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55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無聲戲
作 者: [清]李漁 撰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第八回 鬼输钱活人还赌债
  诗云:
  世间何物最堪仇,赌胜场中几粒骰。
  能变素封为乞丐,惯教平地起戈矛。
  输家既入迷魂阵,赢处还吞钓命钩。
  安得人人陶士行,尽收博具付中流。
  这首诗是见世人因赌博倾家者多,做来罪骰子的。骰子是无知之物,为什么罪它?不知这件东西虽是无知之物,却像个妖孽一般,你若不去惹它,它不过是几块枯骨,六面钻眼,极多不过三十六枚点数而已;你若被它一缠上了,这几块枯骨就是几条冤魂,六面钻眼就是六条铁索,三十六枚点数就是三十六个天罡,把人捆缚住了,要你死就死,要你活就活,任有拔山举鼎之力,不到乌江,它决不肯放你。如今世上的人迷而不悟,只要将好好的人家央它去送。起先要赢别人的钱,不想到输了自家的本;后来要翻自家的本,不想又输与别人的钱。输家失利,赢家也未尝得利,不知弄它何干?说话的,你差了。世上的钱财定有着落,不在这边,就在那边,你说两边都不得,难道被鬼摄去了不成?看官,自古道:“鹬蚌相持,渔翁得利。”
  那两家赌到后来,你不肯歇,我不肯休,弄来弄去,少不得都归到头家手里。所以赌博场上,输的讨愁烦,赢的空欢喜,看的陪工夫,刚刚只有头家得利。当初一人,有千金家事,只因好赌,弄得精穷。手头只剩得十两银子,还要拿去做孤注。
  偶从街上经过,见个道人卖仙方,是一口价,说十两就要十两,说五两就要五两,还少了就不肯卖。那方又是封着的,当面不许开,要拿回家去自己拆看。此人把他面前的方一一看过,看到一封,上面写着:赌钱不输方价银拾两。此人大喜,思量道:“有了不输方去赌,要千两,就千两,要万两,就万两,何惜这十两价钱?”就尽腰间所有,买了此方。拿回去拆开一看,止得四个大字道:只是拈头。此人大骇,说被他骗了,要走转去退。仔细想一想道:“话虽平常,却是个至理。我就依着他行,且看如何应验?”
  从此以后,遇见人赌,就去拈头。拈到后来,手头有了些钞,要自己下场,想到仙方的话,又熬住了。拈了三年头,熬了三年赌,家资不觉挣起一半,才晓得那道人不是卖的仙方,是卖的道理。这些道理人人晓得,人人不肯行。此人若不去十两银子买,怎肯奉为蓍蔡?就如世上教人读书,教人学好,总是教的道理。但是先生教学生就听,朋友劝朋友就不听,是什么缘故?先生去束修、朋友不去束修故也。
  话休絮烦,照方才这等说来,拈头是极好的生意了。如今又有一人为拈头反拈去了一份人家,这又是什么缘故?听在下说来便知分晓。嘉靖初年,苏州有个百姓,叫做王小山。为人百伶百俐,真个是眉毛会说话,头发都空心的。祖上遗下几亩田地,数间住房,约有二、三百金家业。他的生性再不喜将本觅利,只要白手求财。自小在色盆行里走动,替头家分分筹,记记帐,拈些小头,一来学乖,二来糊口。到后来人头熟了,本事强了,渐渐地大弄起来。遇着好主儿,自己拿银子放头;遇着不尴尬的,先教付稍,后交筹码,只有得趁,没有得陪。
  久而久之,名声大了,数百里内外好此道的,都来相投,竟做了个赌行经纪。他又典了一所花园居住,有厅有堂,有台有榭,桌上摆些假古董,壁上挂些歪书画,一来装体面,二来有要赌没稍的,就作了银子借他,一倍常得几倍。他又肯撒漫,家中雇个厨子当灶,安排的肴馔极是可口,拈十两头,定费六、七两供给,所以人都情愿作成他。往来的都是乡绅大老、公子王孙,论千论百家输赢,小可的不敢进他门槛。常常有人劝他自己下场;或者扯他搭一份,他的主意拿得定定的,百风吹他不动,只是醒眼看醉人。却有一件不好,见了富家子弟,不论好赌不好赌,情愿不情愿,千方百计,定要扛他下场;下了场,又要串通惯家弄他一个,不输个干净不放出门。他从三十岁开场起,到五十岁这二十年间,送去的人家,若记起帐来,也做得一本百家姓。只是他趁的银子大来大去,家计到此也还不上千金。
  那时齐门外有个老者,也姓王,号继轩,为人智巧不足,忠厚有余。祖、父并无遗业,是他克勤克苦挣起一份人家。虽然只有二、三千金事业,那些上万的财主,反不如他从容。外无石崇、王恺之名,内有陶朱、猗顿之实。他的田地都买在平乡,高不愁旱,低不愁水;他的店面都置在市口,租收得重,税纳得轻;宅子在半村半郭之间,前有秫田,后有菜圃,开门七件事,件件不须钱买,取之宫中而有余。性子虽不十分悭吝,钱财上也没得错与人。田地是他逐亩置的,房屋是他逐间起的,树木是他逐根种的,若有豪家势宦要占他片瓦尺土,一草一木,他就要与你拚命。人知道他的便宜难讨,也不去惹他。上不欠官粮,下不放私债。不想昧心钱,不做欺公事,夫妻两口逍遥自在,真是一对烟火神仙。只是子嗣难得,将近五旬才生一子,因往天竺山祈嗣而得,取名唤做竺生。生得眉清目秀,聪颖可佳。
  将及垂髫,继轩要送他上学,只怕搭了村塾中不肖子弟,习于下流,特地请一蒙师在家训读,半步不放出门。教到十六七岁,文理粗通,就把先生辞了。他不想儿子上进,只求承守家业而已。
  偶有一年,苏州米粮甚贱,继轩的租米不肯轻卖,闻得山东、河南一路年岁荒歉,客商贩六陈去粜者,人人得利。继轩就雇下船只,把租米尽发下船,装往北路粜卖。临行吩咐竺生道:“我去之后,你须要闭门谨守,不可闲行游荡,结交匪人,花费我的钱钞。我回来查帐,若少了一文半分,你须要仔细!”
  竺生唯唯听命,送父出门,终日在家静坐。
  忽一日生起病来,求医无效,问卜少灵。母亲道:“你这病想是拘束出来的,何不到外面走走,把精神血脉活动一活动,或者强如吃药也不可知。”竺生道:“我也想如此,只是我不曾出门得惯,东西南北都不知,万一走出门去,寻不转来,如何是好?”母亲道:“不妨,我叫表兄领你就是。”次日叫人到娘家,唤了侄儿朱庆生来。庆生与竺生同年只大得几月,凡事懵懂,只有路头还熟。当日领了竺生,到虎丘三塘游玩了一日,回来不觉精神健旺,竟不是出门时节的病容了。母亲大喜,以后日逐教他出去踱踱。
  一日走到一个去处,经过一所园亭,只见:曲水绕门,远山当户。外有三折小桥,曲如之字;内有千重密槛,碎若冰纹。假山高耸出墙头,积雨生苔,画出个秋色满园关不住;芳树参差围屋角,因风散绮,弄得个春城无处不飞花。粉墙千堞白无痕,疑人凝寒雪洞;野水一泓青有翳,知为消夏荷亭。可称天上蓬莱,真是人间福地。若非石崇之金谷,定为谢傅之东山。所喜者及肩之墙可窥,所苦者如海之门难入。
  竺生看了,不觉动心骇目,对庆生道:“我们游了几日名山,到不如这所花园有趣。外观如此富丽,里面不知怎么样精雅,可惜不能够遍游一游。”庆生道:“这园毕竟是乡宦人家的,定有个园丁看守,若把几个铜钱送他,或者肯放进去也不可知,但不知他住在哪一间屋里?”竺生道:“这大门是不闩的,我们竟走进去,撞着人问他就是了。”两人推开大门,沿着石子路走,走过几转回廊,并不见个人影。行到一个池边,只见许多金鱼浮在水面,见人全不惊避。两人正看得好,忽有一人,头戴一字纱巾,身穿酱色道袍,脚踏半旧红鞋,手拿一把高丽纸扇,走到二人背后,咳嗽一声,二人回头,吓出一身冷汗。看见如此打扮,定不是园丁了,只说是乡宦自己出来,怕他拿为贼论,又不敢向前施礼,又不敢转身逃避,只得假相埋怨。一个道:“都是你要进来看花。”一个道:“都是你要来看景致。”口里说话,脸上红一块,白一条,看他好不难过。
  这戴巾的从从容容道:“二位不须作意,我这小园是不禁人游玩的,要看只管看,只是荒园没有什么景致。”二人才放心道:“这等多谢老爷,小人们轻造宝园,得罪了。”戴巾的道:“我不是什么官长,不须如此称呼。贱姓姓王,号小山,与兄们一样,都是平民,请过来作揖。”二人走下来,深深唱了两个喏,小山又请他坐下,问其姓名。庆生道:“晚生姓朱,贱名庆生;这是家表弟,姓王名竺生,是家姑夫王继轩的儿子。”看官,你说小山问他自己姓名,他为何说出姑夫名字?他说姑夫是个财主,提起他来,小山自然敬重。却也不差,果然只因拖了这个尾声,引出许多妙处。
  原来小山有一本皮里帐簿,凡苏州城里城外有碗饭吃的主儿,都记在上面,这王继轩名字上,还圈着三个大圈的。当时听见了这句话,就如他乡遇了故知,病中见了情戚,颜色又和蔼了几分,眼睛更鲜明了一半。就回他道:“小子姓王,兄也姓王,这等五百年前共一家了。况且令尊又是久慕的,幸会幸会。”连忙唤茶来,三人吃了一杯。只见小厮禀道:“里面客人饥了,请阿爹去陪吃午饭。”小山对着二人道:“有几个敝友在里边,可好屈二兄进去,用些便饭。”二人道:“素昧平生,怎好相扰?”立起身来就告别。小山一把扯住竺生道:“这样好客人,请也请不至,小子决不轻放的,不要客气。”
  庆生此时腹中正有些饥了,午饭尽用得着,只是小山只扯竺生,再不来扯他,不好意思,只得先走。小山要放了竺生去扯他,只怕留了陪宾,反走了正客,自己拉了竺生往内竟走,叫小厮:“去扯那位小官人进来。”二人都被留入中堂。
  只见里面捧出许多嘎饭,银杯金箸,光怪陆离,摆列完了,小山道:“请众位出来。”只见十来个客人一齐拥出,也有戴巾的,也有戴帽的,也有穿道袍而科头的,也有戴巾帽、穿道袍而跣足的,不知什么缘故。二人走下来要和他们施礼,众人口里说个”请了”,手也不拱,竟坐到桌上狂饮大嚼去了,二人好生没趣。小山道:“二兄快请过来,要用酒就用酒,要用饭就用饭,这个所在是斯文不得的。”二人也只得坐下,用了一两杯酒,就讨饭吃。把各样菜蔬都尝一尝,竟不知是怎样烹调,这般有味。竺生平常吃的,不过是白水煮的肉,豆油煎的鱼,饭锅上蒸的鸭蛋,莫说口中不曾尝过这样的味,就是鼻子也不曾闻过这样的香。正吃到好处,不想被那些客人狼餐虎食,却似风卷残云,一霎时剩下一桌空碗。吃完了,也不等茶漱口,把筷子乱丢,一齐都跑去了。竺生思量道:“这些人好古怪,看他容貌又不像俗人,为何都这等粗卤?我闻得读书人都尚脱略,想来这些光景就叫做脱略了。”二人扰了小山的饭,又要告辞。小山道:“请里面去看他们呼卢,消消饭了奉送。”二人不知怎么样叫做呼卢,欲待问他,又怕装村出丑。思量道:“口问不如眼问,进去看一看就晓得了。”跟着小山走进一座亭子,只见左右摆着两张方桌,桌上放了骰盆,三、四人一队,在那边掷色。每人面前又放一堆竹签,长短不齐,大小不一,又有一个天平法码搬来运去,再不见祝竺生道:“难道在此行令不成?我家请客,是一面吃酒一面行令的,他家又另是一样规矩,吃完了酒方才行令。”正在猜疑之际,忽地左边桌上二人相嚷起来,这个要竹签,那个不肯与,争争闹闹,喊个不休。这边不曾嚷得了,那边一桌又有二人相骂起来,你射我爷,我错你娘,气势汹汹,只要交手。竺生对庆生道:“看这样光景,毕竟要打得头破血流才住,我和你什么要紧,在此耽惊受怕。”正想要走,谁知那两个人闹也闹得凶,和也和得快,不上一刻,两家依旧同盆掷色,相好如初;回看左桌二人,也是如此。竺生道:“不信他们的度量这等宽宏,相打相骂,竟不要人和事。想当初伯夷、叔齐不念旧恶,就是这等的涵养。”
  看了一会,小山忽在众人手中夺了几根小签,交与竺生。少顷,又夺几根,交与庆生。一连几次,二人共接了一、二十根。捏便捏在手中,竟不知要它何用,又怕停一会还要吃酒,照竹签算杯数,自家量浅,吃不得许多,要推辞不受,又恐不是,惹众人笑,只得勉强收着。看到将晚,众人道:“不掷了,主人家算帐。”小山叫小厮取出算盘,将众人面前的大小竹签一数一算,算完了,写一个帐道:某人输若干,某人赢若干,头家若干,小头若干。
  写完,念了一遍,回去取出一个拜匣,开出来都是银子,分与众人。到临了各取一锭,付与竺生、庆生,将小签仍收了去。竺生大骇,扯庆生到旁边道:“这是什么缘故,莫非算计我们?”庆生道:“他若要我们的银子,叫做算计;如今倒把银子送与你我,料想不是什么歹意。只是也要问个明白,才好拿去。”就扯小山到背后道:“请问老伯,这银子是把与我们做什么的?”小山笑道:“原来二兄还不知道,这叫做拈头。”
  他们在我家赌钱,我是头家。方才的竹签叫做筹码,是记银子的数目。但凡赢了的,每次要送几根与头家,就如打抽丰一般;在旁边看的,都要拈些小头,这是白白送与二位的。以后不弃,常来走走,再没有白过的。就是方才的酒饭,也都出在众人身上,不必取诸囊中,落得常来吃些。二兄不来,又有别人来吃去。”二人听了,大喜道:“原来如此,多谢多谢。”
  只见众人一齐散去,竺生、庆生也别了小山回来,对母亲一五一十说个不了。又取出两锭银子与母亲看,不知母亲如何欢喜,说他二人本事高强,骗了酒饭吃,又袖了银子回来。庆生还争功道:“都亏我说出姑夫,他方才如此敬重。”谁想母亲听罢,登时变下脸来,把银子往地下一丢道:“好不争气的东西!那人与你一面不相识,为什么把酒饭请你,把银子送你?你是吃盐米大的,难道不晓得这个缘故?我家银子也取得几千两出来,哪稀罕这两锭?从明日起,再不许出门!”对庆生道:“你将这银子明日送去还他,说我们清白人家,不受这等腌臜之物,丢还了就来,连你也不可再去。”骂得两人翻喜为愁,变笑成哭,把一天高兴扫得精光。竺生没趣,竟进房去睡了。庆生拾了两锭银子,弩着嘴皮而去。
  看官,你说竺生的母亲为何这等有见识,就晓得小山要诱赌,把银子送去还他?要晓得他母亲所疑的,全不是诱赌之事;他只说要骗这两个孩子做龙阳,把酒食甜他的口,银子买他的心。如今世上的人,一百个之中,九十九个有这件毛病,哪晓得这王小山是南风里面的鲁男子,偏是诱赌之事,当疑不疑。为什么不疑?她只道竺生是个孩子,东西南北都不知,哪晓得赌钱掷色?不知这桩技艺不是生而知之,都是学而知之的;她又道赌场上要银子才动得手,二人身边骚铜没有一厘,就是要赌,人也不肯搭他。不知世上别的生意都要现买,独有这桩生意肯赊,空拳白手也都做得来的。她妇人家哪里晓得?次日竺生被母亲拘住,出不得门。庆生独自一个,依旧走到花园里来。
  小山不见竺生,大觉没兴,问庆生道:“令表弟为何不来?”庆生把他母亲不喜,不放出门之事直言告禀,只是还银子的话,不说出来。小山道:“原来如此。以后同令表弟到别处去,带便再来走走。”庆生道:“自然。”说完了,小山依旧留他吃饭,依旧把些小头与他,临行叮瞩而去。
  却说竺生一连坐了几日,旧病又发起来,哼哼嗄嗄,啼啼哭哭,起先的病,倒不是拘束出来的,如今真正害的是拘束病了。庆生走来看他,姑娘问道:“前日的银子拿还他不曾?”庆生道:“还他了。”姑娘道:“他说些什么?”庆生道:“他说不要就罢,也没什么讲。”姑娘又问道:“那人有多少年纪了?”庆生道:“五六十岁。”姑娘听见这句话,半晌不言语,心上有些懊悔起来道:“五六十岁的老人家,哪里还做这等没正经的事,倒是我疑错了。”对庆生道:“你再领表弟出去走走,只不要到那花园里去。就去也只是看看景致,不可吃他的东西,受他的钱钞。”庆生道:“自然。”竺生得了这道赦书,病先好了一半,连忙同着庆生,竟到小山家去。小山接着,比前更喜十分。自此以后,教竺生坐在身边,一面拈头,一面学赌。竺生原是聪明的人,不上三五日,都学会了。学得本事会时,腰间拈的小头也有了一二十两。小山道:“你何不将这些做了本钱,也下场去试一试?”竺生道:“有理。”果然下场一试,却也古怪,新出山的老虎偏会吃人,喝自己四五六,就是四五六,咒别人么二三,就是么二三,一连三日,赢了二百余金。竺生恐怕拿银子回去,母亲要盘问,只得借个拜匣封锁了,寄在小山家中,日日来赌。
  赌到第四日,庆生见表弟赢钱,眼中出火,腰间有三十多两小头,也要下场试试。怎奈自己的聪明不如表弟,再学不上。
  小山道:“你若要赌,何不与令表弟合了,他赢你也赢,坐收其利,何等不妙?”庆生道:“说得有理。”就把银子与竺生合了。
  偏是这日风色不顺,要红没有红,要六没有六,不上半日,二百三十余两输得干干净净。竺生埋怨表兄没利市,庆生埋怨表弟不用心,两个袖手旁观,好不心痒。众人道:“小王没有稍,小山何不借些与他掷掷?”小山道:“银子尽有,只要些当头抵抵,只管贷出来。”众人劝竺生把些东西权押一押,竺生道:“我父亲虽不在家,母亲管得严紧,哪里取得东西出来?”众人道:“呆子,哪个要你回去取东西?只消把田地房产写在纸上,暂抵一抵,若是赢了,兑还他银子,原取出来;就是输了,也不过放在他家,做个意思,待你日后自己当家,将银取赎,难道把你田地房产抬了回来不成?”竺生听了,豁然大悟,就讨纸笔来写。庆生道:“本大利大,有心写契,多借几百两,好赢他们几千两回去。”竺生道:“自然。”小山叫小厮取出纸墨笔砚,竺生提起笔来正要写,想一想,又放下来道:“我常见人将产业当与我家,都要前写座落何处,后开四至分明,方才成得一张典契。我那些田地,从来不曾管业过,不晓得座落在何方,教我如何写起?”众人都道他说得有理,呆了半晌,哪晓得王小山又有一部皮里册籍,凡是他家的田地山塘、房产屋业,都在上面。不但亩数多寡,地方座落,记得不差;连那原主的尊名、田邻的大号,都登记得明明白白。到此时随口念来,如流似水。他说一句,竺生写一句,只空了银子数目,中人名字,待临了填。
  小山道:“你要当多少?”竺生道:“二百两罢。”小山道:“多则一千,少则五百,二、三百两不好算帐。”庆生道:“这等就是五百两罢,”竺生依他填了。庆生对众人道:“中人写你们哪一位?”小山道:“他们是同赌的人,不便作中,又且非亲非戚,这个中人须要借重你。”庆生道:“只怕家姑娘晓得,埋怨不便。”众人道:“不过暂抵一时,哪里到令姑娘晓得的田地?”庆生就着了花押。小山收了,对竺生道:“银子不消兑出来,省得收拾费力,你只管取筹码赌,三、五日结一次帐,赢了我替人兑还你,输了我替你兑还人。”竺生道:“也说得是。”收了筹码,依旧下常也有输的时节,也有赢的时节,只是赢的都是小主,输的都是大主,赢了十次,抵不得输去一次的东西。起先把银子放在面前,输去的时节也还有些肉疼;如今银子成日不见面,弄来弄去都是些竹片,得来也不觉十分可喜,失去也不觉十分可惜。庆生被前次输怕了,再不敢去搭本,只管拈头,到还把稳。只是众人也不似前番,没有肥头把他拈去。小山晓得他家事不济,原不图他,只因要他作中,故此把些小头勾搭住他,不然早早遣开去了。
  竺生开头一次写契,心上还有些不安,面上带些忸怩之色。写到后来,渐渐不觉察了,要田就是田,要地就是地,要房产就是房产。起先还是当与小山,小山应出来赌,多了中间一个转折,还觉得不耐烦,到后面一发输得直捷痛快了,竟写卖契付与赢家,只是契后吊一笔道:待父天年,任凭管业。写到后来,约有一二十张,小山肚里算一算道:“他的家事差不多了,不要放来生债。”便假正经起来,把众人狠说一顿道:“他是有父兄的人,你们为何只管挛住他赌?他父亲回来知道,万一难为他起来,你们也过意不去。况且他父亲苦挣一世,也多少留些与他受用受用,难道都送与你们不成?”众人拱手谢罪,情愿收拾排常竺生还舍不得丢手,被他说得词严义正,也只得罢了,心上还感激他是个好人,肯留些与我受用。只说父亲的产业还不止于此,哪晓得连根都去了。
  看官,假如他母亲是好说话的,此时还好求救于母,乘父未归,做个苦肉计,或者还退些田地转来也不可知;哪晓得倒被前日那些峻厉之言封住儿子的口。可见人家父母,严的也得一半,宽的也得一半,只要宽得有尺寸。
  且说王继轩装米去卖,指望俏头上一脱便回,不想天不由人,折了许多本,还坐了许多时。只因山东、河南米价太贵,引得湖广、江西的客人个个装粮食来卖。继轩到时,只见米麦堆积如山,真是出处不如聚处,只得把货都发与铺家,坐在行里讨帐。等等十朝,迟迟半月,再不得到手。又有几宗被主人家支去用了,要讨起后客的米钱应还前客,所以准准耽搁半年。身虽在外,心却在家,思量儿子年幼,自小不曾离爷,”我如今出门许久,难保得没有些风吹草动。”忧虑到此,银子也等不得讨完,丢此余帐便走。
  到了家中,把银两钱钞,文契帐目,细细一查,且喜得原封不动,才放了心。只是伺察儿子的举止,大不似前。体态甚是轻佻,言语十分粗莽。吃酒吃饭不等人齐,便先举箸;见人见客,不论尊卑,一概拱手;无论嘻笑怒骂,动辄伤人父母;人以恶言相答,恬然不以为仇。总不知是哪里学来的样子,几时变成的气质。继轩在外忧郁太过,原带些病根回来,此时见儿子一举一动,看不上眼,教他如何不气?火上添油,不觉成了膈气之病。自古道:“疯痨臌膈,阎罗王请的上客。”哪有医得好的?一日重似一日,眼见得不济事了。临危之际,叫竺生母子立在床前,把一应文券帐目交付与他道:“这些田产银两,不是你公公遗下来的,也不是你父亲做官做吏、论千论百抓来的,要晓得逐分逐厘、逐亩逐间从骨头上磨出来、血汗里挣出来的。我死之后,每年的花利,料你母子二人吃用不完,可将余剩的逐年置些生产,渐渐扩充大来,也不枉我挣下这些基业。纵不能够扩充,也须要承守,饿死不可卖田,穷死不可典屋,一典卖动头,就要成破竹之势了。我如今虽死,精魂一时不散,还在这前后左右,看你几年,你须要谨记我临终之话。”说完,一口气不来,可怜死了。
  竺生母子号天痛哭,成服开丧。头一个吊客就是王小山,其余那些赌友,吊的吊,唁的唁,往往来来,络绎不绝。小山又斗众人出分,前来祭奠,意思甚是殷勤。竺生之母起先只道丈夫在日,不肯结交,死后无人偢睬;如今看此光景,心下甚是喜欢。及至七七已完,追荐事毕,只见有人来催竺生出丧。竺生回他年月不利,那人道:“趁此热丧不举,过后冷了,一发要选年择日,耽搁工夫。”竺生与他附耳唧哝,说了许多私话。那人又叫竺生领他到内室里面走了一遍。东看西看,就如相风水的一般,不知什么缘故。待他去后,母亲盘问竺生,竺生把别话支吾过了。
  又隔几时,遇着秋收之际,全不见有租米上门。母亲问竺生,竺生道:“今年年岁荒歉,颗粒无收。”母亲道:“又不水,又不旱,怎么会荒起来?”要竺生领去踏荒,竺生不肯。
  一日自己叫家人雇了一只小船,摇到一个庄上,种户出来问是哪家宅眷?家人道:“我们的家主,叫做王继轩,如今亡过了,这就是我们的主母。”种户道:“原来是旧田主,请里面坐。”
  竺生之母思量道:“田主便是田主,为何加个‘旧’字,难道父亲传与儿子,也分个新旧不成?”走进他家,就说:“今岁雨水调匀,并非荒旱,你们的租米为何一粒不交?”种户道:“租米交去多时了,难道还不晓得?”竺生之母道:“我何曾见你一粒?”种户道:“你家田卖与别人,我的租米自然送到别人家去,为什么还送到你家来?”竺生之母大惊道:“我家又不少吃,又不少穿,为什么卖田?且问你是何人写契?何人作中?这等胡说!”种户道:“是你家大官写契,朱家大官作中,亲自领人来召佃的。”竺生之母不解其故,盘问家人,家人把主人未死之先,大官出去赌博,将田地写还赌债之事,一一说明。竺生之母方才大悟,浑身气得冰冷,话也说不出来。
  停了一会,又叫家人领到别庄上去。家人道:“娘娘不消去得,各处的庄头都去尽了。莫说田地,就是身底下的房子也是别人的,前日来催大官出丧,他要自己搬进来祝如今只剩得娘娘和我们不曾有售主,其余家堂香火都不姓王了。”说得竺生之母眼睛直竖,就像泥塑木雕的一般,就叫收拾回去。到得家中,把竺生扯至中堂,拿了一根竹片道:“瞒了我做得好事!”打不得两、三下,自己闷倒在地,口中鲜血直喷。竺生和家人扶了上床,醒来又晕去,晕去又醒来,如此三日,竟与丈夫做伴去了。竺生哭了一场,依旧照前殡殓不提。
  却说这所住房原是写与小山的,小山自知管业不便,卖与一个乡绅。那乡绅也不等出丧,竟着几房家人搬进来祝竺生存身不下,只得把二丧出了,交卸与他,可怜产业窠巢,一时荡尽,还亏得父亲在日,定下一头亲事,女家也是个财主,丈人见女婿身无着落,又不好悔亲,只得招在家中,做了布袋。
  后来亏丈人扶持,他自己也肯改过,虽不能恢复旧业,也还苟免饥寒。王竺生的结果,不过如此,没有什么稀奇。
  却说王小山以前趁的银子来来去去,不曾做得人家,亏得王竺生这主横财,方才置些实产。起先诱赌之时,原与众人说过,他得一半,众人分一半的。所以王竺生的家事共有三千,他除供给杂用之外,净得一千五百两。平空添了这些,手头自然活动。只是一件,银子便得了一大主,生意也走了一大半。为什么缘故?远近的人都说他数月之中,弄完了王竺生一份人家,又坑死他两条性命,手也忒辣,心也忒狠,故此人都怕他起来。
  财主人家都把儿子关在家中,不放出来送命。王小山门前车马渐渐稀疏,到得一年之外,鬼也没得上门了。他是热闹场中长大的,哪里冷静得过?终日背着手踱进踱出,再不见有个人来。
  一日立在门前,有个客人走过,衣裳甚是楚楚,后面跟着两担行李,一担是随身铺盖,一担是四只皮箱,皮箱比行李更重,却像有银子的一般。那客人走到小山面前,拱一拱手道:“借问一声,这边有买货的主人家,叫做王少山,住在哪里?”小山道:“问他何干?”客人道:“在下要买些绸缎布匹,闻得他为人信实,特来相投。”小山想一想道:“他问的姓名与我的姓名只差得一笔,就冒认了也不为无因。况我一向买货,原是在行的,目下正冷淡不过,不如留他下来,趁些用钱,买买小菜也是好的。上门生意,不要错过。”便随口答应道:“就是小弟。”客人道:“这等,失敬了。”小山把他留进园中,揖毕坐下,少不得要问尊姓大号,贵处哪里。”客人道:“在下姓田,一向无号,虽住在四川重庆府酆都县,祖籍也原是苏州。”小山道:“这等是乡亲了。”说过一会闲话,就摆下酒来接风。吃到半中间,叫小厮拿色盆来行令,等了半日,再不见拿来。小山问什么缘故?小厮道:“一向用不着,不知丢在哪个壁角头,再寻不出。”小山骂道:“没用奴才,还喜得是吃酒行令,若还正经事要用,也罢了不成?”客人道:“主人家不须着恼,我拜匣里有一个,取出来用用就是。”说完,就将拜匣开了,取出一副骰子,一个色盆。小山接来一看,那骰子是用得熟熟滑滑、棱角都没有的。色盆外面有黄蜡裹着,花梨架子嵌着,掷来是不响的。小山大惊道:“老客带这件家伙随身,莫非平日也好呼卢么?”客人道:“生平以此为命,岂特好而已哉!”小山道:“这等,待我约几个朋友,与老客掷掷何如?”客人道:“在下有三不赌。”小山问哪三不赌,客人道:“论钱论两不赌,略赢便歇不赌,遇贫贱下流不赌。”小山道:“这等不难,待我约几位乡绅大老,把主码放大些,赌到二、三千金结一次帐就是了。”客人道:“这便使得。”小山道:“既然如此,借稍看一看,是什么银水,待我好教他们照样带来。”客人道:“也说得是。”就叫家人把四只皮箱一齐掇出,揭去绵纸封。开了青铜锁,把箱盖掀开。小山一看,只见:银光闪烁,宝色陆离。大锭如船,只只无人横野渡;弯形似月,溶溶如水映长天。面上无丝不到头,细如蛛网;脚根有眼皆通腹,密若蜂窠。将来布满祗园,尽可购成福地;若使叠为阿堵,也堪围住行人。小山道:“这样银水有什么说得,请收了罢。”客人道:“这外面冷静,我不放心,你不如点一点数目,替我收在里面去。输了便替我兑还人,赢了便替我买货。”小山道:“使得。”客人道:“我的银子都是五两一锭,没有两样的,拿天平来兑就是。”小山道:“这样大锭,自然有五两,不消兑得,只数锭数就是了。”一五一十,数完了一箱,齐头是二百锭,共银一千两,其余三箱,总是一样,合成四千两之数。小山看完,依旧替他锁好,自己写了封皮,封得牢牢固固,教小厮掇了进去。当晚一家欢喜,小山梦里也笑醒来,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生意。
  到次日,等不得梳头,就往各乡绅家去道:“我家又有一个好主儿上门,请列位去赢他几千两用用。”各乡绅道:“只怕没有第二个王竺生了。”小山道:“我也不知他的家事比王竺生何如,只是赊、现二字也就有天渊之隔了。”各乡绅听见,喜之不胜,一齐吩咐打轿,竟到小山家来。小山请客人出来见毕,吃了些点心,就下场赌。众人与小山又是串通的,起先故意输与客人,当日客人赢了六、七百两,次日又赢了二、三百两。到第三日,大家换过手法,接连赢了转来,每日四、五百两,赌到十日之外,小山道:“如今该结帐了。”就将筹码一数,帐簿一结,算盘一打,客人共输四千五百两。小山道:“除了箱内之物,还欠五百两零头,请兑出来再赌。”客人道:“带来的本钱只有这些,求你借我千把,我若赢得转来,加利奉还;若再输了,总写一票,回去取来就是。”小山道:“我与你并不相识,知道你是何等之人?你若不还,我哪里来寻你?这个使不得。大家收拾排场,不消再赌。五百两的零头,是要找出来的,不要大模大样。他们做乡宦的眼睛,认不得你什么财主,若不称出来,送官送府,不像体面。”客人道:“你晓得我只有这些稍,都交与你了。如今回去的盘费尚且没有,教我把什么还他?”小山变下脸来,走进房里,将行李一检,又把两个家人身上一搜,果然半个钱也没有。只得逼他写一张欠票,约至三月后,一并送还,明晓得没处讨的,不过是个拖绳放的方法。众人教小山拿银子出来分散,小山肚里是有毛病的,原与众人说开,照王竺生故事,自己得一半,众人分一半的,如今客人在面前,不好分得。只得对众人道:“今日且请回,待明早送客人去了,大家来取就是。”众人道:“这等,要你出名,写几张欠票,明日好照票来支。”小山道:“使得。”提起笔来竟写,也有论千的,也有论百的,众人捏了票子,都回去了。小山当晚免不得办个豆腐东道,与客人饯行。客人道:“在下生平再不失信,你到三个月后,还约众人等我,我不但送银子来还,还要带些来翻本。”小山道:“但愿如此。”吃完了酒,又问客人讨了那四把钥匙过来,才打发他睡。
  到次日送得出门,众乡绅一齐到了。小山忙唤小厮掇皮箱出来,一面取天平伺候。只见一个小厮把四只皮箱叠做一撞,两只手捧了出来,全不吃力。小山惊问道:“这四只箱子有二百六七十斤重,怎么一次就掇了出来?”小厮道:“便是这等古怪,前日掇进去是极重的,如今都屁轻了。不知什么缘故?”小山吃了一惊,逐只把封皮验过,都不曾动,忙取钥匙开看,每箱原是二百锭,一锭也不少,才放了心。就把天平上一边放了法码,一边取银子来兑。拈一锭上手,果然是屁轻的,仔细一看,你道是什么东西?有《西江月》词为证:
  硬纸一层作骨,外糊锡箔如银。原来面上细丝纹,都是盔痕板印。看去自应五两,称来不上三分。下炉一试假和真,变做蝴蝶满空飞尽。
  原来都是些纸锭。小山把眼睛定了一会,对众人道:“不好了,青天白日被鬼骗了,这四皮箱都是纸锭,要他何用?”
  众人都去取看,果然不差,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也不做声。
  小山想了一会道:“怪道他说姓田,田字乃鬼字的头;又说在酆都县住,酆都乃出鬼的所在,详来一些不差。只有原籍苏州的话没有着落。是便是了,我和他前世无冤,今世无仇,为什么装这个圈套来弄我?”把纸锭捏了又看,中间隐隐约约却像有行小字一般,拿到日头底下仔细一认,果然有印板印的七个字道:不孝男王竺生奉。
  小山看了,吓得寒毛直竖,手脚乱抖,对众人道:“原,原,原来是王竺生的父亲怪我弄去他的家事,变做人来报仇的。这等看来,又合着原籍苏州的话了。”小山只说众人都是共事的,一齐遇了鬼,大家都要害怕。哪里晓得乡绅里面有个不信鬼的,大喝一声道:“老王,你把客人的银子独自一个藏了,故意鬼头鬼脑弄这样把戏来骗人。世上哪有鬼会赌钱的?他要报仇,怕扯你不到阎王面前去,要这等斯斯文文来和你玩耍?好好拿银子出来,不要胡说!”众人起先都在惊疑之际,听了这番正论,就一唱百和起来道:“正是,你把好好的人打发去了,如今说这样鬼话。就真正是鬼,也留他在这边,我们自会问鬼讨帐,那个教你会了下来?这票上的字,若是鬼写的就罢了;若是人写的,不怕他少我们一厘!”小山被众人说得有口难分,又且寡不敌众,再向前分剖几句,被众人一顿”光棍奴才”,教家人一起动手打了一顿,将索子锁住,只要送官。小山跪下讨饶道:“列位老爷请回,待小人一一赔还就是。”众人道:“要还就还,这个帐是冷不得的,任你田产屋业我们都要,只不许抬价。”小山思量道:“我这鸡蛋怎么对得石子过?若还到官,官府自然有他体面;况且票上又不曾写出‘赌钱’二字,怎么赖得?刑罚要受,监牢要坐,银子依旧要赔,也是我数该如此,不如写还了罢。”就唤小厮取出纸笔,照王竺生当日的写法,一扫千张,不完不住,只消半日工夫,把赌场上骗来的产业与祖父遗下的田地,尽铜铸钟,送得干干净净,连花园也住不成,依旧退还原主去了。
  文书匣内刚刚留得一张欠票,做个海底遗珠,展开一看,原来是田客人欠下的五百两赌债,约至三月后送还的。小山看了,又怕起来道:“他临去之时,曾说生平再不失信,倘若三月后果然又来,如何了得?”只得叫几个道士打了三日醮,将四皮箱纸锭连欠票一齐烧还,只求免来下顾。亏这一番忏悔,又活了三年才死。那些赢钱去的乡绅,夜夜做梦,说田客人要来翻本,疑心成病,不上三年,也都陆续死尽
  可见赌博一事,是极不好的。不但赢来的钱钞,做不得人家;就是送去了人家,也损于阴德。如今世上不知多少王小山在阳间趁钱,多少王继轩在阴间叹气。他虽未必个个到阳间来寻你,只怕你终有一日到阴间去就他。若阎罗王也是开赌场的便好,万一不好此道,这场官司就要输与原告了。奉劝世人,三十六行的生意桩桩做得,只除了这项钱财,不趁也好。
 
  [评]
  这样小说,竟该做仙方卖。为人子弟的,不可不买了看;为人父兄的,更不可不买了看。
翻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