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61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療妒緣
作 者: [清]靜恬主人 撰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全书四卷,八回。清静恬主人撰。最早刊行于清乾隆年间。该书演绎朱纶、秦淑贞、许巧珠夫妻故事。
 
(全文)
第一回 吃寡醋姑嫂谈心 奉严旨鸳鸯分别
  诗曰:
  闺中和气产芝兰,狮吼宁如琴瑟弹。
  账木兴歌绥福复,螽斯衍庆合家欢。
  于今总是拈酸妇,惜哉曾无疗妒丹。
  诟谇时间无乐趣,不如形只影孤单。
  这首诗,说人家娶了个贤慧妻子,则琴瑟相调,倡随和乐,从此千祥骈集,戾气尽消。若是娶着一个妒妇,时刻提防丈夫,凡行动举止,都着猜疑,还要诟谇之声,彻于户外,使做丈夫的一刻不能安稳,不如无妻的人,反得逍遥自在。无如古来妇人,百病可医,惟妒难治。若犯了一个“妒”宇,便病人膏肓,随你苏张之舌,也说化他不转。即至威势相加,刀剑恐吓,彼宁甘就死,断乎不肯通融。所以有妒妇的人家,往往至于斩宗绝嗣。我想起来,妇人之妒,惟恐自己丈夫被婢妾分去了欢娱。殊不知管束得紧,使丈夫畏首畏尾,枕席之间,反无一毫情趣。且丈夫被妻子约束,不知外边美色有多少趣味,日夜想念,决无真心向内。无奈妇人痴愚,总迷而不悟,十分之中,贤德者不上一二分,反有八九分嫉妒成性。惜无疗妒奇方,为天下男子少伸须眉之气也。吾尝见世间妇人,有始贤而终变为妒者矣,从未有始之妒而忽翻为贤者。有之,自于越秦氏淑贞始,然亦从死生患难中,受恩深处,方才悔悟回心。且听在下慢慢敷陈出来,以为妒妇之鉴。
  话说浙江绍兴府有两个大乡宦,一个姓朱名忠,曾做过礼部尚书,夫妻俱已去世,只有一子,名唤朱纶。一个姓秦名孝,官拜兵部尚书,夫妻亦都去世,所生一子一女,长子名秦仲,已娶尤丞相之女为媳,忝中两榜,选过部属,因丁外艰,在家守制。女儿名淑贞,年已十四,自幼许字朱纶,生来心性酷妒,小时就吃醋拈酸,见丫鬟有一二分姿色的,便不要他近身,只拣一个奇丑极蠢的小丫鬟,六十岁外的老仆妇在房服役。又谁知嫂嫂尤氏生性各别,出嫁时,赠嫁有四个绝色丫头,到秦家见丫头甚多,又拣四个美貌的在房服役,又外边讨四个。见两个系旧家之女,貌又端庄,就劝丈夫收他为妾。余十个,就请戏师教成一班女戏子。每逢花朝月夕,一家欢饮,就叫这些丫头,或清唱,或串戏,或分立两旁行令劝酒,极尽快乐。
  只有淑贞小姐心中十分不悦,哥嫂请他,不但不肯赴酌,还时时苦劝嫂嫂道:“一夫一妻,人伦之当,小老婆岂是好有的?且这些油头粉脸,妖妖娆娆的丫头,最要引诱家主,坏人心术,离人骨肉。嫂嫂但知一时取乐,竟不想后来日子!你便真心待他,他却假意奉你,一有不合,必至夫妻反目,妻妾争风。这还是小事。更兼小老婆生出儿女来,家产分了去,一心偏向着生他的娘,谁来顾着你嫡母?我是一派忠言,嫂嫂请自思之,莫到后来追悔,想我的话,就晚了。”尤氏道:“姑娘所说,自是不差,但知其一,不知其二。从来说牡丹虽好,绿叶扶持。我等幸生富贵之家,岂可不自知机,自图快乐,反要去寻烦恼?你说美妾俊婢,恐引坏了男子的心肠;我说美妾俊婢,正是固结丈夫的恩爱。那男子汉是天边之鸟,生于富贵,更不比得贫贱之家,终日看着妻子过日。或上京赴选,或远任他邦,就家中也有宾朋宴会,也有亲戚往还。家中若拘管得紧,不容女子见面,到外边去,莫说见了美貌女子,视如性命,就见了稍有姿色的,也觉得奇货,势必瞒着家中,或娶为外宅,或包妓宿娼。我又不能随他,何由知道?即或闻知,他在远方,一时不得见面,要与寻闹,也不能够。若告诉外人,外人反道我不贤,这个闷气,可不要活活气死!就在近处,晚上回来,与他嚷闹。他若懦弱的,外边受我约束,肚内恨我如仇,夫妻之情安在?倘遇强横的,老羞变怒,两相吵闹,必至夫妻分开,他便在外寻花问柳,我却在家独守孤灯,这苦对谁分诉?不若多娶婢妾,朝欢暮乐,外边就有美色,也只看得平常,决不贪恋他了。至说怕他生子,更是过虑。我若无子,巴不得他多生几个,我便可免生产之苦,安享嫡母之称。我若有子,长俊的,高官显爵,何在祖上这点家产;若不长俊的,虽独得了万贯家财,原要败去。不若兄弟多些,彼此相帮,多多益善。不见郭子仪七子八婿,满床牙笏,谁不羡其满门荣贵!这些儿女,也是姬妾所生者多,难道夫人一个人生的么?姑娘劝我不要后边追悔,想你的说话,我倒决不追悔,姑娘后来方信找说话哩!”
  小姐听说,冷笑一声,道:“我也不与嫂嫂辩,且到后来,看你想我的话好,还是我想你的话好!”自后姑嫂两个,话不投机,也不再说。只小姐见了这许多婢妾,犹如仇敌一般。
  不觉过了两年,小姐年十六,朱纶年十七,央媒来说,迎娶过门。妆奁极其丰盛,哥嫂要拨四个丫鬟赠嫁,小姐不肯要,哥嫂没奈何,只得另外折丫鬟银二百两,随身就是那极蠢的小丫头,极老的一个仆妇。
  且说朱纶,见妆奁之盛,妻子又美,甚是欢悦,却又心中疑惑,道:“闻秦家美婢甚多,怎不将几个看得的赠嫁,却将这一老一小两个怪物来?若说哥嫂不颐妹子,怎的妆奁却又甚好,且折丫鬟银二白两,并不象薄待妹子的?”心上踌蹰不决。
  那里晓得倒不是舅爷之故,倒是新夫人之故,全在这里上做工夫。不但赠嫁丫鬟不要,一嫁过门,见朱家俊婢也不少,想公婆去世后,丈夫与这些丫头日夜同处,岂能无染?三朝就要发作,亏得送娘与老仆妇再三相阻,方忍耐往了。到小满月后,再忍不住,就与丈夫吵闹,立逼将一众丫鬟尽行卖去。朱纶见妻子美貌,又是新婚,正当恩爱之际,只得听妻子作主卖去。
  秦氏见丈夫言听计从,一发骄横,稍有不如意处,便要寻闹,日夜不休。朱纶起初爱他,每事顺从,后来因爱生畏。秦氏又日凶一日,处得丈夫服头服脚,记得嫂嫂之言,一应宾朋宴会,亲戚往还,都不许他去。哥嫂来请他回门,不好回得,还预先要老仆妇回去说,要嫂嫂吩咐众丫鬓,不许到外边张探。当日回去,外边男客,内里女客。小姐一面吃酒,心上心对着外边,如坐针毡,还叫小丫头出去巡察,未有一刻宽心。未到晚,就叫轿同丈夫辞了哥嫂回家。直至哥哥补了礼部员外,带了家眷进京,只得到家一送,还不许丈夫来送。
  谁知妇人犯了醋病,老天偏要与他作对,朱纶做亲数年,秦氏总不怀孕。一日,偶有一个老亲来看朱纶,晓得他未曾生子,因说道:“你已做亲几年,没有生产,想你娘子不受胎。你父母只你一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何不娶一妾,早生儿子,接续箕裘要紧。”秦氏适走出来听见,朱纶还未答应,里边先已大闹起来,吓得那老亲飞跑而去。秦氏足足闹了三日三夜,说道:“男子聚在一处,再无好话说。”自后不但不许丈夫见女人之面,连男子也不许他见,拘禁房中,一步不容稍离,连乡试都不肯放他去。亏老家人夫妇再三相劝,说:“省中去此不远,功名大事,岂可错过?且相公素守小姐法度,决不有犯。来往不过二十余天,在场中倒有十几日,也无暇去寻花问柳。”秦氏听了方肯应允。又嘱托老家人跟随,寸步不可相离,容相公在外闲走。
  朱纶见妻应允,方敢收拾行李笔砚,择日起身。到省寻寓静坐,果然足迹不敢移步。未几,三场考毕,急急回家。奏氏还再三盘问,好是丈夫被人分去了一般,虚闹了几日方祝过了十余日,只听得一片锣声打将进来,高高贴起报单,朱纶中第三名经元。秦氏也甚欢喜,只是又要到省中去见座师,拜房官,会同年,又费一番疑虑诀察。总是老仆晦气,原交在他身上看守,回来亦不免几日访察、盘问,话不细表。
  且说过了两月,各举子都要上京会试,秦氏想嫂嫂曾说:“上京赴选,远任他邦,那里防闲得许多?”听凭他,又断然不可,左思右想,道:“会试不比乡试,路途又远,日子又长。男子心肠最活,倘一放纵,要收他转来,就难了。况今已中举人,拼得多守几年,少不得原有官做,必要中进士何用?况进士未必拿得定,算来功名事小,情义为重。”决意不肯放他去会试。
  老家人夫妇劝也不听。朱纶见妻子之意甚决,也安心不去会试了。
  谁知富贵逼人,那里由得人作主。且说北直乡试卷发礼部磨勘,内有一卷,文理不通,别字甚多,礼部与主试有隙,就将此卷进呈御览。皇上大怒,立刻唤那举子来面试,果是一字不通,就将那举子革职问罪。又想北直系辇毂之下,尚有此弊,各省弊病必多,即发一道严旨?着各省新中举人,立刻到京复试。如有一名不到者,即同关节,革去举人,发刑部严讯治罪。
  此旨一下,莫说有关节的,几乎急死,也只得勉强进京;还有那年老不想会试的,家贫没有盘缠的,有病不能远出的,父母年老不忍暂离的,闻了此旨,也只得连夜起身。
  此信传到朱家,朱纶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文理甚好,不怕复试,旦趁此可以会试,进士可望;怕的是仍恐妻子不容,连举子多要送去,还要发刑部审讯,只得将此话与妻子说知。秦氏起初还道丈夫要去会试,假造此话来骗他,后来晓得是真,却又不肯就放他去,直至府县官都来催促,晓得势不能阻,算来只有同去。朱纶道:“娘子同去甚好。只是同了家眷,必须水路去。自下正当河干水浅,还愁冰冻难行,不但复试赶不及,连会试也赶不到。圣旨严紧,必须旱路,连夜赶去方好。娘子同行,仍恐不便。”秦氏见丈夫不要他同行,大怒道:“如此说,宁可革去举人,断不许去!”朱纶吓得又不敢开口。倒亏得老家人在旁,看见主母如此,只得上前禀劝道:“圣旨严急,不到的不但革去举人,原还要押解刑部严讯,此去终不能免。小姐同行,却非水路不可,水路直来不及。若从旱路去,一路风霜劳苦,早起晚宿,男人尚且苦楚,何况小姐深闺娇养,足迹未曾出户,如何受得此苦!相公所言,实是一片真心,并非不要小姐同去。若虑相公有甚差错,交与老奴身上,包管兢兢守法。小姐若要进京,慢慢叫船到来,岂不两便!”
  小姐想来,料阻不住,只得三令五申,严戒丈夫一番。又再三嘱咐老仆:“到京寓所,断要寻僧道庵观,有妇女人家断不可寓。倘中了进土,琼林宴上,有妓女劝酒,最要坏人心术。我家大爷处,更不可往来,家中这些丫头,个个妖妖娆娆,相公若去,断要引诱坏了。你须一一听我吩咐,时时鉴察,处处留心,不要听了相公,与他一路,欺瞒着我。我若访知,连你也不得轻恕!”老仆唯唯受命。起身时,秦氏又将向来最爱的一个玉鸳鸯,分开却是两只,合来却成一个,是他父亲海外封王得来付与他的,今分一个付与丈夫带去,吩咐道:“此物是海外之宝,中国所无,一雌一雄,犹如夫妇一般,分开再无别对的。今分一只与你,带在身边见此鸳鸯,就如见我;一起他念,看此即便收心。倘有所犯,断不与你干休!”
  朱纶亦唯唯受命,随拜别妻子,同了老家人急急上路。不数日,过了镇江,渡过江去,直到王家营,雇了牲口,要连夜赶进京中。不想到山东路上一座高山脚下,主仆正向前行走,只听得一支响箭飞来,射中老仆马脚,跌入山窝之内。朱纶回头一看,见老仆跌入山窝,远远望见后面有强人飞马追来,吓得心慌,也不能顾行李、老仆,将马连加几鞭,飞跑逃命。幸强人赶到,见了老仆的马匹、行李,急急送上山中,纠集群盗,一齐来赶朱纶。正是:
  出门才躲雷霆令,路途重逢霹雳声。
  不知朱纶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 救书生姻缘巧就 遇强徒妻妾相逢
  话说朱纶见强人追赶,飞马逃命,约已跑去十余里,终是强盗马快,看看将要赶到。朱纶正当危急,见山凹之中有一个小小庄子,也不管是甚么人家,急急下马,往内就跑。跑到里边,只见一男一女,正在中堂闲讲,见朱纶跑进来,一把扯住,问道:“你是何人?怎么望我内里乱走?”朱纶吓得话也说不出道:“小生朱纶,上京会试的,在此经过。遇了强盗,后边迫来,望二位救我一救!”那人道:“原来如此。你且避到里面去,待我打发”言之未已,强盗已到,赶进门来要人。
  那一男一女齐道:“你们是何人,几时把人交我?却来问我取讨!”强人道:“方才我路上追来一头行货到此,忽然不见,马匹现在你门首,怎么白赖?想是你活得不耐烦,敢来虎口中夺食么?”恼得那两人道:“你这班强盗,我不寻你,便是你的造化了,你敢上门来欺人么!”一面说,一面就各提棍棒相迎。战至十数合,强盗见手段高强,卖个空,跑回山上去了。
  那两人见他逃去,也不去追赶。
  你道这两人是谁?原来姓许名雄,女人就是他妻子何氏。
  他丈人何武,自幼少林出身,十八般武艺皆精,江湖出名的响马,做起一个小小家业。只生一女,妻子去世,也未续娶,守此女儿长大,招赘许雄为婿,便将一身本事尽传与女儿女婿,后来年老身亡。许雄执掌家业,也生一女,名唤巧珠,爱如珍宝。见家中颇颇过得,虽学了丈人的本事,却不肯学丈人所为,安分守己,绝无外务。因有本事,却也不怕人,故在山凹之中造几间小屋居住,钱银另藏一小洞之中。久欲招一女婿,因未有中意的,且山凹中谁肯招来,故巧珠年已十六,尚未受聘。
  那夜忽得一梦,梦见一人将一粒明珠送来,他便给女儿收藏。
  忽又见一青龙从天而降,到他女儿房中,取出此珠,升天而去。
  女儿正要去抢,忽又见一女子天上降下,同了女儿从龙上天去了。觉来大以为奇,说与妻子。那知妻子所梦,也是一般。正在奇异,不想朱纶跑进,也无暇想及。
  直至杀退强盗走进,只见女儿在内慌慌张张走出来告诉父母。你道为何?原来朱纶惊慌逃避,一直跑进巧珠房中,望巧珠床上就躲,适值巧珠睡着,床被他跨上,梦中惊醒,吃了一吓,见一少年郎君,急急推他下来。朱纶情极,愈觉躲进。巧珠无奈,只得自己爬起身来,到外边向着爹娘告诉。二人忽然称奇道:“莫非夜来所梦,就应在此人身上?方才这强盗的相貌,与梦中送珠的一般般,此生是他追赶而来,却又姓朱,岂不与那送珠相合?梦中送与女儿收藏,他又却好跑到女儿房中,莫非与女儿有姻缘之分?”何氏道:“只是后来被青龙取去,女儿追去,又有一女子来,一同相随上天,不知是如何解说。”
  许雄道:“他方才说过上京会试的,看他小小年纪,相貌又好,已经中过乡榜,将来富贵可必。青龙取去,或者就应在他身上。只那一个女子,来引我女儿同去,此却不知何兆。我和你且去唤他出来,细细问他一番,再作计较。
  夫妻二人便同到女儿房中。只见那生还在女儿床上打颤,见有人进来,他本虚心之人,愈觉望内乱躲,口中还连连叫“救命!”许雄见了,反觉好笑,道:“强盗已去了,不要惊慌,好好下来讲话。”朱纶听说,方走下床来,还战战兢兢,连忙跪下,口叫恩人不绝。许雄即忙扶起道:“强盗赶去,何足为恩,不须跪谢。只是你却不该跑到我女儿房里来,躲在床上,这却如何说法?”朱纶道:“实是一时吓昏,那里晓得令爱的房。失误有罪,还望恩人原谅。”许雄道:“你且安了性,将家乡籍贯细细说与我知道,再作商量。”朱纶道:“小生家住浙江绍兴府,父亲曾作礼部尚书,母亲受过皇封浩命,不幸相继去世,只有小生一人,名唤朱纶,幸中新科三名经元。今带一老仆进京会试,不想行至前途高山之下,忽被一箭将老仆射倒,跌下山窝之中,不知死活存亡。小生飞马逃来,已被追着,若非恩人相救,此时性命难保。此恩此德,不知何日得报!”
  许雄道:“我那里望你的报。只我女儿尚是闺女,被你非亲非戚之人跑入房中,藏在床上,在你虽系情急,出于无心,外人知道,叫我女儿如何为人?我今有算计,你若顺从,彼此无亏;若不依从,叫我怎得甘休!”朱纶道:“小生性命亦系恩人所救,倘有吩咐,焉敢不从!”许雄道:“不瞒官人说,咱家虽居荒山之中,祖上原是旧家,只生一女,年已二八,尚未适人。今日官人不期遇合,必系天缘,愿即将小女奉侍箕帚,以免今日嫌疑。”朱纶道:“蒙恩人救了性命,又欲将令爱许配,此真天高地厚之恩,感之不荆但恨小生命薄,家中已娶过妻子,不敢有负令爱,望恩人相谅。”
  许雄听了,半晌不言,心中想起梦中所见女子同女儿上天,分明应在他家中妻子身上,此是天定姻缘了,随对朱纶道:“你家中既有妻子,富贵的人,三妻四妾,亦是常事,我女儿就与你做个次室也罢了。”朱纶明知妻子妒心凶恶,断不能容,我今受他大恩,又误他女儿,岂不恩将仇报了?然又不好明说,只得再三推辞。此实朱纶一片真心不肯负人处,谁知许雄不知,反大怒道:“罢,罢,罢!我看你也不中抬举,走你娘的路罢!咱有了女儿,怕抬不出一个女婿么?只看你行李盘费俱无,如何去得?前面还有强盗,谁人再来救你!”朱纶见他大怒,又所言一些不差,此事他来逼我,不是我去骗他,且权时允从,到京再作去处,因对许雄道:“恩人且息怒,非是小生推托,只恐有负令爱,心实不安。既蒙不弃,情愿奉命,一到京会试后,定当遣媒行聘,择日迎娶便了。”许雄道:“你既允从,便是至亲,何必行此世俗恶套?从来山中无历日,择日不如撞日,你我今日不期遇合,逢凶化吉,便是大利之日了。妈妈,快与女儿梳妆拜堂,早完花烛。过了三朝,好待官人上京应试去。”
  何氏与女儿便一面梳妆,一面就去收拾合欢酒席。朱纶起初只道许允了,慢慢成亲,还可挽回,不想即日就要拜堂,欲再推托,又恐许雄着恼,只得听从。不一时,堂前点起花烛,何氏就扶出女儿,与朱纶同拜天地祖先,然后夫妻对拜,送进洞房。摆下合欢筵宴,夫妻对坐。且说朱纶起先虽见过巧珠,彼时正在惊慌要命之时,何暇去看他相貌。今已心定神安,偷眼将巧珠一看,见是一个绝色女于,比妻子更胜几分。况兼秦氏妒忌为心,凶毒成性,虽有夫妇之情,终被畏威阻兴。今巧珠本有十分姿色,朱纶见了,竟如天仙下降。饮罢合欢,彼此宽衣解带,一夜恩爱,自不待言。
  且说许雄,明日就问了女婿老仆的相貌,一路寻到高山之下。原来那老仆马上跌下,跌到山窝之中。那山窝有万丈之深,人若跌下,一万个也不能一个活的。谁知老仆命不该死,却好跌在一棵树上,树枝勾住衣服,不曾跌下,要上来却也不能。
  老仆心上也打点饿了几日,终归于死。不想许雄寻来,听得山窝内有人叫喊,急急望下一看,知道必是老仆,便将绳索放下。
  老仆大喜,结在身上。许雄力大,一扯便起,老仆起来,连忙跪拜。许雄扯起,同到家中,唤出女婿一认,果是老仆,悲喜交集。
  倏忽又是三朝,许雄备酒请新婿,又当送行。朱纶到此,正在新婚得意之时,反有留恋难舍之意。且知妻子十分妒忌,不知后会还可有日,虽系生离,其实死别,欲要不去,又因旨意严急,不敢有违。那一夜恩情,正是千般欢喜,万种忧愁。
  到次日起来,看巧珠难舍难分。倒是巧珠,虽是女子,终是英雄之种,对着丈夫道:“郎君此去,功名为重,莫以妾为念。不过数月间隔,后边相叙之日正长。只数日前妾月经正净,恐已得孕,望郎君留一信物,庶不负此三宵恩爱。”朱纶道:“行李都被强盗劫去,身边并无一物,奈何?”巧珠举眼一看,见丈夫身上结着一个玉鸳鸯,便来解去,道:“即此可为信物矣。”朱纶因是妻子所付,本不敢与他,但此时正在情深分手之际,也忘妻子的利害,只得听他解去。
  外边饭已停妥,朱纶虽吃不下,只得同众人吃了一碗。许雄取出铺程行李,叫老仆收拾好了,又将银五十两赠为盘费。
  又见他主仆二人,一老一幼,甚是懦弱,此去尚有几日山路,恐还有响马出没,放心不下,对妻子道:“此去路还险,倘复遇响马,他二人如何抵敌得来?不若留女儿看家,我和你同送入官塘大路,便可放心前去。”何氏道:“官人说得有理。”便吩咐了女儿一番,四人一同上路不题。
  且说那前人追赶朱纶的强盗,姓章名俊杰,还有一个胞兄,各俊英,兄弟二人在山东路上打家劫舍,已经数年,叙集喽罗也有数百人。那日章俊杰追赶朱纶,被许雄杀败,逃归山上,告诉哥哥,要领全山人马下来复仇。只因俊英三日前劫了一个客商,倒被他射了一箭,箭疮未愈,过了三日,方得平复,便同兄弟带领喽罗,来到许雄庄前,打进门去。正值许雄夫妇送朱纶去了,只巧珠一人在家,虽有些本事,却不防备,被俊杰赶进,一索捆翻。见他家中并无财物,又不见这一男一女,便道:“且将那女子带来山上,他若不来取讨便罢,若来取讨,不怕不来送死。”随一片锣声,带了女子上山,见他生得十分美貌,便要他做押寨夫人。只兄弟二人,皆未有妻,俊英说:“是兄弟的来头,理应归于兄弟。”俊杰又说:“哥哥尚未有嫂,兄弟怎好先娶?”正在你推我让,忽见喽罗报上山来,说:“南边路上一乘轿子,随着数人,飞奔前来。小的特来报知。”
  俊英大喜道:“我欲仁,斯仁至矣。这轿内必是个女子。且将此女锁闭内房,我与兄弟快去取来!”俊杰随将巧珠锁闭后房,着两个喽罗门外看守,自同哥哥下山迎去。果见一乘轿子抬来,轿夫望见,留下轿子,飞跑逃去了,两个家人,一个小丫头吓倒在地。俊杰赶上,一齐杀死。俊英便将轿帘扯去,见轿中果是一个少年美貌女子,喜自不胜,就向轿中扯出,背上山去。
  你道此女是何人?我且先将此女的来头叙明再表。原来此女不是别人,就是朱纶的秦氏正夫人。你道他安居在家,因何到此?原来他为了圣旨,勉强放丈夫进京,心上却又存着许多疑忌,似乎丈夫瞒着他在路上嫖妓,又似乎瞒着他娶妾,又似乎到了京中,在哥哥衙门吃酒,众丫鬓弹唱劝酒。心上想着,就如看见真的一般,菜饭也无心去吃,睡梦也不得安宁。正是他的妒心极诚,也就惊动了睡魔神,将朱纶在山东的事,竟见之秦氏的梦中。就是朱纶与巧珠做亲一夜,秦氏忽梦见丈夫,同一美貌女子拜堂饮酒,上床同睡,又见丈夫将他的玉鸳鸯赠与那女子,心中又气又恼,忽然跳起大骂:“负心的贼,瞒我做得好事!快快还我鸳鸯来!”醒来却是一梦。又想:“既有此梦,必然有此事。”连忙唤起小丫头、老仆妇,细细与他说了,还气得暴跳如雷,立刻要赶到京去,与他吵闹。仆妇劝道:“日之所思,夜之所梦。这梦怎么好作得准?况相公出门未久,何来有女子亲近?就有此事,我丈夫必然阻挡。小姐不必多疑。”
  秦氏道:“无此事,那有此梦?你丈夫与相公终是主仆,他既丧了良心,何能阻挡!快与我唤起家人,速速叫船,我就要起身赶去,不必多言!”一面就收拾行李,将房门封锁,交与老仆妇在家看守。外边之事,原各有家人经营,吩咐开明帐目,回来查算。即日早晨同了两个家人,一个小丫头下船起身。又因水路迟缓,过了扬州,便叫了轿子、牲口,连夜要赶,不想赶到山东,即遇俊英兄弟,杀了家人、丫鬟,抢了秦氏上山。
  俊英大喜道:“天送两个美人来,与你我做押寨夫人,岂不是姻缘注定!快备香烛,今晚一同做亲。”俊杰也甚欢喜。
  正打点要做亲,忽又有伏路喽罗来报:“有一起上任的官员,带领家小前来。小的正要来报,不想他闻了二位大王之名,转到山后小路去了。看他行李甚重,不可错过。”俊英道:“既如此,将这女子也锁闭后房。我与兄弟再去取了来,一同做庆喜筵席!”
  不表那二人领了喽罗下山赶去,且说秦氏送到后房,只管啼哭,欲寻自荆巧珠见了,反来解劝道:“女娘,既到此地,哭也无益,须要从长算计。”秦氏道:“有甚算计,惟死而已!”
  巧珠道:“事到危急,自然拼得一死。幸得强人不在,或可商量,何必遽尔轻生。”秦氏方住了哭,抬头一看,反吃了一惊,道:“此女分明与我梦中所见的一般,待我且问他是谁。”
  因向巧珠道:“多蒙相劝。但不知你是何人,因何也关锁在此?”
巧珠道:“奴家就在山北居住,爹娘有十分本事,连奴也略晓一二,谅这两个强盗,何足道哉!只因事起仓促,被他捉来,锁住在此。他要想我顺从,正是梦中说梦哩!”秦氏道:“你爹娘既有这般本事,因何被他捉来,又何不来取讨相救?”巧珠道:“有个缘故?又因前日有个上京会试的举人,在此经过,被强盗追赶,赶至我家求救。我爹娘杀退强盗,救了那生。因那生惊慌,躲人我房中,爹娘把奴许配与他。成亲三日,即便起身上京。爹娘又恐路上有阻,亲送出山,留奴一人看家。不料此盗带领多人赶到我家,未及防备,为彼所获。”秦氏闻说,正合梦中所见,便急问道:“那举人是何处人?可曾有甚留记么?”巧珠道:“是浙江人,有玉鸳鸯留记。”秦氏听说,一发是了,又急问道:“玉鸳鸯可在此么?”巧珠就向身边取出道;“现在此间。”秦氏接来一看,果是自己之物,身边取出一对,却是一双,不觉失声道:“果是我家的!”心中大怒,竟要发作出来,一想身在贼巢,孤身无助,且闻巧珠说有多少本事,正思商量脱难,只得将一番怒气忍耐住了,以待有了出头之日,再与算帐。
  且说巧珠见他身边也取出一个鸳鸯来,却是一对,又闻说是他家的,便急忙立起身来道:“你莫非就是我朱郎的秦氏大娘么?”秦氏见他直说了出来,便道:“奴家正是。”巧珠连忙跪下道:“原来就是我大娘,不知因何至此,被盗所劫?”
  秦氏急急扶起,瞒过了吃醋赶来之事,只说:“哥哥在京为官,寄来信接我同官人一齐进京一会。因官人要紧先行,奴家随后赶来。不想夫妇俱逢盗劫,丈夫幸遇你家相救,奴家不知可能脱难否?”巧珠道:“大娘放心。奴自有脱难之法,必然与大娘一同出去。倘或不幸,奴与大娘便同一体,生则同生,死则同死。目下不到危急,切勿轻生。”秦氏道:“如此果好。只是强盗那能容我逃脱?”巧珠道:“大娘且安心守着,看我随机应变,或者邀天之幸逃得脱,也未可知。”
  言之未已,强盗早已上山,掳得金银首饰不计其数,又抢得两个闺女,是那官府的女儿,只是生得奇丑不堪。俊英道:“这两个女子,只好叫他服侍那两个美人。”随即开进后门,就要与秦氏、巧珠成亲。吓得秦氏号陶大哭,又死又活,倒是巧珠止住,对强盗道:“我两人被掳到此,料想不能飞去。在奴原是生长在山,既蒙不弃,情愿顺从。他却是宦家之女,宦家之妇,岂肯甘心顺从?我方才再三相劝,已略有允意,但须缓缓再劝,在我身上,包管顺从。今日若要逼他成亲,必然伤命,岂不可惜!”俊英道:“小娘子言之有理。贤弟今日且先做亲,愚兄就迟几天也罢了。”俊杰道:“哥哥既迟几天,兄弟怎好先做!”俊英笑道:“不妨,愚兄现有两个应急的在此。方才两个丑女,到是千金闺秀,贤弟权让,难道两个当不得一个么?”说得大家大笑。俊杰就要巧珠出去拜堂,巧珠道:“慢着,我还有话,要讲明方好拜堂。”你道巧珠说甚么话?正是:
  明知不是伴,事急计相生。
  要知巧珠如何讲明,且看下文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