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70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錦香亭
作 者: [清]古吳素庵主人 編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又名《睢阳忠毅录》、《第一美女传》、《锦香亭绫帕记》。全书四卷十六回。清古吴素庵主人编。该书约作于清初,演绎唐朝钟景期与葛明霞的爱情故事,中间又穿插安禄山叛乱的描写,是一部历史演义与才子佳人相结合的小说。 
 
(全文)
第一回 钟景期三场飞兔颖
  词曰:
  上苑花繁,皇都春早,纷纷觅翠寻芳。画桥烟柳,莺与燕争。一望桃红李白,东风暖满目韶光。秋千架,佳人笑语,隐隐出雕墙。王孙行乐处,金鞍银勒,玉觴瑶觞。渐酒酣歌竟,重过横塘。更有赏花品鸟,骚人辈仔细端详。魂消处,楼头月上,归去马蹄香。
  《满庭芳》
  这首词单道那长安富贵的光景。长安是历来帝王建都之地,秦曰咸阳,汉曰京兆。到三国六朝时节,东征西战,把个天下四方五裂,长安宫阙俱成灰烬瓦砾。直至隋,炀帝无道,四海分崩,万民嗟怨。
  生出一个真命天子,姓李名渊。他见炀帝这等荒淫,就起了个拨乱救民的念头。在晋阳地方,招兵买马,一时豪杰俱来归附。
  那时有刘武周、萧铣、薛举、杜伏威、刘黑闼、王世充、李密、宋老生、宇文化及各自分据地方,被李渊次子李世民一一剿平,遂成一统,建都长安,国号大唐。
  后来世民登极,就是太宗皇帝,建号贞观。文有房玄龄、杜如晦、魏征、长孙无忌等;武有秦琼、李靖、薛仁贵、尉迟敬德等,一班儿文臣武将济济跄跄。真正四海升平,八方宁静。
  后来太宗晏驾,高宗登基,立了个宫人武曌为后。
  那武后才貌双全,高宗极其宠爱。谁想他阴谋不轨,把那顶冠束带撑天立地男子汉的勾当,竟要兜揽到身上担任起来。他虽然久蓄异心,终因老公在前碍着眼,不敢就把偌大一个家计包揽在身。及至高宗亡后,传位太子,年幼懦弱,武后便肆无忌惮,将太子贬在房州安置,自己临朝听政,改国号曰周,自称则天皇帝。
  彼时文武臣僚无可奈何,只得向个迸裂的雌货叩头称臣。那武氏俨然一个不戴天平冠的天子了。
  却又有怪,历朝皇帝是男人做的,在宫中临幸嫔妃。那则天皇帝是女人做的,竟要临幸起臣子来。始初还顾些廉耻,稍稍收敛。到后来习以为常,把临幸臣子只与做临幸嫔妃,彰明较著,不瞒天地的做将去。内中有张昌宗、薛敖、曹怀义、张易之四人最为受宠。每逢则天退朝寂寞,就宣他们进去玩耍,或是轮流取乐,或是同榻寻欢。说不尽宫闱的秽德,朝野的丑声。亏得个中流砥柱的君子,狄仁杰与张柬之尽心唐室,反周为唐,迎太子复位,是为中宗。
  却又可笑,中宗的正后韦氏,才干不及则天,那一种风流情性,甚是相同,竟与武三思在宫任意作乐。只好笑那中宗,不惟不去觉察他,甚至韦后与武三思对坐打双陆,中宗还要在旁与他们点筹。你道好笑也不好笑。到得中宗死了,三思便与韦氏密议,希图篡位。朝臣没一个不怕他,谁敢与他争竞?幸而唐祚不应灭绝,惹出一个英雄来。那英雄是谁?就是唐朝宗室,名唤隆基。他见三思与韦氏宣淫谋逆,就奋然而起,举兵入宫,杀了三思、韦氏并一班助恶之徒,迎立睿宗。睿宗因隆基功大,遂立为太子。后来睿宗崩了,隆基即位,就是唐明皇了。始初建号开元,用着韩休、张九龄等为相,天下大治。
  不意到改元天宝年间,用了奸相李林甫。那些正人君子,贬的贬,死的死,朝廷正事尽归李林甫掌管。他便将声色货利,迷惹明皇,把一个聪明仁智的圣天子,不消几年,变做极无道的昏君。见了第三子寿王的正妃杨玉环标致异常,竟夺入宫中,赐号太真,册为贵妃。
  看官,你道那爬灰的勾当,就是至穷至贱的小人做了,也无有不被人唾骂耻辱的,岂有治世天子,做出这等事来,天下如何不坏?还亏得全盛之后,元气未丧,所以世界还太平。
  是年开科取士,各路贡士纷纷来到长安应举。中间有一士子,姓钟名景期,号琴仙,本贯武陵人氏。父亲钟秀,睿宗朝官拜功曹,其妻袁氏,移住长安城内。止生景期一子,自幼聪明,读书过目不忘,七岁就能做诗。到得长成,无书不览,五经诸子百家,尽皆通透,闲时还要把些“六韬”“三略”来不时玩味。十六岁就补贡士,且又生得人物俊雅,好象粉团成玉琢就一般。
  父亲要与他选择亲事,他再三阻挡,自己时常想道:“天下有个才子,必要一个佳人作对。父母择亲,不是惑于媒妁,定是拘了门楣,那家女子的媸妍好歹那能知道?倘然造次成了亲事,娶来却是平常女子,退又退不得,这终身大事,如何了得?”
  执了这个念头,决意不要父母替他择婚,心里只想要自己去东寻西觅,靠着天缘,遇着个有不世出的佳人,方遂得平生之愿。因此蹉跎数载,父母也不去强他。
  到了十八岁上,父母选择了吉日,替他带着儒巾,穿着圆领,拜了家堂祖宗,次拜父母,然后出来相见贺客。那日宾朋满堂,见了钟景期这等一个美貌人品,无不极口称赞,怎见他好处,但见:丰神绰约,态度风流。粉面不须傅粉,朱唇何必涂朱。气欲凌云,疑是潘安复见;美如冠玉,宛同卫玠重生。双眸炯炯似寒晶,十指纤纤若春笋。下笔成文,会晓胸藏锦绣;出言惊座,方知满腹经论。
  钟景期与众宾客一一叙礼已毕,摆了酒肴,大吹大擂,尽欢而别。钟秀送了众人出门,与景期进内,叫家人再摆出茶果来,与夫人袁氏饮酒。袁氏道:“我今日辛苦了,身子困倦,先要睡了。”景期道:“既是母亲身子不安,我们也不须再吃酒,父亲与母亲先睡了罢。”钟秀道:“说得是。”叫丫鬟掌了灯,进去睡了。
  景期到书房中,坐了一会,觉得神思困倦,只得解衣就寝。一夜梦境不宁,到了五更,翻来复去,再睡不着。一等天明,就起来穿戴衣巾,到母亲房里去问安。
  走到房门首,只见丫鬟已开着房门,钟秀坐在床沿上,见了景期说道:“我儿为何起得恁般早?”景期道:“昨夜梦寐不宁,一夜睡不着,因此来问爹娘,身子可好些么?”
  钟秀道:“你母亲昨夜发了一夜寒热,今早痰塞起来。我故此叫丫鬟出去,分付烧些汤水进来。正要来叫你,你却来了。”
  景期道:“既如此,快些叫家人去请医家来诊视。待我梳洗了,快去卜问。”说罢,各去料理。
  那日,钟景期延医问卜,准准忙了一日,着实用心调护。不想犯了真病,到了第五日上,就呜呼了。景期哭倒在地,半晌方醒。
  钟秀再三劝慰,在家治丧殡殓。方到七终,钟秀也染成一病,与袁氏一般儿症候,一般儿呜呼哀哉了。景期免不得也要治丧殡殓,那钟秀遗命,因原籍路远,不必扶柩归家,就在长安城外择地安葬,景期遵命而行。
  却原来钟秀在日,居官甚是清廉,家事原不甚丰厚。景期连丧二亲,衣衾棺椁,买地筑坟,治丧使费,将家财用去十之七八。便算计起来,把家人尽行打发出去。有极得意自小在书房中服侍的冯元,不得已也打发去了。将城内房子也卖了,另筑小房五六间,就在父母坟旁,止留一个苍头一个老妪,在身边度日。自己足不出户,在家守制读书,常到坟上呼号痛哭,把那功名婚姻两项事体,都置之度外了。
  光阴荏苒,不觉三年服满。正值天宝十三年,开科取士,有司将他名字已经申送。只得唤苍头随着收拾进城,寻个寓所歇下。到了场期,带了文房四宝,进场应试。
  原来唐朝取士,不用文章,不用策论,也不用表判。第一场只是五言、七言的排律,第二场是古风,第三场是乐府。那钟景期,平日博通今古,到了场中,果然不假思索,揭开卷子,信笔而挥,真个是:字中蝌蚪落文河,笔下蛟龙投学海。
  眼见得三场已毕,寓中无事,那些候揭晓的贡士,闻得钟景期在寓,也有向不识面,慕他才名远播,来请教的;也有旧日相知,因他久住乡间来叙契阔的;纷纷都到他寓所,拉他出去。终日在古董铺中、妓女人家,或书坊里酒楼上及古刹道院里边,随行逐队的玩耍。
  钟景期向住乡村,潜心静养,并无杂念。如今见了这些繁华气概,略觉有些心动,那功名还看得容易,倒是婚姻一事甚是热中。思量:“如今应试,倘然中了,就要与朝廷出力做事,那里还有功夫再去选择佳人。不如趁这两日,痴心妄想去撞一撞,或者天缘凑巧,也未可知。”
  那日起了这念头,明日就撇了众人,连苍头也不带,独自一个,去城内城外,大街小巷,痴痴的想,呆呆的走。一连走了五六日,并没个佳人的影儿。
  苍头见他回来,茶也不吃,饭也不吃,只是自言自语,不知说些甚么。便道:“相公一向老实的,如今想是众位相公牵去结识了什么婊子,故此这等模样么。我在下处寂寞不过,相公带我去走走,总成吃些酒肉儿也好。相公又没有娘娘,料想没处搬是非,何须瞒着我?”
  景期道:“我自有心事,你那里知道。”
  苍头道:“莫非为着功名么?我前日在门首,见有个蓍的走过,我叫他跌了一蓍。他说今年一定高中的,相公不须忧虑。”
  景期道:“你自去,不要胡言胡语惹我的厌。”苍头没头没脑,猜他不着,背地里暗笑不题。
  到次日,景期绝早吃了饭出来,走了一会,到一条小胡同里,只见几户人家,一带通是白石墙;沿墙走去,只见一个人家,竹门里边冠冠冕冕,潇潇洒洒的可爱。景期想道:“看这个门径,一定是人家园亭,不免进去看一看,就是有人撞见,也只说是偶然闲步玩耍,难道我这个模样,认做白日撞不成。”
  心里想着,那双脚儿早已步入第一重门了。回头只见靠凳上有个老儿,酒气直冲,齁齁的睡着。景期也不睬他,一直闯将进去,又是一带绝高的粉墙。
  转入二重门内,只见绿荫参差,苍苔密布,一条路是白石子砌就的。前面就是一个鱼池,方圆约有二三亩大。隔岸种着杨柳桃花,枝枝可爱。那杨柳不黄不绿,撩着风儿摇摆;桃花半放半含临着水儿掩映。还有那一双双的紫燕,在帘内穿来掠去的飞舞。
  池边一个小门儿,进去是一带长廊,通是朱红漆的万字栏杆。外边通是松竹,长短大小不齐,时时有千余枝,映得檐前里翠。
  走尽了廊,转进去,是一座亭子。亭中一匾,上有“锦香亭”三字,落着李白的款。中间挂着名人诗画,古鼎商彝,说不尽摆设的精致。
  那亭四面开窗,南面有牡丹数墩与那海棠、玉兰之类,后面通是杏花,东边通是玉兰树,两边通是桂树。此时二月天时,众花都是芯儿,惟有杏花开得烂漫。那梅树上结满豆大的梅子。有那些白头公、黄莺儿,飞得好看,叫得好听。
  景期观之不足,再到后边,有绝大的假山,通是玲珑怪石,攒凑迭成。
  石缝里有兰花芝草,山上有古柏长松,宛然是山林丘壑的景象。
  转下山坡,有一个古洞。景期挨身走过洞去,见有高楼一座,绣幕珠帘,飞甍画栋,极其华丽。
  正要定睛细看,忽然一阵香风在耳边吹过,那楼旁一个小角门,呀的一声开了,里面嘻嘻笑笑。只听得说:“小姐这里来玩耍。”
  景期听了,慌忙闪在太湖石畔芭蕉树后,蹲着身子,偷眼细看。见有十数个丫鬟,拥着一位美人,走将出来。那美人怎生模样,但见:眼横秋水,眉扫春山。宝髻儿高绾绿云,绣裙儿低飘翠带。可怜杨柳腰,堪爱桃花面。仪容明艳,果然金屋婵娟;举止端庄,洵是香闺处女。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美人轻移莲步,走到画栏边的一个青瓷古礅儿上坐下。那些丫鬟们,都四散走在庭中。有的去采花朵儿插戴;有的去扑蝴蝶儿耍子;有的在荼架边撞乱了鬓丝,吃惊吃唬的将双手来按;有的被蔷薇刺儿挂住了裙衪,痴头痴脑的把身子来扯;有的因领扣儿松了,仰着头扭了又扭;有的因膝裤带散了,蹲着腰结了又结;有的要斗百草;有的去看金鱼;一时也观看不尽。只有一个青衣侍女,比那美人颜色略次一二分,在众婢中昂昂如鸡群之鹤,也不与他们玩耍,独自一个在阶前,摘了一朵兰花,走到那美人身边,与他插在头上,便端端正正的站在那美人旁边。
  那美人无言无语,倚着栏杆看了好一会,才吐出似莺啼如燕语的一声娇语来,说道:“梅香们,随我进去罢。”
  众丫鬟听得,都来随着美人。这美人将袖儿一拂,立起身来,冉冉而行。众婢拥着早进了一小角门儿,呀的一声,就闭上了。
  钟景期看了好一会,又惊又喜,惊的是恐怕梅香们看见,喜的是遇着绝世的佳人,还疑是梦魂儿错走到月府天宫去了。不然,人世间那能有此女子?呆了半晌,如醉如痴,恍恍惚惚,把眼睛摸了又摸,擦了又擦,停了一会,方才转出太湖石来。
  东张西望,见已没个人影儿,就大着胆走到方才美人坐的去处,就嗅嗅他的余香,偎偎他的遗影。正在憧憬思量,忽见地下掉着一件东西,连忙拾起,看时却是异香扑鼻,光彩耀目。
  毕竟拾的是什么东西?那美人是谁家女子,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葛明霞一笑缔鸾盟
  诗曰:
  晴日园林放好春,馆娃宫里拾香尘。
  痴心未了鸳鸯债,宿疾多渐鹦鹉身。
  柳爱风流因病睡,鹊贪欢喜也嗔人。
  桃花开遍萧郎至,地上相逢一面亲。
  话说钟景期闯入人家园里,忽然撞出一个美人来,偷看一会,不亦乐乎。等美人进去了,方才走上庭阶,拾得一件东西,仔细看时,原来是一幅白绫帕儿。兰麝香飘,洁白可爱,上有数行蝇头小楷,恰是一首“感春”绝句。只见那诗道:
  帘幕低垂掩洞房,绿窗寂寞锁流光。
  近来情绪浑萧索,春色依依上海棠。
  明霞漫题钟景期看了诗,慌忙将绫帕藏在袖里,一径寻着旧路走将出来。到头门上,见那靠凳上睡的那老儿,尚未曾醒。钟景期轻轻走过,出了门,一直往巷口竟走。
  不上三五步,只听得后面一人叫道:“钟相公在那里来?”
  景期回头一看,却见一个人,戴着尖顶毡帽,穿着青布直身,年纪二十内外。看了景期,两泪交流,纳头便拜。景期伸手去扶他起来细认,原来是位旧日的书僮,名唤冯元。
  还是钟秀在日,讨来服侍景期的。后来钟秀亡了,景期因家道萧条,把家人僮婢尽行打发,因此冯元也打发在外。
  是日路上撞着,那冯元不忘旧恩,扯住了,拜了两拜。景期看见,也自恻然。
  问道:“你是冯元,一向在那里?”冯元道:“小人蒙相公打发出来,吃苦万千,如今将就度日,就在这里赁间房子暂住。”
  景期正要打听园中美人的来历,听见冯元说住在这里,知道他一定晓得。便满心欢喜道:“你家就在这里么?”
  冯元指着前面道:“走完了一带白石墙,第三间就是。”景期道:“既是这等,我有话问你,可就到你家坐一坐去。”冯元道:“难得相公到小人家来,极好的了。”说完,向前先路,站在自己门首,一手招着道:“相公这里来!”一手在腰间乱摸。
  景期走到,见他摸出个铁钥匙来把门上锁开了。推开门,让景期进去。
  景期进得门,看时,只是一间房子。前半间沿着街,两扇吊窗吊起。摆着两条凳子,一张桌子。照壁上挂一幅大红大绿的关公,两边贴一对春联是:“生意滔滔长,财源滚滚来。”
  景期看了,笑了一笑,回头却不见冯元。景期思道:“他往那里去了?”只道他走进后半间房子去。往后一看,却见一张四脚床,床上摊一条青布被儿,床前一只竹箱,两口行灶,搁板上放着碗盏儿,那锅盖上倒抹得光光净净。又见墙边摆着一口割马草的刀,柱上挂着鞭子儿,马刷儿,马刨儿。
  景期心下暗想道:“他住一间房子,为何有这些养马的家伙?”却也绝不见冯元的影儿。
  正在疑惑,只见冯元满头汗的走进来,手拿着一大壶酒,后面跟着一个人,拿两个盘子,一盘熟鸡,一盘熟肉。摆在桌上,那人自去了。
  冯元忙掇一条凳子放下,叫声“相公坐了。”景期道:“你买东西做什么?”冯元道:“一向不见相公,没甚孝敬。西巷口太仆寺前,新开酒店里东西甚好,小人买两样来,请相公吃一杯酒。”景期道:“怎要你破钞起来。”冯元道:“惶恐!”便叫景期坐下,自己执壶,站在一旁斟酒。
  原来那酒也是店上现成烫热的了。景期一面吃洒,一面问他道:“你一向可好么?”
  冯元道:“自从在相公家里出来,没处安身,投在个和尚身边,做香火道人。住了年余,那和尚偷婆娘败露了,吃了官司,把个静室折得精光,和尚也不知那里去了。小人出来,弄了几两银子做本钱,谁想吃惯了现成茶饭,做不来生意,不上半年,又折完了。旧年遇着一个老人,是太仆寺里马夫,小人拜他做了干爷,相帮他养马。不想他被劣马踢死了,小人就顶他的名缺。可怜马瘦了要打,马病又要打。料草银子,月粮工食通被那些官儿,一层一层的克扣下来,名为一两,到手不上五钱。还要放青剑铯,喂料饮水,日日辛苦得紧。相公千万提拔小人,仍收在身边,感激不尽了。”
  景期道:“当初原是我打发你的,又不是你要出去。你既不忘旧恩,我若发达了自然收你。”说完,那冯元又斟上酒来。
  景期道:“我且问你,这里的巷叫什么巷名?”
  冯元道:“这里叫做莲英儿巷,通是大人家的。后门一带,是拉脚房子,不多几分,小人家住着,极冷静的。西头是太仆寺前大街,就热闹了。前巷是锦里坊,都是大大的朝官第宅,直透到这里莲英儿巷哩。”
  景期道:“那边有一个人家,竹门里是什么人家?”冯元问道:“可是方才撞着相公那边门首么?”景期道:“正是。”
  冯元道:“这家是葛御史的后园门,他前门也在锦里坊,小人的房子就是赁他的。”
  景期道:“那葛御史叫什么名字?”冯元想一想道:“名字小人却记不起,只记到他号叫做葛天民。”景期道:“原来是御史葛天民,我倒晓得他名字,叫葛太古。”
  冯元点头道:“正是叫做葛太古,小人一时忘记了;相公可是认得他的?”景期道:“我曾看过他诗稿,故此知道,认是没有认得。你既住他的房子,一定晓得他可有几位公子?”
  冯元道:“葛老爷是没有公子的,他夫人也死的了。只有一个女儿,听见说叫做明霞小姐。”
  景期听见明霞二字,暗暗点头。问道:“可知道那明霞小姐生得如何?”冯元道:“那小姐的容貌,说来竟是天上有世间无的。就是当今皇帝宠的杨贵妃娘娘,若是走来比并,只怕也不相上下。且又女工针黹、琴棋书画、吟诗作赋般般都会。”
  景期道:“那小姐可曾招女婿么?”冯元道:“若说女婿,却也难做。
  他家的那葛老爷,因爱小姐,一定要寻个与小姐一般样才貌双全的人儿来作对。就是前日当朝宰相李林甫,要来替儿子求亲,他也执意不允。不是说年幼,就是说有病,推三阻四,人也不能相强。所以小姐如今一十八岁了还没对头。”景期道:“你虽然住他房子,为何晓得他家事恁般详细?”
  冯元道:“有个缘故,他家的园里,一个杂人也不得进去的。只用一个老儿看守园门。这老儿姓毛,平日最是贪酒,小人也是喜欢吃酒的,故此与小人极相好。不是他今日请我,就是我明日请他,或者是两人凑来扛扛儿。这些话,通是那毛老儿吃酒中间向小人说的。”
  景期道:“你可曾到他园里顽耍么?”冯元道:“别人是不许进去的,小人因与毛老儿相知,时常进去顽耍儿。”景期道:“你到他园里,可有时看见小姐?”
  冯元道:“小姐如何能得看见。小人一日在他园里见一个贴身服侍小姐的丫鬟出来采花。只这个丫鬟,也就标致得够了。”
  景期道:“你如何就晓得那丫鬟是小姐贴身服侍的?”
  冯元道:“也是问毛老儿,他说这丫鬟名唤红于,是小姐第一个喜欢的。”景期听得,心就开了,把酒只管吃。冯元一头说,一头斟酒,那一大壶酒,已吃完了。景期立起身来,暗想:这段姻缘,倒在此人身上。便道:“冯元,我有一事托你,我因久慕葛家园里景致,要进去游玩,只恐守园人不肯放进。既是毛老与你相厚,我拿些银子与你,明日买些东西,你便去叫毛老到你家吃酒。我好乘着空进园去游一游。”
  冯元道:“这个使得。若是别的,那毛老儿死也不肯走开。说了吃酒,随你上天下地,也就跟着走了。明日相公坐在小人家,待小人竟拉他同到巷口酒店,上去吃酒。相公看我们过去了,竟往他园里去。若要得意,待我灌得他烂醉,扶他睡在我家里,凭相公顽耍一日。”
  景期道:“此计甚妙。”袖里摸出五钱银子付与冯元道:“你拿去做明日的酒资。”冯元再三不要,景期一定要与他,冯元方才收了。景期说声:“生受你。”
  出了门竟回寓所,闭上房门,取出那幅绫帕来细细吟玩。想道:“适才冯元这些话与我所见甚合,我看见的自然是小姐了。那绫帕自然是小姐的了,那首诗想必是小姐题的了。他既失了绫帕,一定要差丫鬟出来寻觅,我方才计较已定,明日进他园中,自然有些好处。”
  又想道:“他若寻觅绫帕,我须将绫帕还他,才好挑逗几句话儿。既将绫帕还他,何不将前诗和他一首。”
  想得有理,就将帕儿展放桌上,磨得墨浓,蘸得笔饱,向绫帕上一挥,步着前韵,和将出来:
  不许游峰窥绣房,朱栏屈曲锁春光。
  黄鹂久住不飞去,不爱娇红恋海棠。
  钟景期奉和景期写完了诗,吟哦了一遍,自觉得意,睡了一夜。至次日,早膳过了,除下旧巾帻,换套新衣裳。袖了绫帕儿,径到莲英儿巷冯元家里。
  冯元接着道:“相公坐了,待我去那厢行事。相公只看我与毛老儿走出了门,你竟到园里去便了。只是小人的门儿,须要锁好。匙钥我已带在身边,锁在桌上,相公拿来锁上便是。”
  景期道:“我晓得了,你快些去。”冯元应了,就出门去。景期在门首望了一会,见冯元挽着毛老儿的手,一径去了。景期望他们出了巷,才把冯元的门锁了,步入园来。
  此番是熟路,也不看景致,一直径到锦香亭上。还未立定,只听得亭子后边,唧唧哝哝似有女人说话。他便退出亭外,将身子躲过,听他们说话。却又凑巧,恰好是明霞小姐同着红于两个,出来寻取绫帕。
  只听得红于说道:“小姐,和你到锦香亭上寻一寻看。”明霞道:“红于又来痴了,昨日又不曾到锦香亭上来,如何去寻?”
  红于道:“天下事体尽有不可知,或者无意之中倒寻着了。”小姐道:“自是。”两个同到亭子上来。
  明霞道:“这里没有,多应不见了。”红于道:“园中又无闲杂人往来,如何便不见了。”明霞道:“丫鬟俱已寻过,通说不见。我恐他们不用心寻,故此亲身同你出来,却也无寻处,眼见得不可复得了。”
  红于道:“若是真正寻不着,必是毛老儿拾去换酒吃了。”
  明霞笑道:“那老儿虽然贪酒,决不敢如此。况且这幅绫帕儿,也不值甚的。我所以必要寻着者,皆因我题诗在上,又落了款。惟恐传到外厢,那深闺字迹,女子名儿,倘落在轻佻浪子之手,必生出一段有影无形的话来。我故此着急。”
  红于道:“我的意思,也是如此。”说罢,明霞自坐在亭中,红于就下到阶前,低头东寻西觅。
  走到侧边,抬头看见了钟景期,吓了一跳,便道:“你是什么人?辄敢潜入园中窥探。我家小姐在前,快些回避。”
  景期迎着笑脸儿道:“小姐在前,理宜回避。只是有句话要动问,小娘子可就是红于姐么?”
  红于道:“这话好不奇怪,我自幼跟随小姐,半步儿不离。虽是一个婢子,也从来未出户庭,你这人为何知道我的名字?就是知道了,又何劳动问,快些出去。再迟片刻,我去叫府中家人们出来拿住了,不肯干休。”
  景期道:“小娘子不须发恼,小生就去便了。只是我好意来奉还宅上一件东西,倒惹一场奚落,我来差矣。”说罢,向外竟走。红于听见说了“奉还什么东西”这句话,便打着他心事。就叫道:“相公休走,我且问你,你方才说要还我家什么东西?”
  景期道:“适才你们寻的是那件,我就还你那件。”红于就知那绫帕必定被他拾了。便道:“相公留步,与你说话。”景期道:“若是走迟了,恐怕你叫府中家人们出来捉住,如何了得。”
  红于道:“方才是我不是,冲撞了相公。万望海涵。”
  景期满脸堆下笑来,唱个绝大的肥喏道:“小生怎敢怪小娘子。”
  红于回了万福,道:“请问相公,你说还我家东西,可是一幅白绫帕儿?”
  景期道:“然也。”红于道:“你在何处拾的?”
  景期道:“昨日打从宅上后园门首经过,忽然一阵旋风,那帕儿从墙内飘将出来,被小生拾得。看见有明霞小姐题诗在上,知道是宅上的,因此特来奉还。”红于道:“难得相公好意。如今绫帕在那里?拿来还我就是了。”景期道:“绫帕就在这里。只是小生此来,欲将此绫帕亲手奉还小姐,也表小生一段殷勤至意。望小娘子转达。”
  红于道:“相公差矣。我家小姐,受胎教于母腹,聆女范于严闱,举动端庄,持身谨慎。虽三尺之童,非呼唤不许擅入,相公如何说这等轻薄话儿。”景期道:“小姐名门毓秀,淑德之闻,小生怎敢唐突。待我与小娘子细细说明,方知我的心事。小生姓钟,名景期,字琴仙,就住在长安城外。先父曾作功曹,小生不揣菲材,痴心要觅个倾国倾城之貌,方遂宜家宜室之愿。因此虚度二十一岁,尚未娶妻。闻得你家小姐,待字迟归,未偕佳配。我想如今纨绔丛中,不是读死书的腐儒,定是卖油花的浪子。非是小生夸口,若要觅良偶,舍我谁归?昨日天赐奇缘,将小姐贴身的绫帕被风摄来送到我处,岂不奇怪?帕上我已奉和拙作一首,必求小姐相见,方好呈教。适才听得小娘子说,或者无意之中寻着了东西,小生倒是无意之中寻着姻缘了。因此斗胆前来,实为造次。”
  一席话说得红于心服。便道:“拼我不着,把你话儿传达与小姐,见与不见任他裁处。”
  便转身到亭子上来说道:“小姐绫帕倒有着落了,只是有一段好笑话儿。”明霞问他,他把钟景期与自己一来一往问答的话儿尽行说出,一句也不遗漏。明霞听罢,脸儿红了一红,眉头蹙了一蹙,长吁一声说道:“听这些话,倒也说得那个。只是他怎生一个人儿?你这丫鬟就呆呆的与他讲起这等话来。”
  红于道:“若说人品,真正儒雅温存,风流俊俏。红于说来,只怕小姐也未必深信。如今现在这里,拼得与他一见,那人的好歹,自然逃不过小姐的冰鉴。况有帕上和的诗儿,看了又知他才思了。”
  明霞道:“不可草率,你去与他说,先将绫帕还我,待我看那和韵的诗,果然佳妙,方请相见。”
  红于领了小姐言语,出来对景期道:“小姐先要看了赐和的诗,如果佳妙,方肯相见。相公可将绫帕交我。”
  景期道:“既是小姐先要垂青拙作,绫帕在此,小娘子取去,若是小姐见过,望小娘子即便请他出来。”就袖中摸出帕来,双手递于红于。
  红于接了,走上亭来,将帕递与明霞。明霞也不将帕儿展开看诗,竟藏在袖中,立起身来往内就走。说道:“红于你去谢那还帕的一声,叫他快出去罢。”说完,竟进去了。
  红于又不好拦住他,呆呆的看他走了进去,转身来见景期道:“小姐叫我谢相公一声,他自进去了。叫你快出去罢。”
  景期道:“怎么哄了绫帕儿去,又不与我相见,是怎么说?也罢。既是如此,我硬着头皮,竟闯进去,一定要见小姐一面,死也甘心。”
  红于忙拦住道:“这个如何使得?相公也不须着急,好歹在红于身上与你计较一计较,倘得良缘成就,不可相忘。”
  景期听了,不觉屈膝着地,轻轻说道:“倘得小娘子如此,事成之后,当登坛拜将。”
  红于笑着连忙扶起道:“相公何必这等,你且消停一会,待我悄地进去,潜窥小姐看了你的诗作何光景,便来回复你。”
  景期道:“小生专候好音便了。”不说景期在园等候。
  却说红于进去,不进房中,悄悄站在纱窗外边。只见明霞展开绫帕,把景期和的诗来再三玩味,赞道:“好诗好诗!果然清新俊逸。我想具此才情,必非俗子,红于之言,信不诬矣。”
  想了一会,把帕儿卷起藏好。立起身来,在简囊内又取出一幅绫帕来,摊在桌上,磨着墨,蘸着笔,又挥了一首诗在上面。写完,等墨迹干了。就叫道:“红于那里?”
  红于看得分明。听得他叫,故意不应,后退了几步。待明霞连叫了几声方应道:“来了。”
  明霞道:“方才那还帕的人,可曾去么?”红于道:“想还未去。”明霞道:“他还我那帕儿,不是原帕,是一幅假的。你拿出去还了他,叫他快将原帕还我。”
  红于已是看见他另题的一幅帕儿,假意不知,应声“晓得”,接着帕儿出来,向景期道:“相公你的好事,十有一二了。”
  景期忙问。红于将潜窥小姐的光景,并分付他的说话,一一说了,将帕儿递与景期收过。景期欢喜欲狂,便道:“如今计将安出?”
  红于道:“小姐还要假意讨原帕,我又只做不知,你便将计就计,回去再和一首诗在上面。那时送来,一定要亲递与小姐,待我撺掇小姐与你相见便了。只是我家小姐,素性贞洁,你须庄重,不可轻佻。就是小姐适才的光景,也不过是怜才,并非慕色。你相见时,只面订百年之好,速速遣媒说合,以成一番佳话。若是错认了别的念头,惹小姐发起怒来,那时我也做不得主,将好事反成害了。牢记牢记。”
  景期道:“多蒙指教,小生意中也是如此。但是小生进来,倘然小娘子不在园中,叫又不敢叫,传又没人传,如何是好?”
  红于道:“这个不妨,锦香亭上有一口石磬,乃是千年古物,你来可击一声,我在里边听见就出来便了。”
  景期道一声“领教”。别了红于,出得园门,来见冯元。冯元已在家里,那毛老儿呼呼的睡在他家凳上。景期与冯元打了一个照会,竟自回寓。
  取出帕来看时,那帕与前时一样,只是另换了一首诗儿,上面写道:
  琼姿瑶质岂凡葩,不比夭桃傍水斜。
  若是渔郎来问渡,休教轻折一枝花。
  钟景期看了觉得寓意深长,比前诗更加妩媚。也就提笔来,依他原韵又和一首道:
  碧云缥缈护仙葩,误入天台小径斜。
  觅得琼浆岂无意,蓝田欲溉合欢花。
  和完了诗,捱到夜来睡了。次早披衣起身,方开房门,只听得外面乒乒乓乓打将进来,一共有三四十人。问道:“那一位是钟相公?”
  早有主人家,慌忙进来,指着景期道:“此位就是。”那些人都道:“如今要叫钟爷了。”
  不等景期开言,纷纷的都跪将下去磕头,取出报条子来说道:“小的们是报录的,报钟爷高中了第五名会魁。”
  景期分付主人家忙备酒食款待报人,写了花红赏赐。那些人一个个谢了,将双红报单贴在寓所,一面又着人到乡间坟堂屋里,贴报单去了。
  景期去参拜了座师、房师。回寓接见了些贺客,忙了一日。
  次早就入朝廷试,对了一道策,作了四首应制律诗,交卷出朝回寓。
  时方晌午,吃了些点心。思量明霞小姐之事,昨日就该去的,却因报中了,耽搁了一日。明日只恐又被人缠住,趁今天色未晚,不免走一遭。叫苍头分付道:“你在房看守,我要往一个所在,去了就来。”
  苍头道:“大爷如今中了进士,也该寻个马儿骑了,待苍头跟了出去,才象礼面。”
  景期道:“我去访个故人,不用随着人去,你休管我。”
  苍头道:“别人家新中了进士,作成家人跟了轿马,穿了好衣帽,满街摇摆点头,那有自家不要冠冕的?”景期也不去睬他,袖了绫帕,又到莲英儿巷中。
  只见冯元提着酒壶儿,走到面前道:“相公今日可要到园中去了?那毛老儿,我已叫在家中,如今打酒回去与他吃哩。”
  景期道:“今日你须多与他吃一回,我好尽情顽耍。”冯元应着去了。
  景期走进园门,直到锦香亭上,四顾无人。见那厢一个朱红架子上,高高挂着石磬,景期将槌儿轻轻敲了一下。果然声音清亮,不比凡乐。
  话休絮繁,却说那日红于看景期去了,回到房中与小姐议论道:“那钟秀才一定要与小姐相见,不过要面订鸾凤之约,并无别意。照红于看来,那生恰好与小姐作一对佳偶,不要错过良缘,料想红于眼里看得过的,决不误小姐的事。明日他送原帕来时,小姐休吝一见。”
  小姐微笑不答。次日红于静静听那石磬不见动静。又过一日,直到傍晚,忽听得磬声响。知是景期来了,连忙抽身出去。
  见了景期道:“为何昨日不来?”景期道:“不瞒小娘子说,小生因侥幸中了,昨日被报人缠了一日。今早入朝殿试过了,才得偷闲到此。”
  红于听见他说中了,喜出望外,叫声“恭喜”。转身进内,奔到明霞房里道:“小姐,前日进来还帕的钟秀才,已中进士了。红于特来向小姐报喜。”明霞啐一声道:“痴丫头,他中了与我什么相干?却来报喜。”红于笑道:“小姐休说这话,今早我见锦香亭上玉兰盛开,小姐同去看一看。”明霞道:“使得。”便起身与红于走将出来,步入锦香亭上。
  只见一个俊雅书生站在那边,急急躲避不迭。便道:“红于,那边有人,我们快些进去。”
  红于道:“小姐休惊,那生就是送还绫帕的人。”
  小姐未及开言,那钟景期此时魂飞魄荡,大着胆走上前来,作了一揖道:“小姐在上,小生钟景期拜揖。”
  明霞进退不得,红了脸只得还了万福。娇羞满面,背着身儿立定。
  景期道:“小生久慕小姐芳姿,无缘得见。前日所拾绫帕,因见佳作,小生不耻效颦,续貂一首并呈在此。”说罢,将绫帕递去。
  红于接来,送与小姐。小姐展开看了和诗,暗暗称赞,将绫帕袖了。
  景期又道:“小生幸遇小姐,有句不知进退的话儿要说。我想小姐迟归,小生正在觅配,恰好小姐的绫帕又是小生拾得。此乃天缘,洵非人力。倘蒙不弃,愿托丝萝,伏祈小姐面允。”
  明霞听了,半晌不答。景期道:“小姐无言见答,莫非嫌小生寒酸侧陋,不堪附乔么。”明霞低低道:“说那里话,盛蒙雅意,岂敢吝诺。君当速遣冰人便了。”
  景期又作一揖道:“多谢小姐。”只这一个揖还未作完,忽听得外面廊下,一声吆喝,许多人杂踏踏走将进来。吓得小姐翠裙乱抖,莲步忙移,急奔进去。
  红于道:“不好了,想是我家老爷进园来了。你可到假山背后躲一会儿,看光景溜出去罢。”说完也乱奔进去。
  丢下钟景期一个,急得冷汗直淋,心头小鹿儿不住乱撞,慌忙躲在假山背后。那一班人,已俱到亭子上坐定。
  毕竟进来的是什么人?钟景期如何出来,且听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5] [6] [7] [8]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