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70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錦香亭
作 者: [清]古吳素庵主人 編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五回 忤当朝贬官赴蜀
  诗曰:
  志气轩昂未肯休,英雄两眼泪横流。
  秦庭有剑诛高鹿,汉室无人问丙牛。
  野鸟空啼千古恨,长安不尽百年愁。
  西风动处多零落,一任魂飞到故丘。
  前面已将葛太古谪贬的缘由,尽行说过,此回再接入钟景期的话来。
  却说钟景期一团高兴,一团殷勤,来拜葛御史。忽见重门闭锁,并无人影。景期心中嘀咕,便叫一个长班,到莲英儿巷里,唤冯元到寓所来问他。长班应着去了,自己怏怏的上马而回。
  看官听说,大凡升降官员,长安城中自然传说。怎么葛太古这些事体,钟景期全然不知呢?原来葛太古醉骂权臣,遭冤被谴这几日,正值钟景期被虢国夫人留在家里,所以一毫也不晓得。
  是日回寓,卸了冠带坐定。不多时,长班已唤冯元进来。冯元见了,磕了四个头道:“小人闻得老爷中了,就要来服侍的,只因这几日为迎进士的马匹,通是太仆寺承值的,故此小的不得工夫,直到今早才得闲。小的已具了一个手本,辞了本官,正要来投见老爷,不想老爷差人来唤小人,小人一定要跟随老爷了,望老爷收用。”
  景期道:“你是我旧人,自然收你。”分付长班:“将我一个名帖送至太仆寺,叫将马夫冯元名字除去。”
  长班应办去了。冯元又跪下谢了一声。
  景期道:“起来,我有要紧话问你。那葛御史家,为着何事将大门封锁?你定知道的,与我细细说来。”
  冯元道:“不要说起,一桩天大的风波,使葛老爷的性命险些儿不保。”景期忙问。冯元便将那金马门前骂了安禄山,被他陷害,谪贬范阳的事情,细细说将出来。
  景期听得,慌忙问道:“如今他家的小姐在那里?”冯元道:“他家小姐也随他去了。”景期暗暗叫苦。打发冯元出去。
  那冯元做了新状元的大叔,十分快活。叫人到家里搬了行李。自己又买了一件皂绢直身大顶罗帽,在外摇摆。
  只苦得景期,一天好事忽成画饼,独自坐在房中长叹。想道:“我若早中了半个月的状元,这段婚姻已成就了。”
  又想道:“他若迟犯了半个月的事,我去央求虢国夫人替他挽回一番。”又想道:“他自去了,留得小姐在家也好再图一面。”又想:“就是小姐在此,我如今碍着官箴,倒不能象前日的胡行乱闯。”
  左思右想,思量到帕诗酬和,婢女传情私会,花前稍伸鸾约,这种种情景,不觉扑簌簌的坠下泪来。
  少顷,外面送晚饭进来。景期道:“我心绪不佳,不要吃饭,须多拿些酒来与我解闷,不要你在此斟酒,你自出去!”伺候人应着出去了。
  景期自斟自饮,一杯一杯,又是凄楚一回,恼恨一回,外面送进四五壶酒,通吃在肚子里,便叫收去碗盏。在房里又坐了一回。
  思量这事通是李林甫、安禄山二人弄坏的。我在林下时,即闻得此辈弄权误国,屠戮忠良,就有一番愤懑不平,今日侥幸成名,正欲扫清君侧奸邪。不想那二人坏我好事,如何放得他过,不免轰轰烈烈参他一场,也不枉大丈夫在世一生。
  一时乘了酒兴,将一段儿女柔性变作一派英雄浩气,就焚起一炉好香,穿了公服,摆开文房四宝,端端坐了写起本来。本上写道:
  翰林承旨臣钟景期,诚惶诚恐,稽首顿首谨奏,为奸相窃操国柄,渎乱朝纲,伏沥愚忱,仰祈睿鉴事:臣闻万乘之尊,威权不移于郡小;九重之家,聪明不蔽于俭壬。故欲治天下,必先择人;欲择人材,必清君侧。此微臣下伏草莽之时,固夙夜不忘,思得陈一得之愚,以报皇恩千万之一也。今陛下不弃鄙陋,厕臣讲院,目击权臣僭窃,不敢不以窥管之见,谬为越俎之谈。窃见宰相李林甫,节度安禄山,中外交通,上下侧目。舌摇簧鼓,播人主若婴孩;眉蹙剑锋,杀官民如草芥。官爵之升迁,视金钱之多寡;刑狱之出入,觐贿赂之有无。腹心暗结于掖庭,爪牙密饰于朝右。陷尽忠良,固彼党羽。种种凶恶,擢发难数。臣固知投鼠忌器,不敢以怒螳挡车。第恐朝政日非,奸谋愈炽,将来有不可知者。故不避斧钺之诛,以请雷霆之击也。如果臣言不谬,伏祈陛下敕下廷尉,明正其罪,或窜遐荒,或膺斧锧。举朝幸甚,天下幸甚。臣不胜激切屏营之至。谨奏。
  景期写完了本,不脱公服,就隐几假寐待旦。到得五鼓进朝,那早朝的常套不必细说。景期将本章呈进内阁,各官俱散。
  只有李林甫、杨国忠二人留在阁中办事。少顷,司礼监将许多本章来与李、杨二太师票拟。
  二人接了,将各官的逐一看过。有的是为军需缺乏之事,也有为急选官员之事,也有为地方灾异事,也有为特参贪贿事,也有为请决大狱事,也有为边将缺员事,也有为漕运衍期事,李、杨二人一一议论过去。
  及看到钟景期一本,二人通呆了。将全本细细看完,李林甫拍案大怒道:“这畜生敢在虎头上做窠么?也罢。凭着我李林甫,一定要你这厮的驴头下来,教他也晓得我弄权宰相的手段。”
  杨国忠看了本,心里想一想,一来妹子虢国夫人曾为钟景期谆谆托付,教我好生照顾;二来自己平日因李林甫百事总揽,不看国忠在眼里,所以也有些怪他。
  如今见他发怒,就解劝道:“李老先生且息怒。我想这轻躁狂生,摭拾浮言,不过是沽名钓誉,否则必为人指使。若杀了他,恶名归于太师,美名归于钟景期了。以我愚见,不若置之不问,反见李老先生的汪洋大度。”李林甫道:“杨老先生,你平日间也是最怪别人说长道短的,今日见他本上只说我,不说你,所以你就讲出这等不担斤两的话儿。我只怕唇亡齿寒,他既会劾我,难道独不会劾你。况且他本内的‘腹心暗结于掖庭’这句话,分明道是禄山出入宫闱的事,连令妹娘娘也隐隐诋毁在内了。”
  这几句话,说得杨国忠低首无言,羞惭满面,作别先去了。
  李林甫便将本儿票拟停当,进呈明皇御览。
  原来高力士、杨贵妃都曾受虢国夫人的嘱托,也在明皇面前极力救解,以此钟景期幸而免死。明日批出一道圣旨:钟景期新进书生,辄敢诋毁元宰亲臣,好生可恶。本应重处,姑念新科榜首,着谪降外任,该部知道。
  旨意下了,铨部逢迎李林甫,寻个极险极苦的地方来检补,将钟景期降授四川石泉堡司户。
  报到景期寓所,景期不胜恼怒。思量那明霞小姐的姻缘,一发弄得天南地北了。又想要与虢国夫人再会一面,诉一番苦情。谁想李林甫、安禄山差人到寓所来,立时赶逐出京,不许一刻停留。那些长随伺候人等,只得叩头辞别。
  景期收拾了东西,叫苍头与冯元陪同出了都门,到乡间坟堂屋里来住下。思量消停几日,然后起身。
  可恨那李林甫明日绝早,又差人赶到乡间来催促。景期只得打点盘缠,分付苍头仍旧在家看管坟茔。
  冯元情愿跟随前去,就叫安排行李马匹。停当了,吃了饭,到父母坟上痛哭了一场,方才揽衣上马。冯元随着而行,望西进发,一程一程的行去。路又难走,景期又跋涉不惯,在路上一月有零,只走得二千余里,方才到剑门关。
  正值五月,天气炎蒸。那剑门关的旁边是峭壁危崖,中间夹着大涧,山腰里筑起栈道,又狭又高。下面望去,有万丈余深,水中长短参差的凌峭石笋,有成千上万。涧水奔腾冲击,如雷声一般响亮。
  一日只有巳午二时,有些日光照下,其余早晚间惟有阴霾黑瘴。住宿就在石洞中开张,并无屋宇。打尖时节,还有那些不怕人的猢狲跳在身旁边看人吃饭。
  景期到了此际,终日战战兢兢,更兼山里热气逼将下来,甚是难行。且又盘缠看看缺少,心上又忧,不觉染成一病。勉强走了三五日,才出得剑门关的谷口。景期正要赶到有人烟的去处将养几日。不想是日傍晚时候,忽然阴云密布,雷电交加,落下一场雨来。好大雨,但见:括地风狂,满天云障。括地风狂,忽喇喇吹得石走沙飞;满天云障,黑漫漫遮得山昏谷暗。滂沱直泻,顷刻间,路断行人;澎湃冲倾,转盼处,野无烟火。千村冷落,万木悲号。砰訇一声霹雳,惊起那深潭蛟蟒欲飞腾;闪烁一道电火,照动那古洞妖魔齐畏缩。若不是天公愤怒,也许是龙伯施威。
  这一场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时辰。众客伴诚恐赶不上宿头,不顾雨大,向前行去。只有钟景期因病在身,如何敢冒雨而走。
  回头望见山凹里露出一座寺院,便道:“冯元,快随我到那边躲雨去。”策马上了山坡,走到门前,见是一个大寺,上面一块大匾,写着“永定禅寺”,山门半开半掩。
  景期下了马,冯元将马拴在树上,随着景期进去。行过伽蓝殿,走到大殿上来。见冷冷清清,香也没人点一炷。景期合掌向佛拜了三拜。
  走至廊下,见三四个和尚,赤脚露顶,在那边乘凉。景期向前欠身道:“师父们请了。”
  内中有一个回了问讯。那些和尚都睬也不睬,各自四散走开。连那回问讯的也不来交谈,竟自走去了。
  景期叹了一声,脱下湿衣,叫冯元挂起晾着,自己就门槛上坐了。冯元也盘膝坐在地下。景期道:“冯元,如何这里的和尚这等大样?”
  冯元道:“岂但这里,各处的贼秃通是这等的。若是老爷今日前呼后拥来到此间,他们就跪接的跪接,献茶的献茶,留斋的留斋,千老爷,万老爷,千施主,万施主,掇臀呵屁的奉承了。如今老爷这般模样,叫他们怎的不怠慢。”
  他这边说,那边早有几个和尚听见。便交头接耳的互相说道:“听那人口内叫什么老爷,莫非是个官么?”
  内中一个说:“待我问一声就知道了。”便来向景期道:“请问居士仙乡何处,为何到此?”
  冯元便接口道:“我家老爷是去赴任的。因遇了雨,故此来躲一躲。”
  和尚听见说是赴任的官员,就满面撮拢笑来道:“既如此,请老爷到客堂奉茶。”
  景期笑了一笑,起来同着和尚走进客堂坐了。和尚们就将一杯茶献上,景期吃了。和尚又问道:“请问老爷选何贵职?”景期道:“下官为触忤当朝,谪贬四川石泉堡司户。”
  和尚暗道:“惭愧,我只道是大大官府,原来是个司户。谅芝麻大的官有甚好处,倒折了一杯清茶了。”心里想着,又慢慢走了开去,依旧一个人也不来睬了。
  景期坐了一会儿,只见又是一个和尚在窗外一张,把冯元看了又看,叫道:“你是冯道人,如何在此。”冯元听得,奔出来见了道:“啊呀,你是人鉴师父,为何在此?”
  看官,你道冯元为何认得这人鉴?原来当景期打发他出来后,就投在人鉴庵里,做香火道人,后来人鉴为了奸情事逃走出来,在此永定寺里做住持僧。这日听见有个司户小官儿到他寺里,所以出来张看。不期遇到了冯元。便问道:“你一向不见,如何跟着这个满面晦气色的官人到此?”
  冯元听了道:“你休小觑他,这就是我旧主人钟老爷,是新科状元,因参劾了当朝李太师,故此谪官到此。”
  人鉴道:“幸是我自己出来,不然几乎得罪了。”慌忙进去打个深深的揖道:“不知贵人远来,贫僧失礼,未曾迎迓,望乞恕罪。”
  又连忙分付收拾素斋。叫冯元牵了马匹进来,又叫将草与马吃。请景期到方丈中坐了,用了斋。
  天已夜了,人鉴道:“今日贵人降临荒山,万分有幸。天色已晚,宿店又赶不上,不如就在小庵安歇了罢。老爷的铺盖都已打湿,不堪用了。后面房里有现成床帐,老爷请去安置。这湿铺盖也拿了进去,待我叫道人拿一盆火来烘干了,明日好用。”
  景期道:“多承盛情,只是打搅不当。”人鉴道:“说那里话。”说着点了灯头,带景期走过了十数进房子。将景期送入一个房里,便道:“老爷请安置,贫僧告退,明早来问安。”景期感谢不尽。
  因行路辛苦,身子又病,见床帐洁净,不胜之喜,倒在床上就睡了。
  冯元在床前将湿衣湿被摊开,逐一烘焙。至更余要大解,起来忙出房门,见天上下过了雨,已是换了一个青天。新月一弯,在树梢上挂着。冯元又不认得寺里的坑厕在何处,只管在月光之下闯来闯去。
  走到前边,摸着门上已下锁了。只觉得门外火光影影,人语嘈嘈。
  冯元心中疑惑,从门缝里一张,只见人鉴领着七八个胖大和尚,手中通拿着明晃晃的刀儿。
  人鉴道:“师兄们,我当初在长安居住时,晓得钟状元是个旧家子弟,此来毕竟有钞。况且你们方才曾怠慢他,我虽竭力奉承,只怕他还要介意。这个人,就是李阁老尚敢动他一本,必是难惹的。我们如今去断送了他,不惟绝了后患,且得了资财,岂不是好。”
  众和尚道:“既如此,我们进去行事罢。”人鉴道:“且住,这时节料想他有翅儿也没处飞去了。我们厨下的狗肉正烧得烂了,且热腾腾的吃了,再吃几杯酒壮壮胆,方好做事。”众和尚都道:“有理。”便一哄儿到厨下去了。
  冯元听得分明,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连大解也忘了,慌忙转身飞奔。每一重门槛,都跌一交,连连跌了四五个大筋斗,跑入房中,掀开帐子,将景期乱推道:“老爷不好了,杀将来了,快些起来。”
  景期在睡梦里,惊醒道:“冯元为何大惊小怪?”
  冯元道:“老爷不好了。方才我听见人鉴领着众和尚,持了刀斧要来害你,须快快逃走。”
  景期听了,这一惊也不小,急忙滚下床来问道:“如今从那里出去?”
  冯元道:“外面门已锁了,只有西边一个菜园门开着哩,那边或有出路。”景期道:“行李马匹如何取得?”冯元道:“那里还顾得行李马匹,只是逃得性命就好了。”
  景期慌了手脚,巾也不戴,只披着一件单衣,同冯元飞奔菜园里来。冯元将土墙推倒,搀着景期走出。
  谁想道路错杂,两人心里又慌,如何辨得东西南北,只得攀藤附葛,捱过山崖。
  景期还喘息未定,身边一阵腥风,林子里跳出一只吊睛白额虎来,望着景期便扑。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 逢义士赠妾穷途
  词曰:
  迭迭云山,回首处,客心愁绝。最伤情,目断西川,梦归地阙。芳草路迷行骑缓,夕阳驴偕征人咽。问苍天,何事困英雄?关山别。合欢花,被吹折。连理枝,凭谁接。望天涯,镇日衷肠郁结。万里雾深文豹隐,三更月落乌啼血。叹孤身南北任飘蓬,庄周蝶。
  《满江红》
  话说钟景期与冯元在寺中逃出,心里慌忙,也不顾有路无路,披荆带棘,乱窜过山嘴。忽跳出一只大虫来,望景期身上便扑,景期闪入林中叫声“啊呀!”吓倒在地,冯元也在林子里吓得手软脚酥,动弹不得。
  那大虫因扑不着人,咆哮发怒,把尾巴在地下一剪,括得砂土飞卷起来,忽喇一声虎啸,震得山摇谷动,望着林子又跳将入来。
  冯元正没理会,只见那虎扑地一声跌翻了,在地上乱滚。那边山坡上一个汉子,手提钢叉飞奔前来,举起叉望着虎肚上连戳两戳。那虎鲜血迸流,死在地上。
  冯元看那汉子,甚么模样:身穿虎皮袄,脚踏鹰嘴鞋。眼似铜铃,须如铁戟。身长一丈,腰大十围。错认山神显圣,无疑天将临凡。
  那汉子戳死了虎,气也不喘一喘,口里说道:“方才见有两个人,那里去了。”就转入林里来寻。
  冯元慌忙跪下道:“可怜救命。”那汉子扶住道:“你这人好大胆,如何这时候还在此行走?若不是俺将药箭射倒那孽畜,你倒连命几乎断送了。”冯元道:“小人因跟随主人钟状元来此,适才误入永定寺中,奸僧要谋害我主仆,知风逃窜到此,行李马匹,通在寺中哩。”
  汉子道:“你主人叫甚么名字?既是状元,为何不在朝中,却来此处?”冯元道:“我主人名叫钟景期,为参劾了李林甫,谪贬石泉堡司户。因此路经这里。”汉子道:“如此说是个忠臣了,如今在那里?”冯元指着道:“那惊倒在地的就是。”汉子道:“待我去扶他。”
  便向前叫道:“官人苏醒。”冯元也来叫唤了十数声,景期方渐渐醒转。汉子轻轻扶他起来。
  他还半晌站立不得,靠着松树有言没气问道:“唬杀我也,是什么人救我?”汉子道:“休要害怕,大虫已被俺杀死了。”景期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汉子道:“这是偶然相遇,非有意来救你,何须谢得。”
  景期道:“如今迷失了路径,不知该往那里去,望壮士指引。”
  汉子道:“官人好不知死活。我这里名叫剑峰山,山中魍魉迷人,虺蛇布毒,豹狼当道,虎豹满山。就是日里也须结队而行,这时便如何走得?也罢。我敬你是个忠臣,留你主仆二人到我家中暂宿一宵,明日走路未迟。”景期道:“家在何处?”汉子道:“就在此山下。”景期道:“壮士刚才说这山中如此厉害,怎生住得?”
  汉子道:“俺若是害怕,不敢独自一人在此杀虎了。俺住此二十年,准准杀的一百余只大虫了。”
  景期道:“如何有许多虎?”汉子道:“俺若隔两个月不杀虎,身子就疲倦了。不要讲闲话,快随我下山去。”
  说罢,将死虎提起来,背在身上,手挂钢叉,叫声:“随我来!”大踏步向前竟走。
  景期与冯元拽着手,随后而行。心里又怕有虎跳出来,回头看着后边。
  三人走了里许,山路愈加险峻,那汉子便如踏平地一般。景期与冯元瞪着眼,弯着眼,扯树牵藤,一步一跌,好生难捱。
  那汉子回头看了这光景,叹道:“你们不理会走山路,须是大着胆,挺着腰,硬着腿,脚步儿实实的踏去才好。若是心里害怕,轻轻踏去,就难于走了。”
  景期、冯元听了,依着言语,果然好走了。又行了二三里,早见山下林子里透出灯光。那汉子在林子外站着不走。
  景期想道:“已到他家门首,一定是让我先走,所以立定。”便竟向林子中走去。
  汉子忙横着钢叉拦住道:“你休走,俺这里周围通埋着窝弓暗弩,倘误踏上了,就要害了性命。你二人可扯着我衣袂,慢慢而走。”
  景期、冯元心里暗暗感激。扯了他衣袂走了进去。早到黄砂墙下,一扇毛竹小门儿闭着。那汉子将钢叉柄向门上一筑,叫道:“开门。”
  里面应了一声,那门儿呀的开了,见一个浓眉大眼的长大丫鬟,手持灯,让他三人进去。
  那汉子将虎放在地下,向丫鬟道:“这是远方逃难的官人,我留他在此歇宿。你去向大姐说,快收拾酒饭。”
  丫鬟应了,拖着死虎进去了。汉子将钢叉倚在壁上,请景期到草堂上施礼坐定。
  景期道:“蒙壮士高谊,感谢不尽。敢问壮士高姓大名?”
  汉子道:“俺姓雷名万春,本贯涿州人氏。先父补授剑门关团练,挈家来此。不想父母俱亡,路远回去不得,就在此剑峰山里住下。俺也没有妻室,专一在山打猎度日。且有一个亲兄,名唤雷海清,因少年触了瘴气,双目俱瞽,没甚好做,在家学得一手好琵琶羯鼓。因往成都赛会,名儿就传入京师。天宝二年,被当今皇帝选去,充做梨园典乐郎官。他也并无子嗣,只生一女儿。先嫂已亡,自己又是瞽目之人,不便带女儿进京。所以留在家中,托俺照管。只有适才出来那个粗蠢丫鬟在家,服侍答应不周,郎君休嫌怠慢。”
  景期道:“在此搅扰不当,雷兄说那里话。”外面说话,里面早已安排了夜饭。
  那丫鬟捧将出来,摆在桌上。是一盘鹿肉,一盘野鸡,一盘薰兔,一盘腌虎肉,一大壶烧酒。
  雷万春请景期对面坐下,又叫冯元在侧首草屋里面坐了,也拿一壶酒,一盘獐肉与他去吃。万春与景期对酌谈心,吃了一回。
  万春道:“近日长安光景如何?”景期道:“目今李林甫掌握朝纲,安禄山阴蓄异志,出入宫闱,肆无忌惮,只怕铜驼遍生荆棘,石马埋没蒿莱,此景就在目前矣。”万春道:“郎君青年高拔,就肯奋不顾身,尽忠指佞,实是难得,只是你窜贬遐方,教令尊堂与尊夫人如何放心得下?”景期道:“卑人父母俱亡,尚未娶妻。”
  万春听了,沉吟一会道:“原来郎君尚未有室,俺有句话儿要说,若是郎君肯依,俺便讲,若是不依,俺便不讲了。”
  景期道:“兄是我救命恩人,有何见谕,敢不领教。”
  万春道:“家兄所生一女,名唤天然,年已及笄,尚未字人。俺想当今天下将乱,为大丈夫在世,也要与朝廷干几桩事业。只因舍侄女在家,这穷乡僻壤,寻不出个佳婿。俺故此经年雌伏,不能一旦雄飞。今见郎君翰苑名流,忠肝义胆。况且青年未娶,不揣葑菲,俺要将侄女奉操箕帚,郎君休得推却。”
  景期道:“萍水相逢,盛蒙雅爱。只是卑人虽未娶妻,却曾定聘,若遵台命,恐负前盟,如何是好。”
  万春道:“郎君所聘是谁家女子?”景期道:“是御史葛天民的小姐,名唤明霞,还是卑人未侥幸之前相订的。”万春道:“后来为何不娶?”景期道:“葛公也为忤了安禄山,降调范阳去了。”
  万春道:“好翁婿,尽是忠臣,难得难得。也罢,既如此说,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愿将舍侄女赠与郎君,备位小星,虚位以待葛小姐便了。”景期道:“虽然如此说,只是令侄女怎好屈他,还须斟酌,不可造次。”万春道:“郎君放心,舍侄女虽是生长山家,颇知闺训。后日妻妾夫妇之间,定不误你。况你此去石泉堡,也是虎狼出没的所在。俺侄女亦谙窝弓藏箭之法。随你到任,不惟暂主频烦,还好权充护卫,不须疑惑,和你就此堂前一拜为定罢。”
  景期立起身来道:“台意既决,敢不顺从,请上受我一拜。”万春也跪下去,对拜了四拜。复身坐了。那长丫鬟又拿出饭来。
  万春看了,笑一笑道:“还有一桩事,一发做了。这丫鬟年已二十,气力雄壮,赛过男子。俺叫他是勇儿,想盛价毕竟也未有对头。俺欲将他二人一发配成夫妇,好同心协力的服侍你们,意下如何?”
  景期还未回答,那冯元在侧首草房里听见,慌忙奔到草堂上就叩头道:“多谢雷老爷,小人冯元拜领了。”景期、万春二人好笑。
  吃完了饭,各立起来。万春就取一本历书在手内道:“待我择一个吉日,就好成亲。”
  冯元道:“夜里看了历头,要犯墓库运的。雷老爷不要看。”万春笑道:“这厮好婆子话,听了倒要好笑。”揭开历本一看道:“恰好明日就是黄道吉日,就安排成亲便了。”
  景期道:“只是我的衣服都同着行李丢在永定寺里,明日成亲穿戴什么好?”
  万春道:“不妨,你开个单来,俺明早与你去讨来还你。他若不还,砍了他的光头来献利市。”
  景期道:“不须开单,我身边有工码帐在此。”便在腰间取出帐来。万春接来一看,上边一件件写得明白:
  大铺盖一副:内绸夹被一条,布单被一条,纻系褥一条,绒单一条。
  小铺盖一副:内布夹被一条,布单被一条,布褥一条。青布直身一件。
  捎马两个:内皂靴一双,油靴一双,朔子两枝,茄瓢一只。
  拜匣一个:内书三部,等子一把,银锯一个,并笔砚纸墨图书等物。
  皮箱一只:内红圆领一件,青圆领一件,直身三件,夹袄三件,单衫三件,裤二条,裙一条,银带一围。
  纱帽盒一个:内纱帽一顶。外剑一把,琴一张,便壶一个。
  万春看完道:“还有什么物?”景期道:“还有巾一顶,葛布直身一件,仓卒间忘在他房里。还有马匹鞍辔并驮行李的驴子,通不在帐上。”万春道:“晓得子,管教一件不遗失。”
  说罢,进去提了两张皮出来,说道:“山家没有空闲床褥,总是天气热,不必用被,有虎皮在此,郎君垫着,权睡一宵。那张鹿皮冯元拿去垫了睡。”说罢,放下皮儿进去了。景期与冯元各自睡了。
  明早起身,见勇儿捧一盆水出来说道:“钟老爷洗脸,二爷分付叫钟老爷宽坐,不要在外面去闯。”
  景期道:“你二爷呢?”勇儿道:“二爷清早出去了。”景期在草堂中呆呆坐了半日。
  到辰牌时分,只见雷万春骑着景期的马,牵着驴子,那些行李通驮在驴背上。手里又提着一个大筐子,有果品香烛之类在筐子内。到草堂前下了马。那冯元看见,晓得讨了行李来了,连忙来搬取。
  万春道:“俺绝早到那秃驴寺中,一个和尚也不见,止有八十余岁的老僧在那里。俺问他时,他说昨晚走了什么钟状元,诚恐他报官捉捕,连夜逃走了。那住持人鉴放心不下,半夜里还在山上寻觅,却被虎咬去吃了。有道人看见逃回说的。”
  景期道:“天道昭昭,何报之速也。”万春道:“你的行李马匹通在此了。俺又到那秃驴房内搜看,见有果品香烛等物。俺想今日做亲通用得着的,被俺连筐子拿了来,省得再去买,又要走三四十里路。”景期道:“亲翁甚费心了。”两人吃了饭。
  万春叫冯元跟出去,去了一会回来。冯元挑着许多野鸡野鸭鹿腿猪蹄,又牵着一只羯羊。万春叫勇儿接进去了。
  少顷,一个掌礼的两个吹手进来。那掌礼人原来兼管做厨子的。这还不奇,那吹手更加古怪,手里正拿着一个喇叭,一面鼓儿,并没别件乐器。进来,就脱下外面长衣,便去扫地打水,揩台抹凳。原来这所在的吹手兼管这些杂事的。景期看了只管笑。
  见他们忙了一日,看看到夜,草堂中点起一对红烛,上面供着一尊纸马,看时却是一位顶盔贯甲的黑脸将军。
  景期不认得这纸马,问道:“这是什么神?”雷万春道:“这是后汉张翼德老爷,俺们这一方通奉为香火的。”景期听了,作了一揖。
  掌礼人出来高声道:“吉时已届,打点结亲。”景期就叫冯元拿出冠带来换了。冯元也穿起一件青布直身。那吹手就将喇叭来吹了几声,把鼓儿冬冬的只管乱敲。掌礼人请景期立了,又去请新人出来。
  那新人打扮倒也不俗,穿一件淡红衫子,头上盖着绛纱方巾。就是勇儿做伴,搀扶着出来。拜了天地,又遥拜了雷海清。转身拜雷万春,万春也跪下回礼。然后夫妻交拜完了,掌礼人便请雷万春并景期、天然三人上坐,喝唱冯元夫妇行礼。
  那勇儿丢了伴婆脚色,也来做新人,同冯元向上拜了两拜。
  掌礼人唱道:“请新人同入洞房。”景期与天然站起身来,勇儿又丢了新人脚色,赶来做伴婆,扶着天然而走。冯元拿了两支红烛在前引导。那吹鼓手的鼓儿一发打得响了。
  景期只是暗笑。进入房里坐定,吹手又将喇叭吹了三声,鼓儿打了三遍,便各自出去。
  雷万春分付勇儿送酒饭进去。景期看着天然,心里想道:“这天然是山家女子,身子倒也娉婷,只不知面貌生得如何?”
  走近来,将方巾揭开一看。原来又是个绝世佳人,有一首《临江仙》为证:
  秀色可餐真美艳,一身雅淡衣裳。眼波入鬓翠眉长。不言微欲笑,多媚总无妨。原只道山鸡野鹜,谁知彩凤文凰。山灵毓秀岂寻常。似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
  景期看了,不胜之喜,吃了几杯酒,叫勇儿收了碗盏,打发他出去与冯元成其好事。自己关了房门,走近天然身边,温存亲热了一番。倚到床边解衣就寝。
  一个待字山中,忽逢良偶;一个迍邅途次,反遇佳人。两人的快活,通是出于意外,那种云雨绸缪之趣,不待言而可知。
  话休絮烦。景期在雷家住了数日,分付冯元、勇儿都称雷天然是二夫人。那雷天然果是仪容窈窕,德性温和,与景期甚相恩爱。
  景期恐赴任太迟,就与雷万春商议起身赴任。一面叫收拾行李,一面去雇了一辆车儿,五头骡子来。
  雷万春道:“此去石泉堡,尚有千余里,比郎君经过的路,更加难走。
  俺亲自送你们前去。”景期感激不已。择了吉日,清早起身。
  景期一骑马在前,天然坐着车儿,冯元、勇儿各骑一头骡子。万春也骑着骡子押后。尚余两个骡并景期原来的一个驴子,通将来驮载行李家伙,一行人上路而行。又过了许多高山峻岭,鸟道羊肠,方才到得石泉堡。
  那司户衙门,也有几个衙役来迎接。景期择日上任,将家眷接进衙门住下。
  景期将册籍来查看,石泉堡地方虽有四百里方圆,那百姓却只有二百余户。一年的钱粮不上五十两。一月的状词难得四五张。真正地广人稀,词轻讼简。
  景期心里倒觉快活,终日与天然弹琴下棋,赋诗饮酒。雷万春又教景期习射试剑,闲时谈论些虎略龙韬。
  一日,景期正与天然焚香对坐。只见万春走进来道:“俺住此三月有余,今日要别你二人,往长安寻俺哥哥。一来报侄女喜信,二来自己也寻个进身地步。行李马匹俱已收拾停当,即刻就走,快暖酒来与我饯行。”
  景期道:“叔翁如何一向不见说起,忽然要去,莫非我夫妇有甚得罪么?”万春道:“你们有甚得罪,俺恐怕郎君侄女挽留,故此不说。那知俺已打点多时了。”
  天然忙教勇儿安排酒肴来。景期斟满了酒,双手奉上,万春接来饮了。
  又饮了十数大杯,抹着嘴说道:“郎君与侄女珍重。俺此去,若有好处,再图后来聚首。”
  景期道:“叔翁且住,待我取几两银子与叔翁做盘费。”万春道:“盘费已有,你不必虑得。”天然道:“待孩儿收拾几种路菜与叔叔带去。”万春道:“一路里山蔬野味吃不了,要路菜做甚?”
  天然又道:“叔叔少停一会,待孩儿写一封书与爹爹,就是我相公也须寄一个通候信儿去。”万春道:“俺寻见你父亲,自然把家中事体细细说与他知道,要书启何用?俺就此上路,你们不必挂念。”
  景期、天然无计留他,只是两泪交流,望着万春双双拜将下去。万春慌忙回礼,拜了四拜。冯元与勇儿也是眼泪汪汪的来叩了四个头。
  万春看见天然悲泣,便道:“侄女不必如此,你自保重。”说完,向景期拱了一恭,竟自上马而去。
  景期也忙上了马,叫冯元与几个衙役跟了,赶上来相送,与万春并马行了二十余里。景期只管下泪。
  万春笑道:“丈夫非无情,不洒别离泪。郎君怎么这个光景?”景期道:“叔翁的大恩未报,一旦相别,如何不要悲惋。”万春道:“自古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后会有期,不须眷恋。郎君就此请回。”
  钟景期见天色晚了,只得依允。两人跳下马来,又拜了四拜,作别上马,景期自领了冯元、衙役回衙门不题。
  却说万春匹马上路,经过了无数大州小县,水驿山村。行了两个多月,不觉到了长安,寻个饭店歇下,便去问主人家道:“你可晓得那梨园典乐官雷海清寓在那里?”
  主人家道:“他与李龟年、马仙期、张野狐、贺怀智等一班儿乐官,都在西华门外羽霓院里,教演许多梨园子弟。客官问他怎的?”
  万春道:“我特为要见他,故不远千里而来,明早相烦指引。”
  只见旁边站着一条大汉厉声说道:“我看你相貌堂堂,威风凛凛,怎不去戮力为国家建功立业,却来寻这瞽目的优伶何干?”万春听见,忙向前施礼。

  不知这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5] [6] [7] [8]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