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书目查询
书 名:
作 者:
好书共赏
首页>>>古典小說>>>内容详情
编号: CJ0065   部:標點本   分类:古典小說   积分:0
古籍名: 春秋配
作 者: [清]不題撰人
版 本: 簡體字標點本
在线阅读>>> 是   [文]        
内容简介
全书四卷,十六回。清代,撰人不详。该书演绎书生李花(春发)与姜秋莲、张秋联的婚姻故事。
 
(全文) 
第一回 酒邀良友敦交谊 金赠偷儿见侠情
  世上姻缘有定,人间知己难逢。堪欣全如又全空,何妨受些惊恐。只因闺名一韵,错讹正在其中。将功折罪荷皇封,孤鸾喜配双凤。
  右调《西江月》
  话说大明天启年间南阳罗郡有段姻缘,真是无意而得,遇难而成者,其人姓李名花,表字春发,生得容貌端方,性情文雅。胸藏五车之书,才超众人之上。青衿学子,尚未登科。不料父母早亡,并无兄弟,孤身独处。中馈乏人,只有老奴李翼朝夕相伴。但他功名上不甚留心,林泉中却极着意。一日独坐书斋,恰当重阳时节。正是:
  霏霏细雨菊花天,处处笙歌共绮筵。
  九日登高传故事,醺来落帽是何年。
  这李生在斋中寂寞无聊。偶尔闲步,见梧桐叶落,黄花正芳,不觉酒兴甚深,一声就叫李翼过来。李翼忽听主人呼唤,忙到面前说:“相公有何吩咐?”李生道:“今日重阳佳节,收拾酒肴,待我夜饮。”李翼道:“饮酒登高方为避疫,正该白昼,何必夜饮。”李生道:“你原不知九月九日,乃是李陵在番登台望乡之日,后人登高,依古托言避疫。饮酒最乐,你去沽酒,我在这里看李陵在番的古文一回。”李翼闻言,不敢怠慢,说:“小人即去,安排酒肴便了。”竟自退去。李生打发李翼去后,翻阅了一回史书,又朗诵了一遍歌词。不觉夕阳在山,众鸟归林,已到黄昏时候。只见李翼走来,说:“酒肴俱已齐备,请相公夜消。”李生道:“你且回避,待俺自酌自饮,以尽九日之欢。”李翼应声去了。李生饮着一蛊茱萸美酒,对着一盆茂盛黄菊,尽兴而饮。
  这且按下不提。却说李生同学中一个朋友,姓张名言行。生得相貌魁伟,勇力过人。却是满腹文章,功名顺利。前岁乡试已竟登科,及至次年联捷又中了进士。不料场后磨勘,因查出一字差错,竟革去了前程。自此以后,居处不安,常常愤恨说:“我有这等才学,何处不可安置。什么是先得后失,这样扫兴。难道就家中闷坐了结此生罢了。近日来,幸喜集侠山好汉请我入伙,倒是称心满意的事。所谓不得于此,则得于彼。不免打点行囊,飘然长往,有何不可。我想罗郡绅衿,惟有李花与我最厚,何不到他家一别,以尽平日交情。”竟移步走到李春发门首,叫声:“有人么。”李翼闻听开了门,说道:“原来是张相公。”忙报主人知道。李生急忙迎出道:“仁兄从何处来,快请庭中一坐,少叙阔情。”张言行道:“有事特来奉告。”二人遂携手进了中庭,分宾主坐下。李生忽见张言行满眼垂泪,问道:“仁兄为何落泪?”张言行道:“贤弟不知,愚兄自遭革除之后,居处不宁,幸喜集侠山众好汉请俺入伙,不久就要起身。你我知己好友,故此明言相告耳。”李生闻言,大惊失色道:“集侠山入伙,岂是读书人做的事?诚恐王法森严,仁兄再请三思,不可造次。”张言行道:“俺张言行入世以来,义气包身,奇谋盖世。既遭革退,功名无成,何年是出头日子。若碌碌终身,死不瞑目。”李春发道:“不然,读书的人处在世间,趋福避祸,理之当然。忏逆之事,岂可乱行。况且富贵贫贱,凭天主张,何必如此激烈。”张言行拍案大叫道:“俺生平不知道什么祸福,比不得古圣贤省身学问。我想愚兄抱些才略,自当雄壮其胆,做些人所不能为、不肯为、不敢为的事业出来,方能惊天动地,吓人耳目,才是英雄。若斤斤自守,受人挫折,实不甘心。主意已定,无烦贤弟拦阻,就此告别罢了。”李生又挽住衣袖道:“仁兄执意如此,小弟也不敢苦劝。现成肴酒痛饮几杯,权当送行何如?”张言行道:“这个使得。”李生吩咐李翼掌上灯,快将酒烫来。李翼答应,递过酒来。李生说:“待我奉仁兄一杯。”张言行道:“相交好友,何用套言。”李生道:“遵命了。”二人坐定,饮了数巡。李生开口道:“小弟有一言,还望仁兄裁夺。想老仁兄乘七尺之躯,那绿林中勾当,岂可轻易入伙。倘官兵一到,何处躲藏,到那时节悔之晚矣。况且仁兄具此才学,重新再整旧业,脱绿换紫,亦甚易事,何苦轻投逆类,岂不有玷家声。”张言行闻听鼓掌大笑道:“贤弟真个是个书呆,出言甚是弱懦。但愿到集侠山,大事定妥,便可横行天下,何事不可为。方觉痛快,愚兄酒已醉了,就此告别。”李生又拦住道:“夜已深了,请到上房同牀夜话,俟明日早行,岂不两全。”张言行无奈,只得依从道:“也罢,应是如此。”李生遂唤李翼铺设停当,两人携手同行,到了卧房,不肯就寝,重新摆上酒菜来同饮。说了些古人不得志话头,又讲了些豪杰本领不受人拘束的言语,甚是欢腾。听得谯楼二鼓声急。暂且按住不表。
  却说罗郡中有个做贼的,姓石名唤敬坡,吃喝赌嫖,无所不做。每日在博场中输了钱财,手中困乏,即做那夜间的勾当。这日又因无钱使用,自言自语道:“我石敬坡生来身似灯草,飞檐走壁,稳如平地。因母老家贫,没奈何做此行径。又缘赌博不利,偏偏要输钱。这两日甚是手乏,趁今夜风急月暗,闻听李花家产业丰厚,不免偷他些东西,以济燃眉之急。此刻已过二鼓时候,正好行事。”遂转弯抹角,来到李家门首。石敬坡望了一望道:“好大宅院,待咱跳过墙去相机而行便了。”只见他将身一跃,已坐墙头上边。又将身一落,已到院内。虽然脚步轻巧,亦微有响声。只听得犬吠连声,惊醒院公李翼。闻得狗叫不比往日,慌忙起得身来,道:“狗声甚怪,想是有贼,不免起去瞧瞧。”遂开了门,四下张望。却说石敬坡见有人开门,只得潜身躲在影身所在,装作猫儿叫了几声。这也是贼人惯会哄人的营生。李翼呸了一口道:“原来是一只猫儿,将我吃了一惊。进房睡去罢。”石敬坡在暗中喜欢道:“险些儿被这老狗打破了这桩买卖。”停了一时,见无响动,方敢跳出身来,向上房一望,灯尚未熄。怕有人未眠,不敢轻易上前,又在暗处暂避。这是什么缘故,只因张李二生,多饮了几杯,讲话投怀。已过三更时分,精神渐渐困倦,又兼酒气发作,二人竟倚桌睡去,哪里竟料到有人偷盗。这石敬坡站立多会儿,见寂无人声,便悄悄走到门边。并未关掩,又向里一张,见蜡烛半残,满桌子上杯盘狼藉,两位书生倚桌而眠。石敬坡暗笑道:“原来烂醉了。待咱将竹筒吹灭了烛,现成肴酒等我痛饮几盅,以消饥渴,有何不可。”遂移步到桌边,把壶执定,托杯在手,然后吹灭了烛,自斟自饮,满口夸奖好酒,多喝几杯,壮壮胆气。又喝几杯,忽道一声:“呀!不好,浑身都软了,想是有些醉意。”正然自己言语,只见张言行猛然惊醒,看旁边有人,遂大呼道:“有歹人!看刀。你是做什么的?”李春发亦自惊起。吓得那石敬坡,战战兢兢,寸步难行。只得跪下说道:“请爷爷听俺下情,小的石敬坡,既无买卖,又少田园,家道萧条,上有八十岁老母,忍饥受饿,无计奈何,做这样犯法的勾当,望爷爷可怜饶命。”张言行喝道:“呸!定然是少年不作好事,诸处浪荡,任意赌博,才做这黑夜生意。待我杀此狗头。”才待要斫,李生慌忙扯住道:“我劝仁兄且息雷霆,断不可结果他的性命,他也是为穷所逼,无法可施。这一次且将他恕过,仁兄且请坐下。”张言行放下刀,说道:“太便宜他了。”李生遂叫李翼过来,快取白银三两,绵布两疋,与石敬坡拿去。李翼不敢违命,遂各取到,说:“银布在此。”李生道:“着他拿去。”石敬坡道:“蒙爷爷不伤性命,感恩不浅,怎敢受此赏赐。”李生道:“今日被擒,本当送官,念你家有老母,拿去供养你母亲罢。”石敬坡叩谢道:“他日不死必报大恩。”李生道:“谁要你报,但愿你改过就是了。”李翼送他出去。这石敬坡因祸得福,携着银布千恩万谢,畅心满意而归。张言行方说道:“愚兄告别。”李生道:“天明好行。”张言行道:“天明初十日,还要送舍妹到姑娘家去,没有久停的工夫。”李生道:“仁兄可再住几日,容小弟饯送。”张言行道:“贤弟既蒙厚爱,明朝到乌龙冈上相别罢了。”李生道:“你我相交多年,一旦别离,小弟心中实不能忍。”张言行道:“后会有期,何必如此。”李生道:“只得遵命,到乌龙冈奉送便了。”二人移步出了大门,相揖而别。正是:
  从来名士厄逢多,谁许拊膺唤奈何。
  后会难期应洒泪,阳关把盏醉颜酡。
  二生相别,不知后来还能会面否,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 张杰士投谋寨主 秋联女过继胞姑
  话说张言行辞别了李春发,望家而走。只见疏星半落,天上残月犹挂,松梢披霜戴露。渡水登桥,慌慌张张,总是心中有事,哪肯少停,不多一时来到自己门首。敲了敲铜环,叫声贤妹开门。
  却说张言行妹子,名唤秋联。因父母偕亡,依哥哥度日。生得容貌端庄,举止温柔。刺凤绣鸾,无所不能,无所不会。昨夜因哥哥不回,等到三更时分,方敢安寝。黎明时节忽听哥哥打门,急忙起得身来。尚未梳洗,应声走到门前。闪开门,说:“哥哥回来了。”张言行道:“回来了。”把门关上,回到房中。秋联问道:“昨晚哥哥哪里去来?”张言行道:“昨宵同李春发一处饮酒,不觉醉了,因而宿下,未曾回来。”秋联道:“原来如此,哥哥可吃茶么。”张言行道:“不用,你快收拾包裹带了钗环细软东西,姑娘病重,要去探望。”秋联道:“想是侯家姑娘么?”张言行道:“正是。”秋联道:“她乃久病之人,不去倒也罢了。”张言行道:“贤妹差矣,这一病比不得往常,定要去看。”秋联道:“哥哥言语有些跷蹊,为何叫妹子带了钗环细软呢?”张言行闻言着急道:“哎!贤妹哪里知道,恐怕到了他家多住几日,家中无人照管,不过为此。”秋联道:“既这等说,待我梳洗完备,做了早饭,好随哥哥前去。”张言行道:“这倒使得。快梳洗了用过饭,以便同行。”秋联遂归绣房,急急打扮。心中却暗想道:“哥哥这般言语,到底叫人疑惑。数日来未曾提起,忽然这样催促。或好或歹,只得任凭哥哥主张。”不觉潸然泪下。这张言行见妹妹归房之后,虽是赔着笑脸,却暗里带些愁烦。“俺虽是铁石心肠,岂不念同胞之情。但我心怀不平,要入山落草。只得把手足之情,一齐抛撇。只俺自己知道,不敢明言。”正暗自忖度,忽见妹妹收拾妥当,将早饭摆在桌上。二人同吃了,然后锁了门户,扶着妹妹上了马,望侯家慢慢行来。走够多时,才到门首。张言行道:“已到姑娘宅边,贤妹下马来,待我叩门。有人么,快开门来。”
  却说侯老儿,名唤上官。听得有人打门,失了一惊道:“听得马声乱嘶,人腔高唱,有什么事情,这等大惊小怪。”忽听门外又说道:“姑爹开门。”上官方知是亲戚降临,开开门道:“原来是贵兄妹们,快请里面坐。”张言行将马拴在槽上,然后同妹妹走上草堂。侯上官道:“你看这草堂上几日未曾打扫,桌椅上落得灰尘如许,待我整理整理。”张言行兄妹方才施礼,说:“姑爹万福。”侯上官答礼道:“你兄妹二人可好。”张言行道:“承问承问。”侯上官道:“快请坐下歇息。”转身向内喊道:“婆儿快下牀来。”张氏道:“我起牀不得。”上官道:“罗郡侄儿侄女看你来了。”张氏闻听又悲又喜道:“待我扎挣起来。”气吁吁移下牀时,险些昏倒。拄着拐棍,慢慢行来。说道:“我儿们在哪里?”张家兄妹慌忙迎下草堂向前拦住,说:“我们就到内室去看姑娘,为何勉强起来,若要劳碌着,反觉不便。”欲要施下礼去,张氏道:“不许你们见礼,是什么风儿吹到吾家,今日相逢,叫人泪下。你二人来到刚刚凑巧,姑侄们见一面也得瞑目。”二人问道:“姑娘病体较前如何?”张氏道:“我这时候如草上之露,风中之烛,难保朝夕。论理这样年纪,也是死得着的,到不必较量。今日我们聚着也非偶然,只是有累你们远来,甚觉不安。”张言行道:“理当问候姑娘,何必挂齿。侄儿到此一则探望,二则要贸易他乡,只是牵挂妹妹无人照料,意欲把我妹妹与姑娘做一螟蛉女儿,不知姑娘意下如何。”张氏道:“这也使得,但未晓侄女肯与不肯,再作商量。”秋联道:“哥哥既有此心,在家何不与妹妹商议明白呢。”张言行道:“非不与妹妹说明,恐先与你告知,你不肯来,却耽搁了我的买卖,故此相瞒并无别意。况且姑娘这里胜似咱家十倍,晨昏相依,倒觉便宜。过来拜了父母罢。”秋联低头沉吟,心中自思,如不依从,是背长兄之命,无依无靠,一旦做了螟蛉,又恐怕将来没有下梢。正自辗转不定,只听哥哥又来催促道:“过来快些拜了爹妈。”秋联无奈何,只得跪倒庭中拜了四拜。满眼含泪,却不好出声啼哭。起得身来,张言行随后也就双膝跪下道:“我妹妹虽渐成人,但四德未备,还望当亲生女儿教训。俟侄儿时来运转,倘有发达日子,不敢辜负大德。”拜了两拜,侯上官扶将起来。张氏道:“我是姑娘与她亲娘相争多少,你的父与我又是同胞,自然久后择个才郎招赘吾家,到老来时相为依靠,岂当外人相待。”侯上官接口道:“我两口儿又无男,又无女,冷冷清清。得侄女为螟蛉,与亲生何异。将来得个美婿,结成婚配,我二老临终,难道他不发送我们。算来真是两全其美,难得难得。”不觉手舞足蹈起来。张言行又从怀内掏出五十两银的包袱,放于桌上,说:“些须几两银子,权为柴米之资。”侯上官不肯,道:“你拿在路上盘费,我家中自会摆布。”张言行道:“侄儿还有剩余,不必推辞。姑娘姑爹在上,侄儿就此告别。”侯上官道:“贤侄多住几天再去不晚。”张言行道:“起程在即,不能久停。”侯上官道:“既然如此,不敢强留了。”张氏道:“我抱病在身,不能送你。侄儿在路须晚行早宿。逢桥须下马,临渡莫争船。牢记牢记。”张言行道:“多蒙姑娘吩咐,侄儿晓得。此去自有经营,无烦挂念,就此拜别。”秋联上前扯着衣衫道:“哥哥千万保重,须早去早归,断不可久恋他乡,使妹妹盼望。”不觉流下泪来。张言行道:“非是做哥哥的忍心远离,总因心怀不平,又有要紧事相约,不久几月就来看你,不必伤惨。在此好生服侍姑爹姑娘,哥哥在外亦好放心。”说完,把马牵出大门以外。侯上官随后拿着酒壶酒杯说道:“我与贤侄饯别,多饮几杯,以壮行色。”张言行道:“又蒙姑爹厚爱,待我领情。”接过杯来,连饮三盅,拜辞上马而去。正是: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这侯上官看着走得远了,方才把门关上。回到内室,满面堆欢道:“不料今日有此喜事,婆儿你收了女儿,早晚有了依赖,侄儿又留上这些银子,我想坐食山空,也非长策,不如再凑办几两银子,并这五十两,出门做些买卖,得了利息,才好过得日子,岂不更好。”秋联道:“母亲当这时候,爹爹还去做买卖,不如在家相守为正。”张氏道:“哎!此话你莫向他说。如今有你伴我,任他去罢。你且扶我睡去。”秋联应声:“晓得。”遂各安寝。过了数日,侯上官打整行囊,并带资本,又拿着刻名刀,以防不虞。出门经营去讫,落得母女在家相敬相爱。这张氏逢了喜事,倍觉精神,病体渐渐安和了。不知张言行归山,侯老儿贸易后来如何,待后分解。
 
第三回 姜老图财营贩米 贾婆逼女自斫柴
  且说罗郡中奎星街,有一姜公。名韵,表字德化。为人良善,处事老诚。娶妻刘氏,贤慧端庄。生下一女,因月间缺乳,觅寻奶娘代为抚养这女儿,起名秋莲。长到十五岁上,真个是身材窈窕,容貌端方。不料母亲偶染时疫,竟而亡故。
  时下秋莲,幸有她奶娘晨夕陪伴。姜公因无人料理家务,又继娶了个二婚贾氏。这贾氏存心不善,性情乖张,碍着丈夫耳目,勉强和顺。一日独坐房中,暗自思量道:“我自从嫁到妾门,并未生下一男半女。只有丈夫前妻,撇下一个女儿,从小娇养惯的,惟在房中做些针线,一些杂事并未一件替替老娘。平日说她几句,我丈夫又极护短,不许啰唣。我常怀恨在心,又不好说出口来。若是我亲生女孩,自然有一番疼热,她是旁人生的,终不与我一心。几次要磨难于她,只是无计可施。这却怎么了。哎,既有此心,终有那日。”正在自言自语的时候,忽听丈夫敲门,慌忙答应道:“来了。”开开门,迎着面说道:“今日你回来,为何这等慌张?”姜韵道:“婆儿你哪里知道,运粮河来了一桩买卖,我已雇下车辆前去装米。急取银两口袋来。”贾氏道:“既然如此,我去取来。怎不与女儿说声?”姜韵道:“三五日就回来,何必说与她知。我去后须要小心门户,不可多事。”贾氏答道:“这个自然,何劳吩咐。”
  打发丈夫出去,把门闭上,转回身来,坐在房中道:“趁老头儿不在家里,不免叫女儿出来,挫磨她一番。她若不服,饱打一顿,出出平日闷气,有何不可。”遂高声喊叫道:“秋莲哪里?”这秋莲正在闺中刺绣鸳鸯,忽听母亲呼唤,急出绣房,应了一声。只觉喊叫声音有些诧异,未免迟迟而行。又听贾氏大叫道:“怎么还不见来,气杀我也。”秋莲闻听,遂叫声:“奶娘快来。”奶娘走来问道:“大姐为何失惊呢。”秋莲道:“母亲前边发怒,怎好见面。”奶娘道:“虽然发怒,哪有不见之理,小心过去才是。”秋莲胆怯心惊,见了贾氏,道了万福。贾氏道:“万福什么,三文钱一斤豆腐,可不气杀我也。”秋莲问道:“母亲因何生气。”贾氏道:“你还不知郊外有许多芦柴,无人去斫,如何不叫人发燥。”秋莲道:“母亲不必性急,何不雇人去斫来。”贾氏道:“哪有许多银钱雇人,我想你倒去得。”秋莲道:“母亲,孩儿闺中幼女,如何去得。斫柴倒也罢,恐怕旁人耻笑。”贾氏道:“这是成家所为,有什笑处。”秋莲道:“孩儿只会刺绣,不会斫柴。”贾氏大怒道:“哎,你敢违母命么。”奶娘上前劝道:“老安人息怒。大姐从来不出闺门,斫柴如何做得。”贾氏睁眼道:“老贱人多嘴,还不退后。秋莲,我问你去也不去?”秋莲道:“孩儿实不能去。”贾氏大怒道:“你敢连说三个不去。”秋莲道:“孩儿不敢,只是不去。”贾氏把脚一跺道:“哎哟,了不得了!你又不是宦家女,因何朝夕不出闺门,娇生惯养,一点不像庶民人家行径,生活之计,全不关心,岂不气杀了我。”秋莲道:“奉劝母亲暂息雷霆,容孩儿细讲。二八女子,理宜在闺房中做些针指,采樵的营生,自是精壮男儿,才做得着。我平日是柔弱闺女,其实不敢应承。还望母亲思想。”贾氏道:“应承就罢了,如不应承,取家法过来,打个样子你看。还是去也不去?”秋莲满面通红道:“打死也不去。”贾氏道:“你还是这等性硬,小贱人好大胆,还敢嘴强。母亲面前,怎肯容你作怪装腔,全然不听我的言语,实难轻饶。我如今就打死你,料也无妨。”秋莲道:“就打死我,也不去得。那桑间濮上,且莫论三街两巷人谈笑,即是行路的人也要说长道短。况且女孩子家弓鞋袜小,如何在郊外行走。望母亲息了怒,仔细思量便了。”贾氏道:“凡我叫你作事,定然违背。大约是你不曾受过家法,习惯心胜,才这等狂妄。”奶娘在旁劝道:“大姐是嫩生生的皮肤,怎生受得这样棍棒。全仗老安人格外扶养,若是少米无柴,老奴情愿一面承当。请老安人且息怒,待我替大姐拾柴如何?”贾氏道:“你怎么替得了她,她去也少不得你。秋莲还不去,去则便罢,不去定要打死。”奶娘道:“大姐不必作难,我与你同去罢。”秋莲没奈何,说道:“母亲,孩儿愿去。”贾氏道:“既是愿去,你且起来。这是镰刀一把,麻绳一条,交与奶娘同去。下午回来,要大大两个芦柴,若要不足,打你个无数。阿弥陀佛,贪训女儿,误了佛前烧香。待我上香去便了。”奶娘方劝秋莲回房,快且收拾郊外走走。秋莲不敢高声啼哭,惟暗暗落泪而已。正是: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不知秋莲与奶娘怎样打柴,所遇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翻页 [1] [2] [3] [4] [5]
相关古籍善本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英云梦传 [文]
*鸳鸯配 [文]
*禪真後史 [文]
*禪真逸史 [文]
*白圭志 [文]
*西湖佳話 [文]
*三遂平妖傳 [文]
友情链接:  苏ICP备12007479号-2 |  雕龙 |