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84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英云梦传
作 者: [清]九容樓主人松雲氏 撰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卷二
第三回 访佳人空门结义 晤良友道路闻名
  诗曰:
  蓝田寻美王,踪迹忽西东。
  客旅逢良友,禅门遇慧空。
  情生朝暮景,意出古今风。
  草叹斯缘浅,根流自有终。
  话说王云天竺进香回到郑宅,郑乾就问道:“贤甥回来了,天竺的风景比苏郡如何?”王云道:“敝处之景不及天竺之胜。”说罢,他二人用过晚膳,王云就到书房中去将那和在墙上的诗记录于笺上,细细的看道:“世上原有这样才女,岂不羞煞天下书生。词情翕理,意在我之原韵。所恨和尚这秃厮,都是他留茶不留茶,打断笔兴,未曾落款。若是落款在后,美人诵和我诗,知我之姓名,岂非小生之美幸?”又将寺中所拾绫帕随在袖中取出,铺在书桌上,一看就喜得眉开眼笑,手舞足蹈起来。所为的这帕上之诗不要紧,就喜的是“吴氏梦云”这端端正正四个小字,所以喜的象得着至宝的模样。定了一定神,才将帕上七言绝句一首吟道:
  溪前柳线夹轻红,翠竹迎人乱舞风。
  芳草早晨沾雨露,晚窗春色减针工。
  王云吟哦称赏:“不但清新香艳,而又字字风丽。今见其诗,美人宛然就在帕上,使我一向假想思,今番却也有影了。”自言自语的又想道:“虽则得知美人的芳名,亦是镜花水月,叫我到那里去访?或者有些机缘访着,美人已经字人,岂非又是一场大梦?”将一方绫帕翻来复去,看着吴梦云这三个字,只是呆相。相了有一个更次,道:“也罢,明日且去访他一访,倘苦机缘有在,亦未可料。”主意已定,随将绫帕藏于书箱内,方才安寝,这一夜在枕上那曾合一合眼,口头念着帕上之诗,心里巴不得红日东升。
  捱到才有些些曙色,忙忙就起来梳洗,候吃了早膳,竟自一人离了郑宅,去访吴梦云。一直走来,正在街旁站立想主意,忽见个窑器店内倚着一人,到有些面善,再也想不起他的姓名,那人目不转睛也相着王云。王云就走进店去,道声:“请了,弟到有些面善,就是记不起兄尊姓大名。”那人道:“小弟是朱寿,去岁在玄墓,因乞丐盗银之事,曾会过相公的可是?”王云道:“正是,兄好记才。后来此银可见?”朱寿道:“果然在算盘底下,相公有何贵干至此?请里面坐。”王云心中要访梦云之信,随坐下道:“小弟有一事请问。”朱寿道:“相公有何见教?”王云道:“闻得城中有一位吴梦云小姐,才美兼全的淑女,兄可知否?”朱寿想了一会道:“这是人家闺阁之女,那里晓得,相公若知他父祖之名,则好查矣。”王云点头道:“兄言有理。”随起身别过朱寿,又往前行走了这半日,访不着一些影子,只得坐在树陰之下,言谈语吐的纳闷。
  歇了一会,心里又想道:“得个什么计较,才能不负我诚心相访?”正在那里寻思不了,忽然抬头看见对过一座小庵上有“福云庵”三字,王云道:“且到里边去消遣一番,再作商量。”随就走至庵前,见双扉紧闭,王云上前轻轻叩了两下,里面一个小女童问道:“那个叩门?”王云道:“是小生。”这女童开了门,见是一个书生,随道:“相公请里边坐。”王云见女童接待,料是尼庵,随步至佛殿上,意欲就坐下。又见里面走出一个年少尼僧来,到生得翩翩丰雅。这尼僧一看见王云表年俊秀,自然是宦族公孙,忙走下来施礼道:“小庵乃荒凉之境,不堪称相公随喜。”王云道:“小生偶然闲步至此,故造宝庵来瞻仰瞻仰,不期又惊动师父。”尼僧道:“说那里话来,若得相公们驾临,使茅壁生光矣。”女童就献上茶来,王云接茶在手,看那尼僧生得丰姿窈窕,年可二十上下,随问道:“宝庵师父共有几位?”尼僧道:“只有愚师徒三个,家师今早才出门去了。”王云道:“师父今年青春几何?兼法号一并请教。”尼僧答道:“小尼法名慧空,今年虚度二十三岁。”王云道:“久仰莲台,尊师的法号亦望赐教。”慧空道:“家师法名悟真。相公尊姓大名?小尼尚未请教。”王云答道:“小生姓王名云,表字清霓。”慧空道:“听相公语音,不象敝地。”王云道:“小生祖贯是姑苏人氏。”慧空道:“相公到敝处有何贵干?”王云道:“一则天竺进香,二则探望家母姨。”慧空道:“令母姨家姓甚名谁?”王云道:“家姨尊姓郑名天昆。”慧空道:“原来就是做河南刺史的郑老爷家。”王云道:“师父也晓得么?”慧空道:“城中这些大施主,总是晓得的。”王云就问道:“既是师父在这些门第家家熟径,可晓得有一个吴梦云小姐么?”慧空听罢,沉思半晌,方摇头道:“这是闺阁私名,如何晓得?若不知他父祖的名,也有些难问。”王云道:“有理。”慧空道:“相公何以知这小姐的名字?”王云道:“既不知,亦不必题矣。”慧空亦不复问,又殷勤自奉香茶,未免装出些“巧笑倩兮,美目-兮”。王云心上是访吴梦云的一段情肠,那里介意这个风月尼僧情动。王云吃着茶,眼睛看几上的砚筒内斑管,慧空就早已会意,道:“相公看那笔砚,意欲得纸乎?”王云道:“师父何知我心?”主宾说罢,慧空道:“相公请到里边去坐,此处恐有人来打断相公的笔兴诗思。”王云就随着慧空一径来到后边,却是慧空的卧房,到也优雅,但见那:
  明几嵌石,四壁生光。琴书津雅,箫管成行。春山纸帐,古画盈墙。竹修翠绕,花瓣飞香。青苔封砌,绿草迷芳。轩前鹦鹉,美景如章。
  王云至慧空房中坐下,见摆设的件件津良,因赞道:“慧师的禅室真正不啻仙源。”慧空听得王云说到仙源二字,就耐不下凡思,将风情大展,去勾王云,道:“相公若不见弃,小尼当高卷湘帘而待。”王云见慧空说出高卷湘帘而待,就低头沉吟道:“这尼僧虽然倾心与我,我不可为。”慧空见王云沉吟不语,又问道:“相公莫非构思佳句?待小尼捧过笔砚来,以助相公的美兴。”须臾取过笔砚,摆在王云面前道:“小尼虽不知诗中深奥,亦晓一二,正要请教相公。”王云听得慧空说晓诗文,就欣然道:“师父必然津于文墨,待小生先当献丑,请慧师笔削。”慧空道:“相公的佳作,自成金玉,小尼后和的请君涂抹。”王云就拂开锦笺,拾起彩毫,慧空有旁磨着香墨,他也不加思索,倾刻题成四绝。慧空接过来吟道:
  其一
  难借东风将意传,一番空自辨媸妍。
  心附浮云临碧汉,悠悠时绕玉楼边。
  其二
  黄鹏春晓语关关,绕径寻芳乡阁前。
  客路竟如云路杳,瑶池咫尺韵空宣。
  其三
  淑雅名钦费品思,香为风引蝶才知-
  梅静耐空山冷,孤影横窗好待时。
  其四
  九十春风管落开,芳菲惹得蝶徘徊。
  新红片片随流去,引却渔郎挽棹来。
  姑苏王云仲春题意
  慧空吟罢道:“言言春意,字字风流,敏捷清新,使小尼难和相公的阳春白雪之句矣。”王云道:“涂鸦之句,不足大观。”说罢道:“如今要请教慧师了。”慧空道:“鄙陋之词,难与相公相比。”说罢,就铺开锦笺,少加思索,和成四绝,送与王云,王云正低着头想自己心事,只见慧空诗已和成,不胜惊奇,随接过来看道:
  其一
  寂静云堂钟鼓传,松青柏翠胜花妍。
  一帘月色黄昏后,风韵潇潇到耳边。
  其二
  关关啼鸟怕春残,为惜韶光芳树前。
  蝶本怜香迷却径,莲台清咏亦堪宣。
  其三
  白雪阳春费品思,垂帘向避蝶蜂知。
  红梅今得东风暖,岂不倾心易昔时。
  其四
  芳草随风小径开,落花飞絮两徘徊。
  菩提难彻红莲座,诗胜禅机百倍来。
  福云庵慧空仲春和意
  王云吟完赞道:“真正海水难量,不想慧师有如此妙才,失敬之罪,当负荆矣!”随起身到慧空面前深深一揖。慧空还礼道:“相公请自尊重,这等污目之词,蒙君不加涂抹,幸矣,何敢以好。”王云问道:“慧师如此青年才貌,因何剃入空门?俗家姓甚?”慧空就叹一口气道:“今承相公垂问,却也一言尽!小尼本是江南凤阳人氏,家尊姓刘,业事经营。小尼幼时,曾习经书,不幸到十四上父母去世,后遭恶兄将小尼卖与坏人,带往此地,又转卖与钱塘院中为妓。那时身坠烟花,无计可脱。后来鸨儿已死,小尼意欲从良,又恐不得其人,误却终身之计,只得在此庵中削发。”这慧空自己说到伤心之处,止不住潸潸泪下。王云道:“原来师父有许多委曲。”一头说着,眼是看的慧空所和之诗,细审其味,词情有些勾挑。这尼僧春情虽动,偏遇着我不称心的郎君,岂不被他所恨。慧空见王云看诗沉吟,随走近王云身边道:“相公所思者,莫非‘难借东风’到‘瑶池咫尺’么?”王云道:“我想的‘诗胜禅机’,‘莲台清咏’。”慧空道:“非也。相公必怀心上之美,可剖其一二,倘有巧里机缘,亦代为访得,何以相弃耶?”王云道:“非小生吝言,因适才乍会,如今与师父意密言可以相陈,情深心可以相剖矣。”随将在山塘遇着梦云,并天竺进香,壁上和诗,一一细说了一番。慧空听了笑道:“怪不得相公不思慕。”所以这尼僧口里答着说话,心里记着王云说的“意密”“情深”四个字,倾刻之间就来勾搭了,随就向王云道:“小尼有一言奉告,怎奈难于启齿。”王云道:“有何见谕?”慧空只是欲言又止,脸衬桃红,歇了一会,方道:“小尼一见郎君,青年英俊,才称当世,欲以终身靠托,实是情之钟,缘之系,未知相公容纳否?”说罢,又泪泛桃腮。王云闻言叹说道:“承仙姑之雅爱,小生非草木而无知,我想因果源流是慧师之本体以结,岂可自误?想这烟花之难既脱,不得其归,又入空门,诚然正性得所。今日你我两人乱其方寸,重其欢乐,失终身之佛戒,遗臭与世人,那时反坠轮回。乞为谅之。”慧空闻言顿首道:“尼听金石之言,从此灰心矣。”王云道:“小生还有片言奉达。”慧空道:“何事?”王云道:“你我邂逅相逢,承慧师之钟爱,亦系有缘,愿与慧师在佛前八拜为交,未识慧师尊意若何?”慧空闻言,喜得起身向王云稽首道:“若得见爱,实是三生之幸。”随命小女童到佛前安排香烛,二人同到佛前拜毕,王云就叫慧空师兄,慧空道:“贤弟此来,谅未用过午饭,待愚兄修一素斋,聊罄愚意。”王云道:“师兄不必设斋,如有便物,少可点心足矣。”慧空道:“既如此,还到里面坐罢。”他二复到房中坐下,慧空就吩咐女童重烹香茗,自己去搬出许多津致茶食,摆在桌上,两人对坐,女童斟上茶来。慧空将所摆茶食样色奉在王云面前,只是恐这贤弟吃不下的意思。两个人吃过点心,又吃了几杯清茶,王云道:“承师兄契爱,小弟亦不言谢矣。”说罢,王云就欲相别回去,慧空道:“天色尚早,贤弟再盘桓片刻何妨?”王云道:“恐家姨母盼望,再来相候师兄罢。”意自别去。慧空送至庵门外道:“贤弟若不嫌简亵,常到小庵来走走。”王云道:“只恐师兄生厌。”慧空道:“倒说了。”王云就此别去,慧空直站在庵前,只待望不见王云,才无情无绪的进庵去了不题。
  萍水相逢相爱深,交情一面作知音。
  空门结契从来少,千古禅机莫问心。
  却说王云回到郑府,郑乾就问道:“贤甥独自一人,何处去游玩的连午饭也不来吃?”王云道:“甥到西湖去看看景致,所以来迟。”郑乾就命家人取出点心,王云用罢,郑乾道:“老夫前日在敝同年处会席,有二诗题,在坐之客俱已有作,惟老夫酒后不能应酬,所以带来,今欲烦贤甥代老夫助助笔力。”王云道:“大人之命不敢有违,但是甥学疏才浅,勉强应来,只恐有下大人之命。”郑乾道:“贤甥休得过谦。”随将二诗题取出。王云接来看时,只见上面写着一题是《绿堤春晓》,七言排律一首;一题是《西湖夜月》,五言古风一篇,四换韵。王云道:“待甥勉力应命做来,请大人笔削。”随到书房中。取出一幅牙笺,也不脱稿,二题就轻轻写完,走出来呈与郑乾道:“请大人改正。”郑乾本要试王云才学,不知他怎样做法。不料王云无片刻工夫,诗已送至,不胜惊奇。接过来看道:
  绿堤春晓
  风绕花堤春晓光,画楼遥映翠娥妆。
  绿杨飞线惊莺梦,红蕊飘珠惹蝶狂。
  烟雾悠悠三竺声,彩云荡荡六桥香。
  树寒玉露逞松柏,桃带朝霞妒海棠。
  山影岚屏情肃远,水横苍镜静流长。
  老渔江上排金钩,千户炊声入九昂。
  西湖夜月
  冰轮升海东,金色湖烟夺。
  潋艳夕风融,花落桥流活。
  蟾影满晴空,三潭水映玉。
  桃柳净溶溶,栖鸦魂未足。
  耀宇碧玲珑,峰嶷疑是雪。
  舫内写青篇,忽临墨池穴。
  斗酒举浮霞,苍茫云雨涉。
  星月逞春寒,黄鹂舞夜晔。
  郑乾吟完,称赏道:“贤甥之才如此敏捷,老夫阅过多少缙绅学友之诗,那及此篇锦绣,他年魁占春秋,必无疑矣。”王云道:“承大人不加涂抹足矣,何敢望好。”
  不题他二人在厅闲叙,且说吴斌在京告假还乡,家人早到后堂报知,夫人就同梦云出厅迎接。吴斌同夫人相见礼毕,梦云就走到下首,朝上道:“爹爹在上,孩儿拜见。”吴斌道:“我儿罢了。”梦云拜毕,道:“爹爹路途风霜无恙,使孩儿千万之喜。”吴斌道:“不消我儿介意。”随问夫人道:“大孩儿为何不见?”夫人道:“今正文安伯写书来,唤彼到任去了。云老景寂寞,要侄儿去候候他。”吴斌道:“这也罢了。梦云孩儿,一载不见,又觉长成许多。”夫人道:“长成却长成了。相公,你与他择婿之事如何了?”吴斌道:“老夫也每每留意,阅过多少子弟,并无拔萃之士。”梦云见他说到择婿之事,遂起身往房中去了。夫人同吴斌到内堂闲话。备酒接风不题。
  却说本城中一富宦,姓臧,名瑛,字华玉,官拜兵部尚书,为人坚险,所生一子,名新,字茂寅,年交二十,生得其貌甚丑,腹中欠墨,为人凶暴不端,情分上进了个学,偏要到文人队中装丑。人见他是尚书之子,不好怠慢他,只得由他乱浑。有两个帮闲,是臧新的心腹,一姓刁名奉,一姓白名从,二人真是趋财奉势,掇臂放屁,这是小人之态,不待言之。又有斯文二人,一姓钱名禄,字春山;一姓何名霞,安瑞麟,俱是本城人氏,且多在庠。
  一日,臧新去邀钱、何二人,至城中游玩。二人无奈,只得同了臧新到街游玩春光。步至福云庵旁,钱禄道:“来此已是福云庵,我们进去少歇片时。”臧新道:“妙吓,这庵中有一个尼僧,生得风蚤,就是见了人有些装腔作势。”何霞道:“这是出家人守清规之道,岂是等闲女子可比?茂寅兄不必计较他。我们且进去。”三人步进庵门,走到佛堂前,悟真迎着道:“相公们请坐。”随施礼,三人答礼坐下,悟真奉上茶来,三人饮毕。臧新道:“令高徒慧空师那里去了?”悟真道:“小徒偶然小恙卧床,故失迎三位相公,望乞恕罪。”钱禄道:“好说。”闲话之间,看见壁上贴着许多咒偈,内有一篇字可爱,起身走近前一看,乃是四首绝句,细细玩赏诗味,大加称赞道:“何样书生作此春情之句,其人风流宛然在纸。”看后面落款是“姑苏王云”,钱禄问悟真道:“此诗是何人作的?”悟真道:“老尼不知细底,要问小徒方知明白。”钱禄道:“就烦师父到里边去问令高徒一声,说是王云相公从何而至?从何而去?”悟真领命进去了。何霞起身问道:“兄看了什么佳文佳句,如此大惊小怪?”钱禄道:“兄来一观便知分晓。”何霞同臧新走近前一看,齐声道好。臧新却不晓得好歹,见人道好,他也道好。何霞道:“怪不得兄如是惊奇,原来有此佳句。其实诗意清新,内中有许多劳蚤。此人不识可在城中否?我们去访一访,结为良友,未为不可。”正在谈论之间,悟真出来回道:“小徒说,相公们若要去访这姑苏王相公,他寓在东门郑天昆老爷府中,彼是他的姨外甥。”三人闻言,鼓掌笑道:“妙吓,就在郑年伯家。”钱禄道:“我们明日就去一访如何?”二人道:“有理。”三人随步出庵门,各各回家。
  到次日,三人依旧约,同步至东门郑府门首。钱禄道:“门上有人么?”门公看见,随道:“相公们请里面坐,待刘人通报。”郑乾闻知,出来迎接入厅,各各揖毕坐下,郑乾道:“老夫不知三位贤侄光临,有失远迎。”钱禄打一躬道:“岂敢。侄辈连日未睹台颜,理当趋候年伯大人的。”何霞接口道:“昨日侄等闻得姑苏有一位令姨甥王兄寓府,慕其才,特来相访。”郑乾道:“三位贤侄因何由而知舍甥,又以才名加奖?”钱禄道:“侄等在福云庵捧读令姨甥之佳句,故此到府候访。”郑乾道:“承三位贤侄光顾,舍甥何以当此?”随唤家人到书房中去请大相公出来,说有客在堂。家人领命,随去禀知王云,王云即整衣冠,随步上厅。三人看见王云飘飘然似神仙之态,更有出世之姿,先已惊奇,总起身与王云揖毕,复坐下。钱禄向王支打一躬道:“不知高贤降临,望乞恕弟等恭迎之罪。”王云道:“小弟初到贵府,未识诸兄金颜,尚且欠拜,亦望恕小弟无知之罪。”何霞随接口道:“弟等慕王兄大才冠世,今日不避斧铖而来奉谒,弟等得睹芝颜,实三生之幸矣。”王云道:“岂敢,小弟学疏才汪,蒙诸兄谬奖,使弟甚为惶恐。”臧新就打一深躬道:“这个久闻久慕王云兄大才的。”王云见此人出口粗蠢,谅来胸中欠墨,随答道:“弟为行客,尚未拜府,反劳玉趾光降,甚为得罪矣,统容明晨登堂叩谢。”臧新道:“不敢不敢。”王云随问郑乾道:“三位兄尊姓大名?”郑乾一一向王云说过,家人献上茶来,众人饮毕,又叙了一会,随走身告别,钱禄向王云道,“明日舍间聊治小酌,屈仁兄一叙。亦不敢具柬,幸勿有却。”王云道:“岂敢。素未接教,焉敢领情。”钱禄道:“王兄为何这等迂阔,朋友交契,一见如故,何必客套!”王云道:“尚未登堂,怎好就扰?”钱禄道:“明早立望长兄驾临。”说罢,告辞出门,一拱而别。
  三人去后,王云向郑乾道:“这三人好生奇怪,甥与他素无相识,为何来拜?岂非奇事!”郑乾道,“老夫听得他们说在福云庵,曾见过贤甥的题咏。”王云想了一回,道:“正是,前日甥在福云庵中却偶有所题的。”郑乾道:“不消说了,一定是他们看见,故此来访。那钱、何二人腹中颇通,而且好友。那臧新乃兵部之子,胸中无墨,倚他父亲之势,进了个学,为人十分不端,贤孙要留神待他。明日到要去拜此三人。”王云道:“这个自然。”
  到次日,王云唤一个家人引路,到三家云拜望。先到臧、何二家,次及钱禄家来。钱禄料王云必到,故此在门前等候,一见王云,笑颜迎入。王云揖道:“迟拜台颜,罪深无地。”钱禄道:“承兄过舍,真乃蓬壁生光矣。”随请王云坐下,茶罢,不一时,臧、何二人集至,与王云拱手坐下。叙罢寒温,王云起身道:“弟且告辞,迟日再来请教。”钱禄道:“吾兄何必见弃,谅情可肯放兄去的?”王云道:“那有到府就扰之理,世间宁有此客耶?”钱禄道:“既叨契友,何必客谈。”王云就复坐下,何霞道:“昨日匆匆之间,到忘怀请教王兄大号。”王云道:“小弟表字清霓。”何霞道:“久仰。”小顷,家人摆下酒肴,四人各饮酒,钱禄殷勤相劝。饮酒多时,何霞道:“小弟有一柄翡扇,相恳清霓兄大笔一挥。”王云:“小弟书法平常,岂不污了华-?”何霞道:“必要请教,休得过逊。”钱禄道:“瑞麟冗且少待,俟饮酒尽欢然,然后请都方可。”王云道:“兄们必要小弟献丑,到是此际好。”家人等却是惯家,闻言就把笔砚送至王云面前,何霞随取扇送与王云面前,王云放开一看,却是一柄白纸扇,随道:“瑞麟兄请命题。”何霞道:“怎敢费神思,就是旧制罢。”王道:“旧作不佳,新题方妙。”钱禄见一只紫燕在檐前翻翻舞舞,或往或来,呢喃可爱,向王云道:“这只紫燕到可为题。”王云道:“有此佳题,不负瑞麟兄之命。”取笔过来,不加思索,落笔有风云之势,顷刻间一挥而就。书完送与钱禄道:“献丑。”他二人见王云落笔如龙蛇飞舞,先已敬伏。钱禄接过看道:
  香泥飞坠主人堂,细尾轻翻剪玉光。
  秋云春来传冷暖,落花衔去啄雕梁。
  钱禄看完,称赏不已。何霞接过,谢王云道:“长兄千金佳句,沉没在粗扇之上,深为有亵。”王云道:“兄不要弟赔偿尊扇,已出万幸矣。”
  臧新见钱、何二人称赏王云写得扇子好,手中有一柄金扇,也要叫王云写,遂道:“小弟也有一柄金扇,要借重王大兄大笔一挥。”王云也不推辞,接过,取笔欲写,又向臧新道:“请命题。”臧新道,“扇子后面有画,就此为题罢。”王云转过扇子来看,却画的松鹤,遂一笔书完。何霞接过来看道:
  亭亭秀色入丹青,云鹤栖松唤不灵。
  泼墨描衣心未足,紫封仙版伏威庭。
  何霞玩毕,明知内中暗暗讥刺减新,只道声:“更妙,只是过于劳客了。”遂送还。臧新接来也假看一番,心中甚为得意,称谢王云。又换席呼卢行令,直饮至日色衔山,辞谢出门而去。钱禄向何霞道:“不枉与这王兄相交,真快畅之友。”何霞道:“王云兄年少才高,绝无狂态,谦恭之至,世之罕有。”说罢,随同臧别去不题。
  且说王云加到郑府,郑乾也往人家赴席去了,竟至内堂见过母姨,回至书房中坐下,夫人着丫环送进茶来。王云吃着茶,见暮云风景,寂寥动人,炊烟袅袅,花影重重,不觉有怀乡之念,顿起思母之心。只恨所遇美人之事艰阻,不能遂愿,自己叹着道:“我王云好不命蹇,一个佳人也消受不起!明明遇见,可为天下奇巧之事,谁知又起风波。幸而荻得绫帕一方,已知小姐芳名,以为有影,谁知又在镜中。”又想道:“偌大杭城,叫我如何去访?”又想道:“我真为愚昧书生,就是访着了美人,倘或已订婚姻,那时一片深心顿作冰消。”又道:“不然,就是美人订婚与人,那时方死心塌地。若今生不遇美人,情愿一生无妇。就是前日福云庵中的慧空师兄,岂非无情之辈?我以他既入空门,我何介意,只是风流才调误入空门,不得不令人可惜。”一夜千思百想,直到天明。自此以后,无一时不想着心上美人。
  一日早膳后,独坐在书房中,甚觉烦闷,信步走至大门前,呆站了一会,道:“莫若去访访钱春山来罢。”独自一人竟往前行,远远看见来的正是钱春山。走近前,二人揖罢,王云道:“前日趋府厚扰,尚还欠谢。”钱禄道:“清霓兄又来取笑。兄今一人何往?”王云笑道:“小弟一人闷坐书斋,无可消遣,特来相访。兄如此衣冠齐楚,必有正事而往。”钱禄道:“因舍亲家有些小事,必欲要弟去,片刻就回。兄在此凉亭中一坐,弟至甚速。”王云道,“兄请去治正,小弟在此奉候。”钱禄道声“得罪”,去了不题。
  王云竟到亭中坐下等候,却见两个妇人走来。那一个妇人道:“张妈妈,我们略坐坐去。”那妇人道:“王妈妈说得有理。”二妇人见亭中有人,就在对过石上坐下,原来是两个媒婆脚色。张媒婆道:“王妈妈,你可晓得?”王媒婆道:“张妈妈,晓得什么?”张媒婆道:“我做了多少媒,未曾做着府前吴府这头亲事。”王媒婆道:“府前姓吴是那一家?”张媒婆道:“就是兵部侍郎吴文勋家的梦云小姐,生得十分标致,且是才貌兼全。许多大老乡绅子弟叫我去求庚贴,那吴老爷同夫人只是不允,云要选婿,与小姐并驱者方肯允亲。你想世间那有许多才貌兼全的男子?或有才而无貌,或有貌而无才。我也曾去说了几次,宗宗不成,到被吴夫人抢白了两番,故如今再不去了。王妈妈,你若访得有貌才郎,带挈我去走走。”王媒婆道:“我若有处去访,张妈妈你去多时矣。”二媒婆看见王云丰神绰约,不知唧唧哝哝、说说笑笑去了。王云听得明白,说的就是吴梦云小姐,喜得身子多轻了,不觉手舞足蹈起来。立起来,见二媒婆已去,正是:
  才人情意有初心,两妇亭中吐好音。
  有意种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
  王云一番欢喜之心,竟上前欲赶那媒婆,烦他说亲。行了几步,想道:“且住,不要造次。天下古怪之事甚多,同名同姓亦有。倘然不是,岂非误事?况适才媒婆说缙绅士宦尚然不允,何况我一介书生?小姐过于才高,取人不在于小生之辈,反计无兴。莫若慢慢相访,以图进身之计,得一个实实消息,岂非两全其美?那时得失荣枯,听天命矣。那妇人言什么吴文勋家,我明日去一访就知分晓。为何钱春山此时还不回来?谅他有事羁留,我且回去罢。”取路而回,却从福云庵而过。见女童侍立门前,见了王云,笑颜唤道:“王相公,来得正好,我师父卧病在床,常常思念相公,相公可进来少坐片时,以慰家师之恙。”王云道:“小生不知令师有恙,失于探望。”随步进庵中。女童进去报知,慧空命请进来。王云随至悲空房中,见慧空倚衾而寝。慧空见王云来,勉强起身,王云止住道:“师兄有恙,不可动劳,弟亦不敢为礼了。”慧空道:“岂敢。那有不起身之理?”王云见慧空容颜清减,腰肢顿瘦,随道:“小弟数日不会师兄,为何如此狼狈?但未识恙从何起?”慧空笑道:“愚只因惜花春早起,爱月夜眠迟,每有临风感露,故尔偶染此疾。今承贤弟玉趾光临,令愚贱恙顿减三分。”王云知慧空推故,随笑道:“惜花起早,爱月眠迟,谅非师兄之有。此乃闺中女子之情,师兄以为己有,岂不谬乎?”慧空笑道:“据贤弟之言,只许俗家有之,我辈岂独无花月之乐乎?”王云道:“花月情长,只恐人心不长而有别图,弃花月一旁,辜负良辰美景,是为花月之恨。”慧空笑道:“贤弟之心,刁言百出,过于以言伤人。愚无他意,休得见疑。”王云笑道:“师兄爱花爱弟,属意何长?”慧空以目视王云,道:“贤弟今日言何涉邪?你见愚恹恹之病,恐患想思,以言戏我?”王云笑说道:“也不差远矣。”慧空道:“真为小子无知,令人无法。”王云道:“非小弟之作戏,实为师兄起恙。”慧空道:“原来为愚解释,则爱弟之心过于爱花矣。”王云鼓掌大笑道:“师兄之言实出肺腑,还有何言可抵。”慧空笑而不答。王云道:“闲说休题。前日可有三个朋友到此游玩否?”慧空道:“正是。我到忘了,几日前有三人至此游玩,看见贤弟《题意》之诗,再三相问家师,他却不进来问我,愚此时卧榻,无心去问他姓名,就道及贤弟寓所。以后未识可曾来访贤弟?”王云道:“我说此三人在此地得信。彼们素无相识,却来拜望,次日又请赴席,好不奇怪。”慧空道:“三人姓甚名谁?”王云一一道过。慧空道:“原来就是这三人。钱、何二人谦恭好友,腹中颇通。臧家子为人不端,胸中无物,贤弟与他相交,要留神待他。”王云道:“承教。”欲要问慧空吴文勋家,又恐他走漏消息,遂不言及。二人坐谈竟日,王云方告别而回。只因此一回,又有分教:进身记室,窃玉传香。正是:
  才人造化有无穷,遍地相交友路通。
  情义两全称快士,进身记室赴瑶宫。
  毕竟王云回到郑府,不知可去访梦云否,且看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