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58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人間樂
作 者: [清]天花藏主人 著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四回 底里难窥真色相 泛常谁识假儒巾
  词曰:
  尽认宜男,衡文校士,恰值来南。为念前恩,修函先生,欣照须参。通今博古沉酣,笔到处,纵横妙谭。宫墙高揭,无愧无惭。 调寄《柳梢青》
  话说居行简见了来书,忧疑未决。却是掌珠小姐说临时自有妙用。居行简再三问她是何妙用,掌珠小姐道:“吴世兄此来,胸中已有成竹,来时不可不见。孩儿若不见他,岂不将父母十五年有子之名,竟成虚话?既见之后,必须应考。倘能侥幸,做个秀才,也不负他报父亲昔日之恩。”居行简与夫人听了,不等她说完,连忙说道:“孩儿妳怎么考得?在他手中不是侥幸,莫说孩儿有才,便就是略有可观,或者不及完篇,少不得他为妳周全,必定高高放出。孩儿不想一个秀才,也是朝廷名器,关系重大,岂容女子擅窃之理?若是做了秀才,定有一班同案以及先进互相往来,不是以文会友,就是以友辅仁。那时推之不去,却之招尤,这怎么做得?”掌珠小姐道:“正为人所不能行,孩儿独能行之,才是奇事。若虑做了秀才,怕人缠扰,只消使人递了一张游学文书,在家总不见人,从此换了女装,静俟闺中,岂不先受了一番荣华。”居行简同夫人直听得心花俱开,笑说道:“孩儿此见,一如蛟龙变化,首尾莫可测度。”大家说说笑笑以待宗师到任不题。正是:
  盈盈闺秀正鲜妍,且又才高性有天。
  若不恃才还逞逞,暗香何得有人传。
  过不多时,吴宗师早已到任。到任之后,即来拜谒。果然拜见了居行简,即请拜见师母并世弟。见过之后,因他是个衡文之职,恐生外议,不便款待,因而自去。吴宗师回到衙中,因是岁考,按临各府州处。又过多时,有文书到苏松二府,先考苏州,后考松江。少不得先从县考。居公子是宦家公子,进考时随身带了素琴服侍。题目到手,即举笔濡毫,不假思索,因而县府俱已取居公子为第一名。不日宗师按临昆山,调考两处生童。居行简只得同了公子,带了仆从到昆山寻个寓所。公子这番不便带人进院。到了进考这日,备了一乘小轿,从五鼓先抬进辕门安歇,居公子坐在轿中等候点名。(候)不一会,早已放炮开门。居行简久已嘱托教官护庇公子进考。这教官见已开门,从县府一起起报名,应声鱼贯而入。点到松江,教官即走到居公子轿边,请公子出来,一同入院,故此井无一人敢来搜检。又引公子坐入号房,等了多时,题目方才到手。果是才高三峡,一泻千里。不到两三个时辰,早已做完。欲待交卷,却见并无一人做完,只得坐在房中。直坐到下午,方才看见有人上堂交纳卷子。此时宗师已退入在内,堂上无人。公子看在眼中,道:“他若出来,反有不便。”遂将卷子走上堂来,置放案间。正值开门,随众而出。到了辕门口,轿夫连忙迎接,公子坐轿回寓。居行简看见公子出场回来,无限欢喜。着人收拾,连夜下船回家等待消息。这吴宗师看了居公子的文字,竟如美女簪花,鲜妍秀色,深合己意,不胜击节道:“果是名不虚传,长安久誉!怪不得府县取他为案首。既是府县取他案首,我又有何嫌疑?亦以案首取之。”过不一日,发出红案,竟是第一名居宜男。有人来报喜,居行简一一打发而去。居夫人使人置备了一副极齐整的儒巾、蓝衫,等候送学。到了送学这日,官家行事不同,厅堂结彩,侍从多人将居公子打扮的风风流流而下学。下学之后,一路迎来,直看得满街塞巷的男男女女,无不啧啧称赞居家公子,好一个风流美少年。你道居公子一路迎来,怎生好看?只见:
  面如傅粉,头发齐眉,一顶儒巾笼总角;唇若朱丹,身材俊逸,一领蓝衫(遮盖体。巾插)银花光耀。衫披锦绣成双。坐下白马金鞍,覆罩黄罗深伞。人人喝采,潘安出世好儿郎;个个称奇,西子重生如处女。
  居公子坐在马上,一路迎来。见见人俱喝采,昂昂然右扬鞭,左绾缰的东瞻西盼,越显得风流俊逸。竟有个看杀潘安,想杀卫玠,被人拥拥挤挤,拦住了马头不肯放行。还有那些宦家富室的门口,重帘之内,夫人、小姐见了这般似美女的一个小秀才,恐他容易走了过去,叫使女、仆妇出来拦住马头,不容他径去,定要多看一会方才放行。居公子见帘内俱是妇女,越卖弄精神。手勒丝缰,斜翘两镫,两眼注目,射入帘中,两边观看。一时就哄得这些夫人,小姐,以及妇女各笑嘻嘻,启帘争看。内有年纪老成的,恨不得扯她下马,搂入怀中叫声儿子;内有年纪与她相仿的,恨不得一时凑合拢来,成了夫妇。就闹得松江城里城外,这些乡绅富室,各着人来拦路邀截,要看居公子的标致。居家的跟随人役,又不好变脸呵斥,只得由他截去。先前还是顺路,到了后来,不是顺路,也来邀截。家人们怎肯依他,两下吵吵嚷嚷,这边不肯去,那边又不肯放。公子在马上暗笑不止。只得说道:“索性做个人情,不可偏了一边,由他去看罢了。”那边家人听见居公子肯去,就来笼着马头,引到自家门首帘下,帘内的夫人、小姐竟看一回才肯放行。故此耽耽搁搁直到一更之后,方得到家。此时家中厅堂结彩,鼓瑟吹笙,肆筵排席。居行简同居公子先拜谢了天地、宗亲,然后与夫人坐下,受了八拜之礼。拜完,居公子推说辛苦了一日,不能饮酒,告辞入内。居行简自同贺喜的亲友饮酒,搬演戏文,欢饮终宵。居公子入内,将路上邀截看看的光景与母亲细细说述,各笑一番不题。正是:
  善戏谑兮岂是谑,多才必定逞奇才。
  如若认真迂而腐,迂腐之人何有哉!
  这番举动,果是有女之家,打听得居公子尚未有亲,俱央人说合。居行简又只得极力苦辞,说公子年还幼小,况且有志,必得中了进士,才肯议亲。无奈愈辞愈有。又是一班新进的秀才,来约居公子去谢宗师,居行简欲要回他不去,掌珠道:“若以宗师为父亲的门生,孩儿不去亦可。今以孩儿为宗师的门生,似乎要去。况且孩儿案首,为诸生之领袖,岂有不去之理!”居行简听了,点头许允。只得同公子与一班新秀才来。到这一日,居公子与众秀才,各穿戴了儒巾儒服,当堂拜见。拜见完,宗师发放了诸生出去,独留居公子到后堂小酌。因请罪道:“愚兄今日荣幸,皆受尊公老师台之恩,以至如此。适才贤弟与众生员,在公堂之上同行拜谢,使愚兄心有不安,贤弟似乎多赘矣!”
  居公子听了,连连打恭说道:“老世兄与家严昔日之师生,小弟与老世兄亦今日之师生,焉敢缺典。”说罢,饮酒间讲论些文字、古今典谟,甚是雅饬。宗师笑(问)道:“(愚兄在京时,闻得尊翁老师台为贤弟辞婚。只)不知贤弟近日可曾有聘定否?”居公子道:“家严只因愚弟有执意欲得成名之后,议亲不迟,故此尚然有待。”宗师道:“此乃贤弟志士所为。异日走马春风,看花上苑,少什么金屋阿娇!只不知谁家有福,以作燕燕于飞也!”两人说说笑笑饮够多时,居公子再三辞行。宗师不能相强,只得起身相送大门之外。居公子同了素琴走出辕门外来,忽见一个秀美少年翩翩迎面而来,两下彼此注目而视,一时不便交言,各将手拱一拱,各自走开。居公子走得远了,方回头看少年。还立在那里,有徘徊不忍欲去之态。居公子因对素琴说道:“谁知世间也有这般一个美步年在我眼中经过。”素琴道:“果然生得神清秀美,丰韵飘然。据我素琴看来,到也与公子可以并驱中原。”居公子一面走,一面又说道:“不知谁氏之子,只怕徒具外观,胸中无学,亦不足取也!”素琴正欲讲谈,早已有家人来接公子。公子坐入轿中,到了寓处。次日同父亲回家不题。正是:
  各抱奇姿各抱才,忽然相遇费疑猜。
  乍喜乍惊还脉脉,勾勾引引到家来。
  却说居公子别过了宗师,路上遇着这少年,你道是谁?原来是嘉兴府秀水县人,姓许,名汝器,字瑚琏。因幕唐伯虎风流倜傥,遂又别号绣虎。却是世代簪缨。他父亲也是有名之人。(这许绣虎自幼)资格不凡,读书过目能诵。十二岁就进了一个秀才,(他就看)得功名,有若探囊拾芥。不期进学之后,不上半年,丁了父艰,又不到一年丧母。他因双亲连丧,祖父遗业原不丰厚,故此家业渐替,也不在他心上,他只读他的书。除了读书做文之外,毫无所长。亏得有个族叔许璜,字近是,在京做官,常有所赠。又得家中一个真诚仆妇,故此薪水灯火之费不致经心,得以安心守制苦读。苦读些时,因在制中,功名尚早。一日读书闲暇,因想道:“当今士子,只不过熟习时文,相沿??(抄)袭,已成陋规。功名到手,即便弃掷。即有一二锦绣文章,亦不过鉴赏一时,无有实际。怎得有才如班马,诗成李杜,字字敲金戛玉,令人吟咏,口颊生香!我今在守制之年,何不博学以取名。奈何拘拘然束缚胸襟,于八股中去求生活,何其愚也!且我文章,奚往了然,有何可读。再若读去,若读成了一个不迂即腐,不通世务之人,那时想法救精,便觉繁难了。”自此以后,(想定了主)只博览群书,讨研古典,以及诗赋、诸子百家之言,无不潜心领略矣。许绣虎资性既高,又肯勤读,何患无成。到了十六岁上,竟学成了一个博古通今之士。又且自小生得眉清目秀,亭亭皎皎。到了如今,一发长成得美如冠玉。况且胸中学问充足,自然而然不觉的晬于面,盎于背,而英华发现于外矣,竟是个风风流流的美少年。但他父丧虽已三年满,母丧也是三年,二服以来已是六载矣。(故此向来不留心领略)与人交际,如遇要事方肯出(门一)走,(事毕)即便归家。在家中竟如处女的一般。每日间嘲风咏月,遇景题诗,兴怀作赋而已。不觉又是三年,已是十八岁上,服满,方才出门行走,拜见学师,烦他出文书到宗师处起服。这年正值岁考,竟考了一等第一名。宗师发落时,不胜施旌。旌奖之后,不要说同学的朋友,不是赞他文章古秀,就是称他诗才擅美,无一不来交好。只是这番称赞,就歆动了城内城外,乡绅富室有女之家,无不羡他少年貌美,要招他为婿。俱托人来说亲,俱各夸张,不是张府上小姐仪容绝世,就说李财主家姑娘容貌无双,终日走来缠缠扰扰。这许绣虎一概不肯应允。又被一班慕他才名的,不是今日来求题诗,便就明日坐着索赋。这个打发去,那个又来相求。终日绵缠,手不离笔。喜得他诗文敏捷,送来笺纸、扇头,举笔诗成,限韵即成,故此不致堆积。这还是腹中所有,易于许人。
  最苦的是婚姻一事,往往被人缠扰得无计可回。即使回了张黄李赵,又有吕蔡陶姜来问信,只弄得许绣虎青黄无主,黑白难分。欲就了这家,又恐此女虽有姿色,未必多才,岂是我许绣虎之好合;欲待允了那家,又恐怕其人之女,虽是有才,未必便称佳丽。终日只是含含糊糊,又且不便与人说知心迹。无奈这些做媒的人,俱是受了女家的嘱托,一早一晚的来走动,许绣虎甚不耐烦。口枯且又琐,极力俱辞。到了后来,这些女家见他东也不允,西也不就,恐怕媒人口舌笨拙不善言辞,只得另又托嘱乡坤家寻了乡绅,财主寻了财主,秀才寻了秀才,俱来说亲求允。许绣虎终日迎送不暇,十分愁苦。一日梳洗对镜照了一番,不觉暗笑起来,道:“从来人以貌美为佳。不意今日我许绣虎反以貌美受累,岂不是件从古未闻未有的事,岂不可笑?”梳发未完,老仆走来说道:“有一位冯老爷来拜相公,坐在厅上立等。”许绣虎问道:“哪一位冯老爷,他来为什缘故?”老家人笑嘻嘻,不知说出什么话来。只因这一说出,有分教:
  安排陷阱牢鹦鹉,得开金锁脱蛟龙。
  不知后事端的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 憨公子为妹婚寻人立逼 美秀才苦推辞受尽肮脏
  词曰:
  韫椟才高,青年貌美,久着时髦。愿结求婚,央媒月老,招赘儿曹。甜言逆耳徒劳,魆地里、安排虎牢。关禁煎熬,憨呆狂且,潜奔生逃。 调寄《柳梢青》
  话说许绣虎听见老家人说是冯主事(来拜访,知他必无别事,毕竟)是哪一家烦他来与相公做媒的。许绣虎道:“原来是他。”速忙将衣巾整齐,出厅相见,道:“小侄不幸严慈俱背,读书不出户庭者六载余年。(有失问候。)今虽服满,尚未(趋承)问候年伯,不意年伯反赐辱临,侄罪多矣!”冯日敬道:“我记令先尊(年兄)在日,贤侄尚在髫龄,已知贤侄必非凡品。光阴瞬息,已经六载,今观贤侄伟然一丈夫矣,深为可喜。老夫今日之来,非为别事,(只因)受了来大冢宰之命与贤侄为媒。这来大冢宰,近日告假在家。有位千金小姐,(姿色之美,不待老夫言述。只因为父者过于溺爱,不免慎择东床,一时未得佳美之婿,所以这位小姐盈盈)二八,(尚然待字深闺)。不意近日(大冢宰忽有所)闻,(而)知贤侄才(情高卓,容)貌不群,实可称东床坦腹。前已托人来说,贤侄一例推却。未知何意?因想来人或者言语未周,或者未堪郑重。因知老夫与贤侄世交(通好),故(此)特命老夫亲(自)来(厅)作伐。(必能善为我言,因而受托)。乞贤侄允从。(一则不负冢宰殷殷择婿之初心,二则无辜老夫执操柯斧之意。)”许绣虎听,连连打恭道:“小(年)侄赋性愚鲁(而且钝),又兼家寒,向蒙诸位簪缨,通家旧谊,往往议结姻亲?(年)小侄非不愿纳,但心固有志也。尝思天下美(貌)女(子,)何处不有,才(智之)女,亦何地而无?若貌无沉鱼落雁之佳,才无咏絮之雅,小侄不取也!必待才貌兼全,能与小侄之才旗鼓相当,你吟我咏,才是小侄的佳偶。况且男子之娶妇,与女子之嫁夫,若无定见,一有所失,终身怀恨,悔莫大矣。(负大冢宰殷殷择婿之意,为人之所才夺也,)还望老年伯善为我辞之。”冯日敬听了,不觉(的哈哈)大笑道:“我只道贤侄具此青年秀美,必要谈吐凌云,襟怀俊逸。不意贤侄(幼失双亲,且少义方之训,)竟成了一个迂腐木雕,不通时务之论。(乌呼可也?)你说沉鱼落雁,(避月羞花),此不过赞美之词,以比美貌之女。你说咏絮之才,亦不过诗坛中,以赞美之称。所云尽信书,不如无书之谓,何而贤侄执此以为定论?吾未见其人也!莫怪老夫言过于激,若依贤侄这般见识,错过好事姻缘,将来老大徒伤悲耳,还宜允了这头亲事才是。(万万不可错过,失此良姻。)况且这来大冢宰,现任当朝一品,求婚于汝,不为辱没。亦且将来富贵功名,何须力求!”许绣虎听了,(只得)也笑(了一笑,说)道:“老年伯见教的极是,无奈士固有志,不可夺也!”冯日敬见他不从,只得起身别去。(正是:)
  炎炎赫赫做高官,为女求婚有什难。
  谁道儿郎坚执意,推三阻四万千般。
  许绣虎送(了冯主司)出门,自己回到书房(来。想清早起被他缠了半)日,(又)被他抢白了一场,好不气闷。直到午后,方才气平,道:“我有如是之丰姿,必不肯等闲弃掷,断送于村姬嫫母之手。只是方才此老劝我不可错过,老大伤悲,倒也是正理之言。但不知此女果是何如?”因想了半晌,道:“岂有此理!从来天生万物,各有匹偶。今既付我如是之才、如斯之美、又岂肯使我有鳏在下?亦必生有一才美之女,以作(蒹葭)好合。(苟无才美之女与我而终其身,岂非天之所赋为虚也)我今须拿定主意,万不可被人摇惑。”忽又想道:“我生于斯、长于斯,数年以来,为何不曾见、不曾闻有什么奇才异色之女子(有只字流传。他方才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倒也说得有些道理。)难道生于古,独不生于今乎!”因又想道:“必无此理。我今守制六年,出门甚少。况且一水一洼之地,又无山川之毓秀,岂有(沉鱼落雁,避月羞花)之女子?我想遍天下之大,必然有才貌兼全的女子也!还是我不曾广见广闻,若果能广见广闻,而于此留心寻访,必有一番奇遇,也不可知。不要被这老儿挫吾志可也。”遂依旧回绝媒人不题。正是:
  姻缘自古前生定,若是今生便可为。
  不是推三并阻四,怎能得见美于斯。
  再说冯主事,见他不允亲事,心中不悦。遂(一径)来见大冢宰,将许绣虎辞婚,固执不从,细细述知。道:“不是晚生不善辞令,大都此子无福,有违盛意。”冢宰听了,笑道:“婚姻之事,固不可强为,亦非一言而决。明日有友人相约游览西湖,等我回来再处。”来公子在旁听了,忿忿不平道:“小畜生!这样可恶,不中抬举,藐视我父亲(大人)!怎见我妹子便是无才?(便是)无貌?休讨得我公子性发。从便从,不从写个帖子与学院,革他的衣巾,他也没处叫苦。”冯主事道:“公子不必性急。既是令尊大人友约游湖,且等回来再作商量。”说毕,别去。当不得这来公子使公子性儿,(听)见不允(他)妹子(的)亲事,心中(十分)懊恼。遂暗暗算计一番,道:“我今只消如此这般,不怕他走上天去。”遂(悄悄)吩咐家人,等老爷(起)身后行事。过不两日,来大冢宰出门去了。这些家人奉公子之命,无不尽心打听。分散在许家左右,访察他的动静。不期一日,许绣虎因母舅寿诞,(叫老仆备了礼物,)从清晨出门去拜(了母舅的)寿,母舅留他吃一日酒,至傍晚方才(辞别)回家。行至途中,忽有三四十青衣的人,走近前来搀搀扶扶的说道:“今日许相公不在家中,我等寻了一日,却在此处相逢,快走一步,免得我家相公等久。”此时许绣虎(虽不十分沉)醉,(却也酣酣然有些醉态),只觉两眼蒙眬(的)问道:“今日是我出门拜寿才回,汝家相公是哪一位?(叫你们)寻我做什事?”青衣人道:“小人等奉了相公之命,来请公子到家做些诗文。”许绣虎道:“此时天色晚了,我要回家歇息,明日到你家做罢!”众人道:“这个使不得。若请不去,就是连累我们受责。”一面说,一面扶拥着而走。许绣虎道:“请做诗文,绝妙好事,我也不好辞。你家相公,端的是谁?若是俗人,我就不去了。”众人道:“我家相公是个文人,到那里相见便知。”说罢,不由许绣虎的脚步做主,各自用手搀扶,却扶走到一座大楼高峻、房舍连云,一个大人家的门首。许绣虎见了,心中(却是)明白,遂立足道:“着哪个人去报知主人,可出来迎接(才是)。”众人道:“晚间不须迎接,且到厅中迎接不迟。”说罢,又搀扶着许绣虎入到中堂,转入后厅,又进耳房,又出夹道,弯弯曲曲,(逶逶迤迤,)一重重,一进进,不知走过了多少厅堂廊庑,然后到一小室中来,已有灯光明照。虽不是精致书室,却也有儿幅歪斜诗画,数卷残书。再看那厢,有纸帐梅花,竹床半榻。许绣虎看了,想主人必是个俗物,我回去罢。遂回(过)头要问众人,早已不知去向。忙寻旧路,走到门边,竟关锁得无路可出。不胜恼怒,道:“这些奴才,是何缘故将我诱哄到此,意欲何为?”只急得(甚是)没法。急了一会道:“来路关锁,必有后路可出。”只得走入小室中,要寻后路,将灯四下照着,但见周围粉墙高有数丈,插翅也不能飞出,急得酒气全无,暗想道:“请我来做诗文,是文人韵事,怎么(着人)这般恶请?我记得先前进来,是个门第人家。今又如此深房邃生将我关禁,难道怕我逃走了不成?”(又想道:“着人请我是真。恰好我今日不在家,这几个家人遇见了我,遂自一径请来,倘或主人此时已入梦乡,不便相见,家人们不知道理,怕我走去,我将关闭在此。”)正想未完,忽听见里面(一)众人声音。西壁厢开了一扇小门,有十数人点了灯火,(簇)拥着一个人走来。许绣虎忙抬头将他观看,你道这人如何模样?只见他:
  一脸糟粕气,满腹势豪矜。头上飘巾歪戴,身穿鹤氅披风。(一双近视眼,对面不分你我,两肩斜亸侧,横行岂识高低。)吐语出言,嘴上白沫乱滚;摇头侧颈,周身摆踱轻狂。人人尽道呆公子,个个称他似丑驴。
  这个人跨入门来,见了许绣虎,拍手呵笑道:“果然好个小许!”遂将两手做了一个手势道:“竟可以如此这般。怪不得我家令尊日日想他,要将我妹子做个牵头,要他入赘。”说完,将手笼着两只大袖,一顿摆踱。许绣虎见他出言无状,大怒喝道:“何物狂奴,作此丑态?”那公子道:“呀(呀)!小许,我实对你说,(谁人不晓得)我是来大冢宰的大公子,恩萌(世袭)锦衣卫,将来做官。你若与我妹子做成了(这头)亲事,你就在我家,吃我的饭、穿我的衣,我就与你如此这般,也不叫你为难。”许绣虎听了,方晓得就是冯主事说的(这头)亲事,不肯应允,着人哄来。遂十分恼怒道:“我是文人才子,岂可与你一般见识,快着人送我回去,万事俱休!若使令尊翁(老先生)闻知,反为不美!”公子道:“(暂与你个榧子儿吃。)我家老官实要招你为婿,你为什么(推三阻四)不肯应允?我今日趁我家老官儿不在家中,(略施小计)着人将你骗到此地,(我实对你说吧,)快快应承我妹子的亲事(便罢,若不应承,只叫你来得去不得。)你(说你是什么)文人才子,(难道我来公子六爷不是)文人(才子)?你说你是个才子,(可)家(里)有几个元宝在?料想(你)不如我家,堆着整千整万个(大锭的)元宝!你若不信,我领你到库房去看看。你难道不晓得,单才不如实有财的么?”许绣虎见他一味胡言,只气得无法,(恼怒)喝道:“丑驴!你(令尊翁为女)招婿,也要人情愿。(你)怎么(歪缠)设计,哄人来家,岂不可耻可笑!”公子也喝道:“你怎敢将人比畜,叫我丑驴!我做公子的人,海量宽宏,不与你计较。又且爱你的标致,日后还要与你(如此这般)做个龙阳君哩!”许绣虎大怒道:“我是黉门秀士,你怎敢毁辱斯文!”公子道:“啐!莫说你是秀才,你不晓得吏部堂上坐的那老官儿是谁?就是(公子大爷)我的亲亲的父亲!天下各省(府州县)大小官员,不知在他手里降迁谪调了多少,希罕你这样穷酸饿鬼,(读千字文,百家姓,之乎者也矣焉你这等)放屁的秀才!(只当得我公子大爷的孙子的的孙子哩。)你如今允了亲事便罢,再不应承,只消关锁在此,饿你半年六个月,不怕你不做穷酸饿鬼了。今夜同你说话,觉动了心火,要入内去吃酒,睡妇人了!”说罢,吩咐家人锁门,遂一哄而去。
  许绣虎直气得手足冰冷,浑身动弹不得。(见他去)了半晌,渐渐回过气来,大骂畜生丑驴。骂了一会,因想道:“我今被他锁禁在此,你看四围一似铁壁铜墙,怎得出去?岂不将我性命断送在此!不如等他再来,且应承他妹子亲事再处。”又想道:“如何使得!这样丑驴,怎得有好妹子?我若失口允许,倘或勒逼成亲,叫我许绣虎与丑女子作合,如入万丈污泥,如死的一般,(倒不如寻死,还是清洁男人。”忽又想道:“我许绣虎是顶天立地奇男子,然如何寻短见,)莫若等他再来,一把扭住与他拚命。不怕他不送我回去!”想定了主意,等了多时,早有人开门出来。只因这番出来的人,有分教:
  休言施德无人报,始信今朝恩报恩。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 避风波鸿飞天壤 两无意割肚牵肠 
  词曰: 
  风雅仪容天赋成,自然好合不虚生。若还强逼似无情。人世岂无同我并,蜗居焉识产奇英。今朝得见那惜惺惺。 调寄《浣溪沙》 
  话说许绣虎,被来公子(黑夜)锁禁密室,(又受了一番恶待)进退无路,要拼性命,以待其来。忽听有人(说话,待)开门出来,正欲上前去扭,却见是个妇人,手执灯火,后随一个男人。连忙立住。 你道这妇人为什么来开门?只因公子与许绣虎说了许多呆话,内有个家人服侍公子入内,回到自己房中嘻笑不止。 其妻子问道:“你今日跟随公子做了什事,这般快活,笑个不止?” 家人遂将这些缘故说知。 妻子道:“这许相公,可是许举人家的大相公?” 家人道:“正是他。(果然这许相公)生得人物俊秀,(怪不得)老爷要招他为婿,他却不肯。公子恼他,着人捉来关在后厅小室中。他若再不见机,(惹了公子呆性起),就要绝他饮食。” 妻子着惊道:“这是我恩人的儿子,我若不设法救他(出去),就是忘恩了!” 家人问道:“他与妳有什恩处?” 妻子道:“当年我父亲欠了钱粮,追逼无偿,将我卖与过客。彼时父女分离,难割难舍之际,亏得许举人见了,将银赎我回家,这(日)才与你做了夫妻,(生儿养女,)岂不是我恩人之子?快快同我救他出去,免遭毒手。” 家人道:“原来如此。(知恩报恩,实是好事,)妳如今虽要救他,也无处可救,只好稍停,取个巧儿救他罢。”妻子着急道:“若到明日要救,也不能了!” 家人道:“这怎么说?” 妻子道:“这呆公子,明日见他不从,一时发起呆气,叫几个恶管家一顿处死,他倚着老爷的势焰,哪个敢与他作对?要救他须在此时。” 家人道:“公子方才将门紧锁,钥匙带去,(方才入内,)怎么放得?就是放去,日后查究起来,妳、我岂不受累!” 妻子道:“我今报知夫人救他。”说罢,连忙去见夫人,将事细细说述。 夫人听了,大惊道:“这呆畜生,怎敢如此胡为!就是你父亲要将妹子结亲,只可央媒说合,怎么强逼关禁?喜得妳来报知,快同我去放他!” 到了门前,没有钥匙,不得开入。遂叫这妇人到小姐房中取了许多钥匙来,却喜内中有个凑巧,得开而入。 许绣虎正要上前拚命,忽见是个妇人,连忙立住道:“妳这妇人来做什么?” 那妇人道:“我是来救相公。此时不必细问,快同我夫妇出去!”许绣虎听了,连忙同出。 又听见黑影里叫声“袁德,好好送许相公到家”。 袁德应诺,夫妻各持灯火一路开门出来。袁德先去与管门的说明了夫人之命,方得一同走出。许绣虎在路问明,方知他夫妇报恩。又难得夫人晓得大体,好生感激。 到了家中,打发袁德回去(,然后坐定歇息)。 此时天色渐明,因吩咐老仆道:“我今概不会客。若有人来,只说我远出未归。”因而寻睡,直睡到下午,方才起来。 想着夜来的事,不觉忿恨道:“无端受此凌辱,我今要与他作对也不难,只怕到(那)其间官官相护,一时分辨不出。又且这个憨狂无耻的人,与他计较反为有辱。只可笑来冢宰,有了女儿嫁不出人来,定要寻我。我今虽得救援而归,只怕其心不死。若在家避患,岂是常法?”想了半晌,想不出什么法儿来,只得吩咐老仆妇收拾酒肴,不时送到面前,摆列桌上。许绣虎遂(推开了两扇纱窗,此时秋深时候,一园秋色,红黄白紫,俱开得烂漫,芬芳可爱,遂)把酒自酌自饮,以消积闷。 饮到半酣,不觉闷积难消(,有若如慕如泣,自嗟自怨起来)。因想道:“我许绣虎自失双亲以来,外无所恃,内无所怙,使我风木余悲,有欲养不能之恨,岂不虚生了一十八年。今虽叨列宫墙,每以才华自负。因想古来有才美淑媛之称,私心景仰,(不意竟不可得。即或有之,我许绣虎亦无处寻消问息,岂不使我空怀求偶之心,徒作天姝之想?迩年以来,执柯者有人,作合者有人,若以俗情论之,岂无佳丽,岂乏奇葩?而与我宜室宜家,以终其身。奈何)欲得佳丽而(自负)坚意拒人。不意昨日受了来公子之憨呆,(今后如来公子之憨呆者谅亦不少,倘或又如此)恃蛮使(呆)势强逼成婚。莫说其女(不能)有才有貌,即使才貌俱全,而与此辈为俦,辱莫大焉。我今细细想来,前日冯年伯(这番)话,亦似有理。虽如此说,然亦不可尽信,而惑我初心。亦不可不信,而操其守。我今有个主意,不必定求如何(羞花闭月,枫落吴江之)奇才异貌,只要与我(年相若、)才相配、貌相当,不致枋榆白豕之诮足矣。(奈何作此高远难行之事,尚乏蘋蘋藏繁,有虚中馈)!” 忽又思道:“我(今在镜中,不能鉴形于外,奈何形虽不陋,才非劣剪,既是这些)有女之家,思寻美才郎以作配偶。我岂不择才美之妇而为好合,得毋自弃自堕,而失初心之不有求也!”因又想道:“有美才郎,还可易见易闻,至于才美之妇,生长深闺,若使吐露才华,香奁佳咏,流炙人口,还可易闻,留心寻访。至于美丑妍媸,怎能得窥半面,以作寤寐反侧之想,必然难得。此所谓徒怀吾志,只好老死丘山,勿作蒹葭钟鼓之音。” 偶然间想到此际,不觉长叹数声,泪澘两颊(,暗泣了半晌)。忽又想道:“我许绣虎向日聪明,如何一旦痴呆至此。我今想来,既无父母定省,又无家室牵挂,何苦恋此烂头巾、破蓝衫,在此浇薄一隅之地,以寻生活?何可惜也!古云:燕赵多佳人,我今叔父在京,常有字来要我进京相聚。我今何不趁此使人到学中递一张游学文书,将这家计交付老仆看管。我只带了小芳跟随,以作四海求凰之念。倘能侥幸,也不可知。”想定了主意,方觉欢然。正是: 
  方寸之中千万想,想无头绪费疑思。 
  想到万千终有得,方知多想有便宜。 
  次日许绣虎写(就)了一张游学文书,叫老仆到学师处批准了来家,遂料理一番,带了小芳起身。 他这出门,原无定准,故此在路行止自如,有若天外冥鸿,不为世俗所羁。路上有花看花,遇景玩景。但目中所见者,无非窃脂粉以增容,藉绫罗而饰丑。要求其洗尽铅华,天然娇媚,竟不一见。行到苏州府来,因知苏州府乃文人繁华之所,少不得要物色一番。 遂寻寓处,终日带了小芳到那名胜的所在,无不领略。就是幽僻曲往,也要留心。 一日闲步入城,寻访吴王旧迹,遂到锦帆泾、百花洲而来。一路闲行闲玩,亦只不过有其旧名而已,并无可观(可游)之处。 行到学院衙前,(得知苏州府学是范文正公的宅基,相传当时有一异人对范文正公说道:“这块宅基乃是一府的龙脉。住居于此,子孙科甲绵绵,直可天地不朽。” 范文正公道:“日后子孙贤,富贵自有,子孙不贤,而占此基址,以享富贵,天岂佑之?既然我的宅基是一府之龙脉,又乃科甲绵绵,私于一人,不若公之于众,科甲富贵岂范姓所独享?”遂将宅基做了府学。故此许绣虎兴怀羡慕而来。不期学院衙门,就在府学之旁。)此时宗师坐考苏州,调考松江。虽是考完,却因有事耽搁,不曾起身。 适值这日居公子同众秀才来谢宗师,宗师款留居公子衙内饮酒,出来恰遇着许绣虎对面而来。直看得许绣虎惊惊疑疑,暗想道:“我平日自负秀美,天生当今无两。今若与此生相并,殊觉形秽矣!” (惊想未定,)但(因)素不相识,无由接谈,只将手拱了一拱,直看他走远了,尚还立住徘徊,出神凝想。直看到无可奈何之际,方回过身来,因而问人,方知今日是一起松江府新进的秀才来谢宗师的。 许绣虎又问道:“可知方才过去的这小相公,他是姓什名谁。住在哪里?” 那人见问,笑说道:“松江秀才,自然是松江人。我不曾与他相熟,哪晓得他姓名!”许绣虎听了(点头),遂不再问。 欲待再往别处闲走,只觉心中若有所失,游兴索然,只得同小芳回(到)寓(中),到了夜间安寝。 谁知就枕之后,将日间所见之人,不觉兜上心来,道:“(我自从做了秀才之后,不期受制六年,见人甚少。迩来见人),人人(只)称我为美男子,我亦不自知其美。然我目中所见之(友)人,并无如我之貌,这还是一隅之地。如今出门以来,(又至吴下),往往留心,莫说男子中绝少,即妇(人)女(子)中,并不见有什么倾国倾城的美色。何独今日无意中,遇见这个少年,比花还媚,比柳还柔,而一种幽静恬澹,步履端庄,殊令我见而魂销矣(,系人心坎矣。)若据我想来,我这副形骸,尚然被有女之家为其所苦,但不知这位少年,可曾受室,亦曾为人所苦否?我(许绣虎)今日倒为他担忧。”忽想道:“人各有志,难道也似我检择才女,或者他人有所遇,亦未可知,我怎么为他担忧?” 想罢,欲要去睡,怎奈一时再睡不着。忽又想道:“(他是男子,我亦男子,想他做什么。”又想道:“)我思天地间造物,有物必有则,有则必有偶,决不独生而使之独往独来。(以成孤孑。)所以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之理存焉。我今细细想来,五伦之内,夫妇、朋友皆在其中。我今不得才美之女以成夫妇,莫若有此才美之友以为友,岂不是以美爱美,以才爱才,成天地间造物而有偶矣!而今(他)既在松江,此去不远,我今何不访寻彼地,与此生订一知已之交,何其快也!”一时想得欢然,而甜其寝(矣。正是: 
  未见君子,岂不迩思?
  既见君子,惄如调饥)。 
  到了次日,收拾起身,竟往松江而来。 到了松江,有人指引到西门外观音庵作寓。庵内寺僧见他主仆不俗,知是文人,(有些来历,)就(使人)打扫(了)一间洁净书室,将他安顿。小芳与他讲定了房金。 次日,许绣虎请见庵中主僧,彼此叙谈,方知主僧叫做慧静。 慧静问道:“相公语音却是嘉兴府口音,不知有什贵干到此?” 许绣虎只得将家世说知。 慧静道:“小僧失敬了。请问相公,令叔在京官居何品?既约相公进京,为何错了路头,得临敝地?敝地乃偏僻之处,奠非此处有什干谒,以助行旌么?” 许绣虎道:“家叔职居谏议。我今到此实为游学,进京次之。前过吴门,已领略了山川诸胜,因思云间负海枕江,文人渊薮,代不乏人,其间高旷隐逸者常多。故借此一枝栖息,以凿胸襟耳。非敢谒贵也!” 慧静道:“原来相公如此青年,却具有高雅旷达,甚是难得!” 许绣虎问道:“我今初到此地,尚未出门游览,不知此地何处可以先游?” 慧静道:“松江名胜甚多,(一时难以尽述,)相公也不必尽到。只说府城之北,有一座昆山,秀美异常,当时陆机、陆云生于此处,人比他是昆冈出玉,故此(叫做昆山。)灵秀之脉咸萃于斯。(山下有白龙洞,相传下边淀湖,每到风雨之夜,有龙出入。)山不高而独峻,水不深而常清,虽武陵源无过之。府城东南近海,如值天晴气朗之时,可以相望宁波地方,历历可见。俟于夜静时,每闻越中鸡犬之声。再者云间洞天,陈朝双桧九峰书院,自有奇花异卉,古松怪石无处不有。只这几处,也可尽够相公游览了。” 许绣虎道:“这些佳境必然要去。只是不知那里可有文人韵士到此来往么?”慧静道:“怎么没有!这样名胜所在,若无骚人墨客吟咏点缀,岂不令山川寂寞了!不但是骚人墨客来往,往往有奇色奇才的女子往来游玩。不是长篇,就是短赋,令人传诵,顿令山川倍彩。相公这般少年,若游此地,必有一番佳话流传的了。” 这些说话,直听得许绣虎心窝里俱痒,一时无可挠处。笑说道:“若果有佳话流传,此来不虚矣!”遂打点出门游览。只因这一出门,有分教: 
  一春鱼雁无消息,两地兴怀各有思。 

  不知后事果是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5] [6]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