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70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錦香亭
作 者: [清]古吳素庵主人 編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十三回 葛太古入川迎圣驾
  诗曰:
  塞下霜归满地黄,相思尽处已无肠。
  好知一夜秦关梦,软语商量到故乡。
  话说安庆绪同杨朝宗,领了安禄山旨意,来到潼关外边巡视。却被郭子仪差先锋仆固怀恩,领骁卒五千,夜袭江关,断了安庆绪的归路。
  庆绪、朝宗不敢交战,只得引兵望东而来。却往各乡镇去打粮骚扰,搅得各处人民逃散,村落荒残。
  是日,见一队男女奔走,纵兵赶来,将明霞、妙香等一行人冲散。妙香与碧秋自回静室,明霞与卫妪,随着众人望山谷中而逃。
  庆绪大叫道:“前面有好些妇女,你们快上前擒掳。”众兵呐喊一声,正欲向前追赶,见孙孝哲一骑马飞也似跑将来,叫道:“千岁爷住马,小将有机密事来报知。”
  庆绪忙回马来,孝哲在马上欠身道:“甲胄在身,且又事情急迫,恕小将不下马施礼了。”庆绪道:“你为什么事这般慌张?”
  孝哲叱退军士,低低禀道:“主上自从斩了雷海清之后,终日心神恍惚,常常见海清站在面前,一双眼睛竟昏了。不想李猪儿在东京回来,备说郭子仪并无西攻之意,劝主上放心,且图欢乐。主上听了那厮的话,昼夜酣饮,淫欲无度。前夜三更时分,李猪儿在宫中,乘主上熟睡,将刀戮破肚腹,肝肠尽吐出来,被他割了首级,赚开城门,投往郭子仪军中去了。”
  庆绪听罢大惊道:“有这等事,我们快快回去,保守长安。”孙孝哲道:“长安回去不得了。”庆绪道:“为何呢?”
  孝哲道:“李猪儿这厮,杀了主上,倒蘸血大书壁上,写着‘安庆绪遣李猪儿杀安禄山于此处’十四个大字。史思明只道真是千岁爷差来的,竟要点兵来与千岁爷厮杀,亏得尹子奇知是诡计,与他再三辩白,他还未信。如今尹子奇统领大兵离了长安,来保护千岁,再做理会。”
  庆绪道:“既如此,等尹子奇来了,再做理会。”不一时,那尹子奇的兵马赶到。
  只见子奇当先叫道:“千岁爷还不快走,唐兵随后杀来了。”庆绪大惊道:“如今投何处去好?”
  子奇道:“史思明那厮假公济私,颇有二心,长安是去不得了。闻得范阳尚未被李光弼攻破,彼处粮草尚多,可向范阳去罢。”
  庆绪道:“有理。”便同尹子奇、孙孝哲、杨朝宗,领兵望北而走。不上五十里,望见尘头起处,唐朝郭子仪大兵,漫山遍野杀到。军中大白旗上,挂着安禄山的首级。那军兵一个个利刃大刀,长枪劲弩,勇不可当。
  这些贼兵听见郭子仪三字,头脑已先疼痛,那个还敢交锋,一心只顾逃走,唐兵掩杀前去。安庆绪大败,连夜奔回范阳去了。
  郭子仪收兵,转来进取西京,直抵长安城下。城内史思明闻报,暗自想道:“那郭子仪是惹他不得的。当初,我众彼寡,尚然杀他不过,我如今孤军在此,怎生抵敌?还不如回去修好安庆绪,与他合兵同回范阳,再图后举。”计较已定,便在宫中搜刮了许多金珠宝贝,玩好珍奇并歌儿舞女,装起车辆,分付军士,一齐出了玄武门,望北而去。
  郭子仪不去追思明,乘势夺门而入。下令秋毫无犯,出榜安民,百姓安堵如故。子仪便扎营房,教军士将府库仓廒尽皆封锁。又教纵放狱中淹禁囚徒。
  李猪儿道:“有范阳佥判葛太古,原任御史大夫。因安禄山造反,他骂贼不屈,被他们监禁。后来,安庆绪又将他带到长安。现在刑部狱中。节度公速放他出来相见。”
  郭子仪道:“不是公公说起,几乎忘了这个忠臣。”一面着将官去请,一面教李猪儿到宫中点视。猪儿领命去了。
  将官到狱里请葛太古来到营中,子仪接着叙礼坐定。太古道:“学生被陷囹圄,自分必死贼人之手,不期复见天日,皆节度公再造之恩也。”
  子仪道:“老先生砥柱中流,实为难得。目今车驾西狩,都中并没一个唐家旧臣,学生又是武夫,不谙政务,凡事全仗老先生调护,老先生可权署原任御史职衔,不日学生题请实授便了。”说罢,分付军士取冠带过来与葛太古换了。
  太古道:“节度公收复神京,速当举行大义,以慰臣民之望。”子仪道:“不知当举行何事。”
  太古道:“今圣上在灵武,上皇在成都,须急草露布,差人报捷,所宜行者一也;圣驾蒙尘,朝廷无主,当设上皇圣龙位在于乾元殿中,率领诸将朝贺,所宜行者二也;唐家九庙丘墟,先帝久已不安,我等当诣太庙祭谒,所宜行者三也;移檄附贼各郡,令归正朔,所宜行者四也;赈济难民,犒赏士卒,所宜行者五也;遣使迎请二圣还都,所宜行者六也。凡此六事,愿明公急急举行之。”
  子仪道:“承领大教。”连忙教幕宾写起报捷奏章,差将官连夜往成都、灵武二处去报了。
  是晚留太古在营中安歇。明早领了诸将同入乾元殿,摆列龙亭香案朝贺。出朝就到太庙中来,子仪、太古等进去,只见庙中通供着安禄山的祖宗,僭称伪号的牌位。
  子仪大怒,亲自拔剑将牌位劈得粉碎,令人拿去撇在粪坑内。重新立起大唐太祖太宗神主。庭外竖起长竿,将安禄山头颅高高挑起。安排祭礼,子仪主爵,太古陪祭,诸将随后行礼。万民亲临,无不踊跃。
  祭毕出庙,太古向子仪道:“学生久不归私家,今日暂别节度公,回去拜慰祖先,再到营中听教。”子仪应允。太古乘马,径回锦里坊旧居来。那十八个家人,也俱放出狱了,俱来随着太古。
  行到自己门首,见门也不封锁,门墙东倒西歪,不成模样。太古进去,先到家庙中拜了。然后到堂中坐定,叫家人去寻看家的毛老儿来。家人四散,寻了半日方来。
  毛老儿叩头禀道:“小的在此看家,不期被贼兵占住,把小的赶在外面居住,因此不知老爷回来。”太古听了,长叹一声,拂衣进内。先至园中一看,但见:花瘦草肥,蛛多蝶少。寂寥绿园,并无鹤迹印苍苔;三径荒芜,惟有蜗蜒盈粉壁。零落梧黄,止余松桧色蓊葱;破窗掩映,不见芝兰香馥郁。亭榭欹倾,尘满昔时笔砚;楼台冷落,香消旧日琴书。
  太古见了这光景,心里凄然。忽想起明霞女儿,不见在眼前,不觉纷纷落泪。思量他在范阳署中,据家人出监时节说,安庆绪打入衙内时,已见我女儿。我想那贼心怀不良,此女素知礼义,必不肯从贼。一向杳无信息,不知生死如何。
  心里想着,恰好走到明霞卧房门首,依稀还道是他坐在房中,推门进内,却又不见。便坐在一把灰尘椅子上,放声大哭。
  哭了一会,有家人进来报道:“太监李猪儿来拜。”太古心绪不佳,欲待不见。又想向在范阳,必知彼处事情,问问我女儿消息也好。遂起身出外接着。李猪儿施礼,分宾主坐下。
  猪儿道:“老先生为何面上有些泪痕?”太古道:“老夫有一小女,向在范阳,不知他下落。今日回来,到他卧房中,见室迩人遐,因此伤感。”猪儿道:“老先生还不晓得么,令爱因清节而亡了。”太古忙问道:“公公那里知道?”猪儿道:“安庆绪那厮,见了令爱,要抢入宫中,令爱守正不从。那厮将令爱交付咱家领回,教咱劝他从顺,那晚适值轮该咱家巡城出外去了,令爱就在咱衙内触阶而死。咱已将他盛殓葬在城南空地了。”
  太古听罢,哭倒在椅上,死去活来。猪儿劝慰了一番,作别而去。太古在家哭了一夜。明日绝早,郭子仪请入营中议事。
  子仪道:“迎接圣驾最是要紧,此行非大臣不可。我今拨军三百名,随李内监到灵武去迎圣上。再拨军三百名,随葛老先生往成都迎上皇,即日起身,不可迟延。”
  就治酒与太古、猪儿饯行。又各送盘缠银二百两。太古、猪儿辞别了子仪,各去整顿行装,领了军士,同出都门,李猪儿往灵武去了。
  葛太古取路投西川行去,经过了些崎岖栈道,平旷郊原。早到扶风郡界上,远远望见旌旗戈戟,一簇人马前来。葛太古忙着人打听。回报说是行营统制钟景期领三千铁骑,替上皇打头站的。太古忙叫军士屯在路旁,差人去通报。
  看官,你道钟景期如何这般显耀,原来景期在石泉堡做司户,与雷天然住在衙门里甚是清闲。那雷天然虽是妇人,最喜谈兵说剑。平日与景期讲论韬略,十分相得。
  恰值安禄山之乱,上皇避难入蜀,车驾由石泉堡经过。景期出去迎驾,上皇见了景期,追悔当日不早用忠言,以致今日之祸,因此特拔为翰林学士。彼时羽林军怨望朝廷,多有不遵纪律的。景期上了“收兵要略”一疏,上皇大喜,就命兼领行营统制,护驾而行。景期遂带了雷天然随驾至成都。闲时会着高力士,说起当初劾奏权奸时节,都亏虢国夫人在内周旋,得以保全性命。如今不曾随驾到来,不知现下如何?
  景期听了甚感激他的恩,又想他的情,又想起葛明霞一段姻缘,便长吁短叹,有时泣下。雷天然不住的宽慰,不在话下。
  后来,郭子仪收复两京的捷音飞报到成都,上皇闻知,就命驾回都,令景期为前部先行。
  景期备了一辆毡车与雷天然乘坐,带着冯元、勇儿领兵起身。一路里想着明霞,见那些鸟啼花落,水绿山青,无非助他伤感。
  是日正行到扶风驿前,见路旁跪着军士,高声禀道:“御史大夫葛太古特来迎接太上皇圣驾,有名帖拜上老爷。”
  冯元下马接了帖儿,禀知钟景期。景期大喜,暗道:“不期迎驾官是葛太古,今日在此相遇,不惟可知明霞的音耗,亦且婚姻之事可成矣。”
  便扎住人马,就进扶风驿里暂歇,即请葛太古相见。太古进驿来与景期施礼坐下。
  景期道:“老先生山斗望隆,学生望风怀想久矣。今日得瞻雅范,足慰鄙衷。”
  太古道:“老夫德薄缘悭,流离琐尾。上不能匡国,下不能保家,何足挂齿。”
  景期听了“下不能保家”这句话,心上疑惑,便道:“不敢动问,闻得老先生有一位令爱,不知向来无恙否?”
  太古愀然道:“若提起小女,令人寸肠欲断。”景期道:“却是为何?”太古道:“老夫只生此女,最所钟爱,不期旧年物故。”
  景期惊道:“令爱得何病而亡?”太古哭道:“并非得病,乃是死于非命的。”景期忙问道:“为着何事?乞道其详。”
  太古便先将自己骂贼被监的话儿说了,又将李猪儿传来的明霞撞死缘由,自始至终说了一遍。景期听了,一则是忍不住心酸,二则也忘怀了,竟掉下泪来。
  太古道:“学士公素昧平生,为何堕泪?”景期道:“不瞒老先生说,学生未侥幸时便作一痴想,要娶佳人为配,遍访并无。向闻令爱小姐才貌两全,不觉私心窃慕,自愧鲰生寒陋,不敢仰攀。到后来幸博一第,即欲遣媒奉叩,不想老先生被贬范阳去了。学生又忤权奸,亦遭谪遣,自叹良缘不就,两地参商,怨怅愁情与日俱积。今护圣驾回朝,便思前愿可酬。适闻老先生到来,以为有缘千里相逢,姻事一言可定。那知令爱已香返云归,月埋烟冷。想我这等薄福书生,命中不该有佳人为偶,说完了这番心事,索性倒哭他一场。”
  太古哭道:“学士公才情俊逸,若得坦腹东床,老夫晚景堪娱。不想小女遭此不幸,不是你没福娶我女儿,还是我没福招你这样快婿。”
  二人正说得苦楚,阶下将士禀道:“上皇銮驾已到百里外了。”太古忙起身别了景期,上前迎接去了。
  景期也出驿门领兵前进,在马上不胜悲伤。行了二十多日,早到西京。
  那灵武圣驾,已先回朝了。景期入城,寻个寓所将雷天然安顿停当,寓中自有冯元勇儿服侍。次早景期入朝参贺天子。
  一时文武有李泌、杜鸿渐、房珪、裴冕、李勉、郭子仪、仆固怀恩、李猪儿等侍立丹墀。景期随班行礼,朝罢,出来就去拜望李泌、郭子仪等。又差人寻访虢国夫人下落,思量再图一见。谁相各处访问,并无踪迹,景期惟有欷觑叹息。
  隔了几日,上皇已到。天子率领文武臣僚出廓迎接,彼时护驾的是陈元礼、李白、杜甫、葛太古、高力士等,随着上皇入城。上皇分付车驾幸兴庆宫住下。天子随率群臣朝拜,设宴在宫中庆贺。
  次日上朝,召群臣直到殿前,降下圣旨,封李泌为邺王,拜左丞相,郭子仪为汾阳王,拜右丞相,杜鸿渐为司徒;房珪为司空;裴冕为中书令;李白为翰林学士;钟景期为兵部尚书;杜甫为工部侍郎;葛太古为御史中丞;李勉为监察御史;陈元礼为太尉;仆固怀恩为骠骑大将军;郭晞为羽林大将军;郭暖为驸马都尉,尚升平公主;李光弼加封护国大将军,领山南东道节度使。俱各荣封三代。文官荫一子为五经博士;武官荫一子为金吾指挥。又授高力士为掌印司礼监;李猪儿为尚衣监。其余文武各官各加一级,大赦天下。阶下百官齐呼万岁,叩头谢恩。
  天子又降旨道:“李林甫欺君误国,纵贼谋反。虽伏冥诛,未彰国法,着仆固怀恩前去掘起林甫冢墓,斩截其尸,枭首示众。”仆固怀恩领旨去了。班中闪出钟景期上殿奏道:“陛下英明神武,为天地祖宗之灵,得以扫荡群贼,克服神器,彼权奸罪恶滔天,死后固当枭首。雷万春靖难诸臣,亦宜追赠谥号,以广圣恩。”
  天子闻言道:“卿言甚合朕意,可将死难诸臣开列姓名陈奏,朕当酌议褒封。”
  景期谢恩领旨退班,天子退朝,各官俱散。只有钟景期与李泌、郭子仪、葛太古在议政堂将前后死节忠臣,一一开明事实,以陈御览。
  早见高力士捧出圣旨一道,追封张巡为东平王;许远为淮南王;南霁云为彰义侯;雷万春为威烈侯;赦建张、许双忠庙,春秋享祭,以南、雷二将配享;追赠张巡妾吴氏为靖节夫人;许义僮为骁骑都尉;又有原任常山太守颜杲卿赠太子太保;原任梨园典乐郎雷海清赠太常卿;葛明霞封纯静夫人。各赠龙凤官诰,共赐御祭一坛,委郭子仪主祭。子仪奉旨,自去安排祭奠。少顷又有圣旨,命御史葛太古领东京安抚使踏勘地方。有被贼兵残破去处,奏请蠲租;有失业流民,即招抚复业,即日辞朝赴任。
  又命兵部尚书钟景期领河北经略使,统领大兵十万,进征安庆绪。
  旨意下了,景期忙回寓所,向天然说道:“圣上命我讨安庆绪,不日起行,不知二夫人意下,还是随往军中,还是待我平贼之后,前来迎接你?”雷天然道:“妾身父叔俱死贼手,恨不得手刃逆奴以雪不共戴天之仇,奈女流弱质,不能如愿。今幸相公上承天威,挥戈秉钺,妾愿随侍帷幄,参赞军机。”景期道:“如此甚妙。”
  正说话间,冯元进来禀道:“御史葛老爷来辞行。”景期忙出接见。太古道:“老夫禀奉严旨,不敢延迟,即日就道,特来告辞。”
  景期道:“东京百姓,久罹水火,专望老先生急解倒悬,正宜速去。学生还要点军马,聚粮草,尚有数日耽搁,不能与老先生同行,殊为怏怏。”太古道:“足下旌旄北上,必过洛阳,愿便道赐顾,少慰鄙怀。”景期道:“若到贵治,自然晋谒。今日敢屈台驾,待学生治酒奉饯。”太古道:“王事靡盬,盛情心醉矣,就此拜别,再图后会。”
  二人拜别起身,景期也上马来送,直到十里长亭,挥泪分手,景期自回。太古望东京进发。
  不知此去做出什么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四回 郭汾阳建院蓄歌姬
  诗曰:
  芭蕉分绿上窗纱,暗度流年感物华。
  日正长时春梦短,觉来红日又西斜。
  话说御史葛太古奉旨安抚东京,走马赴任,星夜趱行,早有衙役前来迎接,来到东京上任。那些行香拜客的常套,不消说得。
  三日之后,就要前往各处乡镇乡村,亲自踏勘抛荒田土,招谕失业流民。有书吏禀道:“老爷公出要用多少人夫?求预先分付,好行牌拘唤,并齐集跟随人役,再着各处整备公馆铺陈,以便伺候。”
  太古道:“百姓遭兵火之余,困苦已极。若多带人役,责令地方铺陈整备公馆,这不叫抚民,反而是扰民了。今一概不许行牌,只跟随书吏一名,门子一名,承差二名,皂隶四名;本院铺盖用一头小驴驮载,随路借寺院歇宿。至于盘费,本院自带俸银,给与他们买籴柴米,借灶炊煮,不许擅动民间一针一草,如违,定行处死。”
  书吏领命而行。太古匹马,领着衙役出城,到各乡村去踏勘了几处。
  是月来到华阴山下,见一座小小庵院,半开半掩。太古问道:“这是什么庵院?”承差禀道:“是慈航静室。”太古道:“看来倒也洁净,可就此歇马暂息。”
  遂下马,分付衙役停在外厢,自己起立进山门到佛堂中礼佛。里面妙香忙出来接见,向前稽首。
  太古回了一礼,定睛一看,惊问道:“你这姑姑好象与虢国夫人一般模样。”妙香道:“贫尼正是。不知大人如何认得?”太古道:“下官常时值宿禁门,常常见夫人出入宫闱,况又同里近邻,如何不认得。”
  妙香道:“请问大人尊姓,所居何职?”太古道:“下官御史中丞葛太古,奉旨安抚此地,所以到此。”
  妙香道:“啊呀!可惜,可惜!大人若早来三个月,便与令爱相逢了。”太古道:“姑姑说那个的令爱?”妙香道:“就是大人的令爱明霞小姐。”太古道:“小女已在范阳死节。那里又有一个?”
  妙香道:“原来大人误闻讣音了。令爱原未曾死,百日以前,逃难到小庵住了几日,因避乱兵在山路里失散了,如今不知去向。”
  太古道:“姑姑这话甚是荒唐,小女既经来此,如何又不见了?”妙香道:“大人若不信,现有同行女伴卫碧秋在此,待我叫他出来,大人亲自问他。”便到里边叫碧秋出来,碧秋上前相见,太古命妙香、碧秋坐了,问道:“向闻小女弃世,有李猪儿亲口说,已将他埋葬。适才姑姑又说同小娘子避难到此,着人委决不下,小娘子可细细说与我知道。”
  碧秋便将红于如何代死,自己如何赚开城门,与母亲卫妪如何一齐逃难来到庵中,又如何失散,连母亲也不知消息说了。说到此处,不觉泪下。太古大惊道:“如此说起来,那死的倒是侍婢红于了,难得这丫鬟这般义气。只是范阳到此,有二千余里,一路兵戈扰攘,你们三个妇女怎生行走。”碧秋道:“亏得有睢阳雷万春给了路引,所以路上不怕盘诘。”太古道:“如何路引在那里,取来与我一看。”碧秋道:“在此。”便进去取出路引,送与太古。
  太古接来,从前至后看去,见葛明霞名下,注着钟景期原聘室。便心里想道:“这又奇了,前日遇钟郎时节,他说慕我女儿才貌欲结姻盟,并未遣媒行聘。怎么路引上这般注着?”便问碧秋道:“那雷将军如何晓得小女是钟景期的原聘?”
  碧秋道:“连奴家也不见小姐说起,倒是雷将军问及才晓得。”太古道:“如何问及?”碧秋道:“他说钟景期谪贬途中遇着雷将军,雷将军要将侄女配他为妻。他说有了原聘葛小姐,不肯从命。因此雷将军将侄女倒赠与他为妾,留着正位以待葛小姐。所以路引上这般注着。”
  太古想道:“钟郎真是情痴,如何寸丝未定,便恁般注意。”又想道:“难得卫碧秋母子费尽心机,救脱我女,反带累他东西飘泊,骨肉分离,如今此女茕茕在此,甚是可怜。他既救我女,我如何不提拔他。况他姿容不在明霞之下,又且慧心淑贞,种种可人,不如先收他为养女,再慢慢寻取明霞,却不是好。”
  心中计较已定,就向碧秋道:“老夫只有一女,杳无踪影,老夫甚是凄凉。你又失了令堂,举目无亲,意欲收你为螟蛉之女,你意下何如?”碧秋道:“蒙大人盛意,只恐蓬筚寒微,难侍贵人膝下。”
  妙香道:“葛大人既有此心,你只索从命罢。”碧秋道:“既如此,爹爹请坐了,待孩儿拜见。”说罢,拜了四拜。
  太古道:“我儿且在此住下,待我回到衙内,差人夫轿子来接你。”碧秋应声“晓得。”太古别了妙香,出静室上马,衙役随着,又到各处巡行了几日。
  回至衙门,分付军士人役,抬着轿子,到慈航静室迎接小姐。又封香金三十两,送与妙香。承差人役领命而去,接了碧秋到衙。太古又叫人着媒婆在外买丫鬟十名,进来伏侍。
  碧秋虽是贫女,却也知书识字,太古甚是爱他,买了许多古今书籍与他玩读。碧秋虽未精通,一向与明霞、妙香谈论,如今又有葛太古指点,不觉心领神会,也就能吟诗作赋。太古一发喜欢。
  隔了数日,门上传报说,河北经略使钟景期在此经过,特地到门拜访。
  太古心下踌躇道:“钟郎人才并美,年少英奇,他属意我女,我前日又向他说死了。倘他别缔良缘,可不错过了这个佳婿。莫若对他说知我女尚在,只说已寻取回来,就与他订了百年之约。后日寻着明霞不消说得,就是寻不着,好歹将碧秋嫁与他,却不是好。”
  一头想一头已走至堂前。一声云板,吹打开门,接入景期上堂,叙礼分宾主坐下。两人先叙了些寒温,茶过一通。
  太古道:“老夫有一喜信,报知经略公。”景期道:“有何喜信?”太古道:“原来小女不曾死,一向逃难在外,前日老夫已寻取回来了。”
  景期忙问道:“老先生在何处相逢令爱的?”太古道:“老夫因踏勘灾荒,偶到慈航静室中歇马。却有虢国夫人在彼出家,小女恰好亦避难庵中,与老夫一时团聚,方知前日所闻之误。”景期道:“如此说,那范阳死节的又是那一个?”
  太古便将红于代死,挈伴同逃的话一一说了。景期不胜嗟叹。太古道:“如今小女既在,经略公可酬宿愿矣。”
  景期道:“千里睽违,三年梦寐,好逑之念,何日忘之。今学生种玉有缘,老先生诺金无吝,当即遣媒纳采,岂敢有负初心。”
  太古笑道:“经略公与老夫,今日始订姻盟,如何预先在人前说曾经聘定小女?”
  景期道:“我并不曾向人说甚话儿,这话从何处来?”
  太古道:“小女逃难,曾遇睢阳副将雷万春,承他给与路引,他说当日要将侄女相配,因你说有了原聘葛明霞,故此他将侄女倒送与你为侧室。所以路引上在小女名下就注定是钟某原聘室。老夫见了不觉好笑。”
  景期道:“彼时我意中但知有明霞小姐,不知有别人,只恐鹊巢鸠占,故设言以推却。现今尚虚中馈以待令爱。”说罢,二人大笑。
  忽见中军官来禀道:“有翰林学士李白老爷来拜。”景期暗喜道:“今日正少一个媒人,他来得恰好。”太古就出去迎接进来,各相见坐定。
  太古道:“李兄为何不在朝廷,却来此处?”太白道:“小弟已告休林下,在各处游玩。近欲往嵩山纵览,经过贵治,特来相访。”
  景期道:“李大人来得凑巧,葛老先生一位令爱,蒙不弃学生鄙陋,许结丝萝,敢求李大人执柯。”
  李白道:“好好,别的事体学生誓不饶舌,做媒人是有酒吃的,自当效劳。”景期道:“既如此,学生即当择吉行聘,待讨平逆贼,便来迎娶。”李白道:“说得有理。”一齐起身作别。
  太古送出衙门,回身进来,心上忽然猛省,跌足道:“适才不该说他是慈航静室中寻着的。倘他到彼处问明端的,不道是我的好意,倒道我说谎骗他了。”又想道:“看景期一心若渴,今日方且喜不自胜,何暇去问,只索由他罢了。”便进内去说与碧秋知道不题。
  却说钟景期回至馆驿,欢喜欲狂,忙与雷天然说知此事。天然不惟不妒忌,倒还替景期称贺。景期分付军兵暂屯住数日,一面叫人去找阴阳官择了吉日,一面发银子去买办行聘礼物,忙了一日。
  景期向雷天然道:“葛公说虢国夫人在慈航静室中出家,我明日清早要去见他。”天然道:“相公若去,可着冯元随往。”
  次早,景期分付冯元跟着,又带几个侍从,唤土人领路,上马竟投慈航静室中来。
  到得山门首,只见里面一个青衣女童出来道:“来的可是钟状元么?”
  景期大惊。下马问道:“你如何就晓得下官到此?”女童道:“家师妙香姑姑,原是虢国夫人。三日前说有故人钟状元来访,恐相见又生魔障,昨日已入终南山修道去了。教我多多拜上钟老爷,说宦海微茫,好生珍重,功成名就,及早回头。留下诗笺一纸在此。”景期接来一看,上面写道:
  割断尘缘悟本真,蓬山绝顶返香魂。
  如今了却风流愿,一任东风啼鸟声。
  景期看罢,泫然泪下,怏怏上马而回。
  到了吉期,准备元宝彩缎,钗环礼物,牵羊担酒,大吹大擂送去。景期穿了吉服,自己上门纳聘。李白是媒人,面儿吃得红红,双花双红,坐在马上。军士吆吆喝喝,一齐来到安抚衙门里。
  葛太古出堂迎接,摆列喜筵,一则待媒人;一则请新婿。好不闹热,但见:
  喜气盈门,瑞烟满室。喜气盈门,门上尽悬红彩;瑞烟满室,室中尽挂纱灯。笙歌鼎沸吹,一派鸾凤和鸣;锦褥平铺绣,几对饮鸯交颈。风流学士做媒人,潇洒状元为女婿。佳肴美酒,异果奇花。玉盏金杯,玳瑁筵前光灿烂;瑶筝檀板,琉璃屏外韵悠扬。
  筵宴已毕,太白、景期一齐作别。景期回至驿庭,雷天然接着道:“相公聘已下了,军情紧急,不可再迟。”景期道:“二夫人言之有理。”
  便分付发牌起马,各营齐备行装,次日辰时放炮拔营。葛太古、李太白同来相送,到长亭拜别。景期领了兵马,浩浩荡荡望河北去了。
  葛太古别了太白,自回衙门退入私署,走进碧秋房中,见碧秋独坐下泪。太古问道:“我儿为何忧戚?”
  碧秋道:“孩儿蒙爹爹收养,安居在此,不知我母亲与明霞姐姐却在何处?
  太古道:“正是,我因连日匆忙,倒忘了这要紧事体。待我差人四散去寻访便了。”
  碧秋道:“差人去寻也不中用,须多写榜文各处粘贴,或者有人知风来报。”太古道:“我儿说得是。”就写起榜文,上写着报信的谢银三十两,收留的谢银五十两。将避难缘由、姓名、年纪一一开明,写完发出去,连夜刊板刷印了几百张,差了十数个人役,四处去粘贴。差人领了榜文,分头去了。
  一个差人到西京,一路寻访,将一张榜文贴在长安城门上,又往别处贴了。
  那些百姓皆来看榜,内中一个人头戴毡帽,身穿短布衫,在人丛里钻出拍手笑道:“好快活,好快活。我的造化今日到了。”
  又有一个老婆子,向前将那人一把扯住,扯到僻静处问道:“你是卖鱼的蛇儿,在这里自言自语些什么?”
  沈蛇儿道:“你是惯做中人的白妈妈,问我怎的?”白婆道:“我听见你说什么造化到了,故问你。”
  蛇儿道:“有个缘故,我前日在泾河打鱼,夜里泊船在岸边,与我老婆正在那里吃酒。忽听见芦苇丛中有人啼哭,我上岸看时,见一个老妪,一个绝标致的女子,避难到那边迷失了路,放声啼哭。我便叫他两个到渔船里来,问他来历。那老的叫做卫妪,后生的叫做葛明霞,他父亲是做官的。我留他们在船里,要等人来寻,好讨些赏。谁想养了他一百三四十日,并无人来问。方才见挂的榜文,却有着落了,我如今送到他们父亲处。报事人三十两也是我得,收留人五十两也是我得,岂不是造化?”
  白婆道:“那女子生得如何?”蛇儿道:“妙嗄!生得甚为标致,乌油油的发儿,白莹莹的脸儿,曲弯弯的眉儿,俏生生的眼儿,直隆隆的鼻儿,细纤纤的腰儿,小尖尖的脚儿。只是自从在船里并不曾看见他笑。但是哭起来,那娇声儿便要教人魂死,不知笑将起来怎样有趣哩!”白婆道:“可识几个字否?”
  沈蛇儿道:“岂但识字,据那卫妪向我老婆说,他琴棋诗画件件都会哩!”白婆道:“你这蠢才,不是遇着我,这桩大财却错过了。这里不好讲话,随我到家里来。”
  两个转弯来到白婆家里。蛇儿道:“妈妈有甚话说?”白婆道:“目今汾阳王郭老爷起建凝芳阁,阁下造院子十所。每一院中,有歌舞侍女十名。又要十个能诗善赋的绝色美人。分居十院统领诸姬。如今有了红绡、紫苑等九个。单单缺着第十院美人,遍处访觅,并没好的。你方才说那个女儿甚是标致,何不将他卖与郭府。最少也得二三百两银子,可不强如去拿那八十两的谢仪。”
  蛇儿道:“那葛明霞不肯去怎么好?”白婆道:“这样事体不可明白做的,如今你先回去,我同郭府管家到你船边来相看。只说是你的女儿,如此,如此,做定圈套,那葛明霞那里晓得。”
  蛇儿道:“倘然他在郭府里说出情由,根究起来,我和你如何是好?”
  白婆道:“你是做水面上生涯的。我的家伙连锅灶也没一担,一等交割了人,我也搬到你船里来,一溜儿棹到别处去了,他们那里去寻。”蛇儿道:“好计。好计。我的船泊在长安门外,我先去,你就来。”说罢,回到船上,见明霞、卫妪坐在前舱,心里暗自喜欢,也不与他讲话,竟到后艄与老婆讨饭吃去。
  不多时,早见白婆领着三四个管家到船边叫道:“沈蛇儿,我们郭府中要买几尾金色大鲤鱼,你可拿上来称银子与你。”
  蛇儿道:“两日没有鲤鱼,别处去买罢。”管家道:“老爷宴客,立等要用,你故不卖么?”蛇儿道:“实是没有。”
  管家道:“我不信,到他船上去搜看。”
  说着一齐上船来,把那只小船险些儿跳翻了。管家钻进舱里,假意掀开平基搜鱼,那三四双眼睛,却射定在葛明霞身上,骨碌碌的看上看下。
  惊得葛明霞娇羞满面,奈船小又没处船避,只得低着头,将衣袖来遮掩。谁想已被这几个看饱了。
  便道:“果然没有鲤鱼,几乎错怪于他。只是我们不认得别个船上,你可领我们去买。”蛇儿道:“这个当得。”
  便跟随众人上岸,与白婆子齐进城来,到白婆家里。管家道:“这女子果然生得齐整,老爷一定中意的。”
  白婆便瞒着蛇儿,私自讲定身价三百两。自己打了一百两后手,只将二百两与蛇儿。
  管家又道:“方才同坐的那个老妪是什么人?”蛇儿道:“也是亲戚,只为无男无女,在我船里博饭吃的。”
  白婆对管家道:“郭老爷每娶一位美人,便要一个保母陪伴。老妪既无男女,何不同那女子到郭府中,他两上熟人在一处,倒也使得。”
  蛇儿道:“只要添些银子,有何不可。”白婆又向管家说过,添了二十两银子,叫沈蛇儿写起文书。
  只说自己亲女沈明霞同亲卫妪,因衣食不周,情愿卖到郭府,得身价三百二十两。其余几句套话,不消说得。
  写完画了花押,兑了银子,权将银子放在白婆家里。叫起两乘轿子,沈蛇儿先奔到船上,向葛明霞、卫妪道:“昨日圣上差一官员,但有逃难迷失子女,造着册子,设一公所居住。如有亲戚认的即便领回,人家都到彼处寻领。你两人也该到那边去住,好等家里人来认领,再叫轿子来抬你们去。”明霞道:“如此甚好,只是在你船上打扰多时没有甚谢你,只有金簪一支与你,少偿薪水,待我见了亲人,再寻你奉谢。”蛇儿收了簪子。
  少顷轿子到了,明霞、卫妪别了蛇儿夫妇,一齐上岸入轿。蛇儿跟着轿子,送到郭府门首,只见管家并白婆站着,蛇儿打了个照会,竟自回去。白婆接明霞、卫妪出轿,管家领入府中。
  明霞慌慌张张不知好歹,只管跟着走。白婆直引至第十院中便道:“你两人住在此间,我去了再来看你。”说着竟自抽身出去。
  那明霞、卫妪举目一看,见雕栏画槛,奇花异木;摆列着金彝宝鼎,玉轴牙签,挂着琵琶笙笛,瑶琴锦瑟,富丽异常。
  心中正在疑惑,那本院十个歌姬齐来接见。又有九院美人红绡、紫苑等都来拜望。早有女侍捧首饰衣裳来,叫明霞梳妆打扮。
  明霞惊问道:“这里是什么所在?”红绡笑道:“原来姐姐尚不知,我这里是汾阳王郭老爷府中凝芳十院,特请你来充第十院美人,统领本院歌姬。今日是老爷寿诞,你快快梳妆,同去侍宴。”
  明霞听罢,大惊哭道:“我乃官家之女,如何陷我于此。快放我出去便罢,不然我誓以一死,自明心迹。”
  红绡便扯着紫苑背地说道:“今日是老爷寿诞,这女子如此光景,万一宴上啼哭起来,反为不美,不如今日不要他去拜见,待慢慢他安心了方始入侍,才为妥当。”紫苑道:“姐姐所见极是。”
  便分付诸姬好生伏侍照管。别了明霞,集了众歌姬到凝芳阁上伺候。
  到得黄昏时分,只听得吆喝之声,几对纱灯引子仪到阁上坐席,九个美人叩头称贺。
  子仪道:“适才家人来报,说第十院美人有了,何不来见我?”红绡禀道:“他乃贫家女子,不娴礼数,诚恐在老爷面前失仪,故此不敢来见,待妾等教习规矩,方始叩见老爷。”子仪道:“说得有理。”
  一时奏乐,九院美人轮流把盏,诸姬吹弹歌舞,直至夜分。子仪醉了,分付撤宴,就到第三院房里住了。
  次早起来,外面报有驾帖下来,子仪忙出迎接,展开驾帖来看,原来是景期攻取安庆绪不下,奏请添兵。圣旨着子仪部下仆固怀恩前去助战。
  子仪看了,就差人请仆固怀恩来分付,怀恩领命,点了本部三万雄兵,望范阳进发,协助景期。

  不知胜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5] [6] [7] [8]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