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37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晉代許旌陽得道擒蛟鐵樹記
作 者: [明]鄧志謨 编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晋代许旌阳得道擒蛟铁树记》又名《铁树记》,共两卷,十五回。明·邓志谟编。原版为明万历余氏萃庆堂刊本。按续道藏·搜神记所记载:許旌阳名遜字敬之,号真君,汝南人也。真君弱冠师大洞真君吴猛传三清法,举孝廉拜蜀旌阳令......故世人又称许旌阳。后辞官传道,成为净明道祖师。
 
(全文)
 
  豫章铁树记引
  许都仙,江南人也。厥祖累世阴德,都仙以西晋初诞,溯其自,盖玉洞仙降世,岂梦熊梦马者说哉!都仙幼颖异,长举孝廉,擢旌阳县令,赫有政声。惟以五胡并乱,遂解簪绅,皭然不染。既归,适蛟螭肆害,将举豫章而汇之。若然,则民而鱼也,都仙乃远投谌母,传以汉兰公玄谱,歼灭殆尽,镇以铁树,俾洪州地脉,奠安若磐石然。厥功懋矣!康宁间,合宅上升,则许氏之阴功有报,而玉洞之仙谱为无失者。我明距晋世虽多历,而部仙屡出护国,是当代之铁树,奕叶且重光矣!予为之作记,匪妄匪妄!
  时皇明万历癸卯春榖旦。
  竹溪散人题 
 
第一回 总叙儒释道源流 群仙庆贺老君寿
  词曰:
  春到人间景色情,桃红李白柳条青。香车宝马闲来往,引却东风入禁城。酾剩酒,豁吟情,顿教忘却利和名。豪来试说当年事,犹记得许旌阳收伏孽龙精。
  粤自混沌初辟,民物始生,中间有三个大圣人,为三教之祖。三教是甚么教?一是儒家,乃孔夫圣人,则述六经,垂灵万世,为历代帝王之师,为万世文章之祖,这是一教。唐睿宗有御制赞云:
  猗欤夫子!实有圣德。其道可学,其仪不忒。删诗定乐,百王取则。吾岂匏瓜,东南西北。
  一教是西方释迦牟尼佛祖,当时生在舍术国刹利王家,放大智光明,照十方世界。地涌金莲华,丈六金身,能变能化,无大无不大,无通无不通,普度众生,号作天人师。这便叫做释家,又是一教。有诗为证:
  国开兜率在西方,号作中天净梵王。
  妙相端居金色界,神通大放玉豪光。
  阎浮檀水心无染,优钵昙花体自香。
  率土苍生皈仰久,茫茫苦海渡慈航。
  一教是太上老君,乃元气之祖。生天主地,生佛生仙,号铁师元炀上帝。他化身周历尘沙,也不可计数。至商汤王四十八年,他又来出世。乘太阳□精化为弹丸,流入玉女口中。玉女吞之,遂觉有孕,怀胎八十一年,直到武丁九年,破胁而生。生下地时,须发就白,人呼为老子。老子生在李树下,因指李为姓,名耳,字伯阳,后骑着青牛出函谷关。把关吏尹喜望见青紫气,知是异人,求得《道德真经》共五千言,传留于世。老子入流沙,修炼成仙。今居太清仙境,称为道德天尊。这又是一教,有诗为证:
  玉女度尘哗,和丸咽紫霞。
  时凭白头老,去问赤松家。
  瑶砌交芝草,星坛绕香花。
  青牛函谷外,玄鬓几生华。
  话说三教之中,惟老君为道祖,居于太清仙境。彩云统绕,瑞气氤氲。一日是寿诞之辰,群三十三大天宫,并终南山、蓬莱山、阆苑山等处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列位神仙,千千万万,万万千千,或跨着彩鸾的,或骑着白鹤的,或驭着赤龙的,或驾着丹凤的,皆飘飘然乘云雾以来,次第朝贺,献上万寿无疆词,稽首作礼。
  词曰:
  红云紫盖葳蕤,仙宫浑是阳春候。玄鹤来时,青牛过处,彩云依旧。寿诞宏开,喜道德五千言流传,万古不朽。况是摆列仙筵,献珍果、人间未有。巨枣如瓜,与着万岁冰桃,千年碧藕。此乾坤永劫无休,举沧海为真仙寿。
  《水龙吟》
  彼时,老君见群仙赞贺,大展仙颜,即设宴相待。你看那仙家的筵席,齐整不齐整。且听我说来。则见:
  碧澄澄冰壶湛玉露,光闪闪开宴出红妆。芳馥馥作脯的是中山玄鹿,甜蜜蜜为脍的是西苑种羊。赤紧紧作鲊的是东海巨鲤,活喇喇下汤的是北岭飞凰。仙果列着红艳艳的蟠桃千万颗,仙花开着娇嫩嫩的异卉两三行。声喔喔的碧鸡啼唱,影翩翩的彩凤翱翔,听的是咿咿哑哑刮耳的钧天乐,闻的是氤氤氲氲扑鼻的御炉香,仙酒酝酿的甜甜熟熟,仙佩鸣响的叮叮铛铛。俊俏俏的金童擎着玉盏,轻巧巧的玉女捧着霞觞。铁拐李醉得行无好步,吕洞宾醉得一发风狂。张天师醉得睁眉露眼,玄帝祖师醉得撒发飞扬。白玉蟾醉得脱衣卸膊,萨真人醉得捏诀那罡。
  真个是:
  神仙齐赴会,别是好风光。
  酒至半酣,忽太白金星越席言曰:“众仙长,知南赡部州江西省之事乎?江西分野,旧属豫章,其地四百年后,当有蚊蜃为妖,无人降伏。千百里之地,必化成中洋之海也。”老君曰:“吾已知之,江西四百年后,有地名曰西山,尤盘虎踞,水绕山环,当出异人姓许名逊,可为群仙领袖,殄灭妖邪。今必须一仙下凡,择世人德行浑全者,传以道法,使他日许逊降生,有传授渊源耳。”斗中一仙乃孝悌王,姓卫名弘康,字伯冲,出曰:“某观下凡有兰期者,素行不疚,兼有仙风道骨,可传以妙道。更令付此道与女真谌母,湛母付此道于许逊,口口相承,心心相契,使他日真仙有所传授,江西不至沉没。诸仙以为何如?”老君曰:“善哉!善哉!”众仙即送孝悌王至焰摩天中,通明殿下,奏闻玉帝。
  时玉帝御殿文武班齐,问云:“何臣俯伏仙班?奏何文表?一一披宣。”孝悌王奏云:
  臣闻除灾救患,上帝仁心。授道传心、法流正派。窃见南赡部州豫章之郡,星分翼轸,地列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民生繁庶,土地宽饶,诚名都也。四百年后,当有蚊蜃为妖,害虐黎庶,切恐悠悠洪都,化作洋洋中海,臣不忍之。惟西山胜地,草秀毓灵。异人许逊,当应运而生,收复蛟精,统领仙派,第以法教无传,渊源曷自?今兖州有道真兰期,丹阳有女真谌母,德行纯全,粹然法器,臣兹欲临凡世,将此妙道先授兰期,俾兰期再传谌母,谌母后传许逊。一则降伏蛟孽,俾护生灵。一则衍教仙宗,法云流润。臣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
  玉帝见奏,喜动天颜。即命直殿仙官,将神书玉旨,付与孝悌王领讫。孝悌王辞别众仙,蹑起祥云,顷刻之间,到阎浮世界来了。且看下面分解。
 
第二回 孝悌王传授秘诀 汉兰公三生解化
  却说前汉有一人,姓兰名期,字子约。本贯兖州曲阜县高平乡九原里人氏,历年二百,鹤发童颜,率其家百余口,精修孝行,以善化人,与物无忤。时人不敢呼其名,尽称为兰公。彼时儿童谣云:“兰公兰公,上与天通。赤龙下迎,名列斗中。”人知其必仙也。
  一日兰公凭几而坐,忽有一人头上戴一顶逍遥巾,身上披一领道袍,脚下穿一双云履,手中拿一个鱼鼓简板儿,潇潇洒洒,移步而转过台阶。从从容容,举手而推开竹牖。兰公一见,观其仙风道气,必神仙中人也,慌忙下阶迎接。揖让而进礼毕,分宾主坐定,进一盂香茗。此茗非是泛常的,乃武夷洞中之种,蒙山顶上之苗。带雾摘来,雀舌乍含三月雨。连云春处,龙芽先作一团春。即此一盂之献,而兰公敬客意甚厚了。
  茶毕,遂问曰:“贫道山野鄙夫,有劳仙翁过访,不识仙翁高姓贵名,幸垂清教。”其人谓曰:“吾乃斗中之仙,孝悌王是也,本姓卫名弘康,自上清下降,遨游人间。久闻先生精修孝行,善及天下。身虽落在尘世,名已录于天府,故此相访,特陈孝悌之道,化汝三生。”兰公闻言,即低头拜曰:“贫老自分凡骨,敢望仙班。况贫老修身之道以孝为主,止可以淑一身,而不能淑万民。可以来一家,而不能率四海。今仙翁曰化我三生,琐琐贫老,有何德根功果,以感动仙灵乎?”孝悌王曰:“汝视人已不为两物,参天地本于一心,功德大矣。”遂以手扶起兰公,曰:“居,吾语汝孝悌之旨。”兰公乃欠身起曰:“愿听仙翁指教。”
  孝悌王曰:“始气为大道于日中,是为孝仙王。元气为至道于月中,是为孝道明王。玄气为孝道于斗中,是为孝悌王。夫孝至于天,日月为之明。孝至于地,万物为之生。孝至于民,王道为之成。是故大舜至孝,凤凰鸣于虞廷。姬文至孝,凤凰仪于岐山。姜诗至孝,鲤鱼出之舍傍。王祥至孝,黄雀入于幕内,即此论之,上自天子,下至庶人,孝道所至,异类皆应,孝之义大矣哉!先生修养三世,行满功成,当得元气于月中,而为孝道明王。四百年后,晋代有一真仙许逊出世,传吾孝道之宗,是为众仙之长,得始气于日中,而为孝仙王也。”遂成绝句一律,
  孝乃人之百行原,功成名秩可登仙。
  笑看今世庸夫辈,妄把阴阳颠倒颠。
  自是孝悌王悉将仙家妙诀及金丹宝鉴、铜符铁券,并上清灵草、飞步斩邪之法,一一传授与兰公。又嘱兰公曰:“此道不可误传,惟丹阳黄堂者,有一女真谌母,德性纯全,汝可将此道传之,可令谌母复将此道传授与晋代学仙童子许逊,使许逊得传吴猛诸徒,则渊源有自、超凡而入圣者,不患其无门路也。”孝悌王言罢辞去,兰公远送孝悌王,乃口占一词赠云。
  词曰:
  孝悌兮人之大闲,心田兮谁无孔颜。得道兮剖破篱藩,飞升兮生彼羽翰。造化为炉兮炼金丹,天地为室兮坐蒲团。心有猿兮紧拴,意有马兮牢关。此妙诀兮,活泼如瞿塘澜。此盟誓兮,重大如须弥山。叮咛子兮非等闲,深秘藏兮方寸间。
  却说孝悌王赠词毕,足下起一朵祥云,直冲霄汉而去,兰公拜而送之。及回家中,将金符、铁券、秘诀逐一参悟,遂择地修炼仙丹。其法云:
  黑铅天之精,白金地之髓。黑隐水中阳,白有火之无气。黑白往来蟠,阴阳归正位。二物俱含性,丹经号同类。黑以白为天,白以黑为地。阴阳混沌时,朵朵金莲翠。宝月满丹田,霞光照灵慧。休闭通天窍,莫泄混元气。精奇口诀功,火候文武意。凡中养圣孙,万般只此贵,一日生一男,男男各有配。
  兰公炼丹已毕,遂得仙宗,举家服之,老者发白返黑,少者辟谷无饥。远近闻之,皆知其必飞升上清也。时有火龙者,系洋子江心孽畜,神通广大,知其法教流传,后来子孙必遭其歼灭,乃统其党类,令着鼋帅虾兵蟹将等,身披甲胄,手执钢叉,一齐奔出潮头,将兰公宅上围得重重叠叠,周周匝匝,声声叫道要夺金丹宝鉴、铜符、铁券之文。兰公听得,竟不知灾从何处来,祸从何处起,同家人开门看着。只见一片猛火,焰腾腾烧将过来,好惊人哩!那火呵:
  红喇喇炎威着林木,黑漫漫烟气蔽乾坤。却似红孩儿身中四十八万毛孔一齐迸出,又似华光将手里三十六块金砖一并烧辉。此火比炎漫照着的更加十倍,此火比萧丘烧毁的更烈几分。咸阳遭之烽焰三月不绝,昆山遇之玉石一旦俱焚。也不问年少周郎赤壁鏖兵,也不问智谋诸葛博望烧屯。也不问江逌鸡尾长连短绊,也不问田单牛尾直撞横奔。虽有佛图澄佛法无边噀酒莫能扑灭,虽有张虚靖道法至显倾茶难以消瀹。此不比葛仙翁吐出的虚焰,此不比关云长虚设烟炖。任你焦头烂额,莫救此火烧空燎原。
  却说那火也不是天火,也不是地火,也不是人火,也不是鬼火,也不是雷公霹雳火,却是那洋子江中一个火龙吐出来的。那兰公家人看见了这个势子,大的摇两下头,小的伸两下舌,男男妇妇,痴痴呆呆,半晌不会做声。兰公知是火龙为害,问曰:“你这孽畜,无故火攻我家,却待怎的?”火龙道:“我只问你取金丹、宝鉴、铜符、铁券,并灵章等事。你若献上与我,万事皆休。不然,我做一个火烧新野哩。”兰公曰:“金丹、宝鉴、铜符、铁券之文,乃斗中孝悌王新授我的,我怎肯胡乱与你?”
  只见火光中闪出一员鼋帅,你看他:
  四爪棱棱锋快,背负一面团牌。扬威耀武撞将来,真个是形容古怪。
  那鼋帅道:“你若不早早送出仙书,我叫你个片瓦无留。”兰公睁仙眼一看,原来是个鼋鼍,却不在意下。又有虾兵跳将出来,则见他:
  头似龙头模样,棕须一把交加。手持两个大钢叉,真个是得人惊怕。
  又有蟹将舞将出来,你看这蟹将,又装束的别样些儿。则见他:
  浑身披着甲胄,钢叉利似青锋。背驼一鼓响冬冬,横行十分英勇。
  却说那虾兵蟹将,两人大叫曰:“若不早献仙书,你家有十个,我杀你十个。有百个,杀你百个。却教你死无噍类。”兰公又举仙眼一看,原来一个是虾子精,一个是螃蟹精,转不着意了。遂剪下一个中指用来,约有三寸长,呵了一口仙气,念动真言,化作个三尺宝剑,有歌为证:
  非钢非铁体质坚,化成宝剑光凛然。不须锻炼洪炉烟,棱棱杀气欺龙泉。光芒颜色如霜雪,见者咨嗟叹奇绝。琉璃宝匣吐莲花,错镂金环生明月。此剑神仙流真精,干将莫邪虽比伦。闪闪烁烁青蛇子,重重片片绿龟鳞。腾出寒光逼星斗,响声一似苍龙吼。今朝挥向烈炎中,不识蛟螭敢当否。
  兰公将所化主剑望空掷起,那剑活嗽喇就似个翻身鹞子,光闪闪就似个赶月流星,响铮铮就似个铁马敲风,急腾腾就似个锦鳞跃浪。一飞飞入火焰之中,左一冲,右一击。左一挑,右一剔。左一砍,右一劈。那些孽怪如何挡抵得住?只见鼋帅遇着,缩头缩脑,负一面团牌,走忙忙的。他却在哪里?直走在峡江口深深的岩里躲避,至今尚不敢出头哩。那虾兵遇着,拖着两个钢叉,连跳连跳,连走连走。你看他走在哪里?直走在洛阳桥下,石缝子里面藏身,至今腰也不敢伸哩。那蟹将遇着,虽有全身坚甲,不能济事。也拖着两个钢叉,横走直走。他须有八只脚儿更走不动,却被扑砻松宝剑一劈,分为两半。你看他腹中不红不白,不黄不黑,似脓却不是脓,似血却不是血,遍地上滚将出来。真个是但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得几时。
  那火龙自知兰公法大难以挡抵,叹曰:“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代儿孙作马牛。我后来子孙,福来由他去享,祸来由他去当的,我管他则甚?”遂奔入洋子江中,万丈深潭底藏身去了。自是兰公举家数十口,拔宅升天,玉帝封兰公为孝明王,不在话下。再看谌母显化之术何如,且看下面分解。
 
第三回 孝明王变化小儿 谌母传孝明王道
  却说金陵丹阳郡,地名黄堂,有一女真字曰婴,潜通至道,忘其甲子,不知其几百年岁。乡人累世见之,齿发不衰,容貌常少,皆以谌母呼之,谓其可作母仪也。时孝明王兰公既传孝悌王妙道,钦奉仙旨,欲将此道复传与谌母,乃变为一小小娃子,年可三四岁,在吴郡市上号哭不止。你看这个娃子:
  头剃得光光乍,江儿水泪汪汪。红衫儿遮不住刮地风,驻云飞望不见香柳娘。却好似离母的雏嫩嫩黄莺儿,又好似失乳的孤单单山坡羊。哭皇天一声声断人肠,浑不是要孩子儿模样。
  谌母过于其处,见而哀之,问曰:“孤儿,因何在此悲啼?”孩儿曰:“当此三国离乱之世,吴主新即帝位,曹操兵下江南,父母携我避兵,乱军追急,舍我逃散,今不知所在,伏望老母收留,长大时当衔环结草而报。”谌母怜其孤苦,遂收此儿归家抚育。
  渐已长成,母令其读书,真个是读书破万卷,一目下十行。母令其写字,真个是毫端挥雾雨,纸上走龙蛇。母令其赋诗,真个是唾吐成珠玉,词成泣鬼神。母令其作文,真个是篇篇成锦绣,字字吐珠玑。这还不打紧,在上的天文,哪些儿不深晓?在下的地理,哪些儿不精通?在三代两汉的人物,哪些儿不周知?这便是聪明之子,俊秀之儿。谌母不胜之喜。
  年及弱冠,谌母谓曰:“我修奉正道,其来已久,不知岁月之几更矣。一切人情世事置之度外,但怜汝孤苦,抚养于汝。今汝既长大,又无父母,将何以为姓氏?”儿曰:“深感老母抚育之恩,岂不敢遵母命,但昔日曾蒙斗中真人授盟灵章,约为孝道明王,请以此为名号,不知老母尊意如何?”母曰:“既是天真付授,吾何敢违?”
  且说谌母东邻有一耆老,生有一女,年可十八。你看她标致不标致?则见:
  面搽着白净净钟乳粉,发梳着黑悠悠何首乌。金银花娇的插鬓稀疏,甜蜜蜜露一双丁香奶乳,嫩尖尖良姜手指。光溜溜滑石皮肤,欲嫁槟榔作丈夫。试问取寿高高贝母。
  耆老见明王天资明敏,容貌端然,欲以女妻之,使人与谌母议亲,谌母对明王谓之曰:“男女居室,人之大伦,汝今年已长大,合婚娶。东邻耆老一女,以为配偶。”明王跪进母前,告曰:“儿非浮世之人,领斗中孝悌王仙旨,教我传道与母,今此化身为儿,度脱我母,何必更议婚姻?但可高建仙坛,传付此道,使我母飞升上清也。”谌母闻得此言,且惊且喜,遂于黄堂建立坛靖,大阐孝悌王之教,明王遂告谌母以修真之诀。
  诀曰:
  真仙试把道法传,阐扬正教汞与铅。铅飞雪浪汞流液,朵朵金花起紫烟。紫烟飞上凌霄殿,连连结结冰花片。日月抛光朗大千,巽风常使金花现。抽出天魂夺日霞,水晶宫里是吾家。吾家不是非凡境,夜餐露液昼日华。汞死为铅铅化土,白云鼎气丹之祖。怀尽天魂地魄中,玄元称此为丹母。仙机细细口传君,巧夺乾坤日月真。道法千门及万户。千门万户独斯尊。早朝上帝抛金玺,晚捧玉皇丹诏旨。朝游碧落暮苍梧,晚走扶桑西阆圃。汞是元神铅是形,形神相得合为真。真神相遇真形后,善果周完睹太清。
  于是孝明王仍以孝悌王所授金丹、宝鉴、铜符、铁券、灵章,及正一斩邪三五飞步之术,悉传与谌母,时有九凤齐鸣,万灵卒止。谌母得传此道,如拨云之见皓月,瑞雪之点洪炉,乃谓孝明王曰:“论昔日恩情,我为母,君为子。论今日传授,君为师,我为徒。”遂欲低头下拜,孝明王曰:“只论子母,莫论师徒。”乃不受谌母之拜。惟嘱之曰:“此道老母宜深藏秘隐,不可轻泄。我领孝悌王之言,后世晋代有二人来学仙者,一人姓许名逊,一人姓吴名猛。二人皆名登仙籍,惟许逊得传此道。按玉皇玄谱仙籍品秩,吴猛位居元郡御史,许逊位居都仙大使,兼高明太史,总领仙部,是为众仙之长。老母可将此道传与许逊,又着许逊传与吴猛,庶品秩不紊矣。”明三言罢,拜辞老母,飞腾太空而去。谌母感明王之教,保持此道,兢兢业业,以待后世真仙,亲相授受。有诗为证。
  诗曰:
  出入无车只驾云,尘凡自是不同群。
  明王恐绝仙家术,告诫叮咛度后人。
 
第四回 许琰许肃布阴德 许逊应泰运降生
  却说汉灵帝时,卞常侍用事,忠良受其党锢,谗谄遇其擢用,毒流四海,政坏朝端。天下百姓,哪一个不咀咀嚼嚼,哪一个不嗟嗟怨怨。这一嗟怨不打紧,却惊动了上界玉帝。玉帝见灵帝这等无道,遂降下两场大灾异,警着灵帝,使久雨之后,又是久旱。
  且说那久雨如何?终朝不停的雨脚,彻夜不散的云头,一连就下了五个整整的月。有诗为证:
  上天淫雨久涟涟,四海居民总可怜。
  商市长高柴米价,民家用尽箧笥钱。
  青山黯黯云迷树,白地茫茫水接天。
  到处凄凉厨灶冷,晚来犹未爨朝烟。
  淫雨已过,俗语道:“久雨必有久晴。”岂知普天之下,又大旱一年整整的。莫说是禾苗槁死,就是草木也干枯了。又有诗为证:
  诗曰:
  旱魃为殃似火加,炎蒸郁郁实堪嗟。
  郊原到处枯禾黍,田野何曾熟稻麻。
  稚子悲号皆绝粒,黎民逃散已无家。
  纷纷四海皆如此,纵是行军亦唱沙。
  不想灵帝无道,水旱相仍,可怜那一时的百姓,吃早膳,先愁晚膳。缝夏衣,便作冬衣。这里去闻得有父母的,恓恓惶惶号寒。那里去闻得有妻子的,悲悲切切啼饥。正是朝有奸臣野有贼,地无荒草树无皮。壮者皆散于四方,老者尽死于沟渠。
  时许都有一人姓许名琰,字汝玉,乃颖阳许由之后,为人豁达大度,仁民爱物,深明医道,擢太医院医官。你看这个医官,名播着天门冬,性涵却薏苡仁。怀厚朴之才,无邪无曲;典苁蓉之职,医国医人。当时有好事者,赠以对联,联曰:
  种董氏杏林,出心上化工敷春色;
  浚苏仙橘井,流性中恩泽沛泉源。
  时许琰感饥荒之岁,死者莫计其数,乃罄其家赀,置丸药数百斛,名曰救饥丹,散与四方食之。每食一丸,可饱四十余日。于是饥饿之人,俱得不死。你看这等的阴功,岂无报应?于是琰妻张氏,身怀有孕。妊娠满足,生下一子,名曰许肃,字世为。自幼聪敏,遂不好弄。及长有高节,朝廷屡聘不仕。
  及汉献帝初平年间,许都又遭大荒。这一荒不打紧,斗米十千钱,那米就贵如玉粒。三日一餐饭,那饭就胜似胡麻。人人莱色,个个鹄形,民真个好苦!况黄巾贼起,又遇大乱。这一乱不打紧,干戈并起,到处烽烟。那室家分离的,不是夫哭妻,就是妻哭夫。那娘儿失散的,不是子寻母,就是母寻子。那昆弟逃走的,不是兄呼弟,即是弟呼兄。扰扰攘攘,悲悲哭哭,有甚好处?真个是宁作太平犬,莫作离乱民。
  彼时,许肃家尚丰盈,将自己仓中谷粟一概周给各乡,遂挚家避乱于江南,择居豫章之南昌。行不数日,因暑酷热憩于槐阴树下,偶拾得一襁褓,肃展开观之,见有黄金百余两,谓家人曰:“此物不知何人所遗。汝等先行,吾坐于此处,以待失金人到此,将此金付还与他。”及至日暮,无有追寻者。肃候至次日侵早,才有一客人号泣而至。肃问之曰:“客官因何悲泣?”客曰:“吾乃山西平阳人,困抛父母妻子,出往汴梁,游商三年,止趁黄金一百三十两。昨日避暑于此,歇息片时,不意将金遗落。及至宿店,始觉行囊一空。今日敬寻至此,谅此冲要大路,往过来续,安得此金尚在!若此金不见,吾亦无面目回见父母妻子,不如触此槐树而死,免得受此呕气。”言罢,即望树而触。肃急止之曰:“不可。汝抛父母妻子,出外经商。倘汝轻生,教汝父母妻子所靠谁人?我昨日过此,此金是我拾得。等了一晚方等待汝来,吾将还汝。”遂出金还之。其人曰:“难得此等好意,吾愿将金一半以谢厚恩。”肃曰:“无劳而获,身之灾也。”固辞勿受。其人叩头感谢而去。后人有诗叹曰:
  父施药饵救饥荒,子弃黄金德性良。
  可羡一家皆积善,致生仙□永流芳。
  却说太白金星见许氏世代积善,唤鉴察神谓曰:“汝在人间鉴察善恶,凡人有善,不可不赏。凡人有恶,不可不罚。今南昌许肃父子,父以济饥丹药数百斛救人甚多,子以仓粟赈贫、拾金还客,何不表奏天廷?”鉴察神从金星之言,商议具表,上奏玉帝。回至三天门下奏曰:
  巨闻作善者天降之百祥,作不善者天降之百殃。是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今南昌许肃父许琰普施药丹,救济饥荒,活命几百万人。肃有父风,布施贫民衣食,拾金不取,种种可羡。今肃尚无子,伏乞差下天仙,降临尘世,以为许肃后嗣,补报阴德,以劝行善。臣金星同鉴察神不胜瞻仰之至。
  玉帝闻奏,展开表章看毕,乃曰:“朕观卿表,乃知许肃父子世代阴功,若不厚报,无以劝善,即仰殿前掌判仙官,将玄谱仙籍品秩遂一查检,看晋代当有何物害民,当出何人传道,以除民害,即差下界以报行善。”掌判仙官即将玄谱检看已毕,奏曰:“晋代江南□出一孽龙精,扰害良民,生养蛟党繁盛。今轮系玉洞天仙降世传授女真谌母飞步斩邪之法,斩灭孽龙蛟党,以除民害。”玉帝闻奏,乃差玉洞天仙,身变金凤,口衔宝珠,下降尘世,直至许肃家庭,衔珠吐与肃妻吞之,使肃妻有孕,然后投胎出世,取名许逊,传谌母正一飞步之法,诛灭孽龙,功成完满,拔宅升天,以昭善报。太白金星及鉴察神谢恩而退。
  天使即传玉旨,宣取玉洞天仙直至大廷,谨依玉旨分付,拜谢玉帝而行。遂变金凤衔珠降世,直至许肃之家。有诗为证。
  诗曰:
  御殿新传玉帝书,祥云谒谒凤衔珠。
  试看凡子生仙种,积善之家庆有余。
  却说吴赤乌二年三月,肃妻何氏是夜忽得一梦,梦见有一金凤衔珠飞降于庭前。其珠也不是老蚌腹中生的,其珠也不是骊龙颔下悬的,其珠也不是隋蛇口里衔的,其珠也不是魏惠王照乘的,其珠也不是吕奉先嵌冠的,却原来圆圆净净,光光明明,是玉皇殿前一颗照座的宝珠,敕那金凤衔来,一坠坠于何氏掌中。何氏喜而玩之,遂将其珠含于口中,不觉那唾津儿满口,把那颗滑溜溜宝珠,一毂辘吞下肚子去了。既及睡醒之时,原来是一梦。听樵楼之鼓,已打三更。彼时何氏只说是梦中吞了那珠,那晓得玉洞天仙投胎出世。直至对月红信愆期,却晓得有孕,遂对夫君许肃说其缘由。
  许肃听知此事,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怎么年过三十无嗣,今妻子有孕,这不是可喜?何氏自来没有生育,恐临产之时,十分的艰难,这又不是可惧?遂对其妻谓曰:“我前日在城中嬉游,见那广润门有一个占卦先生,头戴着一顶道巾,身披着二十四气的摆褶,脚穿着南京轿夫营里三厢履鞋,一面招牌写着‘易卦通神’四个大字。那问卜的如柳串鱼。我问那邻居,这个先生是哪里。那邻居道:也不知他的姓名,只闻得他道是鬼谷子的徒弟,混名鬼推。我不免去问他个吉凶,或是男是女,看他如何?”何氏道:“言之有理。”那许肃员外即整顿衣帽,竟望广润门来。
  只见那先生忙忙的,占了又断,断了又占,拨不开的人头,移不动脚步。许员外站得个腿儿酸麻,还轮他不上,只得叫上一声:“鬼推先生!”那先生听知叫了他的混名,只说是个旧相识,连忙的说道:“请进,请进。”许员外把两只手,排开了众人,方才挨得进去。相见礼毕,许员外说道:“小人敬来问个六甲,或生男,或生女,或吉,或凶,请先生指教。”那先生是个惯熟的,转身就添上一炷香,唱上一个喏,口儿里就念动:
  虔叩六丁神,文王卦有灵。吉凶含万象,切莫顺人情。灾卦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人有诚心,卦有灵感。谨焚真香,虔请八卦祖师,伏羲、大禹、文王、周公、孔子,五大圣人,孔门卫道七十二贤、鬼谷先生、孙膑先生、管辂先生、严君平先生、穆修李挺先生、卦中六丁六甲神将,千里眼、顺风耳,报卦童子,掷卦童郎,虚空过往一切神祗,本省城隍社令,咸望降临,鉴今卜筮。今据大明国江西南昌府南昌县求卦信人许肃,敬占六甲生产,八八六十四卦内占一卦,三百八十四爻内占六爻。爻莫乱动,卦莫乱移。吉则判吉,凶则判凶,明彰报应。
  那先生念罢了,把铜钱掷了六掷,掷得个地天泰卦。先生道:“好一个卦头!且是天喜当头,贵人禄马持世,福德临身。”遂与许员外唱一个喏道:“恭喜!贺喜!好一个男喜。”遂批上几句云:“福德临身旺,青龙把世持。秋风生桂子,坐草却无虞。”许员外得了此个卦,心下才安稳些儿。遂将几十文钱谢了先生,回去与何氏说了一番。何氏心亦少稳。
  不觉的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却是八月十五了。只见金乌西坠,玉兔东升。这一夜却不是等闲之夜,乃是中秋良夜。那个月也不是等闲之月,却是中秋明月。僧如满有诗为证:
  团团离海角,渐渐出云衢。
  此夜一轮满,清光何处盘。
  又有苏东坡《水调歌头》词一首为证: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元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却说许员外与何氏贪看了一会,不党的二更将尽,三鼓初传。忽听得天上奏一部仙乐,祥云缭绕,送下一个天仙来了。猛地里何氏腹中疼痛起来,遂推开那格子眼,斜倚着锦屏风,取下了八珠环,脱下了锦裙襕。只见那玉沟里似雪消春水来,血淋淋似落红花满地,那许员外在肚子上似揉碎梅花般揉一揉,那何氏把只脚踢一踢,就产下个孩儿下来。则闻的芬馥馥异香满室,又见那赤烂烂红光照人,真个是五色云中呈鸑鷟,九重天上送麒麟。次早邻居上上下下,齐齐整整都来贺喜。有诗为证:
  夜夜生兰梦,年年种玉心。
  充闾看气色,入户试啼声。
  明月还珠浦,高枝发桂林。
  北堂书报日,不啻万黄金。
  却说真君于中秋夜降生,初生之日,瑞云罩屋,百鸟喧门,瑞气氤氲,异香经月不散。远近之人莫不异之。真君之生形容端正,神清骨秀,颖悟过人。年有三岁,即知父母之劬劳而有怀,识兄弟之伦叙而让坐。父母乃取名逊,表字敬之。年十岁,从师读书,一目十行俱下。你看他写的字,铁画银钩,就是那王羲之、欧阳公也着叫他作师父。作的文锦辞绣句,就是那韩文公、苏东坡也着称他作哥哥。吟的诗玉律金声,就是李太白、杜子美只做得他的徒弟。
  一日先生出一对与真君对:“夹涧古松,长就龙鳞因耐雪。”真君对云:“出林新竹,展开凤尾便腾空。”先生大惊,异之,乃对其父许肃曰:“贤郎学问大过于人,吾不能为之师矣。”固辞而去。真君因师辞去,弃书不读。遂慕修养学仙之法,尝作诗数韵,大书于壁以自警云。
  诗曰:
  人生七十古来少,前除年少后除老。中间光景不多时,又有闲愁与烦恼。过了中秋月不明,过了清明花不好。花前月下能几人,不如且把金樽倒。世上财多用不尽,朝内官多做不了。官大财多心转劳,落得自家白头早。请君细数眼前人,一年一度埋青草。草里高低多少坟,一年一半无人扫。世间人我莫争强,祸福无门人自讨。还丹何不学神仙,逍遥快乐蓬莱岛。
 
第五回 吴猛遇真仙得道 真君投吴猛指引
  且说真君虽慕仙道,未有点化,却从哪个所在做工夫?时有吴猛字世云,西宁州人。性至孝,夏月亲睡无帐,恐蚊噬啮其亲,每先卧于床,恣其蚊所噬,不以手驱之,使蚊噬饱,亲得安寝。于是举孝廉,仕吴,为洛阳令。因三国离乱,谢职而归,得传异人丁义神方,乃日以修炼为事,又闻南海太守鲍靓有道德,吴君乃虔心往师之,得其秘法。
  一日,游庐山,过三石梁,见水中有五色祥云,掩映金楼宝殿,一轮红日,光含玉树琼枝。观之不舍,徐徐步入其中。山明水秀,乔木深林,女织男耕,鸡鸣犬吠,别是一洞天之地也。须臾间,一老人羽衣鹤氅,素扇纶巾,飘飘然自松下而出,傍有一童子,手执金盘,中承玉露。老人曰:“闻先生来游敝地,无可为茶,特以金盘承露为献。”吴君曰:“区区一介庸夫,误入仙境,幸莫大也。又蒙玉露相赐,感恩不浅。”即拜受之,饮之入口,清凉如水,忽觉心体疏快,毛骨轻绕。老人曰:“此玉露者,正所谓琼浆是也。子服之后,可以长生。”吴君拜谢,不胜之喜。
  老人正欲抽身而去,吴君恳问之:“此是何地去处?”老人曰:“此乃三十三天之界,上是吴天至尊玉皇上帝之金阙,下乃云台雾阁诸天真仙之洞府。汝今得传丁义之方,名列仙籍,但修行功欠,仙骨未充,尚无超升之日。吾有白云符一道,今将授汝。你回去,可持修勿倦。”吴君唯唯受命。二人分别,吴君身体,依然尚倚在桥梁之上。
  回至豫章,江中风涛大作,舟船飘去,竟莫能渡。乃取所执白羽扇画水成陆路一条,徐徐而渡。渡毕,路复为水。观者惊骇。于是道术大行于吴晋之间,弟子相从者甚众。有诗为证:
  步入桥梁上九天,真仙亲授白云篇。
  中问易简无多术,只是教人炼汞铅。
  且说真君未投明师,心常切切。忽一日有一人姓胡名云,字子元,自幼与真君同窗,情好甚密。别真君日久,欲叙间阔之情,特来相访。真君倒展趋迎,握手话旧。真君献茶已毕,却命童仆剪西园之韭,开东阁之樽,相与对床谈吐,且将共联诗句。诗云:
  自昔河梁别(真君),于今隔几年(子元)。
  参商分卯酉(真君),鱼雁阻天渊(子元)。
  月夕添新恨(真君),风晨忆旧缘(子元)。
  相逢一樽酒(真君),灯下话留连(子元)。
  二人联诗已毕,子元曰:“君今学问充粹,明年大比,取青紫如拾芥耳。”真君曰:“功名身外物,富贵等浮云。吾实无心于此。”子元曰:“君何为出此言?”乃观壁间数咏,见其有驰慕神仙之意,乃曰:“老兄欲做云外客乎?”真君曰:“惶愧惶愧!自昔奉教,别来殊不谙世。自知富贵百年,却难保守。轮回六道。易得循环。今潜欲向善,但未得明师指示,殊不满意耳。”子元曰:“老兄之言,正合我意。愚性亦颇嗜方外之术,恨不遇明师。往者因访道友云阳詹先生言及西宁有一人姓吴名猛,字世云,修炼得法,道术盛行。区区闻名久矣。每欲拜投,奈母老不敢离。老兄若不惜劳苦,可往师之。”真君一闻此言,大喜曰:“多谢子元指教。”二人分别而去。真君即拜辞父母,收拾行李,竟投西宁,后人有诗赞曰:
  无形无影仙路难,未经师授莫跻攀。
  胡君幸赐吹嘘力,打破玄元第一关。
  话说真君往西宁投师。途路之间,万千苦楚。晴则披着星,戴着月,闻笼鸡报晓即登程。阴则沐了雨,栉了风,见野鸟投林方借宿。关河迢递,行长亭又见短亭。山路崎岖,过小涧且逢大涧。村中有酒,无心问牧童以沽。路上有花,何意寻红裙而采。真个是一心专向灵山佛,意马心猿紧紧拴!且喜晓行夜宿,得到吴君之门。真君乃持着一个拜帖儿,对道童曰:“敢烦仙童通报吴君,南昌有方士一人,敬来投拜。”那童子不慌不忙,递着一个拜帖儿,直进通报。那吴君将拜帖展看,只见上写着豫章门生许逊顿首拜,吴君看了,惊曰:“此人乃有道之士。”即出门迎接,揖让而迸,礼毕,真君曰:“小人久闻仙丈道术盛行,久欲拜投,恨无门路。昨得詹先生指引,欲侍左右,授业门下,不知仙丈肯容纳否?”吴君见真君仪容秀伟,骨骼清奇,乃对真君曰:“久慕先生尊名。每思一面,今幸识荆。奈小老粗通道术,焉能为人之师?但先生此来,当尽剖露,岂敢自私?亦不敢以先生在弟子列也。”自是吴君视真君,悉以宾朋相待,后称真君为许先生。然真君亦尊吴君则不敢自居。
  一日,二人坐清虚堂共谈神仙之事,真君问曰:“人之有生必有死,乃古今定理。吾见有壮而不老,生而不死者,不知何道可以致此?”吴君曰:“人之有生,自父母交姤,二气相合,阴承阳生,气随胎化,三百日形圆,灵光入体,与母分离。五千日气足,是为十五童男。此时阴中阳半,可以比东日之光。过此以往,不知修养,则走失元阳,耗散真气。气弱则有病老死苦之患。”真君曰:“病老死苦,将何以却之?望仙丈指教。”吴君曰:“人生所免病老死苦,在人中修仙,仙中升天耳。”真君曰:“人死为鬼,道成为仙。仙中升天者,何也?”吴君曰:“纯阴而无阳者,鬼也。纯阳而无阴者,仙也。阴阳相离者,人也。惟人可以为仙,可以为鬼。仙有五等,法有三成,持修在人而已。”
  真君曰:“何谓法有三成,仙有五等?”吴君曰:“法有三成者,小成、中成、大成。仙有五等者,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所谓鬼仙者,少年不修,恣情纵欲,形如枯木,心若死灰,以致病死,阴灵不散,成精作怪,故曰鬼仙。鬼仙不离于鬼也。所谓人仙者,修真之士不悟大道,惟小用其功:绝五味者,岂知有六气,忘七情者,岂知有十戒。行嗽咽者,哂吐纳之为错;著采补者,笑清净以为愚。采阴取妇人之气者,与缩金龟者不同。益阳食女子之乳者,与炼金丹不同。此等之流,止是于大道中得一法一术,成功但能安乐延寿而已,故曰人仙。人仙不离人也。所谓地仙者,天仙之半,神仙之中,亦止小成之法,识坎离之交配,悟龙虎之飞腾,烧成丹药,炼成住世,而得长生不死,以作陆地神仙,故曰地仙。地仙不离于地也。所谓神仙者,以地仙厌居尘世,得中成之法,抽铅添汞,金精炼顶,玉液还丹。五气朝元,三阳聚顶。功满忘形,胎生自化,阴尽阳纯,身外有身,脱质升仙,超凡入圣。谢绝尘世,以归三岛,故曰神仙。神仙不离于神也。所谓天仙者,以神仙厌居三岛,得大成之法,内外丹成,道上有功,人间有行。功行满足,授天书以返洞天,是曰天仙。天仙不离于天也。然修仙之要,炼丹为急。吾有洞仙歌二十二首,君宜谨谨记之。”
  丹之始,无上元君授圣主。法出先天五太初,遇元修炼身冲举。
  丹之祖,生育三才运今古,隐在鄱湖山泽间,志士采来作丹母。
  丹之父,晓来飞上扶桑树,万道霞光照太虚,调和兔髓可烹煮。
  丹之母,金晶莹洁夜三五,乌兔搏搦不终朝,炼成大药世无比。
  丹之胎,乌肝兔髓毓真胚,一水三汞三砂质,四五三成明自来。
  丹之兆,三日结胎方入妙,万丈红光贯斗牛,五音六律随时奏。
  丹之质,红紫光明入莫测,元自虚无黍采珠,色即是空空即色。
  丹之灵,十月脱胎丹始成,一粒一服百日足,改换形骨身长生。
  丹之圣,九年炼就五霞鼎,药力加添水火功,枯骨立起孤魂醒。
  丹之室,上弦七兮下弦八,中虚一寸号明堂,产出灵苗成金液。
  丹之釜,垣廓坛炉须坚固,内外护持水火金,日丁金胎产盘古。
  丹之灶,鼎曲相通似蓬岛,上安垣廓护金炉,立炼龙膏并虎脑。
  丹之火,一日时辰十二个,文兮武兮要合宜,抽添进退莫太过。
  丹之水,器凭胜负斯为美,不潮不滥致中和,滋产灵苗吐金蕊。
  丹之威,红光耿耿冲紫薇,七星灿灿三台烂,天丁地甲皆皈依。
  丹之窍,天地人兮各有奥,紫薇岳渎及明君,三界精灵皈至道。
  丹之彩,依方逐位安排派,青红赤白黄居中,摄瑞招祥神自在。
  丹之用,真土真铅与真汞,黑中取白赤中青,全凭水火静中动。
  丹之融,阴阳配合在雌雄,龙精虎髓鼎中烹,造化抽添火候功。
  丹之理,龙膏虎髓灵无比,二家交姤伏黄精,屯蒙进退全终始。
  丹之瑞,小无其内大无外,放弥六合退藏密,三界收来黍珠内。
  丹之完,玉皇俸禄要天绿,等闲岂许凡人泄,万劫之中始一传。
  真君曰:“多谢仙丈指示迷途!敢问仙丈,五仙之中,已造到何仙地位?”吴君曰:“小老山野愚蒙,功行殊欠,不过得小成之功,而为地仙耳。若于神仙天仙,虽知门路,无力可攀。”遂将烧炼秘诀,并白云符书悉传与真君。真君顿首拜谢,相辞而归。不知后去如何,且看下面分解。
翻页 [1] [2] [3] [4]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