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76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雷峰塔傳奇
作 者: [清]玉花堂主人 校訂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该书根据不同刻本,又称《新本白蛇精记雷峰塔》、《雷峰梦史》、《增像义妖全传图咏》、《白娘子出世》等。全书五卷十三回。清玉花堂主人校订。该书演绎许仙和白蛇的故事,与《警世通言》所收的《白娘子永镇雷锋塔》在结局上完全不同,此结局为大团圆结局,以白娘子、许仙白日升天,其子高中状元收尾。
 
(全文)
第一回 谋生计娇容托弟 思尘界白蛇降凡
  诗曰:
  素精思世受恩深,酬却生前百赎身。
  诞育责嗣超升去,雷峰塔畔永标名。
  话说元朝浙江杭州府钱塘县有一书生,姓许名仙,表字汉文。父亲许颖号南溪,经商为业,母陈氏。汉文生才五岁时,父母染病,相继去世,留下些少家业。亏他有一胞姊名唤娇容,嫁与本县李公甫为妻,这公甫在钱塘县当一县役,家中颇称去得。汉文父母亡后,娇容即将汉文挈在家中抚养。光阴迅速,日月如梭,汉文不觉长成一十六岁,生得眉清眼秀,丰神俊逸,公甫与娇容十分爱他。一日,公甫因衙门元事闲坐,忽思汉文年已长成,须寻一件事业与他去做。夜间,便对娇容说道:“汝弟从幼在我们家中,今已长成,须当寻觅一件技艺与他去做,不可虚度光阴。”娇容道:“妾身父母早年弃世,舍弟从幼多蒙官人抚养照顾,今幸长成,官人若肯周全,妾身不胜感激。”公甫道:“贤妻不须烦心,愚夫现有个相好朋友,姓王名明,字凤山,他现在此县前怀青巷口开药行,十分闹热。等我明早去见他,将汝弟送他行中学习药道便了。”娇容大喜,一宿无词。
  到得天明,公甫梳洗已毕,出门一直来到县前王员外药店中。员外笑脸相迎,同入店中,分宾主坐定,员外开言道:“李兄今早到敝铺有何赐教?”公甫道:“好教员外得知,小弟有个妻舅名唤许仙,字汉文,为人颇称谨厚,向在小弟家中株守斗室,经纪无路,意欲将他送在员外贵铺学习药道,俾供驱策,未知员外肯容纳否?”员外道:“小弟近因店中货物颇多,正在缺一谨慎帮手之人,李兄若果不弃,足见相知之雅,妙!妙!”公甫见员外应允,忙起身称谢,作别出门。
  回到家中,将员外应允美意向许氏及汉文细细说明,二人喜不胜言。公甫就往日家拣个黄道吉日,将汉文送过王家药店来。临出门,许氏不免叮咛几句话儿。到得店中,员外接人,叙坐,公甫开言道:“向日蒙员外盛情,今日吉日,小弟特送妻舅前来,祈员外训迪教诲,将来若有成就,感佩员外大恩,没齿不忘。”
  员外看见汉文人才出众,色貌超群,心中大喜。答曰:“令舅天姿俊逸,将来必成大器,小弟并藉荣光。”公甫即命汉文过来拜见员外,员外答以半礼。公甫辞别了员外出店,回家对许氏道明,不在话下。
  这边汉文在员外店中,员外见他言词伶俐,作事周详,十分爱他,比别人不同。公甫亦时常来到店中看视点缀,此话慢表。
  正是:
  若无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且说四川成都府城西有一座青城山,重冈迭岭,延袤千里。此山名为第五洞天,中有七十二小洞,应七十二候,八大洞按着八节。自古道:山高必有怪,岭峻能生妖。这山另有一洞,名为清风洞,洞中有一白母蛇精,在洞修行。洞内奇花竞秀,异草争妍,景致清幽,人迹不到,真乃修道之所。这蛇在此洞修行一千八百年,并无毒害一人,因他修行年久,法术精高,自称白氏,名曰珍娘。究是畜类,未能超成正果。
  一日,在洞游玩,心中忽思:我在此修行多年,至今未得正果,不如往别处名山游玩一番,猛思:浙江杭州号繁华之邦,西湖擅名,虎邱驰胜,待我前去观看景致一番,多少是好。主意已定,遂将洞府封闭,即时驾起云头,升在空中,哪消片时光景,遥望杭州不远。
  不防这日却值真武北极大帝朝拜天阙驾回武当仙山。在云中,运开慧眼,忽见一股妖云从西而来。大帝喝道:“何方孽畜,妄起妖云!”白蛇见是大帝,惊得魂飞魄散,忙跪在云头开声叫道:“小畜乃是青城山清风洞白蛇精,修行一千八百年,并不敢毒害生灵一丝半粒。至今不能成正果,今要往南海求见观音菩萨,叩问根缘。不知圣帝驾临,小畜有失回避,死罪!死罪!”大帝微笑道:“你这孽畜,若果真心要往南海,须当发下誓愿,吾方放汝过去。”白蛇遂即跪下发誓道:“小畜若有谎言,无去南海,异日必遭雷峰塔下压身。”大帝见他发誓,令随驾神将记明,驾回仙山。
  白蛇见大帝已去,满心欢喜,遂腾云到了杭州,按落云头,要寻一幽僻的园院安身。这杭州乃天下最繁华的去处,王候第宅、名园古刹不计其数,而城东仇王府的花园更是名胜,台榭环云,拟于上苑,因年久无人居住,是座空园。白蛇看见这园旷丽,心内大喜,随即闪身进去。不料此园深邃得紧,内中已有一母青蛇精在醉春楼中作巢,此蛇亦修行有八百余年,亦能飞腾变化。那日,看见白蛇进来,忙出来阻住道:“何方妖怪,擅敢进吾花园来,不怕我的宝剑利害么!”白蛇笑道:“小青不必逞能,细听吾言:吾乃青城山清风洞白蛇洞主是也。因在洞中修道一千八百年,未能成却正果,故此驾云来游中华,寻访仙道。今暂借此间花园安身,且你我均是同气,何必嗔怒。”青蛇听罢,喝道:“此间乃我的仙府,你系方外野怪,何敢恃强占我花园。你若有法力,敢共我斗上三合么?”白蛇微笑道:“小青,你听吾言,你要与我斗法,我念你均系一体,亦不伤你性命,但赌法力,高者为主,卑者为婢,何如?”青蛇怒道:“你有多大本领,敢夸大言!”就将身边一口宝剑掣起,望白蛇脸上砍来。白蛇不慌不忙,把腰间双口宝剑拔起,劈面架住。斗不上数合,白蛇本事果然高强,不知口中念念甚么,喝声“疾!”青蛇手中宝剑不知不觉早被他收过去了,只剩两手空空。青蛇大惊,慌忙跪下,口称:“娘娘,休要动手,小青愿作丫环服事娘娘,乞饶一命。”白蛇笑道:“我不过略施小术,服你之心而已。既愿作婢,就罢了,岂肯害你的命。”青蛇大喜,遂向白蛇拜了四拜,口称:“娘娘在上,婢子小青叩见。”白蛇扶起,同进花园。自此,二妖栖宿在此园中,主婢称呼。
  正是:
  同声相应同栖止,淡妆巧扮待情郎。
  再表许汉文在王员外药店,员外爱惜他,如同父子。看看过了腊景残冬,又值春光明媚,时届清明佳节,桃李芳菲。汉文坐在店中,看那路上纷纷皆是要去祭扫坟茔。汉文不觉触动心怀,想道:自从父母弃世之后,蒙姐夫照顾,今已长成,从未曾到父母坟墓省视。今值清明,你看人人皆去祭扫坟茔,我不免禀过员外,明早前往父母坟上祭奠一番,稍尽人子之心。主意已定,即时入内,正值员外在厅闲坐,看见汉文进来,问道:“贤侄进来有何事情?”汉文道:“启上员外得知:小侄自幼失却父母,投靠姊夫家中,蒙姊夫抚诲成人。每念奉养既亏,祭奠又缺,兹值清明,小侄意欲明早往父母坟上祭奠,稍尽人子寸心,未知员外允否?”员外笑道:“你要去祭扫父母坟茔,乃行孝之事,理所当然,我焉有不允之理。”汉文大喜,谢别员外,仍往店中料理药材去了。这员外就叫家人王端前去买办钱纸牲物,明早挑往墓上祭扫不题。
  汉文这一去,有分教:
  眼前平定,顿起风波。
  要知后事,且听下文分解。
 
第二回 游西湖喜逢二美 配姑苏获罪三千
  诗曰:
  红粉青娥映楚云,巧思欲订凤凰群。
  芝兰气结同心侣,一朝祸至叹鸾分。
  再表汉文次日清晨起来,梳洗打扮停当,王端挑了祭物。临出门,员外叮咛:“祭了就须回来,不可在外边耽搁。”汉文应声:“晓得。”一直出门,王端挑担随后,望西关城外而来。到得墓所,王端将祭物排列,汉文跪下哭拜一番,祭奠已毕,将钱纸焚化,王端收拾祭物,二人一路回来。汉文心中忽想:此去西湖不远,乘此机会前去游玩一番,观看景致,岂不妙哉!遂对王端道:“你将担先挑回去,我要顺道往姊夫家内探视姊姊,随后就来。”王端道:“官人须当早回,免员外在家悬念。”汉文道:“晓得。”王端将担先挑回去了。
  汉文遂望西湖而来,走上一程,到得江边,搭船径到西湖。早见湖光荡漾,延阁重楼,画肪鳞集,雕槛朱窗,游人纷纷,来往不绝。汉文心中大喜,顾接不暇。正在观看之间,忽见二个女子在桥中闲观景概。汉文凝眸一看,不觉魂荡神飞。你道这二个女子生成如何,有诗为证:
  敛雾低鬟体态娇,沉鱼落雁号细腰。
  分明王嫱西施女,更胜江东大小乔。
  二人主婢打扮,而主者姿容尤胜。汉文此时犹如向火狮子一般,软作一团,跟来跟去,求依不舍。看官,你道这二个女子是何等人家,原来就是仇王府花园内的青、白二蛇精。这日,也来湖中游玩,正是五百年前的缘债,相遇自然开离不得。二妖看见汉文丰神秀丽,度态生姿,亦斜波频顾,以目送情。两下里正在留恋之际,蓦然,乌云四合,风雨骤至,各自避雨分散了。汉文心中难舍,想道:可爱两个娇娇,不知何处人家女子,可惜天公降下这场无情雨,不得跟他前去细问贯籍。如今天色将晚,不如渡过钱塘,到姊夫家中歇宿一夜,明早再来寻访便了。此时也顾不得王员外在家悬望,心头思,脚下走,不觉来到江边。看见一只小船泊住,就叫:“船家,渡我过江,小生送钱与你买酒吃。”梢子见说,遂即将船摇到岸边,接了汉文上船。刚才开缆,忽听岸上有女子声音,唤声“搭船”。汉文举头一看,正是西湖桥上遇见的两个妖娇,心中狂喜,忙叫:“船家,岸上有两个女人要来搭船,快快将船摇转,渡他过江,多趁些钱买酒也好。”梢子见说,带笑将船摇转,到得岸边。
  小青扶了白氏下船,口称:“小姐慢些。”白氏装出娇态,假意含羞坐在船边。小青看见汉文,微微含笑。汉文忍不住开言问道:“姐姐,你们何方人氏,高姓尊名,今来搭船,要往何处?”小青微笑应道:“奴家小姐,钱塘县人家,住双茶巷。先老爷在日,做过边关总制,单生小姐一人。老爷同夫人相继去世,因为清明佳节,同小姐上山祭奠老爷、夫人,回来顺路观看西湖佳景,却遇大雨,路上淤泥难行,因此特来搭船回家。请问相公仙乡何处,高姓大名,乞道其详?”汉文答道:“小生亦是钱塘人氏,姓许名仙,字汉文。今年十七岁。父母弃世,只有胞姊一人,嫁与本县李家。蒙姐夫过爱,送在怀青巷王家药店安身,今日也来祭扫父母坟墓,顺便闲步西湖。不期天降大雨,路上难行,特来搭船,亦要回家。”
  二人问答之间,不忽,船已抵岸,大家上得岸来,取钱与了船家。梢子称谢,收了钱,将船摇往柳荫树下泊住了。
  正是:
  自家扫却门前雪,休管他人屋上霜。
  汉文看见细雨霏霏,兀自未止。叫声:“姐姐,小生带有雨伞一把,借与姐姐,遮小姐回府。”遂将伞递与小青。小青接过道:“感谢相公。但是雨尚未晴,怎好教相公光头冒雨,将伞借我们遮回,我们过意不去。”汉文道:“小姐金莲短窄,行路艰难,我们男人行走快便,且此处离我姐夫家下不远,不妨。”小青道:“多蒙相公盛情,我们感佩不尽,但恐小婢明日送伞造府,相公不在,怎生是好。”汉文道:“姐姐不须送去,明日天晴,小生造潭来取就是了。”小青喜道:“相公主意不差”,遂将住址细细说明,叫声“请了”,小青左手擎伞,右手扶了小姐,临行时又把秋波频盼几回。汉文的魂儿早已被他们先勾摄回去了,直望至二人去远,方始回头转身。不表二妖回去,且说汉文心中着迷,一路踱到姊夫家中。许氏看见,问道:“贤弟今日怎得闲暇回来?”汉文道:“姊姊,弟因今日清明佳节,禀过员外,上山祭奠爹娘,顺路来家请安姊夫共姊姊。”许氏见说,喜道:“足见贤弟孝思,汝姊夫因衙内有事,清早出门去了,贤弟请坐。”忙到灶下烹煮酒菜出来,排在厅上,姊弟二人同饮,谈些细务,汉文并不提起遇见女子、搭船借伞之事。吃完,许氏收拾明白,打发汉文入房去睡。汉文倒在床中,思想二美,一夜翻来复去,再睡不得,此话慢表。
  再说二妖回转园中,白氏开言道:“小青,你看今日许郎看见你我,依依不舍,明日一定会来讨伞。我见他姿容翩翩,言词温存,是个情种,意欲与他结为夫妇。只是他家道清寒,无可动用,我们又无银两相赠,怎生是好。”小青道:“娘娘主见与小婢愚意相合。若要赠他银两,有何难事,娘娘神通广大,今夜作法,何患无可赠他。一来夸显我们殷富,方信娘娘宦家小姐,二来又他感激,岂不两全其美。”白氏见说,甚喜道:“小青言得有理,待我今夜作法便了。”
  到得夜来,三更时分,白氏手执宝剑,踏罡步斗,口念真言,驱召五方小鬼。五鬼闻召,即刻齐到,跪下,口称:“娘娘有何法旨?”白氏指道:“命你五鬼今夜缴银一千两,违令治罪。”五鬼领命退去,大家商议,即去钱塘县库内偷出库银一千两,转来交与白氏。白氏收下,遂令五鬼散去。二妖打点停当不题。
  正是:
  准备雕弓射猛虎,安排香饵钓鳌鱼。
  再说那夜汉文在他姊姊家中,一夜思忆二女,寝不安席。等不得天明,就爬起来梳洗明白,换一套新鲜衣裳,瞒却姊姊,一直出门,问到双茶巷。看见一个老儿立在巷口,汉文向前问道:“尊伯,这里可是双茶巷么?”老儿应道:“正是。”汉文道:“请问尊伯,这巷内有个白总制的府,未知在哪里?”老儿道:“老汉只晓得是双茶巷,不晓得白府。”说完,竟自去了。汉文无奈,只得踱进巷来。举目一看,见一座大花园十分华丽,正在观看,忽见小青开门出来。汉文看是小青,满心欢喜,慌忙向前。叫声:“姐姐,小生来了。”小青眼笑眉开,连忙叫声:“相公请进。”汉文遂即跨进园门,小青引至聚香亭厅上,叫声:“相公请坐,等小婢入内报与家小姐得知。”汉文道:“姐姐休要惊动小姐,将伞取还,小生回去就是。”小青道:“相公不知,昨晚家小姐吩咐小婢,相公今日若来取伞,命小婢报命,家小姐要亲身出来面谢相公哩。”汉文道:“岂敢劳动小姐。”口里虽说,身已坐下,巴不得白氏早些出来,早见一刻也是好的。
  小青进内,不一刻,忽闻一阵香风荡人腑肺,白氏轻移莲步步出厅堂,小青跟随在后。汉文看见,慌忙起身施礼,白氏回了万福。叫声:“恩人请坐。昨日若无恩人贵伞相借,主婢几乎不得回家。”汉文道:“小可之物,何劳小姐过奖。”言罢,叙礼坐定,小青捧出香茗吃了,汉文起身称谢,假意取伞要回。白氏道:“难得恩人到此,岂有空腹轻回之理。家厨小酌,不嫌简槃,聊表寸心。”汉文逊谢道:“过扰郇厨(唐韦陟袭封郇国公,厨食奢靡,人称郇公厨。后以郇厨为誉人膳食精美),何以克当。”白氏道:“岂敢。”不一刻,小青排出佳品,珍肴杂错,筵席丰盛。白氏推逊汉文上座,自设一桌,侧边相陪,小青在旁伺候,殷勤置酒。三杯后,白氏开言,叫声:“恩人,先父白英官拜总制,先母柳氏诰命夫人,并无兄弟,单生奴家一人,取名珍娘。不幸双亲相继弃世,门无五尺,奴家茕茕幼弱,恐失身于匪类,日夜忧苦。昨因上山祭奠双亲,中途遇雨,蒙恩人慨然赠伞,足徵盛德。倘恩人不嫌蓬门陋质,自荐为丑,意欲奉侍衣裳,未知恩人肯俯就否?”汉文如得了一道赦诏一般,假意推让道:“小姐香闺贵体,宦门芳姿,小生单寒下士,飘零书剑,怎敢与小姐缔结朱陈。”白氏笑道:“结亲若论贵贱,乃世态之见,奴家自幼颇精风鉴,观君气宇,福泽正长,恩人不须推辞。”汉文道:“既承小姐美情,怎奈小生四壁萧然,徒手难办,怎生是好?”白氏道:“不妨。”就叫小青:“你去房中金箱内取纹银二锭出来,赠与官人。”小青领命,入内翻身取出白银二锭,重一百两,放在桌上。白氏亲手赠与汉文说道:“官人将此银带回,可作婚礼之费。”汉文喜不胜言,起身接过道:“感谢小姐云天高情,小生回去央托姊夫、姊姊前来议亲便了。小姐暂别,后会有期。”白氏叮咛道:“官人切不可负却奴家一片真心。”汉文发誓道:“小生若有负心,天地不容!”白氏大喜,遂令小青送了汉文出去,不题。
  不说二妖入去,且说汉文一路回来,满心欢喜,到得姊夫家中。却值公甫昨夜值班看库,失去库银一千两,被县官打了二十大板,着他缉拿正犯,若无,三日一比。回来与许氏说知,夫妻二人正在纳闷。忽见汉文进来,脸映春风,面带喜色。许氏叫声:“兄弟,你今早出门,在何处吃得面色红红回来哩?”汉文笑道:“有一桩美事禀上姊夫并姊姊知情。因昨日上山祭墓回来,顺路闲步西湖玩景,忽然天降大雨,弟搭船回家,遇着两位女子,一主一婢,同来搭渡。弟细问其来由,船中丫环共弟说道,他们住居双茶巷,小姐姓白,今年十七岁,名唤珍娘,丫环名唤小青。及船到岸之时,雨尚未止,弟将伞借他们遮回。今早弟去讨伞,留弟小酌,更蒙小姐高情,不嫌贫素,欲与弟结配朱陈。弟辞以贫,他又赠弟银一百两,今特回来求姊夫、姊姊为弟主婚。”遂将银递与许氏,公甫夫妻大喜。
  公甫接银细看,认得火号是钱塘县库银,心中暗想:库内失落银两,害我受责,天幸此银出现在此。就叫:“贤舅,这样亲事乃天送来,你且在家坐坐,待我去钱店兑换回来。”汉文道:“但凭姊夫主意便是。”
  公甫将银袖在手中,一直跑往县堂,跪下禀道:“老爷,昨晚库内失落库银有着落了。”说完,即将两锭元宝呈上。知县接在手中一看,正是库银。就叫:“李升,这二锭银你在哪里寻出?贼在何处?”公甫禀道:“老爷,小役有个妻弟名唤许仙,从幼在小役家中。今早出门,不知他在哪里与两个女子订下亲事,那女子赠他此银,他拿回家叫小役为他兑换主婚。小役认得是库银,不敢隐匿,骗他在家坐等,特来禀闻。”知县见说,即时出票,差民壮四名,立拘汉文。民壮领命,如飞来到李家,蜂拥入来。汉文看见,不知何事,方欲起问,早被民壮将铁练挂项,锁拿出门,拿到县堂跪下。
  知县看见汉文人品端庄,似非匪类,内中必有缘故。乃霁颜问道:“你便是许仙么?”汉文应道:“小的正是。”知县道:“你家住哪里?今年多少年纪?有父母兄弟么?曾婚娶否?此二锭银子哪里来的?本县台前从实供明,免受刑法。”汉文道:“老爷,小的家住本县,今年十七岁,父母去世,并无兄弟,只有胞姊嫁与李公甫为妻。小的自幼在姊夫家,蒙姊夫送在药店安身,并未娶妻。此银是朋友相赠,望老爷裁夺。”知县喝道:“胡说!朋友叫甚名字,招来!”汉文心中暗想,他是千金小姐,我若招出真情,岂不玷辱他的门风,宁我受责,岂可害他。叫道:“青天爷爷,这朋友是外方人,姓名小的忘记了。”知县见说,不觉发怒,全筒掷下,两旁呐喊,将汉文拖翻在地,迎风重责四十黄荆。可怜汉文嫩白肥肤,打得两腿鲜血淋漓,失去知觉,半晌方苏。眼中流泪,叫声:“老爷,冤枉小人。”知县骂道:“死奴!现有人出首在此,汝尚敢抵赖么?”汉文见说有人出首,心内惊慌,叫声:“老爷,小人实遭冤枉!谁人出首?”知县便令公甫出来对证。
  公甫出来,叫声:“妻舅,你现亲口对我说,白家小姐赠你此银订约婚姻,此银是你交我,要我主婚。因库内失落库银,是我看库,老爷责我追缉,若无,三日一比。我认得此二锭是库银,无奈出首,非我无义,责比难当。我今劝你早认罢,免受刑罚。”
  汉文被公甫硬证,面惊如土。心中想道:小姐,非是小生无义,怕死贪生,怎奈姐夫作证,有口难瞒,无奈只得招了。遂将祭墓在西湖遇见小姐,及搭船借伞,到家赠银结亲一段缘由细细供明。知县吩咐书吏录供,就叫:“许仙,本县库中失了银一千两,应该廿锭,只此二锭,更有十八锭存在何处?”汉文道:“他只有赠小人二锭,其余十八锭,小人实不知情。”知县道:“既然如此,本县差人同你去拿此二女,追出余银,免你的罪。”遂即出票,差民壮八名,同许仙去拿二女。民壮领命,如飞出衙不题。
  再表白氏自赠银与汉文去后,放心不下,点指一算,叫声:“不好了!”小青问道:“娘娘何事?”白氏道:“我们不该赠许郎的银。此银乃钱塘县库银,他姊夫现当县役,若见此银,许郎必定有祸,你快去打听一遭。”小青领命,即刻驾云起在空中,果见汉文在县堂受刑,被公甫作证,招出实情,又见知县差人来拿。小青大惊,急转云头来见白氏,细细说明。白氏听罢,沉吟半晌,道:“小青,我们暂且避他,库银留下与了他们,免害许郎再受刑楚。”小青道:“娘娘主意不差。”
  不表二妖躲避,且说差人到了双茶巷,打进花园,各处搜寻,渺无人影,只见十八锭库银放在亭下。问了地方邻右,都说此是王府空园,无人居住,园内常有妖怪出现,无人敢进。差人只得取了银子,带转汉文到堂上跪下,禀道:“小的们到仇王府花园拿获女子,并无踪迹,只有十八锭库银在亭下。”遂将银呈上。知县将银收入库内,就叫汉文上前道:“若论偷盗库银,罪应拟斩,姑念你年幼,被妖所害,本县从轻拟你徒罪,发配苏州胥江馹。”便叫:“李升,你带他回去家里,听候本县办文。”
  公甫领命,将汉文领回家中,许氏接着,眼泪纷纷。叫声:“兄弟,父母生你一身,今被妖精所害,幸亏姊夫认得库银,前去出首,不然,若被他迷去,性命难保。但愿你一路平安,三年转回。”
  二人正是悲伤,王员外闻知走来看视,汉文看见王员外更加悲痛。员外也流泪道:“贤侄,老汉不料你有这场祸事,也是你命该如此。老汉几两薄意送你,路上费用。苏州我有个结义兄弟姓吴,名人杰,他在吴家巷也开药材店,我今修书一封与你带去,他见我书,自能照顾你。”汉文道:“深感员外大恩,没齿不忘。”员外遂写书一封付与汉文,相辞去了。
  不一日,上司发下牌文,限三日内起身,知县当堂发批,差长解二名押解。长解领文来到李家,兄弟抱头又大哭一场。公甫送了解役行仪,汉文无奈,只得同解役出门,公甫送出城外十里亭方别。
  这一去有分教:
  方离虎窟,又陷狐巢。
  要知后事,且看下文分解。
 
第三回 吴员外见书保友 白珍娘旅店成亲
  诗曰:
  为妖犯罪又逢妖,夙世姻缘命里召。
  鼓合瑟琴齐唱和,营谋兴利喜逍遥。
  话说汉文同解役起身往苏州府而来,路上饥餐渴饮,夜宿朝行,不则一日,到了苏州。解役将文投进吴县,知县接了文书,将汉文发在胥江馹,遂发批回与解役回转浙江不表。
  这汉文到了馹中,参见馹丞,安歇一夜。明早起来,便秤银一两送与馹丞作茶仪,馹丞得了意思,心中欢喜,便不十分拘束。汉文遂取了王员外的书,出门问到吴家巷吴员外药店,将书递进。员外拆开看了,就请汉文入内,分宾主坐定。员外开言叫声:“仙官,既然凤山义弟有书到,教老汉照顾,自当照书中所言而行。”汉文起身称谢。员外留住便饭,汉文不敢推辞,座中员外细问始末情由,汉文一一备陈,员外不胜浩叹。
  席罢,员外进内取了白银十两,同汉文来到馹中,见过馹丞。员外道:“不瞒得尊官,此位许仙官,乃是小老的表亲,小老怜他稚年犯罪,欲求尊官除名,与小老领回,些微薄意,望为笑纳。”说罢,遂将袖里银子递出,送与馹丞。馹丞接过,深心欢喜,忙点头应承。员外写了保状一纸,递与馹丞,就将汉文领回。自此,汉文在员外药店安身,依旧学习药道,不在话下。再表二妖当日用法避开,及至差人去后,方始回转园中。白氏开言叫声:“小青,我们共许郎结下亲事,因念他清贫,是我一时失于检点,将库银赠他,害他受了一场官司。今又问罪姑苏,天南地北,我们终身大事岂不丢开去了。”小青道:“娘娘何须挂意,既然许郎发配姑苏,我们再到别处,怕没有俊秀郎君。”白氏道:“小青,你有所不知,非是别处没有俊秀郎君,一来我受他大恩未报,二来既与他订盟,岂有再忽别人之理。且他受罪外方,亦是被我们所害,我今意欲同你前去寻他。你可先去打听,看许郎现在苏州何处,回报我知。”小青领命,遂即驾云到姑苏,打听明白,拨转云头,不一刻到了花园。叫声:“娘娘恭喜!小婢奉命到姑苏打听许郎消息,现在阎门内吴家巷吴人杰员外药店管理数项,如今我们同去寻他,岂不美哉!”白氏见说,大喜。
  二妖即时驾起妖云,不片刻光景,早到姑苏。僻静处落下云头,二人来到吴家巷,看见汉文坐在店中。小青向前叫道:“许官人。”汉文抬头一看,看是白氏、小青,心内又惊又怒,骂道:“妖精!我前世与你无冤,今世无仇,害我官堂受刑,问罪到此。今你二个又来此处寻我作甚!”二妖被骂,满脸通红。白氏开言叫声:“官人,只为当初错许了你,义无更改,因念结发之情,千里路途,间关到此,谁知官人无情,反来喝骂奴家。若是妖精,天下怕没有美貌郎君,何苦特地前来寻你!”旁边之人听见,皆说汉文无情。
  里面员外听见店前人声喧嚷,忙走出来,看见二个美貌女子在店前与汉文争论。遂即向前叫道:“娘子,请进里面,有话共老汉说明,何必在路中争言不雅。”白氏见说,忙同小青进入厅内,口称“万福”,员外还礼,便叫院君出来相陪,叙礼坐定。员外问道:“娘子贵居何处?高姓尊名?令尊令堂在否?与仙官何亲?今来敝店何事与他争论?望乞道个详细。”白氏流泪道:“员外、院君在上,听奴细陈:奴家浙江杭州府钱塘县人,先父白英官拜总制,先母柳氏诰命夫人,并无兄弟,单生奴家一人,取名珍娘,今年十七岁,丫环小青。奴家命蹇,双亲相继去世,强近之亲既无,应门五尺又乏。因为清明,奴同小青上山祭奠先父、先母坟茔,遇雨,同许郎搭船,蒙他借伞遮回。隔日他来取伞,是奴留他便席,座中细询他家谱世系,自恨女流,胸无见识,比时与他订结朱陈,他姐夫李公甫主婚。奴家因为怜他清寒,不合赠他纹银二锭以作婚费,因先父在日掌理风宪,遗下钱粮银锭,不知县库失盗,他姊夫冒认出首,屈打成招。知县出票要拿奴家,多蒙邻右报知,主婢二人无奈,躲避别家。县官捉拿无人,将他问罪此处。奴因名节为重,誓无他适,主婢千里跋涉到此,只望夫妇团圆。不料许郎薄幸,不肯相认,反疑奴家是妖是怪。罢了!他既不肯相认,奴亦无颜回乡,不如自尽归阴。”遂立身起来,望阶下触去。员外、院君看见,惊得魂飞魄散,院君忙向前抱住。员外劝道:“小姐不须轻生,此段事在老汉身上,包管你夫妻和谐。”就命院君请小姐并丫环进内安息。
  员外踱出店来,便叫汉文上前劝道:“你休怪认了他,他是千金贵体,为你跋涉至此,”就将白氏的话一一述与汉文听道。汉文见说,半信半疑,想道:他若果是妖怪,怕道别处没有俊秀之人,千里路途为我到此,必是夙缘。况兼本慕白氏姿容,心下已有几分动火。员外见汉文不语,不觉怒道:“你这般无情!自家夫妇尚且如此,何况交情。我今店内用你不着,从此绝交罢!”汉文忙道:“员外不须怒气,小子从命就是了。”员外见允,回嗔作喜,叫声:“仙官,老汉劝你亦是好意爱你,夫妻和合,难道与老汉有甚么相干?”
  员外遂即另寻一座房屋,拨下家器拾物过去,择了黄道吉日,院君吉服亲送白氏过来。二人拜堂后,同入香房,当晚成亲,恩爱异常。有诗作证:
  携手相邀入锦闱,罗衣羞解似梅妃。
  君须怜惜未经惯,露滴牡丹魂欲飞。
  三朝已毕,过来拜谢员外和院君,自此夫妻朝朝寒食,夜夜元宵,连小青亦有分润春光,不在话下。
  再说吴员外一日因店中无事,心内忽想:我劝许仙夫妻和合,亦算是一场美事,如今他一家三人,不比从前孤身,必须代他周全到尾,方免他将来受饥寒之苦。主意已定,遂起身出店,来到汉文家中。汉文接到厅上叙坐,员外开言叫声:“仙官贤侄,我因今日无事,代你打算:你今一家三口,不比从前,若不寻些主理,日间费用从何得来。古道:‘家有千串,不如日进一文。’我替你思量,别样生理难以趁钱,惟有药材一道,是你熟路,就此处开一间小可药店,亦可度用。若缺少本钱,老汉自当解囊以助。”汉文喜道:“屡荷员外生成大德,小子将何以报。”员外道:“不过尽我一点心而已,何必言报。”说完,起身相辞去了。汉文送出门外,翻身进内,共白氏说知,夫妻二人欢悦不表,一夜无词。
  次日,清晨起来,员外差人送一百两银过来,汉文欢喜,忙即收入交与白氏。就将门首改造停当,拣个黄道吉日开张药店起来,牌名“保安堂”。雇了一个雇工,名唤陶仁,在店相帮。不觉开近一月光景,全无生意。汉文心焦,入来对白氏道:“贤妻,我们开店将近一月,生意冷淡,将若之何?”风宪——风纪、法度。这里指做官。
  白氏道:“官人不必忧心。妾自幼随先父在总制衙门,那日偶在花园游玩,忽然空中降下黎山老母,言妾有仙家缘份,命妾拜他为师,传妾法术,能知过去未来之事,驱妖除怪,兼能医治百病。官人明日立出医牌,若有人来请,其病症妾已先知,包管手到病除,怕没钱可费用!”汉文见说,喜道:“难得贤妻手法精高,愚夫何幸,获此贤助。”一宿晚景。
  次日,汉文立出医牌,上写道:儒医许汉文精治大小诸症。招牌挂出旬馀,又无半个上门。汉文无奈,又与白氏相商。白氏道:“官人,妾夜观天象,目下此处有一场瘟疫,待妾炼制救瘟丹,每粒卖银三分,应效如神,必有人来买。”汉文大喜,吃罢夜饭,入房先寝不题。
  是夜,白氏叫过小青吩咐道:“你今夜驾云往各处,不论池井,布下毒气,与人吸引,我炼丹以待。”小青领命,到了三更时候,驾起云头,前去各处水面施布毒气,回来不表。
  明日清晨,各处人家汲水炊爨,饮着毒气,不数日之间,果然城厢内外疫症大行,十家病倒九家。汉文将救瘟丹牌挂出店前,病家闻知,买得一粒回去与病人吃,即时病愈离床。不觉一传两,两传三,家家户户都道许家药丸神效,尽来求买,店前拥挤不开,每粒卖银三分,不数日之间,药丸卖得精光,病人尽皆痊愈。汉文收获大利,称赞白氏不置,自此汉文药店驰名不表。
  时值四月朔日,乃是吕祖先师圣诞,各家男妇,齐去庙内烧香。这日,汉文带四两银,要去吴家买换药料,打从吕祖庙前经过,看见人众纷纷都入庙中烧香,想道:我从这里过,不免也入去随游一番,多少是好。主意已定,遂将身跨进庙来。
  这一去有分教:
  强中见强,法高更高。
  要知后事,且听下文分解。
翻页 [1] [2] [3] [4]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