,花落呼童,故尔精洁以至于此。(不然屋角牵丝,残花满径矣。)”想罢,又走到一带斑竹屏边,却见竹屏之内可通出入。遂立住了脚,道:“此处必通内室,我今在此被人看见不便,(况且前已有言,书斋相近内庭卧室。)快快回去罢。”正欲回身,忽听见楼窗帘钩幌响,忙抬头看去,吃了一惊。却见窗内立着一个少年绝色的美女子,在那里半窥半掩。许绣虎见了,(怕被女子看见,)连忙转身闪在竹屏之侧,两眼注入楼窗偷看。那女子见有人看他,不慌不忙走入帘后而去。此时许绣虎已看得惊惊呆呆,道:“我向来只道世间难逢绝色,不意于此见之,(询称美人,)何其幸也!只是这美女见我看她,惊避而去,不知是喜我、恼我?只合速速回到书室中,倘或老年伯来问,也可混赖。”遂急急走回书室,一时心中惊跳不止,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只低头不语。小芳见了,不知为什缘故,(连忙送过一杯茶来。许绣虎接来吃完,小芳)向前问道:“相公独步花间,自当领略芬芳,欣欣自得。为什踉跄而回,神色有异,却是为何?”许绣虎摇头不答。小芳又问道:“莫非园中寂静,风动花梢,惊蛇拨草,以致受惊么?”许绣虎又摇头不答。小芳(又送过一杯茶来,问)道:“莫非相公景有所触,一时不得好句,推敲结构么?”许绣虎道:“何得有此心绪,已掷笔久矣!”小芳道:“毕竟为什缘故?敢是怀念故园,顿生归想,或遥望神京,有欲治装之意?”许绣虎连连摇首,道:“俱不为此。”小芳又道:“相公在家,只为辞婚宦室,险些受累,喜得太老爷信来,乘机进京,以免悬望。不意相公路遇不识面的少年,又不曾通名交往,遂尔系心。今来寻此不识面之少年,逗留于此,半年有余。今得居老爷留居此室,近日以来,但见相公口不言,而心苦戚,终日锁结眉端。若据小芳想来,世间好友岂止一人?莫若速进京中,京中乃群英会集之所,岂患无人可交?何必恋恋于此?倘或因思成虑,因虑成疾,大为不便,望乞相公听之为幸!”许绣虎笑道:“你言虽有理,但吾所见,非汝所能知。以后可言则言,不可言毋自辱焉!”小芳听了,不敢做声,只落得终日出门自去顽耍。(正是:
  进言反触东君怨,不意东君别有思。
  休道壁中无窃听,越叫知重那人儿。
  原来那楼上美女,就是掌珠小姐。这些时已是女装,绝不敢露人眼前,只在闺阁中与夫人坐卧。这日饭后无事,因见春色融和,遂独自走上这博雅楼来。这博雅楼,乃是珍藏书籍之地。因外面书室有了许绣虎,不敢再出,故此到楼上来,一则看书,二则不负春光。上得楼来,遂启珠帘,正欲观看园中这些嫩柳娇花,(争妍桃李),忽见竹屏之外仿佛有人,心知是许绣虎闲步至此。却见他听见帘动金钩,仰面迎看,(不敢正视。)掌珠小姐恐他看明了色相,遂影身帘后。见许绣虎虽未全窥,却微露芳容,有惊惊疑疑欲留欲退之态,遂尔下楼,悄悄吩咐素琴。素琴因来书室壁后窃听,细细听了主仆之言,遂走来对小姐道:“小姐(若不)使我去窃听,许郎的心事何由而知?今被小童一一道出,许郎真情种也!”遂把所听之言细细说出。小姐听了,微微笑道:“幸喜不曾被他看明,若使看明,露出破绽,便觉无味。说罢,居行简走来。父女商议了一番,以作准备。
  再说许绣虎斥退了小芳,暗暗想道:“我今日何幸,得睹此金屋婵娟,系人肠肚。但不知这位美人,是年伯的什人?难道是他所生之女?只是我方才虽不敢光明正大看她芳年,却见她芳年只有十六七的光景。(正在及笄时候。)我记得前日老年伯说的世弟,年才十七。若是他所生,怎么年纪不相上下?不知谁是哥哥?谁为妹子?我今微见妹妹,大约其兄必非粗俗的人品。在此候他一见,也不枉然。况且要问他和诗底里,为何抄录在此,在他身上要人,焉得不在此等候。”忽又想道:“我方才见这美人,眉如画、目如水、发如鬒、肤如雪、齿如贝,润泽有若如脂。怎么有些与我路遇的这位少年相似,岂不大奇!难道是与他兄妹不成?(怎得相似至此。)”又想道:“岂有此理!这少年美男,翩翩举止,丰彩昂藏,端的是我辈人物。试想这美人,幽娴贞静,窈窕天生,必非不待君子之逑。但我已被和诗人束定,岂可不定情于和诗人,而在此空怀,以作天姝之想?设使异日得遇和诗者,岂不怪我!我今只合具此至诚心,而与和诗人订交足矣!”想罢,一时放开念头,自此(只在书室,绝)不敢住竹林中闲走。又候了数日,(怎奈)这公子回期绝无影响,不胜气闷道:“我今欲使人进去问年伯讨个信儿,又恐怪我少年没坐性。若不去问,只是在此,是何了期?”又想道:“进来服事,俱是面憎语俗的人,叫我如何问得他?怎得如前日这个小童声清齿脆,到我面前问他些动静也好。为什么绝迹再不来?”因在书室中,终日猜疑,终无定见。(正是:
  猜疑不定复猜疑,再四猜疑也是宜。
  终日猜疑猜到底,猜疑不尽自成奇。
  许绣虎胸中有了许多猜疑,)园中虽有好景,也无心玩赏,只(望居公子早回,才是他的心事。但在书室中甚觉无聊无赖,难以消遣。因想道:“古人以填词为胜,我今何不将此一段爱慕思念之情,谱成词曲,倒也可破一时寂寞。倘或想到无可奈何之际,将曲以消怀,有何不可?”一时想定主意,因见园中几树海棠(初放,花蕊开得娇艳鲜妍,不胜欣然举笔,(以成一套词曲,然后细细录出,以供自赏,他做的是:
  《画眉序》:
  兜底上胸膛,好教我费尽端详。他家何处是?料近天旁。访云间,踏遍衢街,鱼雁杳绝无音耗。只应夙世交情浅,今生里怎结芝兰。
  《黄莺儿》
  潇洒少年郎,是丰姿,意气扬。风流记得娇模样,心悚企抑,何时敢忘。怨天公付我男儿相,细思量,此身速变,下嫁凤求凰。
  《集贤宝》
  非是心中乱想。他若肯换衣裳,不亚当年西子庞。枝头鸟雀争喧嚷,诚求上苍。倘若许我商量,何须长,敢将缺陷自芬芳。
  《猫儿咽》
  两形判人顶立同天壤,笔砚将来友谊长,订交生死有何妨。恳望,这种相思担子承当。
  《尾声》
  天教相见非虚谎,若得论心共饮浆。敢怕事到方浓醉海棠。
  许绣虎做完,遂自悠扬低唱一番,甚觉解怀。不期家人来报说,老爷来看相公,许绣虎忙起身迎接。只因这一接见,有分教:
  前事分明,后来若漆。
  两人相见,不知说出什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5] [6]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