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61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療妒緣
作 者: [清]靜恬主人 撰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三回 用巧计杀贼逃生 悔前非感恩结义
  话说俊杰要巧珠出去拜堂,巧珠虽满口应允,送进衣裳首饰,竟欢然领受,梳妆打扮,绝不露一些勉强不悦之色。见秦氏愁苦哭泣,还私自嘱咐:“断不可轻生,我定来相救!”秦氏见他如此光景,又如此说,不知他葫芦里卖出甚么药来。又见他妆饰毕,还叫请大王来议明,方与拜堂。你道有何议明?
  原来要安了他心,便好从中取事。俊杰那里知道,连忙来到,说:“夫人,有何话说?”巧珠道:“大王既要我相从,我的终身,就靠着你。我看兄弟两个,倒像个英雄豪杰,只所作所为,俱非王道,但思杀人之命,奸人之女,劫人之财。忍心害理,天岂能佑!一旦官兵到来,死无葬身之地,必至连累奴家。要成大业,必须力行仁义,固结人心,虽不望一统山河,也要想鼎足三分,方见英雄气象。第一不可妄杀,第二不可奸淫,第三男女不可混杂。依得我时,我便相从,并接我爹娘到来,助你成其大事。此女亦在我劝他从你哥哥,俾得大家都有收成结果。若不然,宁拼一死,决难从命!”俊杰还未回言,俊英闻知,急急走来,道:“弟妇所言,句句有理。我兄弟二人,原有此志,只一勇之夫,率性直行,并未思前算后。今闻弟妇之言,如梦初觉,如醉方醒,我兄弟断然从命!且请出堂行礼。”巧珠随同出堂行礼,送进洞房。俊英将后,锁好房门,强拉二丑女进房不题。
  且说巧珠进房坐定,见喽罗托进酒筵,就立起身,对俊杰道:“既进此房,便是我的房了。如何容喽罗进来,这不是男女混杂么?”俊杰就急忙叫喽罗出去,吩咐不许进来,“要酒我自来取也。”巧珠道:“既还要酒,何不就去取了来?闭上房门,大家好开怀畅饮。”俊杰道:“夫人之言有理,待我取了就来。”谁知山中老鼠最多,许雄合了上好鼠药药鼠,说人吃了也要昏迷,巧珠适藏在身边,骗俊杰转身,便将药和入酒内,见俊杰取酒进来,闭上房门,就将取来的酒满斟一杯,送与巧珠道:“夫人请酒。”巧珠急取一大杯,将药酒斟满回敬。
  俊杰本是大量,一口便干。巧珠也就吃干,将药酒又斟满一杯,奉过去说:“大王,请成个双杯。”俊杰也斟一杯,回敬道:“夫人也请双杯。”巧珠饮干,见俊杰也干,便又斟一杯道:“吃个三杯和万事。”俊杰道:“夫人也要对饮。”巧珠也对饮干。看俊杰时,三杯落肚,渐渐昏迷,巧珠便立起,向他背上一拍道:“大王,再请一杯。”俊杰自己软瘫,开口不得。
  巧珠轻轻将他抱到床上睡好,连叫数声不应,见房中挂着腰刀,急急取出,向他一刀。可怜俊杰做了一世强人,早已身首两处。
  巧珠看外边人声已静,点了灯笼,下了帐子,将门轻轻开出闭上。来到后房,将锁扭去,开进一看,秦氏还坐着啼哭,巧珠道:“大娘,且免愁苦,强盗已被我杀死,快快同我逃命!”
  秦氏道:“果然么?”巧珠道:“奴家怎敢骗大娘!”扯着秦氏走出。道山前必有看守,山后未必有人,到后边去寻出路。
  不想来到山后,将灯一照,吃了一惊,道:“原来后边是一绝地,如何是好?”又向两进一照,见东首有一棵大树靠在山上,大喜道:“好了!树上可以下去。待我先去看看出路,再来接引大娘。”一面说,早已从树上下去。少顷,重复上来,说:“下边荆棘虽多,幸有一条小路可出。只大娘如何下去好?”
  秦氏道:“奴家平地尚不能行,况此高山峻壁,如何得下?你既树上可下,可急急逃生,奴家万无生理,不要为我反误了你。”
  巧珠道:“大娘说那里话!你若不能逃脱,奴家岂敢独自偷生!宁可一同死在此罢。”又向四边一望,见马坊中一只大箩,许多绳索,道声:“有了!”遂取出绳索,结好一头,聚在树上,叫:“大娘,坐到箩内,待我将绳放下去。”秦氏到此,原是拼命的了,依他坐在箩内,悬空挂下,然后巧珠仍从树上下去,在箩内扶出大娘。
  谁知秦氏娇养身子,虽坐箩中,心上惊怕,早已头昏眼花,扶出箩来,寸步难行。巧珠无奈,只得背着他走。灯内蜡烛已完,幸喜微有月光,只拣有路处走去。走出二里余,方到大路,莫说秦氏难行,连巧珠背着秦氏,也走得筋疲力荆又恐强盗知道追来,只得又背着走。走不上一二里,天色已明,再走不动,略坐休息。忽听得后面锣声大响,远远追来,叫声道:“今番性命休矣!”欲要躲避,又无处可躲;欲要独行,又撇不下秦氏。正在万分危急,只见前边两人骑马而来。巧珠一看,原来是他爹娘,连忙叫道:“后面强盗追来,爹爹,母亲,快去杀退,救孩儿性命要紧!”许雄夫妇听说,也不及叙话,即将马加上一鞭迎上。
  原来追来的正是俊英。他与两个丑女缠了一夜,因忆着后房之女,绝早起来,就到后房一看。见门上锁已扭去,便道:“不好了!”急急赶进一望,人已不知何往。连忙来问兄弟,见房门尚闭,连叫几声不应,将门一推,是开的,赶进一喊,又不应,只得到床上一看,吓得魂魄俱无,说:“奇了,奇了!如何兄弟杀死在床,两个女子都不见?”急忙唤起喽罗,山前查看,栅门封锁未动,问喽罗,都说:“不知。”又想此山并无别路可去,难道都会飞么?又合山寻觅,寻到山后,见一条绳索挂在树上,扯起一看,见是一只空箩,方知他从树上挂下。
  想下面俱是荆棘,女子也难行走,“快快从山前赶去,不怕不拿他转来,斩尸万段,替兄弟报仇!”
  谁知这边追去,却遇许雄夫妇,送了女婿,转来家中,不见了女儿,知是强盗劫去,连夜赶来,正遇女儿被追情急,故飞马迎上,大杀一阵。俊英那里是许雄对手,不上数合,杀得飞逃上山去了。许雄因记念女儿,无心追赶,拨转马头,回到旧路。见女儿还在地上,有气无力,旁边睡一女子,不知是谁,连忙扶起女儿一问。巧珠一闻,便细细告诉说明。许雄便让马与女儿骑了,自己背着秦氏,一同到家,将秦氏背到女儿床上睡了,巧珠就睡倒侧边春凳上。
  许雄便叫妻子烧起汤来,取出两丸定心丹来化了,将一丸与女儿吃了,一丸与秦氏吃。见他昏迷未醒,叫妻子将他扶起,把药灌下,过了一时方醒。见一男一女立在床前,拿粥汤俟候与他吃,又不知是甚么所在,连忙坐起,问道:“你二人是谁?”巧珠见问,急起来到床头应道:“此是我爹娘。方才同大娘逃下山,又被强盗追赶,几乎两命不保,幸遇爹娘赶来,杀退强盗,救得回家。如今是安居无事,但请放心,善自保重,待身子强健,或到京中,或回家内,找三人一同送去便了。”秦氏闻言,大喜道:“原来如此!你们都是我救命恩人了,待我起来拜谢!”何氏急急止住道:“大娘何出此言!我女儿既随官人,便是一家了。女儿终身,还全仗大娘照拂,些些微劳,何敢言谢!大娘身子困乏,不要劳动,且请先吃碗粥汤,不知可要用饭么?”秦氏道:“粥也吃不下,饭那里要吃。”巧珠道:“既如此,将粥来勉强吃碗罢。”何氏急去取了粥来,秦氏只吃得半碗,便吃不下。巧珠道:“大娘且请安睡罢。”便扶他睡好,方同爹娘到外边吃饭。许雄便对妻子道:“我看大娘面貌,好像那里见过一般。”何氏道:“便是我,也看来面善得紧,想来倒像梦中所见,天上降下同女儿上天的女子一般。”
  许雄道:“是,是,是,果然一些不差。如此看来,竟是天定的缘法。今日之遇,非偶然也。”巧珠见说,待秦氏更加诚敬。
  到得晚间,吃罢夜饭,就取了一壶热茶,带到房中煨好,到床上一看,见大娘睡熟,不敢惊动,将灯火添了些油,藏在坛内,自己就在春凳上和衣睡了。且说秦氏醒来,口中甚渴,见夜已将半,想来决无有茶,也不便开口。不见巧珠来睡,揭开帐子一看,见他衣服未脱,睡在旁边,心中不安,叫道:“妹子,如何不到床上来睡?”巧珠听见,急忙起来道:“这边睡总是一般的。大娘可要茶吃么?”这一句,正合着秦氏的心,便道:“茶是要吃,只是半夜三更,何处得有,且到天明吃罢。”
  巧珠道:“奴家恐大娘要吃,煨着一壶在此。”先将火移出,剔得雪亮,便将茶倒了一碗,拿到床上。秦氏接来,见还是热的,正是一滴琼浆时候,心中大喜,道:“贤妹,真我之知心也。此思此德,不知何日得报!”巧珠道:“大娘何出此言,奴家理当服侍的。”秦氏道:“贤妹,你也辛苦了,床上甚宽,快脱衣同睡。若和衣睡在旁边,使我一发不安了。”言之再三,巧珠只得到床上睡了。
  秦氏见巧珠如此待他,忽然想起昔日哥嫂所说之言,不觉追悔道:“我当初曾劝嫂嫂,说小老婆是断不好的,我就真心待他,他必假意骗我。如今看来,句句都是相反到底的。我若不亏巧珠,一百个性命也送了。巧珠若不因官人面上,与我水米无交,怎肯实心救我?若说他是假意,我身陷盗穴,万无生理,他有本事逃出,官人可不是他独占去了,何苦担着血海的干系,在万死之际,拼自己性命,救我下山?到得山下,我又寸步难行,那时死在山脚之下,难道好怨他么?他又从荆棘中拼命背我出来,到得外边,连他气力全无。后边追兵又到,那时就是我的父母、丈夫、兄弟、儿女,也要各顾性命,舍我而去,他还不肯相抛,必竟死守一处,幸遇他爹娘到来相救。就是他爹娘,若有私心的,恨不得我死了,等他女儿好独做一个正夫人,怎么又肯救我?就是到了此地,我正昏迷不醒,他若不管我,也就死了,怕要他抵命么?他又将定心丸将奴灌醒,粥汤调理,又知心着意,煨茶相候,一片真诚,何尝有半点假意!我那年还说,娶妾生子,家产便为他有,似乎与我无涉。如今看他,莫说巧珠待我竟如父母一般,就是他的爹娘,待我亦如嫡亲骨肉。难道他与我官人生出来的儿子,倒不认我做嫡母么?想来嫂嫂说话,句句都是正理;我的心肠,却是痴愚偏见。况且嫂嫂是相门之女,他若要任性,哥哥未必不顺从,他却偏偏看得破,一嫁到我家,就替哥哥讨了两妾,又将十数个美貌丫头教成一班女乐,朝朝吹唱,夜夜欢娱,本是富贵之女,造到神仙之乐。我家所处境界,也未必不如他,偏我妒忌成性,多少好丫头,回的回,卖的卖,不留一个服役,好好的一个丈夫,偏又管得他畏首畏尾,外边虽则承顺,肚内必然仇恨,做亲数年,愁眉相对,何曾有一日夫妻真乐。抑且早晚提防,未尝有片刻心肠宽放,我又徒然自苦。后来进京会试,也是个喜事,偏我日夜多疑,把虚空的妄想,当了实在的过犯。就是做了一个梦,也不该如此性急,连夜赶来,必要寻见丈夫并那女子,致之死地,方得干休。不想赶到此地,丈夫不曾见,先送了两个家人、一个小丫头的性命。及至到山上,遇见了梦中之女,恨不得一时吞他在肚。幸亏我孤身,又陷于虎穴,若那时不是盗穴,又有护从,必然将一个有情有义的巧妹弄做冤家仇敌。谁知我的性命,倒亏他救出!想起种种所为,都是暴戾之性,死有余辜。如今虽居活地,心虚胆怯,不时昏晕,还不知性命若何。”又想身阻异地,亲人一个不见,倘然一死,骸骨还不知可得还乡?越思越悔,越悔越苦,不觉心痛神迷,泪如雨下。
  早被巧珠听见,急急坐起道:“大娘,为何心中不快?要甚东西,可对我说,不要苦坏了身子。”秦氏道:“不要甚么,只心上疼痛,甚是难过。”一头说,一头又昏晕去了。吓得巧珠一把托住,连连叫唤。许雄夫妇听见,也赶进房来,何氏将他身上一摸,火一般的热,心上甚是惊慌。许雄道:“不妨。他是娇养的身子,从不曾受过惊吓劳苦,昨日一夜,又受了些风寒,所以如此。可再将定心丹同太乙丹化服,慢慢调养,待我再去请太医来,看脉调治,自然就好的。”何氏就去烧汤化药进来,巧珠扶着,微微灌下。一面叫唤,渐渐醒来,见他母女二人殷勤服侍,心中好生不安。怎奈受伤甚深,服药不能见效,反觉日重一日。三日后,请一医生来,看了脉走出。许雄急急问他,他道:“大体还不妨,只心上忧闷,似不能宽怀。药只能治病,不能治心,倒甚费手。只要心境一开,此病不日可愈。”随即开了药方,存药数帖去了。巧珠即刻将药煎好,送到床前,扶起大娘吃了,扶他睡好。谁知秦氏病愈重,心上愈急,药怎能见效!过了二十余日,仍然如故,巧珠日夜眼侍,毫无倦心。倒是秦氏吃药无效,见巧珠一家为他费钱费钞,忙乱服侍,心上不安,想病到这般光景,料无好日,要等亲人见面,又决不能,不如早死,倒还干净,何必再吃这苦水,延捱性命,徒自累人!”到此甚是伤心,悲泪不已。
  巧珠又来宽慰,秦氏便执住手道:“贤妹,承你恩情,我起初还指望有好日,可以报答。如今看来,病入膏肓,决无好日,只求早死为幸。可为我致谢爹娘,只好来生补报了。但一还有一句不知分量的话,恳求贤妹,若能始终周旋,我虽死到阴司,做鬼也不敢有忘大德。”巧珠道:“说那里话!吉人天相,不日自然就愈的。但不知有何吩咐,奴家决不敢有违。”
  秦氏道:“并无别话,只我死之后,若能弄得我骸骨还乡,等我哥嫂、丈夫回来,隔棺一见,死亦瞑目矣。至于后半段事,全仗贤妹主持,早生儿女,接续香烟,须要宽洪大度,善事官人,不要学我这薄命之人乖戾之性。官人回来,可对他说,不要忆念我,也不要仇恨我,我在阴中,自当保佑他。我前日匆匆出门,将房门封锁,交与老仆妇看管。钥匙在此,贤妹可收好。房中所有金银首饰、衣服物件,都有细帐,在房中橱内,一到家就要查明收拾。外边帐目,各有家人经管,亦须不时查察。官人回来,自然明白。还有玉鸳鸯一对,是我夫妻分别时分开的,今日鸳鸯倒成对,人却不能够了,妹于也可收拾好了。奴家诸事已毕,只有早早打点我的去路。妹子也不必再管我了。”
  巧珠见说,也泪如泉涌道:“大娘,休说这伤心的话。太医曾说,大体是再不妨的。只要保养身子,服药调理,自然就好。”
  秦氏道:“药是再不要吃的了,你再不要费心。”
  巧珠见吃药无效,也不敢再来强他,惟有早晚当心服侍,不时茶汤问候,得暇便焚香祈祷,愿减寿以益大娘,早早全愈。
  不知秦氏病体可能得愈否,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 割股肉天神感格 携登程妻妾同心
  话说巧珠见大娘病势沉重,日夜祈祷,几及一月,不见轻可,反觉日重。一日。忽然一念道:“尝闻割股治病,可以感天心,再无不愈。我看大娘病势如此沉重,药又不肯再吃,祈祷又不灵验,除此再无别法了。”等至夜静,瞒了爹娘,服侍大娘睡好,点起香烛,对天又祷告了一番,拿起小刀,在手臂上割下一块肉来,将布包好了手,然后将肉煎起汤来。候大娘醒来,拿到床上与他吃。大娘也不知道。巧珠候他吃完,方能去睡。
  你道巧珠割去了手上的肉,岂不疼痛,还是这般安闲自在么?原来至诚感神,况他原是一位一品夫人,鬼神自来扶助,所以不觉疼痛。那知已惊动了过往鉴察之神,急急奏闻上帝。
  上帝道:“秦氏本是个一品夫人,应受丈夫、儿子封诰,夫妻偕老。只因妒心太重,凌虐丈夫,已经减寿绝嗣,不得善终。今亏许氏感化,已知悔过自新。但恐其心不坚,当命伊阴魂梦中提醒,复还本原便了。至于许氏,本来也是一品夫人,但只能为妾,不能为妻,当受儿子荣封,不应有丈夫封诰。今彼一片诚心,祈神割股,全无一些妒忌之念,女子中实为难得。可即使秦氏扶助他一付丈夫封诰,永相和好,以明诚心感格之极,与天下妇人做个榜样便了。”
  且说秦氏吃了汤,竟齁齁睡熟,忽见母亲到来,对他说道:“我儿,上天为你妒心太重,凌虐丈夫,减你纪寿,绝你子嗣。幸今悔过自新,又亏义妹祈祷心诚,割股医治,病体不日痊愈。须要小心静养,日后夫荣子贵,妻妾团圆,毋忘义妹恩德。我自去也。”秦氏见说,上前一把扯住道:“母亲一向在那里,今日回来,又要那里去?”只见母亲将袖子洒脱道:“我死已久,你难道不知么?你的性命,全亏许家一门相救,便如你重生父母一般,不必系恋着我。”秦氏还要赶上去扯,被母亲一推惊醒,却是一梦。思想母亲死已十数年,如何今日忽来托梦与我,使我毛骨悚然?说我的性命全亏许家一门相救,便如重生父母一般,这也罢了。又说全亏义妹祈祷心诚,割股医治,病体就好。我想义妹定是巧珠妹子了,但他为我诚心祈祷,也就感他不尽了。若说割股,此是古来大孝子感格天庭之举,他却只有我受他的恩,他却并未受我一些好处,怎肯学大孝子,做起割股之事?想来决无此事。又一想,道:“是了。在万死一生之地,拼身舍命救我出来,性命尚然不顾,割股竟或有之。问他决不肯说,且看病若果能就愈,慢慢细访。真有此事,不是什么义妹,真正是我再生父母了,定当让他作正,拜他爹娘为父母,侍奉终身,方能报其万一。又说夫荣子贵,妻妾团圆,不知果有此日否?”心上不觉欢喜,把一天愁闷,撇到东洋大海去了。此虽一梦之功,却是割股之力,感格天心,方有此梦。
  病势日渐轻可,秦氏知梦有灵,固甚欢喜;巧珠见割股有效,也甚喜悦,服侍倍加殷勤。又过半月,竟能起床,饮食渐进。许雄又竭力买物调理。巧珠从山上逃回,还未宽衣解带。
  那一日,秦氏劝他脱衣同睡,并有心要验梦中割股之言。巧珠无心,把衣裳脱去。秦氏偷眼一看,见他手臂上果包扎了一块,便一把扯住,问道:“你手上为何包了这一块?”巧珠道:“因生了一个疮,所以包的。”秦氏道:“贤妹,休得瞒我!我半月前已知道,只想世间那有这般深情重义的奇人,所以将信犹疑。如今看来是真了,如何还瞒着我?”巧珠道:“奴家并未做什么事,不知大娘晓得甚么来?”秦氏道:“我那夜在睡梦中,见我母亲来,对我说,我已寿死,亏得贤妹诚心拜祷,割股医治,感格天心,病可全愈。后日还有夫荣子贵,妻妾团圆。醒来原晓得妹子待我情深,诚心拜祷,定然必有之事。但想割股疗病,系千古以来大圣大贤的孝子孝妇所为,贤妹虽则情深义重,岂肯为着我受此痛苦,谁知果有此事!”便一把挽住巧珠,痛哭道:“我的恩妹,你要我病好,自己痛苦不顾,叫我怎生报答得尽!自后我也不敢叫你妹子,你也不必叫我大娘,我的性命终始赖你保全,情愿让你作正,我便终身服侍你,也是甘心的。至于你的爹娘,都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明日请他进来,就拜他做个爹娘。你可对他说,只当多生一个女儿,断断不可推却。”巧珠也含泪道:“大娘言重,可不折了我的寿,叫我怎生当得起!”二人痛哭一会,方才安睡。
  到得天明起来,梳洗了,就请进许雄夫妇,将两张椅子摆在上面,要他坐了,拜为父母。许雄止住道:“大娘说甚么话!你是个相府千金小姐,我们是个山野匹夫,方才大娘这一句话,已折了我夫妇的寿纪;若还受拜,可不折杀我!快请自重。”
  说完就要走出。秦氏道:“爹娘不须推托。古来高贤逸土,隐居山林者颇多,较之朝臣显官,反胜几倍。况奴虽生宦室,前日被盗所掳,若非令爱拼身相救,已作故人久矣。就是日今患病,若非令爱割股祈祷,一片诚心感格,爹娘极意调护,参苓相救,焉望还有好的日子!则奴家向日之身,如作已死之身;今日之身,实同再造之身矣。爹娘若必不肯认我为女,是欲独为君子,不屑要我拜认,我有何颜旋归故里?甘作负心之人,不如寻个自尽罢?”许雄见他执意要拜,势难挽回,只得在旁答拜了。
  秦氏又扯巧珠在上拜谢,巧珠再三推祝许雄道:“大娘一发过谦了。我女儿正要靠着大娘照拂,理应服侍的,怎说拜谢起来!”秦氏道:“我受他如此大恩,杀身尚难图报。昨晚已与说明,让他作正,奴家愿居侧室,自后断不可再叫我大娘。今日一拜,理之当然。”何氏道:“大娘差矣。莫说名分所关,不可紊乱;已承你谦虚,姊妹相称,也要序齿。怎说让他作正,拜谢起来?”秦氏道:“既爹娘如此说,就拜姊妹,奴家齿长,只得僭了。但妹子以后只可叫姊姊,不可再叫大娘了。”那时二人只得平拜了四拜。自后秦氏叫巧珠妹子,称许雄夫妇为爹娘,巧珠改称秦氏为姊姊,一家和乐,更觉亲热。
  倏忽又过了十余日,秦氏身体复旧,与巧珠商议,不如弃了此地,迎请爹娘一同回家,以便早晚侍奉。巧珠与爹娘说知,许雄夫妇亦甚欢喜。随即雇了一乘骡轿,打发秦氏与女儿坐了,又雇了几个牲口,装了行李,然后将庄子放火焚烧,夫妻上马同行。
  一路直到瓜州渡江,至镇江口雇了一只船,四人一齐下在船中,说说笑笑。过了常州,又到无锡。正当春光明媚,游人甚多。秦氏原向知惠山秦园之景,甚堪游玩,对许雄说了。许雄随吩咐船家傍泊,留何氏看船,自同秦氏,巧珠上岸,一路寻芳玩景,来到惠山秦园。只见许多宦家内眷,仆妇俊婢侍从搀扶,家人在前引路;又有许多小家妇女、无人随从,弄出多少丑态。你道为何?原来游玩之处,必有一班浮浪子弟、无籍棍徒,成群逐队观看妇女。见了随从多的,便道:“这是乡宦人家,不可造次。”不过远远观望。见没有随从的,便说:“他定是小家。”故意拥上,团团围住,使他进退无路,不看到满意不祝弄得这些妇女,脸涨通红,恨不得哭将出来,众人还拍手大笑。秦氏回顾自己,只有巧珠二人,欲进又退。谁知那些恶少,早已看见他二人生得十分标致,随从只一个男人,视为可欺,一拥前来,也要截其去路。秦氏已经吓慌,幸亏许雄本事好,向前推开道:“有堂客来,怎不让些,反来阻住了?”
  众人听他说话是异乡人,更为可欺,且见他只一人,就是有本事,也寡不敌众,趁他来推,齐齐上前,要与他厮打。还有那班浮浪子弟,不善厮打的,就想去调戏二女。那知他父女二人一齐动手,光棍恶少都打得七跌八倒,飞逃而去,还恐许雄追赶,怪爹娘少生了两只脚。
  秦氏幸未受辱,然亦无心游玩,随即一同下船,心中气闷,说:“今日游山扫兴,还亏爹爹、妹子本事好,未至辱身。不然几乎要出丑了。我想这班恶少虽然可恶,见这些有丫鬟护从的,便道是宦家,原不敢惹他,只欺了这些没护从的。可见牡丹虽好,断要绿叶扶持。想我娘家好丫头甚多,出嫁时,哥嫂要拨几个赠嫁,我都回了。到夫家,好丫头也不少,又尽行卖去了。只留一个小丫头,又被强盗杀了。想起彼时情性,十分乖戾,如今悔已无及。意欲回去多讨几个标致的,大改前非,妹子以为何如?”巧珠道:“如此甚好。只闻美色出在苏州、扬州二处,如今前去,就是苏州,何不就在彼处讨了带回?”
  秦氏道:“此固甚好,只可惜没有银子在此。”巧珠道:“姊姊若果然要讨,只要看有中意的,爹爹现有银子在此,将来讨了再处。”秦氏道:“如此极妙的了。”便与许雄一说,也道甚好。
  未几,已到苏州,将船停泊阊门,叫船家上去,寻惯做中保的媒婆,“叫两个来,我要讨几个丫鬓哩。”船家上去了一会,同了两个媒婆下来,一个叫矮脚丁婆,一个叫快嘴张婆,与秦氏等见了礼。秦氏对他说要讨几个丫头,二人领命出去,少刻各领一个下来,秦氏一看,一个只好十来岁,两管黄浓鼻涕,挂在嘴上,说要八两银子。一个年纪倒有十五六岁,生得甚矮,且一头瘌痢,说要十两银子。秦氏道:“我要讨几个上好美貌的丫头,婆婆怎领这样的来我看?”媒婆道:“这个价钱相巧,好的价钱重,恐大娘说不来。”秦氏道:“我只要好的,价钱倒不论,有甚说不来?”媒婆道:“这等有两个绝好的在那里,我们就去领来,不知可都来要看?”秦氏道:“只要好,十几个也要。”媒婆随即上去,即刻领了两个下来,也只中等姿色,要五十两一个。秦氏道:“这两个也平常,怎要这许多银子?你可领去罢。”一面说,一面取出两个赏封,每人一个,送他做劳步钱。二媒婆一头下船,两人私议道:“看他也不像用得起丫头的,还要说这些大话来骗人。”一个道:“若说骗人,怎又拿这两个封筒来,难道自骗自么?”一个道:“莫非门户人家讨粉头么?”一个道:“看他行动,又不像门户人家。如今只有去试他一试,就明白了。”丁婆道:“怎样试他?”张婆道:“前日邹太太对我们说:‘要将十六个女子并行头,急切一齐要卖。’这却都是绝色,难道还叫不好?对他说,看他怎么样。”丁婆道:“这要三四千金,他就转一万世,也买不成哩!我也没有这闲力气,我自去了。”张婆道:“我也明知他讨不起,只是可恶他说大话,要去耍耍他。”
  随即独自一人重到船上,说:“大娘,你果然要讨标致的,我倒有十五六个绝色的在那里,还有一付行头。他家要一总卖,价银倒肯让些。只不知大娘可要这许多?”秦氏道:“你且说那家为何要一总卖?”媒婆道:“就是阊门内邹御史老爷家。前年御史老爷在京寄信回来,要教一班女戏子,带进京中送甚么王爷。太太便连夜相中了十六个绝色的丫头,费千余金讨了,又请几个名师,教成一班女乐。上年又费了数干金,置买了一付行头。正要送进京去,不料御史老爹因夫人无子,想要娶妾,夫人妒忌不容,日夜吵闹,夫妻忽然一齐暴病而亡。老太爷、老太太闻知,悲痛几绝。又兼他族中见他无子,人人等继,想他家产。老太爷一气成病,甚是沉重。老太太见这光景,要这女优何用?故前日唤我去,说急于要出脱。又道这班女子,教成音乐,搬演戏文,足足费了三四千金,老太爷为他,费尽心力,若一折卖可不前功枉费了,连行头一齐卖,情愿明让些。不知大娘可要否?”
  秦氏听了大喜,私对巧珠道:“这个倒甚好。我嫂嫂向年教成一班女戏子,费了多少气力。他今现现成成的,岂不便宜!只身边无分文,爹爹所带,也决无这些,不知可能等得家中取来否?”巧珠道:“家中既有银子,这有何难?只须与他讲定价钱,立了文契,先将爹爹的银子押了契,叫他打发一个管家,同妈妈押了丫鬟、行头,跟到家中兑还银子。路又甚近,来往不过数天,谅无不肯。”秦氏道:“妹子之言有理。”随将此言说与张婆。张婆道:“数千金交易,说得这般容易,莫说邹太太不放心,就是我也不敢去说。请问宅上住在那里,家内作何生理,要讨这些女子何用?”秦氏道“这也问的极是。”巧珠连忙接应道:“妈妈,你去对太太说,尽可放心。我大娘姓朱,住在绍兴府城中,公公是礼部尚书,官人是上年新中的举人,现往京中会试。娘家姓秦,父亲是兵部尚书,他哥哥现任吏部员外。我大娘只因上京路上遇盗,把从人杀死,所以要讨几个丫鬟。不是无名少姓之人,怕骗了去没有银子么!”媒婆听说,吓得连忙跪下磕头道;“原来是一位夫人!老婢有眼不识,多多有罪!老婢即刻去说,想邹太太一定允的,就来复命便了。”秦氏急急扶起。
  媒婆随即到邹家,将秦氏之言一一说知。邹太太闻说绍兴兵部尚书的女儿,又是礼部朱尚书的媳妇,要买他的丫鬓与行头,又说哥哥吏部员外,丈夫是上年一榜,便道:“如此说,他与我家有两重年谊了。他哥哥员外老爷,与我家老爷是会场同年,前年进京,又来看过老太爷的。若说朱尚书,只是我家老爷乡试的座师。既是他要,极妙的了,价钱一发不好计论。就是银子没有在此,闻他家甚富,就打发人同妈妈去取也不妨。你可去回复他,并替我候候他。他若果要,就着人上来,瞧看过估价目便了。”
  媒婆随即到船,将太太的话回复秦氏。秦氏道:“如此,妈妈也替我候候太太。”即请许雄同媒婆上去,“若有中,还要请太太的价。”随到邹家。太太唤出十六个丫鬟,并送出行头细帐。许雄先将众女子一看,个个都是绝色,然后将行头照帐查看,见色色俱全,又都艳丽异常,新奇夺目,真值三四千金。随即下船,对秦氏一一说知。托媒婆请价,太太说:“若论我家所费,有四千余金。原说一总出脱,情愿让些,况系年家,更不比别人,悉听夫人便了。”秦氏道:“竟是三千金了。”
  媒婆听说大喜,就请许雄同去成契。媒婆串通邹仆,在太太处只说二千六百两,于中分享了四百金。当即先交五百金押契,太太就打发丫髦与戏箱起身。许雄又另外叫了两只船。正要下船,谁知矮脚丁婆知了风声,连忙赶到船口,向秦氏磕头道:“老媳妇有眼不识,多多得罪夫人。邹太太处丫头与行头,原是老媳妇说起,望夫人作成一中保。”秦氏道:“押契已交,契已送来,妈妈来迟了。”丁婆道:“夫人讲定多少价钱?”
  秦氏道:“三千两,太太已经说妥了。”丁婆随即(接?原文尚有“到了趁其时”,当系衍文)赶到邹家,对着太太磕头道:“朱夫人处讨些姐姐,是老媳妇先说起,张婆竟搬去了我,望太太作成,带一中保,多寡分些中费,犹如太太赏赐一般。”
  太太道:“既是你先说,为何不早来?如今人契都发去了,你怎能作中?”丁婆道:“太太一总得他多少价钱?”太太道:“因为年家,不好计论,只得二千六百两。”丁婆听说,知后手到有四百两,急急赶去寻见张婆,要分他中费。张婆说:“我费神费力做现成了,你又不曾开口,走一步路,怎又分起中费来?”两人相争相嚷,竟要相打。丁婆倒走开道:“我也不与你相争。我想邹太太既卖,岂不愿多价?我如今偏要比你的价多二百金,怕不听我!朱夫人要买,岂不愿价少,我如今偏要比你的价让他二百金,怕他不欢喜我!总拼得一个一个赚,还要弄得你两头要打,看你中费赚得成赚不成!”邹仆听了,明知他已晓得四百两后手,急急从中调和,叫张婆赔他的话,许他五十金。丁婆不肯,直许到百金,写一欠票与他方去。邹仆与张婆也才放心下船随去。
  且说秦氏见讨成了,好不欢喜,叫一只船装了丫头,命媒婆相同,一只船装了戏箱,请许雄在船照管。不数日到家,叫船家上去报知。家人等闻知,立刻到船候见。秦氏吩咐备轿马上船。正是:
  既上高山顶,方知反舍欢。

  要知秦氏到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