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55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無聲戲
作 者: [清]李漁 撰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九回 变女为儿菩萨巧
  诗云:
  梦兆从来贵反详,梦凶得吉理之常。
  却更有时明说与,不须寤后搅思肠。
  话说世上人做梦一事,其理甚不可解,为什么好好地睡了去,就会见张见李,与他说起话、做起事来?那做张做李的人,若说不是鬼神,渺渺茫茫之中,那里生出这许多形象?若说果是鬼神,那梦却尽有不验的,为什么鬼神这等没正经,等人睡去就来缠扰?或是醉人以酒,或是迷人以色,或是诱人以财,或是动人以气,不但睡时搅人的精神,还到醒时费人的思索,究竟一些效验也没有,这是什么缘故?要晓得鬼神原不骗人,是人自己骗自己。梦中的人,也有是鬼神变来的,也有是自己魂魄变来的。若是鬼神变来的,善则报之以吉,恶则报之以凶。或者凶反报之以吉,要转他为恶之心;吉反报之以凶,要励他为善之志。这样的梦,后来自然会应了。若是自己魂魄变来的,他就不论你事之邪正,理之是非,一味只要阿其所好。你若所好在酒,他就变做刘伶、杜康,携酒来与你吃;你若所好在色,他就变做西施、毛嫱,献色来与你淫;你若所重在财,他就变做陶朱、猗顿,送银子来与你用;你若所重在气,他就变做孟贲、乌获,拿力气来与你争。这叫做日之所思,夜之所梦,自己骗自己的,后来哪里会应?我如今且说一个验也验得巧的,一个不验也不验得巧的,做个开场道末,以起说梦之端。
  当初有个皮匠,一贫彻骨,终日在家堂香火面前烧香礼拜道:“弟子穷到这个地步,一时怎么财主得来?你就保佑我生意亨通,每日也不过替人上两双鞋子,打几个鞍头,有什么大进益?只除非保佑我掘到一窖银子,方才会发积。就不敢指望上万上千,便是几百、几十两的横财也见赐一主,不枉弟子哀告之诚。”终日说来说去,只是这几句话。忽一夜就做起梦来,有一个人问他道:“闻得你要掘窖,可是真的么?”皮匠道:“是真的。”那人道:“如今某处地方有一个窖在那里,你何不去掘了来?,”皮匠道:“底下有多少数目?”那人道:“不要问数目,只还你一世用它不尽就是了。”皮匠醒来,不胜之喜,知道是家堂香火见他祷告志诚,晓得那里有藏,教他去起的了。等得到天明,就去办了三牲,请了纸马,走到梦中所说的地方,祭了土地,方才动土。掘下去不上二尺,果然有一个蒲包,捆得结结实实,皮匠道:“是了,既然应了梦,决不止一包。如今不但几十、几百,连上千、上万都有了。”及至提起来,一包之下,并无他物,那包又是不重的,皮匠的高兴先扫去一半了。再拿来解开一看,却是一蒲包的猪鬃。皮匠大骇,欲待丢去,又思量道:“猪鬃是我做皮匠的本钱,怎好暴弃天物。”就拿回去穿线缝鞋,后来果然一世用他不尽。这或者是因他自生妄想,魂魄要阿其所好,信口教他去起窖,偶然撞着的;又或者是神道因他聒絮得厌烦,有意设这个巧法,将来回覆他的,总不可知。这一个是不验的巧处了,如今却说那验得巧的。
  杭州西湖上有个于坟,是少保于忠肃公的祠墓。凡人到此求梦,再没有一个不奇验的。每到科举年,他的祠堂竟做了个大歇店。清晨去等的才有床,午前去的就在地下打铺,午后去的,连屋角头也没得蹲身,只好在阶檐底下、乱草丛中打几个嗑睡而已。那一年有同寓的三个举子,一齐去祈梦,分做三处宿歇。次日得了梦兆回来,各有忧惧之色,你问我不说,我问你不言。直到晚间吃夜饭,居停主人道:“列位相公各得何梦?”三人都攒眉蹙额道:“梦兆甚是不祥。”主人道:“梦凶得吉,从来之常,只要详得好。你且说来,待我详详看。”内中有一个道:“我梦见于忠肃公亲手递个象棋与我,我拿来一看,上面是个‘卒’字,所以甚是忧虑。卒者死也,我今年不中也罢了,难道还要死不成?”那二人听见,都大惊大骇起来,这个道:“我也是这个梦,一些不差。”那个又道:“我也是这个梦,一些不差。”三人愁做一堆,起先去祈梦,原是为功名;如今功名都不想,大家要求性命了。主人想了一会道:“这样的梦,须得某道人详,才解得出,我们一时解它不来。”三人都道:“那道人住在哪里?”主人道:“就在我这对门,只有一河之隔。他平素极会详梦,你们明日去问他,他自然有绝妙的解法。”三人道:“既在对门,何须到明日,今晚便去问他就是了。”主人道:“虽隔一河,无桥可度,两边路上俱有栅门,此时都已锁了,须是明日才得相见。
  三人之中有两个性缓的,有一个性急的,性缓的竟要等到明日了,那性急的道:“这河里水也不深,今晚便待我涉过水去,央他详一详,少不得我的吉凶就是你们的祸福了,省得大家睡不着。”说完,就脱了衣服,独自一人走过水去,敲开道人的门,把三人一样的梦说与他详。道人道:“这等夜静更深,栅门锁了,相公从哪里过来的?”此人道:“是从河里走过来的。”道人道:“这等,那两位过来不曾?”祈梦的道:“他们都不曾来。”道人大笑道:“这等,那两位都不中,单是相公一位中了。”此人道:“同是一样的梦,为什么他们不中,我又会中起来?”道人道:“这个‘卒’字,既是棋子上的,就要到棋子上去详了。从来下象棋的道理,卒不过河,一过河就好了。那两位不肯过河,自然不中;你一位走过河来,自然中了,有什么疑得?”此人听见,虽说他详得有理,心上只是有些狐疑,及至挂出榜来,果然这个中了,那两个不中。可见但凡梦兆,都要详得好,鬼神的聪明,不是显而易见的,须要深心体认一番,方才揣摩得出,这样的梦是最难详的了;却一般有最易详的,明明白白,就像与人说话一般,这又是一种灵明,总则要同归于验而已。
  万历初年,扬州府泰州盐场里,有个灶户叫做施达卿。原以烧盐起家,后来发了财,也还不离本业,但只是发本钱与别人烧,自己坐收其利。家资虽不上半万,每年的出息倒也有数千,这是什么缘故?只因灶户里面,赤贫者多,有家业者少,盐商怕他赖去,不肯发大本与他;达卿原是同伙的人,哪一个不熟?只见做人信实的,要银就发,不论多寡,人都要图他下次,再没有一个赖他的。只是利心太重,烧出盐来,除使用之外,他得七分,烧的只得三分。家中又有田产屋业,利上盘起利来,一日富似一日,灶户里边,只有他这个财主。古语道得好:地无砂,赤土为佳。
  海边上有这个富户,哪一个不奉承他?夫妻两口,享不尽素封之乐。只是一件,年近六十,尚然无子。其妻向有醋癖,五十岁以前不许他娶小,只说自己会生,谁想空心蛋也不曾生一个。直到七七四十九岁之后,天癸已绝,晓得没指望了,才容他讨几个通房。达卿虽不能够肆意取乐,每到经期之后,也奉了钦差,走去下几次种。却也古怪,那些通房在别人家就像雌鸡、母鸭一般,不消家主同裳共枕,只是说话走路之间,得空偷偷摸摸,就有了胎;走到他家,就是阉过了的猪,揭过了的狗,任你翻来覆去,横困也没有,竖困也没有,秋生冬熟之田,变做春夏不毛之地,达卿心上甚是忧煎。
  他四十岁以前闻得人说,准提菩萨感应极灵,凡有吃他的斋、持他的咒的,只不要祈保两事,求子的只求子,求名的只求名,久而久之,自有应验。他就发了一点虔心,志志诚诚铸一面准提镜,供在中堂。每到斋期,清晨起来对着镜子,左手结了金刚拳印,右手持了念珠,第一诵净法界真言二字道:
  唵(音庵)□(音蓝)
念了二十一遍。第二诵护身真言三字道:
  唵啮(音齿)□(音另)
也是二十一遍。第三诵大明真言七字道:
  唵么抳(音尼)钵讷铬吽(音哄)。
一百零八遍。第四才诵准提咒二十七字道:
  南无飒(音萨)哆(音多)喃(音南)三藐三菩提、俱胝(音支)喃怛(音旦)你也他、唵折隶主隶、准提娑婆诃。
也是一百零八遍。然后念一首偈道:
  稽首皈依苏悉帝,头面顶礼七俱胝。我今称赞大准提,惟愿慈悲垂加护。
  讽诵完了,就把求子的心事祷告一番,叩首数通已毕,方才去吃饭做事。
  那准提斋每月共有十日,哪十日?
  初一、初八、十四、十五、十八、廿三、廿四、廿八、廿九、三十。若还月小,就把廿七日预补了三十。又有人恐怕琐琐碎碎记它不清,将十个日子编做两句话道:一八四五八,三四八九十。
  只把这两句念得烂熟,自然不会忘了。只是一件,这个准提菩萨是极会磨炼人的,偏是不吃斋的日子再撞不着酒筵;一遇了斋期,便有人情他赴席。那吃斋的人,清早起来心是清的,自然记得,偏没人请他吃早酒;到了晚上,百事分心,十个九个都忘了,偏要撞着头脑,遇着荤腥,自然下箸,等到忽然记起的时节,那鱼肉已进了喉咙,下了肚子,挖不出了。独有施达卿专心致志,自四十岁上吃起,吃到六十岁,这二十年之中,再不曾忘记一次,怎奈这桩求子的心事再遂不来。
  那一日是他六十岁的寿诞,起来拜过天地,就对着准提镜子哀告道:“菩萨,弟子皈依你二十年,日子也不少了;终日烧香礼拜,头也嗑得够了;时常苦告哀求,话也说得烦了。就是我前世的罪多孽重,今生不该有子,难道你在玉皇上帝面前,这个小小份上也讲不来?如今弟子绝后也罢了,只是使二十年虔诚奉佛之人,依旧做了无祀之鬼,那些向善不诚的都要把弟子做话柄,说某人那样志诚尚且求之不得,可见天意是挽回不来的。则是弟子一生苦行不唯无益,反开世人谤佛之端,绝大众皈依之路,弟子来生的罪业一发重了。还求菩萨舍一舍慈悲,不必定要宁馨之子,富贵之儿,就是痴聋喑哑的下贱之坯,也赐弟子一个,度度种也是好的。”说完,不觉孤?起来竟要放声大哭,只因是个寿日,恐怕不样,哭出声来,又收了进去。
  及至到晚,寿酒吃过了,贺客散去了,老夫妻睡做一床,少不得在被窝里也做一做生日。睡到半夜,就做起梦来,也像日间对着镜子呼冤叫屈,日间收进去的哭声此时又放出来了。
  正哭到伤心之处,那镜子里竟有人说起话来道:“不要哭,不要哭,子嗣是大事,有只是有,没有只是没有,难道像那骗孩童的果子一般,见你哭得凶,就递两个与你不成?”达卿大骇,走到镜子面前仔细一看,竟有一尊菩萨盘膝坐在里边。达卿道:“菩萨,方才说话的就是你么?”菩萨道:“正是。”达卿就跪下来道:“这等,弟子的后嗣毕竟有没有,倒求菩萨说个明白,省得弟子痴心妄想。”菩萨道:“我对你说,凡人‘妻财子禄’四个字,是前生分定的,只除非高僧转世,星宿现形,方才能够四美俱备,其余的凡胎俗骨,有了几桩,定少几桩,哪里能够十全?你当初降生之前,只因贪嗔病重,讨了‘妻财’二字竟走,不曾提起‘子禄’来,那生灵簿上不曾注得,所以今生没有。我也再三替你挽回,怎奈上帝说你利心太重,刻薄穷民,虽有二十年好善之功,还准折不得四十载贪刻之罪,哪里来得子来?后嗣是没有的,不要哄你。”达卿慌起来道:“这等,请问菩萨,可还有什么法子,忏悔得来么?”菩萨道:“忏悔之法尽有,只怕你拚不得。”达卿道:“弟子年已六十,死在眼前,将来莫说田产屋业都是别人的,就是这几根骨头,还保不得在土里土外,有什么拚不得?”菩萨道:“大众的俗语说得好:“酒病还须仗酒医。‘你的罪业原是财上造来的,如今还把财去忏悔。你若拼得尽着家私拿来施舍,又不可被人骗去,务使穷民得沾实惠,你的家私十分之中散到七八分上,还你有儿子生出来。”达卿稽首道:“这等,弟子谨依法旨,只求菩萨不要失信。”菩萨道:“你不要叮嘱我,只消叮嘱自家。你若不失信,我也决不失信。”说完,达卿再朝镜子一看,菩萨忽然不见了。
  正在惊疑之际,被妻子翻身碍醒,才晓得是南柯一梦。心上思量道:“我说在菩萨面前哀恳二十年,不见一些影响,难道菩萨是没耳朵的?如今这个梦分明是直捷回音了,难道还好不信?无论梦见的是真菩萨,假菩萨,该忏悔,不该忏悔,总则我这些家当将来是没人承受的,与其死了待众人瓜分,不如趁我生前散去。”主意定了,次日起来就对镜子拜道:“蒙菩萨教诲的话,弟子句句遵依,就从今日做起,菩萨请看。”拜完了,教人去传众灶户来,当面吩咐:“从今以后,烧盐的利息要与前相反,你们得七分,我得三分。以前有些陈帐,你们不曾还清的,一概蠲免。”就寻出票约来,在准提镜前,一火焚了。又吩咐众人:“以后地方上凡有穷苦之人,荒月没饭吃的,冬天没棉袄穿的,死了没棺材盛的,都来对我讲,我察得是实,一一舍他,只不可假装穷态来欺我;就是有什么该砌的路,该修的桥,该起建的庙宇,只要没人侵欺,我只管捐资修造,烦列位去传谕一声。”众人听见,不觉欢声震天,个个都念几声”阿弥陀佛”而去。不曾传谕得三日,达卿门前就捱挤不开,不是求米救饥的,就是讨衣遮寒的;不是化砖头砌路的,就是募石板修桥的;至于募缘抄化的僧道,讨饭求丐的乞儿,一发如蜂似蚁,几十双手还打发不开。达卿胸中也有些泾渭,紧记了菩萨吩咐不可被人骗去的话,宗宗都要自己查劾得确,方才施舍与他;那些假公济私的领袖,一个也不容上门。他那时节的家私,齐头有一万,舍得一年有余,也就去了二千。
  忽然有个通房,焦黄精瘦,生起病来,茶不要,饭不贪,只想酸甜的东西吃,达卿知道是害喜了。问她经水隔了几时,通房道:“三个月不洗身上了。”达卿喜欢得眼闭口开,不住嘻嘻地笑。先在菩萨面前还个小小愿心,许到生出的时节做四十九日水陆道场,拜酬佛力。那些劝做善事的人,闻得他有了应验,一发踊跃前来。起先的募法还是论钱论两的多,到此时募缘的眼睛忽然大了,多则论百,少则论十,要拿住他施舍。若还少了,宁可不要,竟像达卿通房的身孕是他们做出来的一般。众人道:“他要生儿子,毕竟有求于我。”他又道:“我有了儿子,可以无求于人。”达卿起先的善念,虽则被菩萨一激而成,却也因自己无子,只当拿别人的东西来撒漫的。此时见通房有了身孕,心上就踌躇起来道:“明日生出来的无论是男是女,总是我的骨血,就作是个女儿,我生平只有半子,难道不留些奁产嫁她?万一是个儿子,少不得要承家守业,东西散尽了,教他把什么做人家?菩萨也是通情达理的,既送个儿子与我,难道教他呷风不成?况且我的家私也散去十分之二,譬如官府用刑,说打一百,打到二三十上也有饶了的,菩萨以慈悲为本,决不求全责备,我如今也要收兵了。”从此以后,就用着欲语二句:无钱买茄子,只把老来推。募化的要多,他偏还少,好待募化的不要,做个退兵之策。
  俗语又有四句道得好:善门难开,善门难闭。招之则来,推之不去。
  当初开门喜舍的时节,欢声也震天;如今闭门不舍的时节,怨声也震地。一时间就惹出许多谤詈之言,道他为善不终,”且看他儿子生得出,生不出?若还小产起来,或是死在肚里,那时节只怕懊悔不及。”谁想起先祝愿的话也不灵,后来诅咒之词也不验,等到十月满足,一般顺顺溜溜生将下来。达卿立在卧房门前,听见孩子一声叫响,连忙问道:“是男是女?”
  收生婆子把小肚底下摸了一把,不见有碍手的东西,就应道:“只怕是位令爱。”达卿听见,心上冷了一半。过了一会,婆子又喊起来道:“恭喜,只怕是位令郎。”达卿就跳起来道:“既然是男,怎么先说是女,等我吃这一惊?”口里不曾说得完,两只脚先走到菩萨面前了,嗑一个头,叫一声”好菩萨”,正在那边拜谢,只见有个丫鬟如飞地赶来道:“收生婆婆请老爹说话。”达卿慌忙走去,只说产母有什么差池,赶到门前,立住问道:“有什么话讲?”婆子道:“请问老爹,这个孩子还是要养他起来、不养他起来?”达卿大惊道:“你说得好奇话,我六十多岁才生一子,犹如麒麟、凤凰一般,岂有不养之理?”婆子道:“不是个儿子。”达卿道:“难道依旧是女儿不成?”婆子道:“若是女儿,我倒也劝你养起来了。”达卿道:“这话一发奇,既不是儿子,又不是女儿,是个什么东西?”婆子道:“我收了一世生,不曾接着这样一个孩子,我也辨不出来,你请自己进来看。”达卿就把门帘一掀,走进房去,抱着孩子一看,只见:
  肚脐底下,腿胯中间,结子丁香,无其形而有其迹;含苞豆蔻,开其外而闭其中,凹不凹,凸不凸,好像个压扁的馄饨;圆又圆,缺又缺,竟是个做成的肉饺。逃于阴阳之外,介乎男女之间。
  原来是个半雌不雄的石女。达卿看了,叹一口气,连叫几声”孽障”,将来递与婆子道:“领不领随在你们,我也不好做主意。”说完,竟出去了。达卿之妻道:“做一世人,只生得这些骨血,难道忍得淹死不成?就当不得人养,也只当放生一般,留在这边积个阴德也是好的。”就教婆子收拾起来,一般教通房抚养。
  却说达卿走出房去,跑到菩萨面前,放声大哭。哭了一场,方才诉说道:“菩萨,是你亲口许我的,教我散去家私,还我一个儿子,我虽不曾尽依得你,这二、三千两银子也是难出手的。别人在佛殿上施一根椽,舍一个柱,就要祈保许多心事;我舍去的东西,若拿来交与银匠,也打得几个银孩子出来,难道就换不得一个儿子?便是儿子舍不得,女儿也还我一名,等我招个女婿养养老也是好的。再作我今生罪深孽重,祈保不来,素性不教我生也罢了,为什么弄出这个不阴不阳的东西,留在后面现世?”说完又哭,哭完又说,竟像定要与菩萨说个明白地一般。哭到晚间,精神倦了,昏昏地睡去。那镜子里面依旧像前番说起话来道:“不要哭,不要哭,我当初原与你说过的,你不失信,我也不失信。你既然将就打发我,我也将就打发你,难道舍不得一份死宝,就要换个完全活宝去不成?”达卿听见,又跪下来道:“菩萨,果然是弟子失信,该当绝后无辞了。只是请问菩萨,可还有什么法子忏侮得么?”菩萨道:“你若肯还依前话,拚着家私去施舍,我也还依前话,讨个儿子来还你就是。”达卿还要替他订个明白,不想再问就不应了,醒来又是一梦。心上思量道:“菩萨的话原说得不差,是我抽他的桥板,怎么怪得他拔我的短梯?也罢,我这些家私依旧是没人承受的了,不如丢在肚皮外散尽了他,且看验不验?”到第二日,照前番的套数,菩萨面前,重发誓愿,呼集众人,教他”不可因我中止善心,不来劝我布施,凡有该做的好事,不时相闻,自当领教。”众人依旧欢呼念佛而去。
  那一年,恰好遇着奇荒,十家九家绝食,达卿思量道:“古语云:“饥时一口,饱时一斗。‘此时舍一分,强如往常舍十分,不可错了机会。”就把仓中的稻子尽数发出来,赈济饥民;又把盐本收起来,教人到湖广、江西买米来赈粥,一连舍了三月,全活的饥民不止上千,此时家私将去一半。心上思量道:“如今也该有些动静了。”只管去问通房:“经水来不来,肚子大不大,可想吃什么东西?”通房都道:“一些也不觉得。”达卿心上又有些疑惑起来道:“我舍的东西虽然不曾满数,只是菩萨也该把个消息与我,为什么比前倒迟钝起来?”
  忽一日,丫鬟抱了那个石女,走到达卿面前道:“老爹抱抱孩子,我要去有事。”这孩子生了半年,达卿不曾沾手,因他是个怪物,见了就要气闷起来。此时欲待不接,怎奈那丫鬟因小便紧急,不由家主情愿,丢在怀中竟上马桶去了。达卿把孩子仔细一看,只见眉清目秀,耳大鼻丰,尽好一个相貌。就叹口气道:“这样一个好孩子,只差得那一些,就两无所用。我的罪业固然重了,你在前世作了什么恶,就罚你做这样一件东西?”说完,把他抱裙揭开,看那腰下之物,不想看出一场大奇事来。你道什么奇事?那孩子生出来的时节,小便之处男女两件东西都是有的,只是男子的倒缩在里面,女子的倒现在外边,所以男不像男,女不像女;如今不知什么缘故,女子的渐渐长平了,男子的又拖了半截出来,竟不知是几时变过的?他母亲夜间也不去摸他,日间也不去看他,此时达卿无心看见,就惊天动地叫起来道:“你们都来看奇事!”一时间,妻子通房、丫鬟使婢,都走拢来道:“什么奇事?”达卿把孩子两脚扒开与众人看。众人都大惊道:“这件东西是哪里变出来的?好怪异!”达卿道:“这等看起来,分明是菩萨的神通了。想当初降生的时节,他原做个两可的道理,试我好善之心诚与不诚,男也由得他,女也由得他,不男不女也由得他。如今见我的家私舍去一半,所以也拿一半来安慰我。这等看来,将来还不止于此。只是这一半也还是拿不稳的。我若照以前中止了善心,焉知伸得出来的缩不进去?如今没得说,只是发狠施舍就是了。”当日率了妻子通房,到菩萨面前嗑了无数的头,就去急急寻好事做。
  不多几时,场下瘟病大作,十个之中,医不好两三个。薄板棺材,从一两一口卖起,卖到五、六两还不祝达卿就买了几??木头,叫上许多匠作,昼夜做棺材施舍。又着人到镇江请明医,苏州买药料,把医生养在家中,施药替人救治。医得好的,感他续命之恩;医不好的,衔他掩尸之德。不上数月,又舍去二三千金。再把孩子一看,不但人道又长了许多,连肾囊肾子都褪出来了。达卿一来因善事圆满,二来因孩子变全,就往各寺敦请高僧,建七七四十九日水陆道场,酬还夙愿。功德完日,正值孩子周试之期,数百里内外受惠之人都来庆贺。以前达卿因孩子不雌不雄,难取名字,直到此时,方才拿得定是个男子,因他生得奇异,取名叫做奇生。后来易长易大,一些灾难也没有,资性又聪明,人物又俊雅,全不像灶户人家生出来的。达卿延请明师,教他诵读,十六岁就进学,十八岁就补廪。补廪十年,就膺了恩选,做过一任知县,一任知州。致仕之时,家资仍以万计。达卿当初只当不曾施舍,白白得了一个贵子,又还饶了一个封君,你道施舍的利钱重与不重?可见作福一事,是男人种子的仙方,女子受胎的秘决,只是施舍的银子,不可使它落空,都要做些眼见的功德。
  如今世上无子的人,十个九个是财上安命的,哪里拚得施舍?究竟那些家产,终久是别人的,原与施舍一样。他宁可到死后分赃,再不肯在生前作福,这是什么缘故?只因有两个主意横在胸中,所以不肯割舍。第一个主意,说焉知我后来不生,生出来还要吃饭;不知天有生人,必有养人,哪有个施恩作福修出来的儿子会饿死的?第二个主意,说有后无后,是前生注定的,哪里当真修得来?不知因果一事,虽未必个个都像施达卿应得这般如响,只是钱财与子息这两件东西,大约有些相碍的。钱财多的人家,子息定少;子息多的人家,钱财必希不信但看打鱼船上的穷人,卑田院中的丐妇,衣不遮身,食不充口,那儿子横一个,竖一个,止不住只管生出来;盈千累万的财主,妻妾满堂,眼睛望得血出,再不见生,就生了也养不大。可见银子是妨人的东西,世上无嗣的诸公,不必论因果不因果,请多少散去些,以为容子之地。
 
  [评]
  施达卿是个极有算计的人,前半段施舍也不妙,后半段施舍也不妙,妙在中间歇了一歇。若竟施舍到头,明明白白生个儿子出来,就索然无味,没有这样好小说替他流芳百世了。如今世上为善不终之人,个个都可以流芳百世,只要替做小说的想个收场之法耳。
翻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